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四章 激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但見陳應龍如此,眾弟子們都是束手無策……

  幾名弟子嘀咕道:“眼見要開考了,還是如此,連考場都進不去。”

  “就算勉強能走,搜子見他發顫,斷是以為他心虛,先作舞弊給枷號了。”

  一旁葉向高道:“以往不是進考場才如此,怎么還沒進考場,陳兄就犯了毛病。”

  書院另一個弟子道:“陳兄昨日在客棧時就如此了,當時吃飯連筷子都抓不住。我勸他去看大夫,他說不用,說看大夫喝得那些湯藥反而會讓人發睡。”

  這時候龍門前梆子響了。

  衙役開始喊人進考場,而一旁陳應龍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來。

  眾弟子都是上前扶住他道:“陳兄,別如此啊,你這樣筆都拿不住,放寬松一些。”

  陳應龍搖了搖頭道:“無妨,我現在哆嗦,到考場上卻不哆嗦了。”

  說著陳應龍去提考籃,但手上卻是抖得十分厲害,連考籃都提不穩。

  眾弟子們道:“陳兄!”

  “延潮,想想辦法吧!”龔子楠也是看不下去了。

  幾名弟子也是看向林延潮。

  一旁另一名其他書院的考生,過來奚落地笑道:“你們想什么辦法,聽說這陳應龍在你們書院考試里,哪一次不是第一,若是他不能參加院試,你們輕松了,我們也輕松了。哈哈。”

  對方方這么說完,眾弟子紛紛罵道:“你娘,有卵再說一句!”

  那個考生也是嘴硬道:“爾等都是假惺惺,其實心底多希望陳應龍不能赴考,我只不過直言道出來了,雖是真小人,但也光明磊落,比你們這些偽君子強多了。”

  這人剛說完,就見一硯臺咻地飛了過去,正砸在那人腦袋上。

  那考生捂頭慘叫一聲。硯臺從他腦袋上落在地上,碎成了數瓣。

  這時候聽得這里有叫聲,幾名衙役按著刀跑過來道:“什么事了?誰敢在龍門前喧嘩?”

  那被砸的考生朝這里一指道:“他們有人用硯臺砸我!看我的頭都破了出血,叫我如何考試?請給我主持公道。”

  衙役聽說了。當下喝道:“竟有此事,考棚前也敢斗毆,你們誰干得?站出來!”

  這里濂江書院的眾弟子都是仰頭望天,無一人答話。

  那衙役當下大怒道:“好啊,不站出來。你們這些書院弟子通通都有嫌疑,給我一并拿了見督學老爺去!”

  那被砸考生道:“沒錯,讓督學老爺替我做主!看爾等還不能考試。”

  “差大哥,我知道是誰砸的。”

  說話間林延潮站了出來。

  眾人都看向他。

  衙役見終于有一人站出來道:“好,總算有個識相的,你說與我聽,我就只追究一人,到底誰砸得?”

  “差大哥,其實沒有人砸的。”林延潮一本正經地道。

  “什么,沒人砸得。難道是他那腦袋往硯臺上撞的?”衙役這么說,眾人都笑了。

  “那也不是,”林延潮伸手往上指了指道:“這硯臺啊!是從天下掉下來的!”

  眾弟子們都是噗哧一笑,那衙役大怒道:“胡說八道,你當我傻是不是?”

  林延潮上前一步,低聲道:“差大哥,我是府試案首林延潮,與張師爺交情好著呢,此事揭過,日后必有重謝。”

  那衙役聽了恍然。立即換了個態度道:“原來是林公子,咱一家人,好說,好說。”

  當下衙役一揮手大聲道:“你們去那邊排隊。快入考場了,別啰嗦了。”

  那被砸的弟子上前扯著衙役的袖子,哭著道:“差爺,你就這么放過了他們。”

  衙役一撒手道:“廢話,沒聽說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算你倒霉了!”

  衙役走后,書院眾弟子轟然大笑。

  林延潮問道:“誰有多余的硯臺?咱們沒有。去相熟的人那借一借!”

  不久一名書院弟子,借來一塊交給林延潮道:“正好我有個同鄉多帶了一塊。”

  “好,”林延潮拿著硯臺放在了葉向高考籃,笑著道,“葉兄,方才沖動了,這樣的小人理會做什么,不過只會逞口舌之快罷了。”

  葉向高道:“我也不是替陳兄出頭,只是聽不慣他,說我等書院弟子乃假惺惺之人。方才多謝林兄解圍了。”

  林延潮道:“不過舉手之勞罷了。”

  眾弟子圍過來笑著道:“砸了就砸了,要不是葉兄你方才出手快,我們也砸了。”

  “只是陳兄現在怎么辦?馬上要輪到我們進考棚了!”龔子楠提醒道。

  林延潮道:“眼下這樣是不行了,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試一試激將吧!”

  眾弟子也是點點頭道:“對,這倒是個辦法!”

  “反正不成,也沒什么比現在更壞了。”

  林延潮當下來到陳應龍面前道:“陳兄,你就算上舍第一又如何,不是一樣年年過不了院試!”

  “我看你今年再不過了,以后也再無顏留在書院了。”

  林延潮連道幾句,陳應龍氣得臉色漲紅,站起身來道:“林兄,我在書院里,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何苦這樣譏諷我啊!”

  林延潮冷笑道:“譏諷你又如何?誰叫你書院成績好,處處壓著我一頭!我等這一天很久了。”

  “好,好!沒看出林兄,卻是這樣的小人。”陳應龍手指著林延潮。

  眾人一見陳應龍動怒了,趕緊加火添柴,替林延潮幫腔,譏諷起陳應龍來。

  陳應龍被氣得,人站得不穩怒道:“好啊,好啊,你們都是這樣,平日什么同窗共學都是假的,且看我進考場后,取個案首出來,再看爾等嘴臉。”

  說得陳應龍一提考籃,這次竟是不要人扶了,直入考棚。

  眾弟子們都是訝異了一會,這辦法竟是真有效,然后齊聲大笑。

  眾人都是笑道:“我倒是想看看,陳應龍從考場里出來后,是如何我等嘴臉的!”

  這時衙門口那書吏喊道:“提坐堂號之人,來考棚前,準備入場!”

  聽書吏這么說,林延潮,翁正春,龔子楠,葉向高,林泉等人都要先去龍門前排隊了。

  林延潮對書院其他弟子拱手道:“在下先走一步,諸位馬到成功!”

  眾弟子們也是一并拱手道:“馬到成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