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七百二十八章 萬事不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孫承宗之前一直是很悲催的,身為堂堂生員,來林三元府當西席,一年區區只有十二兩的館谷。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的小說  這導致當初院試第一名的孫承宗沒錢打點學官,也是失去了參加鄉試的資格,甚至廩生的待遇也沒有了。

  不過孫承宗是厚道人,不僅沒有絲毫怨言,而且還盡心竭力地為林延潮辦事。

  而且孫承宗也覺得林延潮相對開明了,以往東主知道幕客要離開,如參加科舉考試,都會設法阻攔,經常兩邊都鬧不愉快。

  但林延潮卻不禁止,當然孫承宗也知道參加遺才試,這難度不亞于鄉試。

  因為遺才試,是零門檻,有無功名之人都可以去考,一次參加考試甚至達到幾萬人之多,而且還有各種潛規則,除非是極冒尖的章,否則很容易被考官埋沒在茫茫的卷子里。

  孫承宗也是自信自己的才學,故而才要一試,通過以后能以充場儒士參考科舉。

  而今林延潮讓孫承宗免去遺才試直接成為充場儒士,這并非是徇私舞弊,而是官員的合理權力。

  因為官員們皆有向朝廷舉賢,當然這已成為官員私相授受,明碼標價的權力。不過林延潮卻拿此來舉薦孫承宗。

  而且以林延潮宗之名,他向朝廷推薦的人才,必然在鄉試受到重視。如果孫承宗真有其才,那么有很大可能在順天鄉試脫穎而出。

  再順便說一句,順天鄉試的主考官,是林延潮的老朋友日講起居官朱賡。

  若是別人聽聞林延潮如此大力舉薦自己高興還來不及。

  但孫承宗卻問道:“東翁,可是府內要出什么大事了嗎?故而你才遣我離開?孫某在幕多年,東翁從不將我當下屬,而是以賓友相待。若是在此時有事,孫某怎可離開,此非陷我于不仁不義嗎?”

  林延潮笑著道:“哪里有什么大事?但孫先生念及你我這番交情,實也是令我感動。孫先生放心去考吧,府沒有其他事令你擔心的。”

  說完林延潮將信交給孫承宗,信底還有著一封五十兩的銀票。

  孫承宗見了微微訝異,他也不是婆婆媽媽的人,當下將此納入袖子然后道:“東翁之高義,孫某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林延潮擺了擺手道:“孫先生此言差矣,我舉薦你并非是圖你報答,而是你確有其才,記得你第一日來我府,你說你有志于兵戎之事,愿以此報效國家,林某深受感動。”

  林延潮這話可是真心話,歷史明朝國破在即,多爾袞率軍包圍孫承宗的高陽老家。

  孫承宗八十高齡了還率家人守城,最后高陽城破。孫承宗被多爾袞下令,綁在馬尾后拖死,他五個兒子,六個孫兒全家百余人皆盡忠國事而死。

  林延潮對孫承宗是敬其忠,孫承宗能毀家紓難,精忠報國,而自己卻整日在這里患得患失的,相下境界不在一個層次。

  所以林延潮也想在目前自己還力所能及的時候,好好幫一幫的孫承宗,卻真沒有要他報答自己的意思。

  算萬一自己失了圣眷,那么孫承宗也可補,將來盡忠國家。

  孫承宗道:“謝東翁成全。”

  林延潮聞言點點頭道:“去吧,回去安心備考,至于府里的事,你不要操心了。”

  當下孫承宗離去。

  辦妥了孫承宗的事后,林延潮微微松了口氣。

  想到這里林延潮回房休息。

  躺在床榻,張家兄弟,申時行,陳濟川的話一直腦子里響著,這令林延潮絲毫也沒有睡意。

  他知道眼下可能是自己仕途最危險之時,當然若什么都不作,自己是安全的。這其的危險,想一想足以令人畏懼。林延潮也是在左右權衡之。

  “相公,明日還要早朝,為何翻來覆去不睡呢?”林淺淺向林延潮問道。

  林延潮將此事的為難與林淺淺如實說了。

  林淺淺想了想道:“相公,朝堂的事,我也是不明白。但你一貫足智多謀,又為官謹慎,其的利弊你自然看得清楚。”

  “若是你擔心我們母子,那么你放心,我這幾年攢了不少錢呢。算你不做官,我們一家三口以后的日子也是不用愁了。”

  林延潮聞言欣然笑著道:“你這人對于錢財是有進無出,這幾年積累的家當不少吧。”

  林淺淺聽了哼了一聲道:“那是我持家有方。”

  林延潮聞言笑了笑,嘴貼近林淺淺的耳垂問道:“小延潮呢?”

  “在隔壁屋,由奶媽,丫鬟照看著呢。”

  這時候大戶人家生子,都不是自己照顧,而是給奶媽丫鬟帶。這也是托這個時代人力廉價的福。

  林延潮聽了點點頭,手卻從薄被里伸過去解著林淺淺的羅衫。

  林淺淺羞怒拍了下林延潮的手,道:“你在作什么呢?不正經。”

  黑暗雖不見林淺淺的樣子,但林延潮已是想象出她蹙眉,羞怒的樣子。

  林延潮笑了笑道:“我在作夫妻之事啊。”

  “都老夫老妻了,還夫妻之事呢,你明天還要早起朝呢,還不趕緊睡覺。”林淺淺按住林延潮的手道。

  林延潮低聲道:“你都過了月子了,再說我都憋了有快一年了。淺淺,你松手吧!”

  說完林延潮不待林淺淺答允,另一只手毫不客氣地伸進林淺淺的衣裳里。黑暗,林延潮雖看不見林淺淺的樣子,但觸手卻是一片溫暖滑膩。

  林淺淺知林延潮憋了一年,心底不由一軟,也不再那么堅決。突覺得林延潮的手伸進自己私密之處,不由身子一僵,半響后呻吟了一聲。

  這聲呻吟似給了林延潮鼓勵一般,下一步他開始解衣帶了。

  林淺淺側過臉來,朝林延潮大嗔道:“你這人羞!羞!羞!”

  林延潮笑著道:“老夫老妻了,還羞什么羞!”

  說完林延潮翻身而。

  喘息聲停歇后,二人如膠似漆相擁在一起。

  林淺淺在林延潮懷沉沉睡去。林延潮見林淺淺恬靜安睡的樣子,心底頓時也是定下,頓覺得萬事不難,眼前再大困難也能平安度過。

  然后睡意襲來,林延潮終于也是睡去,一夜好夢。

Ps:第二更,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