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4章 我這次,是不是闖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可惡,要不是被那個傻子封存  陰地里沉眠了太久,我也不會這么虛弱。”鬼將心中暗道——竟然會被一個一品的小鬼一拳打飛,真是恥辱!

  宋書航暗暗甩了甩拳頭,好硬!就算是虛弱的鬼將,它的鬼體依舊堪比二品修士的身體。特別是對方鬼體幻化出來的盾牌,硬度比上次宋書航帶回白真君雕像時,轟的那扇鋼門都不差多少。

  鬼將穩住身形后,對著宋書航怒道:“小子,你這是要正面與我們為敵嗎?”

  “哈哈。”宋書航笑了笑,手呈龍爪,基礎拳法叁朝著鬼將擒拿過去。

  “可惡的小鬼,你就不擔心我們將全村屠殺一空嗎?”鬼將也是戰斗經驗豐富,它身體微微一側,不知怎么扭動幾下,就閃避過了宋書航這一記擒拿。同時身體飄起,拉開和宋書航之間的距離。

  宋書航冷笑,這個時候……傻瓜才會承認自己擔心居民的安危。否則豈不是將自己的要害送到對方手中,任對方宰割?

  “屁事?”所以,宋書航翻了個白眼,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你們要殺就殺,我的目標就是你們。”

  他一臉無所謂,不露出一絲破綻。

  鬼將愣神了剎那。

  就是這一剎那間,宋書航已經猛的撲了上來,足下踏起《君子萬里行》身法,似慢實快到極點,又是一擊直拳轟向鬼將的身軀。

  面對宋書航突如其來的一拳,鬼將卻突然露出獰笑。

  還真以為他是在愣神嗎?

  區區一個一品修士,果然是戰斗菜鳥,輕易就被他誘導。

  “區區一個一品小修士,還真的以為自己很強大嗎?你這是在自尋死路!”鬼將身上的盔甲突然爆開,化為一件巨大的披風,罩向宋書航。

  這披風乃是他的一門天賦法術,一旦被罩住,就會陷入虛弱狀態,被他源源不斷的抽干精血。

  “只要將你的氣血吸干,我的實力就能恢復四成左右,桀桀。本來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想與你們修士結怨。沒想到你自己糾纏我不放,就別怪我了!”鬼將哈哈大笑起來。

  黑色的披風將宋書航整個包裹,同時鬼將深呼吸,運轉法門,就想強行吸取宋書航體內的氣血。

  突然……鬼將的臉色又是一變。

  在那件黑色的披風中,有雷光暴漲而起。

  啪啪啪啪!

  “掌心雷!”宋書航的聲音在黑色披風中響起。

  初階雷法掌心雷——他早在轟破電話機之前,借著對話的時間,在自己的手掌心中刻畫了‘雷符’,只是一直凝而不發。

  趁著鬼將自以為得手的時候,宋書航才將這‘掌心雷’引發出來。

  掌心雷無情轟在鬼將身體上。

  鬼將渾身上下的防御全化為了這件罩人的黑披風,護甲值大減。

  他的半個身體都被雷法轟碎……他引為為傲的黑色披風亦碎的四分五裂。

  “掌心雷,你竟然掌握了雷法。”鬼將上半個身體跌落在墻壁上,瞪大眼睛盯著宋書航。

  “嗯,很奇怪嗎?”宋書航反而疑惑問道:“掌心雷不是普通一品修士都可以掌握的法術嗎?我倒是很奇怪,身為鬼物的你,為什么沒防備著掌心雷?”

  他也疑惑,這鬼將竟然就這樣用黑披風罩住他,給了他一個痛快施展掌心雷的時間。

  普通修士都可以掌握的法術?掌握你妹!

  鬼將心中好想咆哮——掌心雷要真有這么好掌握的話,天底下還有鬼修混的余地嗎?

  隨便一個一品修士修煉了掌心雷,一掌下去就能重傷、甚至滅殺相當于二品修士的鬼將,那鬼修還有活路?

  宋書航心中一動,他望著自己手心的掌心雷……莫非,這是白前輩改良過的‘獨門掌心雷’?

  好吧,不管如何,反正他能使用‘掌心雷’就成了!回頭感謝下白前輩就好。

  現在,先處理這只鬼將吧!

  宋書航隨手一抽,露出一張‘破邪符’來。

  “說吧,操縱你的人躲在哪里?或者說……壇主的下屬們,現在躲在什么地方?我知道,這里就是他們的藏身之處。”宋書航捏著破邪符,指著鬼將微笑道。

  鬼將驚恐的望著宋書航手中的這張符寶——它可以從上面感應到恐怖的氣息。這張符寶一旦施展開來,現在的它絕無幸存的可能。

  “乖乖回答的話,我倒可以給你一條活路。”宋書航這次可不是在騙人,也沒有騙鬼。一只鬼將,還是蠻值錢的,他有將這只鬼將打包帶走的念頭。

  “你的目標,是‘壇主’的下屬嗎?”鬼將殘存的身體身后縮了縮,避開這張可怕的符寶。然后他繼續道:“如果你的目標是他們的話,那我們之間就更沒有必要交手戰斗了。所有的壇主下屬,已經全部死掉了。”

  “死掉了?”宋書航微微一頓。

  隨后,他馬上想到了一種可能——壇主從建立‘三爪痕獸頭牌’這個小組織之時,除了尋找靈鬼外,還收集了不少的怨鬼、邪鬼之類的強大鬼物。這些記憶,在他夢中都有出現過。

  而這些鬼物,壇主活著的時候自然有手段將它們封印,或者按每次任務不同,選擇不同的鬼物帶出去使用。而壇主死后,如果他的下屬打開了這些封印的放……

  “所有下屬,都被你們殺掉了嗎?”宋書航溫和的笑道。

  “是的。”鬼將咽了口口水,答道。

  宋書航暗嘆了口氣——他想要找到壇主的下屬,主要是想詢問一下‘葵花修士’屬于無極魔宗的哪個分部。

  無極魔宗這種龐大門派宋書航自然沒辦法應對,不過可以轉交蘇氏阿七前輩之手。沒想到,整個壇主的下屬,全都死光光了。

  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吧。

  同時,他也猜測出了鬼物們吸收村子里人類氣血的原因了,被封印的鬼物們大部分處于虛弱狀態,他們只有暗暗吸收村子里的氣血之力。而且,他們準備再吸收少許氣血之力,就準備全員逃離此地了吧?

  “那么最后一個問題,壇主的下屬最近和一個葵花修士有過合作,你們知道那個葵花修士的根底不?”宋書航沉聲問道。

  鬼將搖了搖頭,它們從破封而出來的時候,就殺光了所有壇主的下屬。就連幾個出去執行任務的成員,也被它們騙回,全部斬殺干凈。

  對于壇主下屬最近和什么人合作,鬼將是真的不知道。

  宋書航皺了皺眉頭,思索片刻,伸手取出手機,在上面飛面的輸了一行字。

  九洲一號群。

  書山壓力大:“有沒有前輩在線,我抓到了一只鬼將,想問問前輩們,如何將它封印或是束縛住它?”

  “用一些收鬼的法器即可,百鬼幡、鬼魂戒、收鬼瓶之類的都行。”七生符府主答道,最近他又開始為島上的野人們如何在學會新詞后,如何更好的組合詞匯而煩惱。

  比如野人們常常將‘的、地、得’三個字用錯——其實別說野人了,宋書航這三個詞就經常用錯。

  所以,府主最近經常在線,請同伴們支兩招。

  “我有封魂冰珠?”宋書航回復道。

  “那個是封印靈鬼的,靈鬼和普通的鬼將不同。”七生符府主笑道。

  宋書航問道:“除此之外,還有什么辦法嗎?”

  “有封印類的法術,不過現在的你用不了。”七生府府主回復道。

  “所以,我拿它沒招?”宋書航郁悶道,雖然早知道這個可能性,他也只是抱著僥幸的心理,想看看群里前輩們能不能支個招。

  既然無法收伏這只鬼將的話……那就殺掉吧?不過,要殺掉這只鬼將前,要先做些防備才行。至少要想個辦法,保證不能讓其他的鬼物發瘋的襲擊村落。

  要怎么辦才好呢?宋書航皺著眉頭思索。

  但是,就在宋書航想殺鬼將的念頭一起時,突然他心竅中的靈鬼似乎是接收到了什么命令一樣,猛的竄了出來!

  是的,靈鬼的確接收到了命令,它和宋書航之前的同步還沒有徹底完成,和宋書航之間的聯系也是斷斷續續的。

  所以宋書航想‘殺掉’鬼將的念頭一起時,靈鬼收到了命令。而宋書航下半段的念頭,靈鬼還沒有收到。

  “吼!”靈鬼現身后,在它手中浮現一柄金色短劍。這是它重新恢復‘中階靈鬼’后,多出來的那一項天賦能國。一盾一劍,一防一攻。

  金色短劍揮起,一劍斬下,就將虛弱、重傷的鬼將斬成了碎片。

  “不……你殺了我的話,就要等著我同伴的報復!不僅是你,整個村落,全部化為地獄吧!”鬼將死之前發出怨恨的怒吼。

  原本以為自己是鬼將,就算是虛弱,但面對一品境界的小修士,就算打不過,逃跑是肯定沒問題。沒想到,這小修士手段繁多,不僅有強大的符寶,還有可怕的靈鬼。這小修士,不會是什么名門大派掌門的私生子吧?

  “吸!”靈鬼張口一吸,將四分五裂的鬼將吞入腹中。然后,它打了個飽嗝,回到宋書航的心竅中去了。

  宋書航握著‘破邪符’的手都僵住了……

  導演,劇情不對啊!

  昨辦?到時候如果真的有成百上千的怨鬼襲擊村落時,怎么辦?

  他一個人,能守的住一片地方,但守不住一個村子啊!

  我這次,是不是闖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