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3章 威脅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如果正常發展下去,就輪到自己大展身手,想辦法驅除籠罩在羅信街區村落上空的鬼氣,打倒壇主的原下屬們,還這片天地一個清凈了吧?

  宋書航看到頭頂那一大片的鬼氣,卻暗暗嘆了口氣。

  終歸結底,他只是個一品二竅境界的小修士,他沒有修煉過佛門或道門的驅鬼類邪氣的經文。

  雖然他身上有八張很強力的‘破邪符’,但是‘破邪符’能籠罩的范圍有限,就算將一口氣所有破邪符全部使用出來,也無法將村落上空所有的鬼氣全部驅除。

  所以,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想要還羅信行街區村落一片清凈,最好能要掐斷鬼氣的源頭,找出壇主的下屬,消滅他們。八張‘破邪符’要用在對付壇主的下屬身上。

  只要驅使鬼物的幕后主使者被打倒,到時等陽光一出,這里的鬼氣就自然散掉了。

  好吧,想了這么多其實都沒啥用——連敵人在哪都不知道的宋書航,只有靜等敵人出現,然后看敵人實力。

  敵人弱的話——那就干!

  敵人強的話——還是干!他身懷掌心雷、劍符、甲符、古銅戒指、一次性飛劍,還有豆豆狗毛一根,真施展出來的話弄掉幾個比他強的人完全沒問題!

  真不行的話……他至少還有‘萬里飛遁術’在,可以一口氣飛遁到白前輩身邊去。到時候無論啥事,都有白前輩撐腰。

  思索間,土波外公將書航三人迎進屋。

  “大家進屋來吧,這幾天摘了些楊梅,可甜了。”

  土波外婆早已做好了豐盛的餐點,算是給宋書航三人接風洗塵,三人一路開車過來時,連飯都沒吃呢。

  “外公,你前天電話給我說村里發了生邪門的事,發生什么事了?”吃飯時,土波詢問,他還是有些擔心外公。

  外公心中暗嘆口氣,雖然那神秘的小姑娘不在,不過既然土波提起了這事,他也就不悶在心里了:“村里最近發生的怪事有好幾起,首先你們進村時的那段山路,還有印象吧?”

  土波點頭,在電話里聽外公提起過。

  “那里五天內,那段山路連著出了三起交通事故。”土波外公沉聲道:“不是兩車相撞,車主開車時也沒有疲憊駕駛或酒駕,就這樣開著、開著的時候……突然前擋風玻璃就像撞上了什么尖銳物一樣被整個被切開,然后翻車在路邊。三起交通事故,全都一模一樣。”

  如果只是一起的話,還可以當成意外。但三起一模一樣的詭異交通事故的話,就不對勁了。

  “除此之外,在十天前左右,村里子出了個怪病。”土波外公皺著眉頭道:“村子里的很多老人感覺渾身虛弱,整個人都沒精神,一天到晚老想睡覺。起初只有一兩個老人有這樣的怪病,到后來發病的人越來越多,現在三分之一村子里的老人都或多或少有這樣的虛弱感。”

  “去醫院看了嗎?不會是什么傳染病吧?”土波擔心問道。

  “這才是真正奇怪的地方,所有發病的老人都去醫院從頭到尾檢察過一次,但都只有一個病因——那就是最近太過勞累,醫生保證就是需要多休息,吃點補品就好。而且,除了老人外,年輕人全都沒問題。”土波外公道,就連他最近,都稍稍有些疲憊的感覺了。

  宋書航往口中塞了枚楊梅,暗暗點頭。年輕人沒問題,是因為年輕人身強力壯。‘壇主的下屬’派遣鬼物過來吸收人類‘氣血’時,只是按很少的量吸收。所以年輕人還能撐的住,老年人卻會感覺到虛弱、無力、想睡。

  “然后是我們村后山的墳地。”土波外公苦笑道:“守墓的黃門牙那家伙說自己親眼看到了幾個幽靈似的人物,半夜三更的在那里逛著。而且常常‘嗖’的一下竄起十幾米高,消失的不見蹤影。”

羅街街區后面的山頭上,有一個中小型的公墳,黃門牙就是守墓的  “黃門牙是老眼昏花了吧?”土波冷哼道,顯然對這個綽號黃門牙的家伙沒啥好感。

  “起初我們也是這么認為的,但后來有幾人輪流陪著黃門牙一起在墳地過了兩夜,還看到了幾道‘嗖’的一下消失不見的身影。”土波外公嘆了口氣,要不是年紀有些大,他都想親自去黃門牙那守兩夜看看。

  后山的墳地?宋書航心中一動,莫非那里就壇主下屬的活動范圍嗎?

  除此之外,土波外公還說了七八件古怪的事情。

  正是因為這么多古怪的事情集在一起爆發,才讓土波外公這個堅信‘科學就是力量,相信科學、拒絕迷信’的老頭子,都心里泛寒,感覺不對勁。

  李陽德靜靜的聽著,最后暗嘆了口氣。這么多事情要是發生在他身邊,他說不得都要懷疑是不是有鬼了。

  “外公,我們要不要去準備點黑狗血去?”土波打趣笑道。

  土波外公伸出筷子輕輕敲了敲他:“別亂說話,我就是心里寒磣,想找你來陪陪我這老頭子。“

  土波嘿嘿一笑。

  酒足飯飽,幾人喝茶,開始聊了起來。

  土波外公是個很能聊的人,有他在,就不用擔心會冷場的那種。

  聊了會兒后,宋書航伸了個懶腰,笑道:“阿公,我出去逛逛,活動下身體。剛才開了五個小時的車,渾身都僵了。”

  “我陪你不?”土波脫口而出。

  宋書航指了指他的腳,笑而不語。

  陽德哈哈大笑出聲來。

  離開土波外公家后,宋書航先回到車上,從包中娶了個長條狀的物品,背在身上。

  這里面正是寶兵霸碎刀。

  隨后,他的目光落在浮在土波家屋頂的一只鬼魂。那是只新生不久的鬼魂,透明狀,連最低階的鬼兵都算不上,最多算是個游魂。

  它一直在土波外公家門口游動,卻不破門而入,明顯是在吸引宋書航出來。

  等宋書航出來時,游魂開始在前面游走起來……游到百米外后,又停下來等著宋書航。

  是想引我過去?宋書航暗道。

  他雙手插在口袋,左手夾著一張‘破邪符’,右手夾著一張‘盾符’,就這樣跟在游魂身后。

  走啊走啊,最后游魂在一幢平凡的三樓小樓頂上停住,房門虛掩著,顯然是等著宋書航進去。

  宋書航上前,輕輕推開房門,進入其中。

  房間中沒人,只有一臺固定電話正處于通話免提狀態。

  “呵呵,你來了。果然就是你干了村口的鬼兵嗎?”固定電話中傳來一個明顯是假音的男子聲音。

  宋書航皺起眉頭,對方,還真是小心謹慎。

  “你就是那鬼兵的控制者嗎?”宋書航沉聲道,試圖從對方的話中套點信息出來。

  “呵呵,那鬼兵的確是我們控制的,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就有像你這樣的正道修士過來。不過還好,你的實力并沒有我們想象中的強大。”電話中的男子聲音詭異。

  宋書航冷哼一聲,我只有一品二竅的修為還真是對不住了?

  “言歸正傳吧,之前被你干掉的那只愚蠢的鬼兵就算了。但是,我們勸你一句,接下來幾天安靜一些,在村子里呆上幾天后就離開吧……我們彼此之間,井水不犯河水!否則,惹惱了我們的話,我們會馬上會發動所有鬼魂,讓整個村落的所有人因‘氣血干竭’而死。到時候你一個人,又能擋住幾只鬼物?”那電話中的男子聲音沉聲道。

  “你這是威脅我?”宋書航平靜道。

  “呵呵,你可以這么認為——我們本來并沒有要殺人的意思,畢竟現在的時代不同了,屠村的事情,我們也不想做。我們只需要再安靜的吸收兩天的氣血,就會離開這里。你和我們之間平平安安的度過這兩天時間,不是很好嗎?”電話中的男子又冷聲道:“別逼的我們殺人,我們不想殺人,但并不代表我們不會殺人!”

  “呵呵。”宋書航呵呵一笑。

  突然,他向前跨了一步,狠狠一拳砸在那臺電話機上。

  轟……

  電話機被他一拳轟碎,從里面有一團黑霧狼狽的鉆了出來。

  卻是只鬼物。

  從一開始,就沒有什么男子通過電話免提打電話——只有一只鬼物躲在電話機中,和宋書航進行交流。

  不是壇主的下屬。

  “下次扮演電話的時候……請至少將電話線插上好嗎?你自己傻,不要當別人都傻啊。”宋書航轉身又一拳砸向黑色鬼霧。

  “可惡,竟然被你發現了。”那團黑色鬼霧一陣變幻,最終化為一個身穿黑色盔甲的男子。和村口的那鬼兵是一樣的盔甲,不過眼前這團鬼霧所化的男子,乃是鬼將。

  鬼將,對應著修士二品的境界。而且和鬼兵不同,鬼將已經蘇醒大部分生前的記憶,并擁有一定的神智。

  鬼將伸手一抬,手臂上化出一枚大盾,擋向宋書航的一拳。

  轟……

  宋書航倒退一步,鬼將亦被擊的倒飛。

  并非是宋書航這一拳有多厲害,而是這只鬼將正處于虛弱狀態。就和當年壇主下屬暗中帶上火車的那只‘鬼將苦幽’一樣,處于虛弱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