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五章 雨天苦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早晨,天未明,春雨就沙沙地下了起來。,

  小樓屋檐前的青苔上打著雨,雨水不停地飄了進來。林延潮穿上衣裳,打著傘幫著林淺淺將小樓前的幾盆花,搬進了走廊里。

  收拾好后,林延潮起床吃飯,然后收拾好書本卷子,放入書袋后,撐了把傘即是出門坐船往林府去了。

  到了林府的時候,雨越下越大,林延潮長衫的下擺都是濕了。

  達官顯貴居住的文儒坊里,仆人們正冒著雨給要出門的公子少爺套車,幾株頗具古意參天古榕上的葉子被雨水打得噠噠作響。

  雨水下街頭巷尾出沒的人也是比平日少了許多。

  林延潮通報后,從偏門走進書房,但見林烴已在拿著書在那了。書房里擺著兩張案幾,一張案幾是空的,另一張案幾上坐著一個比自己年紀還小些的少年。

  這少年正懸腕提筆在寫文章。

  林延潮見了那少年覺得有幾分眼熟,頓時想起來記得這人名叫林泉,自己在濂江書院時,龔子楠與自己介紹過此人。

  風流公子林世升的兒子,禮部尚書林燫的孫子,用了六個月,從外舍進入內舍,又從內舍進入上舍。濂江書院的學霸,還有加上他家八進士四尚書的基因。

  林泉用眼角撇了林延潮一眼,然后與林烴道:“二叔公,此人遲到了,罰他站了聽課”

  這小鬼很狂嘛,一點都不可愛。

  林烴道:“安心寫你的文章。”

  林泉撇了撇嘴。

  林延潮道:“先生弟子來遲了。”

  林烴笑著道:“不遲,我在家中,你趕路而來。又遇了雨。對了,此是我侄兒,剛剛取中閩縣縣試案,眼下也在我跟前讀書,你們二人可認識一下。彼此也可切磋學問。”

  閩縣縣試案林延潮震驚了。

  考場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縣試案府試必取,府試案院試必取。

也就是說這個小屁孩,已是保送入院試了,更令林延潮心底不平衡是,他比自己還小一兩歲這樣子。比起葉向高來說,這又是一個神童啊  林泉看了林延潮一眼道:“二叔公,我寫卷子來不及的,誰有興趣與他說話。”

  林烴道:“案也不能小看別人啊,延潮他也是侯官縣考的縣前十。”

  林泉譏諷道:“二叔公。誰不知他的縣前十,還是抄文章抄來的。”

  林烴搖了搖頭道:“好了,閑話不說,既你們從我學文章,我要你們二人在今日日落前,要給我寫十篇卷子,寫不完不準吃晚飯。”

  當下林烴將十道題給了林延潮道:“六道四書題,四道五經題。別站門口了,先進來坐下吧。”

  林延潮接過卷子,坐到案后。用鎮紙壓住卷子,然后將濕了袖邊卷起。

  林烴這時道:“府考由本府知府裁斷,本府陳府臺是嘉靖三十八年的進士,未中舉人前,承業于嘉靖七子中的徐子輿,其文頗得駢文之髓。文辭駢儷,藻麗而富。若是府試時,你們能寫一手漂亮的四六駢文。會和他的意,到時名次不會低。”

  聽林烴講解,林延潮與林泉都露出極認真的神色。

  “延潮,你習時文尚短,還沒有自己的文風,這樣也好,不拘泥于一格,模仿他人也容易。司馬相如的大賦你已是倒背如流,這一個月,你文章可以學著貼一貼,若是學不來,再教你其他法子。”

  “至于泉兒,你自幼飽覽群書,已有底子在,實不必變了太多,不過需在鋪陳詞藻有所著重,這方面你可以師法六朝寫駢文的名家。”

  “好了,其余我就不說了,你們自己寫文章,寫完十卷后,就放在案上,后天我會與你講解,回去后要記著,拿陳府臺的程墨揣摩一下。不要覺得以文獻媚很丟人,先師法古人,再自成一家,否則你們文風大成前,那些翰林,進士出身的考官,是不會取你們的文章。”

  說完林烴將袖袍一揚,大步走出門去。

  屋里林延潮,林泉對視了一眼,都是輕哼了一聲,然后別過頭提筆磨墨,寫起文章來。

  身上衣裳有幾分濕漉漉的,但這已經是不要緊了,十篇時文一天寫完,這個時間可是相當緊了。當然林延潮可繼續無恥的抄程文,可這起不了練兵的作用。

  見老師不在,林延潮將濕了的鞋襪脫掉,露出赤足來,自然這一番粗俗的舉動,自被林泉不屑地諷刺了一句,具體什么林延潮沒聽見。不過林延潮也難得管這小屁孩,而是認認真真地動筆寫了起來。

  屋檐外仍是不住的在滴水,打在石階上,四處飛濺,偶爾還有幾聲春雷隆隆響動。

  幾陣穿堂風刮來,帶著濕潤的草泥清香,遠遠的廊下,打著傘穿著軟底鞋的丫鬟,靜靜走過。也有幾聲女子的銀鈴般的笑聲,但聽得不真切,似從繡樓那傳來的,又好像隔了好遠好遠。

  一個上午,緊趕慢趕才寫了三篇文章,還有一篇寫了一半,一名仆人即進來送飯。

  林府上的伙食,沒有林延潮想象中簪纓世家那種三湯五割,只是平平常常的家常小菜而已。

  林泉身為林府少爺,吃得也是與自己一樣,沒什么特殊的。見此林延潮更沒有什么挑剔的資格,因為他是來吃白食的。

  不過由此可見林家家風著實不錯,官家子弟嘛,難免自視高人一等,但這也是讀書人通有的臭毛病,但在吃穿上面,卻沒有絲毫奢侈的地方。

  林泉提起筷子,先將一碗蛋花湯,倒了半碗進飯里,攪拌了一下,就著菜吃。

  林延潮好心地道:“少年,這樣吃,胃會壞的。”

  林泉撇了林延潮一眼,反而是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林延潮搖了搖頭,也是就飯吃了起來,吃完飯后就有仆人收拾端走。

  林延潮長長打了個飽嗝,繼續寫文,當然自己那打飽嗝的舉動,自是再遭到了林泉的鄙視。

  下午雨是越下越大了,天邊烏云密布,都低至屋檐了。

  林延潮,林泉不得不早早地點上燈寫文。待天黑下來時,林延潮還有兩篇沒寫完。而林泉則是站起身來,拍了拍手,朝林延潮這諷刺地一笑道:“吃飯去也”

  說完林泉揚長而去。

  屋子里就剩林延潮一人,他又寫完一篇,但提筆看向最后一篇文章,差一點兩眼一黑,白日九篇文章,腚不離凳的寫下來,他滿腦子都是文章經義的詞句,在眼前亂飛。

  林延潮搖了搖頭,清醒了些看著外面天色早已是黑不隆咚的。屋外又是飄來飯菜香味,令林延潮肚中一陣雷鳴,原來他早已是饑腸轆轆了。

我要回家我要吃飯  林延潮浮出了這個念頭來,頓時有一股腳底抹油,臨陣脫逃的沖動。

  “公子,你還在啊”思想正斗爭之際,一名林府的下人掌著燈過來道。

  林延潮道:“是啊,我很快寫完就走了。”

  “好的,公子快一點,外門要落鎖了,這雨下得有幾分大,你問門房要一盞燈,提著回去。”

  “多謝了。”

林延潮點點頭,手邊剩下最后一篇文章,心道那個林家臭小子,都可以將十篇時文都寫完,為何我不行寫不完,大不了老子直接在書房里打地鋪,咱怕什么  林延潮平息下心底浮躁的情緒,方才絞盡腦汁摳字成句,越是如此,寫得越慢。

  林延潮定了定神,拿水拍了拍臉,頓時恢復了幾分精神,他拿起筆來,寫最后一篇文章。

  林延潮耳邊聽著雷雨的轟鳴,筆上不停,又過了一陣,這才將最后一篇文章寫完。

  林延潮如釋重負地吹干墨漬,將十篇文章按次序疊在一起,滅了燈走出書房。

  林延潮在走廊里抬起頭望向天井之外,雨也是小了許多,不由心道看來遲回去,還是有遲回去的好處。

  林延潮笑了笑,心道方正回家遲了也是遲了,就順路從河邊走,看看雨景吧。

  想到這里,林延潮撐開傘,背著書袋離開了林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