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六百八十六章 上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延潮推開門,但見蕭良友,顧憲成,董嗣成,盧義誠這一科二十幾個同年都是到了。

  除了張懋修因張居正之病不能前來,其余在京的同年能到的都到了,一并來賀余有丁新任內閣大學士。

  里面的人一見林延潮到了,都是起身離座,向林延潮行禮。

  董嗣成笑著道:“咱們的狀元公,真姍姍來遲。我們在京的同年,就差你與張年兄了。”

  顧憲成則是揶揄道:“莫非天子有什么大事召你相商,故而遲了嗎?如此誤了大事,我們可擔當不起啊。”

  聽著顧憲成的話,眾人都是笑,但心底對林延潮能侍直大內,著實是有那么幾分眼熱。

  這一次坊間謠傳,說林延潮竟勸得張居正致仕交權,辦成了多少人也辦到的事。這消息傳出去,大家都是不相信,但奈何是傳得有鼻子有眼的,眾同年想起林延潮平素之能,也唯有將信將疑。

  蕭良友的臉沉了下來,他與林延潮同為三鼎甲,一人在天,一人在地,心底當然是不平衡。

  林延潮笑著道:“顧兄說笑了。就算是再忙,我也要來見恩師與各位年兄。”

  聽林延潮這么說,眾人都是舒服。

  如申時行,余有丁壽節,以及京中同年聚會,林延潮雖很少出面牽頭組織,但這等聚會他能到一定會到,不能到也會知會一聲,幾乎不缺席。

  余府下人知林延潮乃狀元,這一科士子里第一人,于是請林延潮上座。林延潮說什么也不肯,只是坐了一個普通的位子。

  眾人入坐后,董嗣成與眾人道:“咱們這一科進士,因沒有庶吉士,本在京的就少,故而每回兩位恩師過壽,能登門道賀的也就那么幾個,若是人再少就難看了。”

  “顧年兄方才開林年兄的玩笑,但大家心底都清楚,林年兄侍駕御前,我等豈能以俗事攪擾,但林年兄哪次不抽空來,可見著實看重我等間的情誼啊。”

  顧憲成聽了也當面與林延潮道:“宗海,我這人向來素來開玩笑,你別往心底去。”

  林延潮點了點頭心道,董嗣成不愧是前宰相家子弟,這番話說得著實令他心底舒服。

  說來京里這些同年,林延潮雖是堂堂狀元,但畢竟身在朝堂,沒那么多功夫搞好同年關系。

  所以在眾同年里要屬探花張懋修,以及留京的禮部觀政主事張泰征,刑部觀政主事董嗣成人緣最好,但也談不上一呼百應。

  一旁蕭良友道:“聽說去年年節時,去次輔家中拜會的門生,足有五六十人之多。萬歷五年那一榜的進士,本就有十幾個庶吉士,加上五年過去了,他們都是不少人也歷了一轉,眼下在京為官,充斥言臺不乏其人。”

  刑部觀政主事李同芳笑著道:“瞧蕭年兄說得,張次輔早已居首揆十幾日了,你這稱呼還未轉過來。一會張年兄到了,你若有意打聽,不妨問問他家里年節如何過得?”

  蕭良友冷笑一聲不說話。

  蕭良友,李同芳這番言語有些失和,董嗣成見了立即轉開話題,大家也齊說了幾個笑話,這才將氣氛緩和。

  這等同年聚會,張懋修,張泰征不在,董嗣成不免八面春風挑起話頭,接下話頭的,大多平素喜歡交際。也有不少人,本是生性內斂,但也不得不乘此機會與人打好關系,建立官場人脈。

  至于顧憲成,李同芳這等二甲出身,在六部任觀政主事,他們為同年間翹楚,動則點評各部時政,言語間頗有底氣,這時眾人都會放下談論,靜靜聽他們說事。

  林延潮則是很少說話,只是笑著聽大家談笑,有人將話題引至他身上時說上兩句。

  坐在林延潮一旁的戶部觀政主事溫顯,忽低聲對林延潮道:“宗海,你聽說了嗎?內閣興辦義學的票擬,可能要被禮科事中封駁了。”

  溫顯乃泉州府人,與林延潮分屬同鄉,那日在金殿上,天子曾先后問溫顯,林延潮家鄉何奇。林延潮答'家貧子讀書'。

  封駁之事林延潮尚不知,見溫顯與他通風報信問:“溫兄如何得到消息?”

  溫顯道:“我在禮部觀政,平日在六科廊也有走動,故而有些手段。這一次聽說內閣雖通過票擬,張,申,潘三位閣老都是點頭同意了,但六科里出面封駁的給事中,卻是潘閣老的門生。”

  林延潮聽了不由冷哼一聲,這潘晟明知道是興辦義學是天子主張。

  可他在內閣里沒動用封駁之權,想來是不愿意剛上臺就掃天子的面子,但卻指使他的門生使陰招。

  林延潮點點頭道:“多謝溫兄告知。他日必有厚報。”

  溫顯聞言大喜,笑著道:“哪里話,你我又是同年,更是同鄉,彼此知會消息不是理所當然嗎?”

  林延潮見溫顯這番主動示好,不由笑了笑。

  正在這時推門之聲響起,但見張泰征入內。

  張泰征不等眾人說話,就先抱拳道:“諸位年兄,實在不好意思,有事耽擱了,一會恩師賀宴上,我自罰三杯以作賠罪。”

  見張泰征這么說,大家也不好真追究他,一并起身作禮。眼下張泰征是首輔家的公子,不少同年都是離座迎了上去,態度比方才林延潮進門時更尊敬幾分。

  見禮后,余府下人也忙上前,殷勤地道:“張老爺請上座。”

  張泰征目光掃過四周,笑著道:“此哪里使得?狀元公都陪在末座,我那敢造次,你搬張椅子來,讓我坐狀元公身邊,如此也算上座了。”

  聽張泰征這么說,大家又是一陣笑聲。

  更多人則是在心底揣摩,看來傳言有可能是真的,這一次張居正退位,張四維擔任首輔,林延潮在其中真出了不少力,否則張泰征也不會如此巴結。

  林延潮身旁位子都坐滿了,一時插不進椅子,余府的下人不由為難。

  張泰征也不說話,站了那片刻,立即就有一名同年起身道:“張年兄,你坐我這。”

張泰征也不謙讓,稱謝一聲,就坐在此人位上,挨著林延潮一旁。讓座的同年則是自動坐在角落里。貓撲中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