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9章 羞恥的絕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一劍來的太快,宋書航只有一個選擇——“竅天賦,高手視覺。”

  他瞬間開啟了自己的眼竅天賦。

  剎那間,整個世界似乎都變的緩慢起來,那快如閃電的漆黑飛劍軌跡,他清楚看到了!

  只是宋書航心竅、眼竅中的氣血以及他的精神力飛快的消耗起來——這‘高手視覺’對氣血和精神力的消耗太大了,以他現在的境界,全盛狀態都只能堅持幾息‘高手視覺’。

  趁著這一剎那時間,宋書航拼命的催動自己的手臂,手腕一翻之際,激活了古銅戒指上的‘火焰刀’。

  在高手視覺下,宋書航看到自己手腕的抬動速度簡直慢如烏龜……好在,按軌跡推算,自己的刀能趕的上!

  轟……寶刀霸碎上火焰燃起,斬在漆黑飛劍之上。

  托白前輩的福,宋書航在白前輩的那片沙漠世界中,接受那青衫少年郎的調教,掌握了基礎刀法。

  這一記‘火焰刀’的威力被他完全的釋放出來。

  刀、劍相撞。

  隨后,火焰四散。火焰刀被漆黑飛劍正面斬破。

  宋書航感覺虎口發麻,胸口一悶,整個人被斬的倒飛出去。

  即使催動火焰刀,也不過是二品級別的攻擊手段。

  而這飛劍是景陌舵主含怒一擊,屬于四品修士的全力一擊。

  霸碎刀的全力一擊,也只是暫緩了漆黑飛劍的攻擊。一緩之后,漆黑飛劍在景陌舵主的控制下不依不饒的斬向宋書航。

  事實上,如果宋書航此時手中的不是霸碎寶刀的話,說不定已經刀毀人亡了。

  正面被擊潰,宋書航眼中的天賦‘高手視覺’消失,同時,體內竅中的氣血耗盡,精神力更是干竭。

  眼看著飛劍就要再次斬在他身上時,他的面前突兀的出現了一枚金色小盾。

  那是心竅中的靈鬼感應到主人有難,集中所有的氣血,凝聚出自己的天賦能力,化為小盾防御宋書航。

  劍和盾相撞。

  下一刻,盾破……

  而漆黑飛劍的這一擊終于被擋了下來!

  不過,飛劍上的劍氣余波吹在宋書航身上,再次將他吹飛出去,重重的撞在山壁上。

  宋書航順著石壁滑下,虛弱的坐在地上,喘了口氣,無法動彈。

  身體氣血消耗一空,連靈鬼存儲的氣血值也化為剛才的金色小盾防御。再加上剛才那道劍氣的傷害,他此時連根手指都動不了。

  天空中,景陌舵主沒有再度揮劍。他眼中金色雷芒漸漸收斂,失友之痛帶來的怒火,竟然被他硬生生的壓制住了。

  他從空中降落下來,居高臨下俯視著宋書航:“小鬼,我本想一劍斬了你了事。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將血神鉆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

  就這樣殺死這小鬼,簡直太便宜他了。殺了自己唯一的好友,他一定要將這小鬼抓回無極魔宗,讓他嘗嘗數千種生不如死的滋味!

  無極魔宗最擅長這種折磨。

  “呵呵。”宋書航輕輕一笑,并沒有驚恐。

  因為他還有最后一招絕招。

  沒想到,最后自己還是要用上這一招。說實話,如果自己身體內哪怕還有一絲的氣血或精神力,他都不愿意使用這一招的。

  因為實在太羞恥了,光是想起這絕招的使用方式,他就感覺世界充滿了惡意。

  但是,真正面臨死亡的時候……他覺的就算再羞恥的絕招,還是要用的。

  “月棱鏡威力……變身!”宋書航咬牙切齒的喊道。

  當他念出這一句咒文的時候,心里已經將豆豆‘嗶’了數十遍!

  “?”景陌舵主頓時緊惕起來——變身這種東西,其實在修士界中并不少見。

很多修士身具上古血脈、妖獸血脈,生死關頭時,可以激活自己的血脈,通過變身爆發  怖的戰斗力。

  只是……月棱鏡威力變身,這是什么上古血脈?從沒聽說過啊?

  景陌舵主也就這么一愣神的時間,只見宋書航的手腕上彈出了一只‘3d葫蘆娃’的投影。這投影包裹住宋書航,然后‘啪’的一下化為一串光粒子,卷著宋書航竄上天空,飛快遁跑……

  說起來是很長的一段描述,但事實上從宋書航念出咒文后到飛快逃遁,僅是一剎那的事情!

  尼馬,屁的變身,是逃遁類的法術!

  宋書航被光粒子卷著飛遁時,心中暗道:“這就是萬里飛遁術?這速度超快啊。”

  此時的他,正往東南方向飛去——如果順利的話,最后他會飛到白前輩的身邊。

  景陌舵主微微愣神后,瘋狂大叫起來:“可惡,想從我手中逃走?做夢!”

  他踏上飛劍,將速度催發到極至。

  御劍飛行中的他,化為一道雷光,緊追著宋書航而去。

  景陌舵主修煉的是雷電系的功法,飛遁速度本來就是同境界修士中的佼佼者。此時,再加上他催動秘法加速,短時間內,他的御劍速度甚至隱隱達到‘五品修士’的程度!

  追的上的,一定能追上那小鬼。

  逃跑用的遁法距離肯定有限,自己這次若是找上他,直接將他砍了。大不了多費些工夫,抽取他的魂魄,從他靈魂中抽取關于‘血神鉆’的記憶!

  雖然抽取靈魂的記憶需要消耗一大筆靈石,但若是能換來一枚血神鉆,絕對不虧。

  該死,早知道不多廢話,一刀直接砍死這小鬼多好。

  景陌舵主心中后悔不已。

  如此想著時,他更是連連爆發,發誓要斬宋書航首級……彌補自己的后悔。

  與此同時。

  在江南大學城附近。

  豆豆趴躺一輛七座面包車,隔著窗戶望向外面的景色,幽幽的嘆了口氣。

  沒想到自己贈送給書航的那根狗毛竟然被激活了……書航遇上了強大的敵人啊。

  不過它并不為宋書航生命安全擔心——因為若是宋書航真的面臨死亡的剎那,他手臂上的那個‘萬里飛遁術’印記會自動激活,將宋書航平安的送到白前輩身邊。

  是的,這玩意除了吼叫‘月棱鏡威力,變身!’外,還有個‘殘血自動回城’功能。畢竟是白前輩留給宋書航保命的東西,他考慮到了各種狀況的。

  嗯……自己好像忘記跟宋書航說這一點了?

  不過沒關系,說不說都一樣,反正他不會死就是了。豆豆如此想道。

  如果讓宋書航知道豆豆隱瞞了‘萬里飛遁術’這么重要的一個功能,他肯定會化身瘋犬,讓豆豆知道下什么叫做‘瘋犬病患者的牙口’!

  “嗯,不管他了,我現在還是多管管自己吧。”豆豆轉頭望向四周,四周同樣是一排排的狗籠子,每只籠子中都裝著一只瑟瑟發抖的小狗。

  有寵物犬、有流浪犬、有土狗、也有珍貴名犬,種類繁多。這些狗此時都軟軟的倒在籠子中,連叫喚一聲的力氣都沒有,顯然是被下了藥。

  ——豆豆現在,被‘盜狗團伙’給抓住了!然后被裝上了車,準備集中送入一處,處理一下賣給各個狗肉火鍋店。

  開車的是一個大胖子,他一邊開邊一邊得意哈哈大笑:“嘖嘖嘖,還是江南地區好啊,養狗的人多,警惕心也遠遠不夠。隨便出去溜一圈就抓了這么多只狗過來。一只算兩百,這一車就是好幾千啊。”

  “不過我們差不多是時候換地方了,這里的警方已經開始行動了。”副駕駛座的一個壯漢嘿嘿道。

  “怕什么,我們來江南地區也不是一兩次了,這里的警察什么時候抓到過我們?”胖子得意洋洋道。

  “常在岸邊走,還是小心些,免得濕了腳。”壯漢卻沉聲道。

  江南地區的警方可不容小視,他們一伙雖然從沒被抓過,但那是因為他們經驗豐富,作案手法多變。其他盜狗團伙,載在江南地區警方手中的可不少呢。

  說話間,胖子將車開到了一處廢棄工廠邊上。

  這里原本是個大型煉鐵廠,后來不知怎么就倒閉了。到后來,就成了胖子這伙盜狗團伙的中轉站。

  “好了,到了。”胖子漂亮的甩車停好,打開七座面包車的大門。

  車中狗籠中的小型寵物犬們夾著尾巴,微微顫抖著,不安的望著陌生的環境和人。

  那壯漢亦從車里跳下,然后高聲道:“七子,田雞,過來幫下手,將這車狗換搬進去。今天我們將狗處理一下,明兒就離開江南地區。”

  很快,從廢棄工廠中就跑出兩個身強力壯的男子,準備搭把手,搬走車里的犬狗。

  正在這時,突然,從面包車中傳來了一個沉悶的聲音:“哦,終于到了你們的老巢了嗎?真是的,我坐車坐的屁股都痛了!”

  “誰?”壯漢真是被嚇了一跳,整個人汗毛倒豎起來。他們畢竟干的是犯法的事,若是被人發現,那就得面臨牢獄之災,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這時,七座面包車內傳來鐵籠子被砸的聲音。

  隨后,一只小京巴從面包車內悠閑的走出。

  它來到面包車門口后,人立而起,半個身子依在車門框上,用看逗逼的眼神俯視在場的所有人類:“外面四個人,屋里還有七個人,這就是你們團伙所有人嗎?”

  小京巴的嘴巴一開一合,口吐人言。

  壯漢揉了揉眼睛——他感覺自己現在一定是瘋了,竟然會看到一只京巴在說人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