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千四百七十四章 攻防轉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古神帝

  本是對羅剎族絕對不利的局勢,因天姥的出世,徹底改變。

  首先,便是心態上的變化!

  讓二大人和神荼鬼帝這等能與諸天叫板的強者,都失去信心和斗志。

  一旦認定必敗無疑,那么,只會敗得更快。

  二大人從定祖山退走,讓羅衍大帝徹底騰出手來,收拾亂局。他一手托舉逆神碑,磨滅路上的所有陣法銘紋。

  一手執掌大羅神印,引動羅剎神城地底的神脈,氣勢節節攀升。可謂是真正的王者歸來,所過之處,無人不跪伏。

  族府中。

  神荼鬼帝、二大人、古辛、師智神尊、齊琳、縱目神尊匯聚到一起,站在陣殿的各個方位。

  陣殿千丈高,通體玄黑。

  他們身上,沒有了之前的不可一世,齊齊看著天穹,臉上都籠罩著憂慮和沉重。

  羌沙克的斷臂和斷足龐大無比,占據天幕很大一片區域,森然而又詭異。

  太快了!

  羌沙克敗得太快了!

  天姥的強大,在他們意料之中。但強大到這個地步,卻太驚駭世俗。

  古辛道:“來的只有至上柱,你們皆成了棄子。”

  “閣下請慎言,要對付酆都大帝,量皇他們必然已是付出了巨大代價。面對天姥,不可能繼續硬碰硬。本帝相信,量皇他們肯定是隱藏在暗處,隨時會現身接應我們。”神荼鬼帝眼神冷冽,如此說道。

  神荼鬼帝絕不相信魁量皇真的已經離開,畢竟羅剎神城中,還有一道關于他的致命破綻。

  只有天音神母知曉他的真實身份。

  天音不死,他怎會離開?

  當然,神荼鬼帝很清楚人性,自然不會將希望寄托到魁量皇和雷罰天尊這些人的身上,之所以說出這番話,完全是為了穩定軍心。

  齊琳風韻明媚,倩麗多姿,眸光從天穹移開,看向不斷向族府移動過來的大羅神印,還有神印下方的那道氣勢雄渾的身影。

  “羅衍來了!”她道。

  古辛笑道:“好強的自信,居然獨自前來。”

  縱目神尊神色嚴肅,道:“整個羅剎神城的氣和勢,都在向他匯聚,他身上的力量波動在不斷變強。現在,已經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壓制他了,不滅無量也未必是他對手。”

  師智神尊笑了笑,看向被鬼霧和精神力鎖鏈纏繞的狼祖、尊、凨尊、聶神王,道:“終究不是不滅無量,再說,我們并非沒有籌碼,整個族府對護城神陣有著三分之一的掌控力呢!”

  “那就開始吧!”

  二大人轉身,走進陣殿。

  現在的羅剎神城,他的精神力最強,而且,遠勝別的那些神靈。

  他要以族府之陣,憑一己之力,對抗來自定祖山和大羅神宮的壓迫,打開一條逃出去的生路。

  神荼鬼帝走向被鎮壓了的四尊無量,挑中聶神王,聲音陰沉的道:“走之前,送一份大禮給羅衍。”

  與此同時,夙戰神和千汐女神君,先后進入大羅神宮和定祖山。

  這場生死斗法,正式展開。

  只不過,攻防轉換,陷入生死之局的,變成了二大人和神荼鬼帝等人。

  張若塵穿過護城神陣的一道裂痕,出現到神城上方的云海中。

  身后,陣法裂痕瞬間消失。

  “小心一些,羌沙克可是至上柱,修為深厚莫測!”羅乷的聲音,從大羅神宮傳來,在他耳中響起。

  “天姥在呢,我就只是一個打下手的。”

  張若塵看著眼前破碎的空間,感受著混亂的神力波動,暗暗感嘆天姥和羌沙克的強大。只是殘留的力量,就給人一種窒息感。

  先前身在護城神陣中,只是覺得他們很強,但,并無那種身臨其境的震撼。

  可是,張若塵卻很清楚,這種力量,任何一道打在他身上,都能將他打得四分五裂,創傷神魂和精神。

  “羌沙克恢復的速度太快了,必須得死。否則,等他恢復到巔峰,天下將無人可治。”張若塵道。

  “轟隆隆!”

  似乎感受到張若塵的殺念,那懸浮在虛空的一臂一腿,猛烈晃動,發出陣陣嘯聲。

  空間震勁,像水浪一樣往四方蔓延。

  “小輩,不滅無量層次的爭鋒,你也敢摻和?”那只血淋淋的手臂中,羌沙克的神魂念頭,發出神音。

  神音,蘊含神魂攻擊,能擊潰神靈的精神意志。

  張若塵邁出神靈步,一步達至斷臂的上方。

  周圍,血霧茫茫。

  一縷縷血氣和神魂念頭,凝化出神通大法,向外轟擊,但,都被天姥布置的密密麻麻的魔紋符號封住,無法沖破出去。

  查看了魔紋符號半晌,張若塵喚出定魂針。

  “噗嗤!”

  定魂針飛出去,擊穿魔紋符號,刺入斷臂。

  “恕晚輩直言,閣下都凄慘至此,根本沒有資格說這么狂妄的話。”

  張若塵以手指引動定魂針,在數千里長的斷臂中穿梭,不斷磨滅羌沙克的神魂念頭。直到,斷臂徹底消停下來,才收回定神針。

  天姥布置的魔紋符號,只封禁羌沙克的神魂和血氣,定神針絲毫不受影響。

  顯然是故意為之,如此張若塵才能煉化斷臂和斷腿。

  分尸法殺神,必須得有一位輔助。否則,羌沙克隨時可能喚回殘軀,恢復自身實力。

  張若塵將斷臂,鎮壓進了一件至尊圣器的內空間。忽的,生出感應,發現那條斷腿,已是遁飛到數萬里之外。

  斷腿蘊含的血氣和神魂,在不斷沖擊魔紋符號。

  “還想走?”

  張若塵追上去,手持地雷珠,引動上千道直徑數米粗的雷電,劈落下去。

  那條大腿,很快就變得焦黑,冒出濃煙。

  斷腿長達萬里,里面發出羌沙克憤怒的吼聲:“你死定了,本座要將你挫骨揚灰,要讓你神形俱滅……啊……”

  張若塵喚出地鼎,重重一擊劈下去。

  斷腿血肉翻飛,大量神靈物質被磨滅。

  “老實說,我是真不想和一堆碎尸殘軀較勁,但你太沒有將當世神尊放在眼里了!”

  張若塵懶得聽羌沙克這條斷腿的怒吼聲和威脅之語,將這條斷腿,收進地雷珠的內空間鎮壓了起來。

  倒也能理解羌沙克的憤怒,畢竟是至上柱,站在宇宙最頂端的生靈。

  現在,先被分尸,再被一個小輩欺辱,道心怎能不崩潰?

  張若塵抬頭凝望,天姥和羌沙克早已戰到無盡遙遠之外,距離羅剎神城,不知相隔多少片星域。

  沒有追上去,張若塵取出地鼎,托在雙手間,盤坐在云海中,開始煉化鼎中的末法神王。

  先煉末法神王,再煉羌沙克的斷臂斷腿,必能得到大量神丹。

  到時,沖擊乾坤無量中期,甚至巔峰,都是指日可待。

  至上柱的斷臂和斷腿,比神藥都更珍奇。不過,天姥那樣的修為和身份,應該不至于討要回去。

  地鼎散發出明亮的本源神光,緩緩旋轉。

  末法神王急切的聲音,在鼎中響起:“塵尊,本座是迫于無奈,才不得不臣服定祖,他掌握了本座一半的神魂,本座哪敢違逆他的意志?”

  一口一個“本座”,張若塵很清楚,末法神王這些老一輩的人物,是根本無法接受他的崛起。

  潛意識中,依舊認為他是曾經那個圣境小輩。

  張若塵提醒,道:“你投靠他的時候,神魂尚沒有被取走呢!你就是畏懼死亡罷了,早已失去了年輕時的進取之心。你若能與劍骨合作,共同對付定祖,我們的恩怨完全可以一筆勾銷,又怎會有現在這樣的下場?”

  “本座乃是死神殿的神王,你若煉殺我,整個死族都將與你不死不休。這對你而言,有百害無一利。”鼎中,響起沉冷的聲音。

  “首先,你沒那么重要。其次,我根本不在乎死族的態度!”

  張若塵不再理會末法神王的各種言詞,煉殺他的決心堅定。

  因為,就算放了末法神王,末法神王也絕不會真心感激他。

  反而因為今日之辱,他們結下深仇大恨。

  末法神王的神魂,丟失了一半,更遭受過重創,在張若塵的全力壓制下,根本無法自爆神源。

  今日,注定了他的隕落。

  定祖山、族府、大羅神宮,各自沖起一道明亮的光柱,與天穹的護城神陣相接。

  三道光柱蘊含的陣法銘紋,激烈沖撞,使得天空響起密集的雷鳴。

  毀滅性的力量,凝結成漩渦,沖撞城中大地。

  “轟!”

  每一擊落下,便有一片直徑百里的城域,化為破敗的廢土。

  神荼鬼帝站在一座神殿頂端,道:“羅衍,我們出去決戰吧,這般斗下去,我們沒有隕落,城中的羅剎族修士就先死盡了!”

  “現在想逃,會不會太遲了?”

  羅衍大帝哪里不知神荼鬼帝的真實想法?

  一旦讓他們離開羅剎神城,立即就會分散逃離,到時候,留得住幾人?

  絕不能放虎歸山。

  唯有將他們困死在城中,才能全部鎮殺。

  “嘩!”

  羅衍大帝手臂一揮,逆神碑飛了出去,重重撞擊在族府的守護大陣的光幕上,鑲嵌在了那里。

  光幕上,陣法銘紋快速變得暗淡。

  “去,給我破!”

  羅衍大帝的神魂與大羅神印溝通,神印變得灼熱刺目,轟然一聲,將守護大陣的光幕打得崩裂而開。

  強大的神勁力量,將齊琳、師智神尊直接掀得倒飛出去。

  就在羅衍大帝要闖入進去的時候,神荼鬼帝凝聚出一只數十丈長的大手印,從上空拍落下來。

  “羅衍,本帝早就想要與你一戰,今日終于可以得償所愿。”神荼鬼帝笑道。

  羅衍大帝本能的感覺到不對勁。

  論修為戰力,他和神荼鬼帝的確是在伯仲之間。但這里是羅剎神城,他執掌著大羅神印,有整個神城的力量加持,神荼鬼帝憑什么會和他正面一戰?

  羅衍大帝暗暗提防,釋放神氣和規則神紋,出手迎擊。

  “嘭!”

  聶神王披頭散發,撞碎族府大門,渾然燃燒著鬼火,面目猙獰,如一支箭矢,向羅衍大帝沖過去。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