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千四百七十五章 量組織的末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古神帝

  地鼎玄妙,是天下第一等的弒神大殺器,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催動,威能極為恐怖。

  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就將末法神王完全煉化,化為一爐神王大丹。

  神丹,從鼎中飛出,每一枚都閃耀奪目,被本源之氣籠罩,像一片星辰環繞在張若塵身周。

  沒有細思多想,張若塵深吸一口氣,將群丹和本源之氣,全部吞吸進腹中。

  之前的連場大戰,他傷得不輕,需要盡快恢復。

  同時,沖擊乾坤無量中期的心情很迫切,只差一步,只要邁過去,就能步入新天地。

  張若塵雖然已經站在乾坤無量初期的巔峰,但,在不動用始祖神氣和始祖規則的情況下,根本無法做到,在大自在無量之下無敵。

  需要破境!

  破境后,戰力才能大幅度提升。

  至于煉殺末法神王會引發什么樣的風暴,他是真沒有在意,反正與死神殿和死族,已經是死對頭。

  沒給他煉化體內神丹的時間,天姥的聲音,再次在腦海中響起:“小心了!”

  “嘩!”

  空間震顫,出現波紋。

  波紋中心,一具破碎的鎧甲浮現出來。

  鎧甲屬于羌沙克,上面沾有無數神血,帶有部分血肉,散發出來的氣息強橫霸道,神力洶涌。

  鎧甲碎片,似乎擁有靈魂意識,在自動重凝。

  這一次,沒有天姥的魔紋符號封印。

  羌沙克的神魂念頭,從血液中沖出,凝聚成半透明的完整魂影。無數不滅無量級別的規則神紋,在破甲上流動。

  “死!”

  半透明的魂影,操控破甲,一拳擊向張若塵。

  拳頭化為一片漆黑的魔海,張若塵如墜冰窟,只感覺,體內血液都要被凍住,神魂要被撕碎。

  這就是天尊級的存在,哪怕只是一具染血破甲,也是禁忌一般的存在,無量之下遭遇,必是一場死劫。

  張若塵很慎重,喚出菩提樹,種在身前。

  “嘩啦!”

  菩提樹金光萬丈,梵音如歌,呈現出三千佛陀的光影,凈化涌動過來的魔煞之氣。

  明鏡臺從樹中飛出,與染血破甲對轟在一起。

  佛光和魔氣一層層激蕩而開,聲如驚雷。

  菩提樹和明鏡臺對魔道力量,本就有一定克制作用,一連五擊對碰,羌沙克的魂影被打碎,初步凝聚的破甲,再次崩裂。

  張若塵將這具破甲,鎮壓到菩提樹下,用佛光凈化上面的魔血和神魂念頭。

  每一塊甲片,都價值連城,等徹底凈化后,重新祭煉一番,或可成為一件防御類的珍寶。

  張若塵望向遙遠星域之外,感受強勁的力量波動。

  毫無疑問,陷入絕境的羌沙克,在拼死狀態下,哪怕是天姥都得全力以赴。所以,才來不及封禁破甲上羌沙克的殘留力量。

  分尸法斬神,必須得有一個張若塵這樣的撿尸人,在第一時間,將殘尸鎮壓,鎖到至尊圣器或者神器的內空間,分割而開。

  但天姥憑一己之力,真能斬殺羌沙克嗎?

  在羌沙克自知無法脫身的情況下,必會自爆神源,到時候,天姥扛得住嗎?

  “轟隆!”

  整個羅剎神城,忽的劇烈搖晃。

  就連宇外空間,都在震顫,令得張若塵難以穩住身形。

  張若塵立即投目看向下方的神城,只見,護城神陣的陣法銘紋,在迅疾的穿梭,變得無比混亂。

  以族府為中心,方圓數百里的城域都毀滅了,所有建筑和防御陣法皆化為塵埃。

  “這是……無量自爆神源!”

  張若塵屏息,立即將地鼎催動,一座浩瀚的洪荒世界蔓延出去,覆蓋神城的上空。

  巫祖的光影,在他身后呈現出來,散發強橫神威。

  處于死境,有無量自爆神源,在張若塵的預料之中。

  其實,也在羅衍大帝的預料中,所以羅衍大帝是選擇獨自一人前往族府,并且下令族府周圍的圣境修士全部撤離。

  正是如此,雖然有無量自爆神源,但在重重防御陣法的化解下,對城中羅剎族圣境修士并沒有造成太大傷亡。

  唯一超出張若塵預料的是,自爆神源的,居然是羅剎神殿的聶神王。

  “應該是神荼鬼帝的手段,控魂鎖靈,此人的修為,絕不弱諸天多少。”張若塵暗暗催動始祖神行衣和始祖靴,若是擋不住,必須要保證自己能夠退走。

  他相信,以羅衍大帝的修為,加上提前有防備,應該能夠擋住聶神王自爆的毀滅力。

  但,要阻止二大人、神荼鬼帝他們脫身,怕就難了!

  “轟隆!”

  下方的云海,突然猛烈向內凹陷,護城神陣出現一個數百丈的大窟窿。

  師智神尊渾身雷電,像是一個紫色的光球,率先從大窟窿中飛出。在他身后,有著一道道陣法光束向上轟擊,但,都被他閃避過去。

  張若塵以逸待勞,左手抓著地雷珠,引動上千道電光,齊齊向師智神尊轟壓下去。

  “若塵小兒,你敢……啊……”

  師智神尊舉起風雷珠,亦是引動雷電,抵擋從上方落下的電光。

  擋住了電光,但卻沒能躲開從下方飛來的護城神陣光束。光束從他脖頸邊飛過,頓時,半個腦袋和半個脖子,皆被打爛,化為血泥。

  張若塵趁機俯沖向上,將地鼎狠狠砸了下去。

  師智神尊傷得比張若塵要重得多,哪擋住地鼎,只是一擊,神軀都被打得血淋淋的,神骨斷了數塊。

  “嘭嘭!”

  一連打出七擊,師智神尊的神軀徹底破碎,墜回陣法窟窿。

  張若塵趁機用地鼎,將風雷珠收進鼎中,鎮壓了下來。

  無論能不能鎮殺師智神尊,神器得先奪走。

  “放肆!”

  隨著古辛的爆喝聲響起,魔神石柱先一步從陣法窟窿中飛出。

  石柱上,魔紋閃爍,速度如光,力量比師智神尊要強大得多。

  張若塵立即避退,沒去硬碰硬。

  古辛的修為,已經十分接近大自在無量,稱得上半步大自在。

  “轟隆!”

  魔神石柱擊中上方由地鼎衍化出來的洪荒世界,頓時,世界中,山脈坍塌,江河斷流,被直接打穿。

  “沒有了大羅神印,就憑你也想攔住我們?”

  古辛以魔氣,包裹師智神尊的殘軀,飛出護城神陣的陣法窟窿,以凌厲眼神盯向張若塵。

  頃刻間,師智神尊的殘軀重新凝聚出來,道:“九鼎乃世間第一神器,必須得鎮殺此子,奪取地鼎。”

  古辛很想立即逃離,不想節外生枝,但卻發現飛在張若塵身周的神器竟有數件之多,于是,道:“殺!至上柱的殘軀,必須奪回。”

  “我來助你們一臂之力,速戰速決。”

  齊琳從護城神陣的窟窿中飛出,失去了最初的典雅艷美,身上長裙破爛,凝白如脂的臉蛋上沾著血污,但眼神依舊鋒銳,冷冽刺骨。

  古怪的是,古辛和師智神尊攻向張若塵后,她卻臉色大變,立即燃燒神血,撞破空間,遁入虛無世界。

  張若塵、古辛、師智神尊皆有些詫異的時候,一股浩蕩滂湃的血云,出現到羅剎神城的上空。

  血云中,懸浮有一座直徑千里的磨盤,使得時空扭曲,規則錯亂。

  不死血族的老族長站在磨盤中心,道:“你們繼續打,老夫只是為清理族中叛逆而來。”

  下一瞬,血色磨盤飛進虛無世界,前去追擊齊琳。

  古辛和師智神尊的臉變成青紫色,哪里還敢繼續去對付張若塵?

  不死血族族長都趕到了,地獄界別的強者,豈不也快要降臨?再耽擱,必是死路一條。

  風水輪流轉,他們要走,張若塵卻要留。

  “師智,古辛,你們得留下,我要借你們對天地無量的感悟,沖擊乾坤無量的中期和巔峰!”

  張若塵伸手指天,宇宙中的天地之氣源源不斷向他匯聚,定神針、明鏡臺、地鼎、地雷珠齊齊催動到極致,如同四顆明耀的星辰,擊向師智神尊和古辛二人。

  師智神尊和古辛實在憋屈,一個是曾經的諸天,一個是蓋世魔神,卻被一個小輩追殺。

  他們不敢停留,只能且戰且退。

  護城神陣的窟窿處,縱目神尊剛剛飛出來,還來不及遁逃。

  “嘭!”

  護城神陣中,飛出一道照亮星域的光波,將他擊中。

  縱目神尊的神軀爆開,化為血霧,就連神魂都被打散,化為一團魂霧。

  并未就此結束,護城神陣的力量,一道接著一道落下,將縱目神尊和血霧和魂霧完全燃盡,化為虛無,什么都沒有留下。

  這位羅剎族昔日的神國之君,就此隕落。

  眼前這一幕,實在太震撼,讓古辛和師智神尊感受到了死亡威脅,不顧一切的遁逃。

  但,張若塵有始祖靴,速度比他們還要快上不少,他們哪怕燃燒神血,也甩不掉。

  “可惡,跟他拼了,他一個乾坤無量初期,實在是太無法無天。”古辛真的動怒了,轉身沖出去,揮出魔神石柱,重重一擊劈向張若塵。

  張若塵并不和他正面交鋒,憑借速度優勢,閃避而開。

  這將古辛氣得牙癢!

  對方擺明是想要拖住他們,使他們無法逃走。

  “今日這仇,算是結下了,張若塵,待過了今日,本座要讓你追悔莫及。”師智神尊冷沉的丟下這一句話,與古辛向兩個不同的方向而去。

  師智神尊這話是有威脅力的,一旦讓他脫身,他今后肯定會對與張若塵關系親近的修士下手。

  就在張若塵決定,放棄古辛,全力追殺師智神尊的時候。

  逃到數十萬里外的師智神尊,卻慘叫一聲,化為一個火球,爆裂而來。

  只見,一株血葉梧桐,從空間中顯化出來,龐大的樹體擠滿星空,很是懾人。

  鳳天絕美縹緲的身姿,如同畫中仙子一般,站在梧桐的一片血葉上,將師智神尊的殘軀收到了掌心。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