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七百七十五章 祖先之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人生最樂之事,莫過于老友,同窗相敘別來之情。

  眼見葉向高,龔子楠,陳應龍都是林延潮在濂江書院時,就交好的同窗。

  翁正春是林延潮少年相識,都是侯官洪塘人,他與林材,一并也是林延潮的院試同案,鄉試同年。

  鄉試同年雖沒有會試同年分量那么重,但大家都是從一文不名,至發解顯達,又有同鄉的鄉誼。

  當然同鄉,同年都是一個名分,最重要是還是彼此私交。

  就如同現代去外工作,盡管不斷新交天南地北的朋友,但感情最好的仍是昔日一起讀書的老同學。

  不過就算私交不怎么樣,官場上提攜同鄉,照顧同年,甚至連同年的子侄都要安排好,至少能幫一把就要幫一把。

  若是你不幫忙,無視鄉誼年誼,就會被人說一句不通人情。

  說了一陣別來之情,就聊至林延潮被削籍的消息,眾人都是給他抱不平,隨即聊至上諫之事,卻是一并叫好。

  “宗海,上諫之事真令天下風云變色,我等此來路上不知,但甫至京師就聽聞你的大事,我等幾人都是為你擊節叫好,真方是大丈夫所為。”

  “斥太后,束潞王,宗海兄這一疏,既保了圣君,又救了天下蒼生,但這等擎天護駕之功,卻落個革職削籍,不僅我等為你不平,天下讀書人都為不平。”

  “朝廷諸公不正,懼與太后不敢說話,而今宗海你撥亂反正,諸公不將你復官,反而無畏天下清議,將你削籍,此國將不國也。”

  眾人你一言我一句。

  除了葉向高一直不說話外,其余人各抒己見。

  林延潮不好說什么,只是一臉失意的樣子道:“吾只是盡力而已。”

  翁正春等見林延潮如此,心底都是替他悲傷。翁正春問道:“宗海,此次回鄉有什么打算?”

  聽翁正春之言,林延潮總不能說自己暗中托申九替自己走動復官。

  這若告訴他們就顯得很虛偽了。

  遭朝廷冤屈,不肯同流合污,說不做官就不做官,視功名如糞土,這才是讀書人該有的大節。

  但眼下林延潮剛被革職,就求申九活動,而且還是親民官。

  這消息若傳出去,別人會怎么看林延潮。清流中的清流,堂堂翰林,居然去謀求監生,舉人都可出任的親民官,那簡直就是自甘下途。

  于是林延潮仍是那套說辭道:“吾決定回家講學著書,為家鄉興以教化。”

  聽林延潮這么說,眾人聽了雖是惋惜,但仍是由衷贊賞,進則效命社稷,退則修詩書禮樂,這才是這個時代士大夫所為。

  尤其是翁正春更是眼有淚光地道:“宗海,實為吾輩同道。”

  林延潮知翁正春為何這么激動,因為翁正春之父翁興賢,曾任延平府,金山府府學教授,每日一面諸生講經授業,一面為宋儒傳注。

  后他的賢名為朝廷知曉,于是提拔他為兩浙鹽運司判官。

  要知道在官場里,鹽運司乃肥差中的肥差,多少官員求之不得,消尖了腦袋往里面鉆的。但翁興賢不屑地道,吾安能舍青衿對駔馬會也。

  最后翁興賢寧可辭官回家,也不去赴任,在他看來擔任府學教授要比鹽運司判官這等親民官好了不知多少。

  他這一事跡卻為讀書人們津津樂道,認為是有氣節之所為,之后翁興賢專心在家教翁正春讀書,在林延潮老家洪塘很有名望。

  所以在翁正春眼底林延潮舍去清華之要的翰林,也要為民請命,不惜上諫丟官,這才是讀書人的風骨。

  但翁正春得知林延潮丟了翰林官后,繞了一圈回來求親民官出仕,那也會與申九一般將林延潮看作小人,羞于與爾為伍。

  類似于今天那等仕途無望了,只好將希望寄托于在任上撈錢的官員。

  這都是當時讀書人之風氣。

  于是眾人替林延潮惋惜了一陣,見林延潮病中未愈,然后也是起身告辭。

  林延潮見葉向高一直不語,當下道:“進卿有什么話要與為兄說?”

  葉向高道:“有幾句肺腑之言,要與宗海說一說。”

  眾人見狀都是先在外等候。林延潮向葉向高問道:“進卿有什么話,請直言。”

  葉向高道:“宗海,小弟以為你這一次削籍還鄉倒是一件喜事。”

  林延潮向葉向高問道:“進卿,這話怎么說?”

  葉向高道:“自古以來,得高名厚爵者,為時謗所忌,貶官遠逐者,為清議所崇。宗海這一次上諫,雖是貶官,我看來早晚有再起之時。”

  林延潮不由對葉向高刮目相看,翁正春等人只看到自己被貶的失意,卻沒有看到這一次上諫,自己贏得了在天下讀書人中的聲望。

  林延潮面上嘆道:“進卿,你不用變著方來安慰我。”

  葉向高道:“宗海,我肺腑之言,當年徐華亭不附于張永嘉遭貶官,得士林一直交口稱贊,海剛峰死諫嘉靖下詔獄,就連昔日最厭惡其之官員,也是上疏救護。一飲一啄自有天定,宗海若再起時,天下將望之如安石。”

  若林延潮此刻真是意氣消沉,那么聽了葉向高這幾句話,定然精神一振,再度涌起中流擊楫般的豪情。

  不過林延潮如此高能就,低能屈的人,就算有意志消沉之時,那也是片刻,葉向高這番話卻是不起大作用。

  可林延潮卻承葉向高的情。

  林延潮握著葉向高的手道:“若我有東山再起之時,必不忘進卿今日之話。”

  葉向高欣然道:“宗海,記著你不過是先著一鞭,遲早我是要追上你的。”

  林延潮與葉向高,猶如祖逖劉琨之交。

  祖逖劉琨二位好友相約北伐,有比較之意。一日劉琨聽聞祖逖被用,不掩嫉妒地對旁人道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

  這就是祖生之鞭。

  林延潮與葉向高少年同窗,聞雞起舞,發奮苦讀,可謂你追我敢,后林延潮科舉先捷,可謂先著一鞭。

  但葉向高也是不弱,這一次會試挾志而來,見林延潮削籍還鄉,生怕他意氣消沉,故以言語激勵。

  林延潮感動下,想起葉向高是歷史上當了十年首輔的人物,不由心想,既是如此,大家不妨比一比,試看誰先為宰輔。

  林延潮點點頭道:“愿你我之交如祖逖劉琨一般,卻無二人之失意。”

  葉向高大笑道:“正是如此。”“杰眾文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