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6章 這么好運總感覺不對勁的樣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天上的鬼將還保持著一刀  向村落,虎軀一震、霸氣威猛的姿勢呢。怎么轉眼間,他的屬下、小弟全部被吸入黑洞了?

  鬼將呆愣了剎那,隨后他駕起黑云,瘋狂的向遠方逃去——遇上高人了!竟然一口氣將他所有鬼兵收了,逃命罷!

  “哈哈哈!”三日師兄哈哈一笑,收起自己手中這黑色的旗幟。

  而底下,羅信街區的人們只感覺一剎那間,身體微微一寒,隨后又恢復了溫暖。村民們都莫名其妙,不知道是發生了什么事。

  “書航,走!”三日師兄收起黑色旗幟后,隨手抓起宋書航,飛劍落地化為遁光,兩人踩在飛劍上,迅速追上那鬼將。

  三日師兄當然是故意放過那只鬼將的……不過放它的話,還怎么找到他的老巢?將所有怨鬼、鬼兵、鬼將一風打盡?

  前面飛行的鬼將也是智商堪憂——沒辦法,鬼將雖然覺醒了大部生前的記憶,并且擁有了一定的神智。但智商,普遍偏低。

  這是硬傷,只有再升一級成為鬼帥后才有救。

  所以,鬼將甚至根本沒有想過,自己是被人故意放走的這種可能。

  他現在就只有一個念頭,逃!逃回自己的老巢里,那里還有自己的兩位哥哥。再加上更多的鬼兵、怨鬼,說不得能保住性命。

  他飛快的逃命,三日師兄則隱藏住身形,駕御著飛劍悠哉的跟在鬼將身后。

  很快,鬼將飛到了羅信街區的后山公墓處。

  果然是這里嗎?宋書航眼睛一亮,這里就是土波外公提起過的看到‘鬼影’的公墓。或許這里就是鬼將們的老巢!

  “好順利呢。”三日師兄微笑,輕聲道。

  是啊,真是一路順利。話說,這話總感覺有點耳熟?

  正說話間,前方那鬼將一頭鉆入到墳地中。

  就如同普通人鉆入了水中一樣,它的身形穿過了墳場,直接進入到了墳地深處。鬼物可以不受物質界的限制,直接穿墻遁地不在話下……

  “三日師兄,我們怎么進去?”宋書航愣道。

  “哈哈,為何要進去?”三日師兄眼睛目光散發著淡青色的光芒,隱隱間有一神秘印記在他眼中浮現。

  眼竅天賦——天眼通!比起宋書航那個‘高手視覺’要好很多的眼竅天賦呢,真是讓人羨慕。

  在天眼通之下,墳場也好、地面也罷,都無法阻止三日師兄的目光。

  “看到了,建造此地的人倒是狡詐。”三日師兄哈哈一笑,帶著宋書航繼續御劍飛行往前方飛去,最后落于一處山壁之前。

  那鬼將遁入墳場后,順著一條長長的通道,一直進入到了這山壁之中。山壁內部早已被人暗暗掏空,內有天地。

  山壁上有一道暗門……不過,三日師兄可沒工夫去研究怎么開門。他伸手朝著這暗門揮出一掌。平平無奇的一掌,體內真元涌現。

  轟!一掌下去,掌門轟然炸開!

  暗門之內,有著巨大的空間,以及堆滿整個空間的鬼物。

  此時,那只逃回來的鬼將一臉驚恐,還在跟另兩位更加強大的鬼將說著自己在村落中遇上修士高人的事。

  突然間,石壁暗門被打開!

  那只逃回來鬼將轉過頭來,便看到了三日師兄,頓時大吃一驚。

  “是他,大哥,就是這個人類修士!”鬼將瘋狂叫道。

  “不要怕,一起上!”為首的鬼將站起身來,怒吼道——這只鬼將已經接近‘鬼帥’境界,很是狡詐。

  他一邊指揮著鬼兵們朝著三日師兄、宋書航進攻,自己卻暗暗后退,準備逃跑。

  “哈哈哈哈,哪里逃?”三日師兄重新祭出那巨大的黑色旗幟,旗幟攪動,化為黑洞。

  黑洞中產生巨大的吸引力,空間中的鬼物全部被一吸而空,為首的鬼將亦慘叫著被卷入黑洞。

  楸p等三日師兄收起黑色旗幟時,洞府中已經連只小怨鬼沒有留下。

  “大收獲呀大收獲!”三日師兄心滿意足,心情大好。

  宋書航轉眼望向四周,這里就是那‘壇主’那爪痕獸頭牌組織的總部。不過今天,這個組織終于徹底消散,沉入歷史長河的河底。

  “善惡到頭終有報,不是不報,時間未到。”宋書航輕聲道——一會兒上群,跟七生符府主說一下了,爪痕獸頭牌組織徹底完蛋。

  府主年少時許下的‘心愿’總算是完成了一個。

  “咦,書航你知道這地方?”三日師兄疑惑問道。

  “是的,曾經這里的一個組織和我有點恩怨,不過現在,一切都結束了。”宋書航笑道,心情大好。

  “你來這里,是為了對付這里的組織?”三日師兄問道。

  “是啊,不過……所有組織的成員全部被鬼將、怨鬼屠殺一空了。我本還來有個問題想問問他們的。”宋書航嘆了口氣,又道:“這個組織曾經四處毀滅村莊,用活人祭出怨鬼來。而如今,他們全部死于怨鬼之手。也算是冤有頭債有主了。”

  三日師兄點頭,然后道:“如果這里是一個修士小勢力曾經的據地的話,書航你在這里搜索一下。說不定會有額外的收獲才是。”

  只要是個修士組織,無論是大是小,總會有些寶物收藏著的。

  宋書航恍然大悟,當時干掉了壇主時,都收獲了一個黑皮箱的寶物。而這里是壇主的總部,顯然會有更多寶物吧?

  “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吧。”三日師兄再次開啟了自己的‘天眼通’天賦,目光在整個石壁內空間中尋找起來。

  在三日師兄的幫助下,很快宋書航將石壁中的東西一點點收集出來。

  首先,是一只大皮箱的錢,里面大約有三百萬左右的現金。

  壇主的組織性質決定了他不會存太多錢在銀行,基本都是現金交易。原本,壇主這里堆積著數億的現金,還有鉆石、黃金等物品……不過在他死后,那筆錢大部分被下屬們均分了。這三百萬,還是大家分剩下的,暫時留在總部應個急所用。

  然后,是一盒子的黑色小珠子,其上似乎凝聚著濃郁的鬼氣。

  “這些是什么東西?”宋書航疑惑問道,肯定不是黑珍珠。

  三日師兄望了一眼,笑道:“這些,應該是鬼魂死亡后留下的‘魂珠’吧。除了鬼修外,沒人會收集這些東西,沒啥用。”

  宋書航點了點頭,看樣子是無用之物?

  他念頭才這么一轉,心竅中的靈鬼卻傳遞過來一道模糊的信息:食物!

  食物?

  宋書航馬上想起了靈鬼吞噬鬼將碎片的場面,莫非這魂珠,也可以給靈鬼當食物所用?那這盒魂珠也不算是廢物了。

  最后……是一堆的藥材。

  宋書航看著這些藥材的時候,總感覺老眼熟了。

  “咦,這些是煉制氣血丹的藥材?”宋書航驚訝道,白前輩留給他的那張清單上的藥材,全都在眼前!

  “看樣子藥師前輩教了你不少東西嘛~這些正是氣血丹的煉制藥材。”三日師兄哈哈笑道。

  “師兄,這些藥材我正好有需要。我可以占大頭不?”宋書航厚著臉皮問道,準備和三日師兄分了這批戰利品。

  “哈哈哈哈,不用啦。這些東西都給你啦!”三日師兄用力拍著宋書航的肩膀道:“錢的話對我根本沒用;那魂珠也沒用;氣血丹的話,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啦。而你正是需要這些東西的時候,別跟我客氣。另外……我這趟能收獲到這么多的怨鬼、鬼兵、鬼將,已經完全超出我的想象了,我早已經心滿意足到極點了。”

  宋書航厚著臉皮點了點頭:“那師兄,我就不和你客氣了!”

  他實在很需要這批物資,所以不能矯情。

  萬一他再矯情兩句,三日師兄推卻不過,只好收了一部份藥材,那宋書航可就沒后悔的機會了。

  在師兄幫助下,他將這些藥材打包,又將那盒‘魂珠’和一箱現金提好。

  三日師兄笑道:“走罷,我們離開。雖然鬼物已經消除干凈,這里還是讓人感覺到陰森森的,渾身不自在。”

  言罷,他駕起遁光,載著宋書航飛離石壁空間,重回羅信街區。

  宋書航望著手中的箱子和包裹。

  今天,自己的運氣真是太好了。不僅順利解決了‘壇主下屬’這個禍害,而且連白前輩需要他收集的‘氣血丹’藥材也收集好了!

  這運氣,簡直是要逆天啊!

  然而……明明自己今天的運氣這么好,自己卻總有種不對勁的感覺呢?

  是自己忽略了什么嗎?

  此時,虛空中,景陌舵主咬牙切齒的前前往j市的羅信街區。

  在他的身邊,還有位踩著葫蘆一臉驕傲的男子,這是景陌舵主找來的幫手!是位四品修為的散修。

  好不容易等到了一個‘書山壓力大’和他身邊修士前輩分離的機會,這次,景陌舵主發誓一定要捉住這個‘書山壓力大’,取得血神鉆!

  身邊這位散修,是景陌舵主難得的好友,這次也只是正好出關,閑著無聊陪著景陌舵主四處逛逛。

  然后聽說景陌舵主要對付一個修士時,便很有興趣的跟了上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