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九百三十一章 坐而論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單知府的話,令開封府的官員紛紛附和,就算不認同,但人家是開封知府,身為下僚的哪敢反對上官的意思,不贊同也要贊同啊。

  同時對林延潮而言,單知府資歷也很老,朝廷任用地方官的制度里,知縣重首縣,知府中重首府。

  如知縣中,擔任首縣官員,一般要進士出身,而普通縣知縣舉人,監生出身就好了。

  至于首府官員,必須在其他知府任上任滿三年以上,才能擔任。而普通府的官員,則不需要有這個履歷。

  似林延潮從同知升任,可以擔任歸德府知府,但就是不能為開封府知府。

  而開封府知府身為首府,因為是在巡撫,藩司駐地,所以又是巡撫,藩司的耳目,在河南的知府官員中,都必須要以首府馬首是瞻。

  所以單知府的話,雖是令林延潮不快,但他也不好單面拒絕。

  林延潮心想如此自己再退一步,笑道:“這事下官不好做主啊,大家以大參之見馬首是瞻如何。”

  眼下廳里有三位緋袍大員,除了單知府與林延潮,就是方進。

  方進是分守大梁道參政,代表布政司監督開封,歸德兩府官員。

  林延潮言下之意,單知府雖身為首府,平日都是直接與布政使,甚至巡撫打交道,沒錯,你牛逼,但是你要指揮我林某,是不是先問過方進的意思先。

  方進當然知道林延潮推自己出來的意思,就是替他拒絕。

  方進捏須微笑道:“其實單知府提議之事,之前已是報知本參。本參心想開放倉糧的事……不同之府有不同之情,此事還是由兩位知府自己拿主意,只要撫臺大人不反對,本參一切以巡撫衙門,布政司衙門之意馬首是瞻。”

  方進此言一出,單知府不由在心底大罵,這倉糧的事,自己之前是找過方進的。方進是滿口答允下來,但現在怎么林延潮一來他就改口了。

  單知府確實不知方進肚子里賣的是什么藥。

  林延潮卻一清二楚。

  現在河南大梁道的糧庫都已在農商錢莊掌握之下,為了應對這一次戶部,科道的聯合檢查,彭,楊兩家一共投入了十七萬五千石,加上方進自己從市里買回了一些糧食,總算是達到了朝廷考核倉糧的最低標準。

  因此方進質押了十萬兩銀子,還有今年夏糧的稅入,都在農商錢莊的賬上。

  但方進質押的十萬兩,是他當初變賣倉糧的一部分而已。

  若不是這一次朝廷突擊檢查,方進只要等夏糧上市,或者是賈魯河開通時,糧價下跌后買入,這一次他絕對是要賺的盆滿缽滿。

  所以當初單知府提議要賣倉糧時,方進是一百個贊成,如此可以渾水摸魚,將倉糧的虧空,在賬面上給作平掉。

  但現在倉糧已經補上,方進對于單知府的提議,已是不再那么熱衷了。

  單知府心想,自己這一次沒有拉上林延潮這強援,反而失去了方進這臂膀。

  若是一般官員,這時已是知難而退了。但單知府是什么人,他治理地方的時候,其實政績平平,但是有一樣本事很了得,那就是好放大言。

  將一件事吹得日后如何如何好,以此取得上官的支持,然后換成仕途上的籌碼。

  至于這件事日后如何,他不在意。所以他為政以來,所行之事多是虎頭蛇尾,空耗錢糧,百姓苦不堪言。

  但是單知府面上作得不錯,還很懂把錢拿來作官場上的孝敬,如此反而得以上面垂青,特別是碰到李子華這樣的官員,二人是相得益彰。

  故而單知府的官是越當越大。

  而今開倉賣糧的事,他打算作為自己新任開封府知府后第一件政績來作,若是如此被林延潮如此拒絕,他顏面何在。

  此刻單知府心底和明鏡似的,心道這時候巡撫早該來了,眼下遲遲不到,會不會躲在哪里偷聽。

  既是如此,我倒是不如在面上駁倒林延潮,一來將自己的政見在眾人面前說透,為自己在河南官場上樹立名聲,二來駁倒林延潮,這位堂堂的林三元,也是一件大漲面子的事。

  想到這里單知府一抹嘴邊的微須,然后從袖中取出了一把扇子,輕輕地搖著,然后笑道:“敢問林府臺是如何看的?”

  林延潮道:“變賣倉糧的事,本官還要想一想,日后再答復單府臺如何?”

  單知府一邊用折扇給自己扇風,一邊笑著道:“林府臺說想一想,言下之意,就是心底有不贊同的地方。不如說出來給大家洗耳恭聽,如此也好一漲見聞。”

  林延潮笑道:“這怎么敢當,首府為外官多年,在地方歷事經驗豐富,是小弟應當請教才是。”

  單知府心底冷笑,你林延潮說我是外官,言下之意還不是說,自己是翰林出身,身為清流懶得與你們這些濁流爭論,但我今日還就要與你論一論了。

  單知府笑著道:“誒,林府臺,不要過謙,三元之名天下皆知,現在閑來無事,大家坐而論道,豈非樂哉,諸位說是不是?”

  開封府官員,紛紛抬頭看了單知府一眼,心想你要自取其辱嗎?之前李子華還不夠慘,你為什么如此想不開,好好活著不行嗎?

  但也有人心想,林延潮是經學大家,這點誰也辯不過他。但在地方為政的經驗絕對沒有單知府豐富。所以爭論地方政事,那單知府或許能占到上風。

  無論大家怎么想,頂頭上司的面子都是要給的。

  于是眾人紛紛道:“林府臺不要藏拙嘛。”

  “有什么高見說出來,讓我們也見識一二。”

  “不錯,我等都已洗耳恭聽,不要讓人失望。”

  眾人都在吹捧,一來給面子,二來萬一林延潮跌下來,這些言語可以來個反差的參照。

  林延潮笑著,口里連連說著,不敢當,不敢當。

  但眾人見林延潮高興的樣子,似有幾分意動,當下就更努力的吹捧而去。搞得林延潮若真的不說,就很對不起眾人盛情的樣子。

  單知府也是添油加醋,加了幾把火,給林延潮舉得高高的。

  當下林延潮有些受不了盛情了,點點頭道:“好吧,那么本府就說說一點淺見。官府售賣倉糧,我確實不太贊成。”

  見林延潮終于表態,單知府眼中厲色一閃,果斷將折扇一合。

  好,等著就是你這句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