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2章 我下車鍛煉一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書航,你來啦。…,”土波坐在**,揉了揉通紅的眼睛——好不甘心啊,以前宿舍里喝酒就他最吊,一個個輪著來都喝都能將宋書航、高某某加陽德喝趴下。

  但不知什么時候起,宋書航的酒量突然‘嘩啦啦’的上升,變的海量起來。從那之后,他就沒見宋書航喝趴下過。每次他都醉的不成人樣,宋書航卻依舊一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模樣。

  宋書航手中提著三份早點,笑道:“嗯,早點起來,趁著大部分學生還在睡懶覺時,我們避開人流高峰期。”

  陽德接過早餐道,答道:“我就先不回家了,我還有點事要留在這里。”

  他上次說過,和別人合作開發的軟件已經成功,暑期里會有個發布會什么的,他需要留在江南大學城一段時間。

  “我暑假里要和芽衣一起去幾個地方玩玩,一會兒直接去飛機場去,也不和你們擠地鐵了。”高某某打了個哈欠。

  最近諸葛忠陽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搞的他和芽衣間連點私人時間都沒有。現在趁著暑假開始,他和芽衣暗暗訂了機票,準備‘嗖’的一下飛遠點,躲開諸葛忠陽那個該死的跟屁蟲。

  “陽德,既然你要留在江南大學城。那不如陪我和書航一起去我外公那玩玩吧,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去摘個楊梅啥的。”土波對陽德道。

  去外公家時,帶的朋友越多越好。這樣萬一自己不小心惹惱了外公,看在幾位同學在場的份上。外公會網開一面。否則只帶書航一個人過去。說不定外公當著書航的面就抽他了?

  陽德想了想。點頭道:“也好。”

  “那就書航、陽德和我一起去我外公那玩玩,高某某你就好好陪你的妹子去吧。”土波哈哈一笑,從**一躍而下。

  緊接著,他突然慘叫一聲,眼淚都流出來了。他迅速抬起自己的腳底板,拼命的吹了吹。

  宋書航疑惑問道:“咋回事?”

  “我腳底什么時候受的傷?”土波望著自己的腳底板,那里有個被燙傷的疤痕,很新鮮。

  “哦。那個疤我有印象。”高某某推了推眼鏡道:“昨天夜里時,土波突然從**爬起來,光著腳爬到窗戶邊桌上,然后點了根煙抽了起來。我還以為他睡醒了,但他好像還醉著的樣子。抽完一根煙后,他就將煙頭扔到地上,然后……我看他習慣性的抬腳就去踩煙頭。結果,突然發出了慘叫聲,我都被嚇了一跳。慘叫了一會兒后,他又爬回**繼續睡覺去了。我還以為他傷的不嚴重呢。”

  “高某某你這個沒良心的。也不會幫我看下傷勢嗎?”土波好想哭。

  “呵呵。”高某某推眼鏡:“你覺的我會大半夜的跑去一個男人的腳底板?我沒那愛好!”

  陽德點了點頭,語重心長道:“土波。抽煙有害身體健康。現在明白這道理了嗎?”

  “明白你個死人頭啊。”土波淚流滿面,人生不幸,交了一屋子的損友。

  “這樣一來,我們去你外公家時,就不好再過去坐地鐵了。正好我們三個人,要不打出租出土波外公家吧。”陽德道。

  “也只好這樣了。”土波苦笑道——不過包出租老貴哩,去一趟五個小時呢。

  “沒事,不用打的。我借從朋友那借了輛車過來,我們自己開車去。”宋書航笑著擺了擺手。

  “朋友?哦哦,是最近來江南區找你玩的那個朋友嗎?”土波眼睛一亮。

  十分鐘后,三人整理完畢。

  書航和陽德扶著土波,一跳一跳的下車,往停車場行去。

  “一路平安~”高某某站在宿舍門口,笑著和三人揮手。

  三人到了那輛兩廂小車邊上,宋書航打開車鎖,先扶土波上車,再將三人的行李放到車后位置。

  上車時,土波古怪的望了眼宋書航。

  然后,陽德和土波一起,坐后排座位。

  宋書航開了車內導航,目的地設為j市羅信街區,一腳油門,出發。

  開出校門時,土波湊到陽德的耳邊輕聲道:“陽德,書航那個好友不會是個妹子吧?”

  “?”陽德一臉疑惑。

  “他借到的這款車全名叫‘xy悅貓女士汽車’是國內一家汽車公司專門為女士量身打造的汽車。這款車,沒男人會去買的。也就是說,宋書航這幾天之所以常常夜不歸宿,是要陪妹子呢。”土波賊笑道。

  陽德大悟,點了點頭!

  前面開車的宋書航廬山瀑布汗……土波雖然講的小聲,但他現在耳力,卻是將土波的每句話都清晰的聽在耳中。

  這真是冤枉啊!

  他對車的了解僅限于幾款眾所皆知的品牌,鬼才知道自己隨便選的一款國產小車,會是什么女士汽車啊?

  江南大學城距離土波外公家,約有五個小時的車程。好在今天天氣不錯,多云轉陰,沒有太陽,不會太酷熱。否則五個小時下來,光是太陽就能將車內三人曬成人干啊。

  原本宋書航還準備和土波替換著輪流開的,現在土波腳部受傷,只有宋書航自己一個人開了。

  后排土波和陽德準備了不少零食,兩人有說有笑。

  時間一點點流逝……中途休息過一次。

  四個半多小時后,車子終于接近j市的羅信街區。

  土波和陽德都已經開始在打瞌睡了。

  這時,宋書航突然急剎車,然后將車停到了路邊。

  土波揉了揉眼睛,問道:“到了嗎?”

  但他轉頭望去時,發現自己等人還在一處山腳下的公路。這里正是通往羅信街區村落的一條公路。距離羅信街區還有十余分鐘的路程。

  還沒到啊?

  他疑惑的望向宋書航。

  “嗯。馬上就到了。你們繼續睡會。我只是開累了,要下車鍛煉一下,活動下身體。”宋書航轉過頭來,朝著土波嘿嘿一笑。

  “也對,你一口氣開了四五個小時了。不好意思哈,我的腳受傷了,否則輪流開就不會這么累了。”土波嘿嘿一笑。

  “不礙事。”宋書航甩了甩胳膊,扭動脖子。

  他的目光。落向公路前方二十余米處位置。

  在那里,有一道虛幻、朦朧的身影擋在路中央,散發著陰森森的鬼氣。

  那是個身穿古代士兵盔甲的魁梧男子,臉部戴著恐怖的面具,還有一頭銀白色的長發。在他的雙手上各系著**的鏈鎖,鏈鎖的另一端是兩柄泛著血跡的砍刀。

  而在這男子的四周,隱約還可以看到車輛的玻璃碎片,以及一些車上的塑料部位。那是發生車禍后留下的痕跡,還沒有被清理干凈。

  “是鬼物嗎?”宋書航喃喃道。

  因為陰天沒有太陽的原因,所以就算是白天。鬼物也敢直接出現在公路之上?

  思索間,那魁梧鬼怪的目光掠向宋書航。但它沒有在意宋書航。目光又轉身了停在路邊的小車。它的任務,似乎就是在這段路上制造車禍。

  只是一只低階的鬼兵。宋書航通過氣息感應,確定了對方的級別。不過。不能排除這只厲鬼隱藏自身氣息的可能。

  宋書航筆直前行,來到這只鬼兵的面前。鬼兵身高兩米,宋書航比它矮上一個頭左右。

  鬼兵繼續低頭望了眼宋書航,依舊沒有行動。

  低階鬼兵的沒多少神智,它們被訓服后,就只知道機械的執行主人留下的命令,很少會有自主性的行動。

  《金剛基礎拳法》,壹!

  宋書航右拳發力,心竅、眼竅中的氣血之力凝聚到右拳,一記沖天炮轟在厲鬼下巴。

  “嗚~”魁梧的鬼兵被轟的沖天飛起,隨后沉重的落于地面,發出凄厲的鬼叫。

  的砍只是低階的鬼兵,實力僅僅相當于一品剛開了心竅的修士!

  宋書航一步步向前行去,看似走的不快,但實際上的速度快如疾奔——《君子萬里行》身法!

  眨眼之際,他已經行至魁梧鬼兵身前。

  鬼兵甚至還沒來的及起身,宋書航再次揮動拳頭,朝著鬼兵的腦袋**出拳。拳拳到肉,同時他的膝蓋頂在鬼兵胸口,讓它無法起身。

  三個呼吸后……鬼兵的腦袋被宋書航硬生生打爆,身體化為一團黑色煙氣。

  這時,宋書航胸口心竅中的靈鬼自主鉆出,它露出半個身體,一手抓住那團煙氣,張口將之吞入腹中。然后滿意的砸了砸嘴。

  “咦?”宋書航疑惑的望向靈鬼,它可以靠著吞食鬼物,恢復能量嗎?

  他現在還沒有和靈鬼完成‘同調’,兩者間的‘意識相通’還是斷斷續續的。所以,無法得知靈鬼此時的想法。

  不過,既然知道了靈鬼可以吞食鬼物恢復,那這趟‘羅信街區’之行,定能讓它飽餐一頓。

  收拳,宋書航緩緩吐出一口渾氣。

  這j市的羅信街區,果然出問題了。有鬼物囂張的在公路上制造車禍,是‘壇主下屬’們搞的鬼?還是流竄過來的鬼物,或是共他鬼門散修?

  不管是什么勢力,自己干掉了這只魁梧鬼兵,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察覺吧。

  到時候,肯定會有‘壇主’的原下屬暗暗前來打探情況。到時候自己就可以順滕摸瓜,揪出對方來!

  車輛中,土波疑惑的看著宋書航在那里對著空氣上勾拳,然后又往前幾步,往地面位置**的揮著空拳,似乎在揍誰一樣,就像中邪了似的。

  “也就是開了五個小時的車程而已啊,就積攢了這么大壓力嗎?”土波擦了擦額頭,書航不會是想揍他吧?

  這時,宋書航哼著歌回到車上:“好了,我們出發!”

  土波送上討好的笑容:“書航你辛苦啦,我給外公打外電話,就說我們快到了。”

  汽車重新啟動,前往羅信街區村落。

  土波給外公打了個電話:“喂,外公。我和書航還有另一位同學陽德一起,再有十多分鐘就會到家啦。”

  “你們搭出租過來的?”土波外公的聲音傳來,但是語氣中卻少了兩天前那種中氣十足的感覺,顯的有些虛弱。

  “我們自己開車過來的啦。”土波答道。

  “那你們開車的時候小心一些,特別是進村前那段山路,最近幾天那里連著出了三次交通事故哩。”土波外公出聲道。

  “安心啦,我們已經通過那里了。”土波哈哈笑道,同時目光不由望了眼宋書航。

  好巧,山路那里時,宋書航停了下來,在那里活動了老半天?

  十分鐘后,宋書航的車停在土波外公家的院子里。

  土波外公早就在家門口等著客人前來。

  車門打開后,土波先下車,給外公來了個大擁抱。隨后,陽德揉著眼睛下車;宋書航停好車后,也從車上下來。

  “外公,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室友李陽德,還有宋書航,你是見過的。”土波笑道。

  “歡迎來做客,歡迎!”土波外公熱情的歡迎了宋書航和李陽德。

  不過等宋書航停好車,鎖好車門后,土波外公又瞅了瞅車子——心中不由浮上一絲失落之情。那個神神秘秘的女娃子怎么沒有過來吖?

  他之所以會在村子里發生各種詭異事情后,馬上想起土波的同學,就是因為他突然想起了當初和宋書航一起過來的那個神秘女娃子。

  但好不容易盼來了宋書航,卻不見那女娃子,心里難免會有些失落。當然,土波外公迅速將這點失落扔開。

  這可是他自己請土波帶同學來做客的,可不能失了禮數。

  宋書航同樣熱情的給土波外公來了個擁抱:“阿公,我們又來做客啦!”

  土波外公哈哈一笑,他對宋書航這個有禮貌的后輩很是喜歡。

  擁抱之時,宋書航卻暗暗皺了皺眉頭。

  土波外公身上,有一絲‘鬼氣’,這是近期內接觸過鬼物后遺留下來的。

  再看土波外公身上的虛弱感,他曾被鬼物吸走過部分氣血?

  放開土波外公后,宋書航抬頭望向四周……雖然看不見,不過透過精神力可以感應到,四周有陰森森的鬼氣。

  整個羅信街區的上空,都有鬼物行動過的痕跡。這些痕跡原本在陽光出來時,就會煙消云散。不過今天是陰天,稍稍有些鬼氣遺留了下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