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1章 白前輩的祝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次日清晨,宋書航迷迷糊糊間醒了過來昨夜,他連做了好多個怪夢。

  有電梯突然失事,他從幾十樓的電梯中突然墜下的;

  有自己突然當了清潔工,在上百層高的樓外洗玻璃時,突然繩子斷掉的;

  有自己在懸崖邊上看風景時,突然背后有人在背后輕輕推了自己一把的;

  還有自己在路上走著、走著的時候,突然掉到一口井里,而且那口井還沒有個底,掉啊掉的,掉個半到都沒掉到底的。

  總之是各種失重、各種墜落。夢的宋書航雙腿都發軟了……

  醒來時,他都還心有余悸。

  不用說了,這些怪夢肯定是受昨天和白前輩玩蹦極后影響的。

  “話說昨天,我是三浪前輩附體了嗎?”宋書航想起昨天的事情就一陣后悔,怎么就突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

  希望白前輩今天已經氣消,不再拉他去玩蹦極吧!

  否則,若再玩幾趟的話,他擔心自己的恐高癥會變的很嚴重,未來說不定連御劍飛行也不敢,那就真完蛋了……

  照例晨練完畢后,宋書航準備了一下今天是期末考試的最后一天了,完成今天的考試后,就是為期兩個月的暑假了!

  %∈長%∈風%∈文%∈學,w+ww.cfw□x.n$et

  宋書航下樓,準備悄悄去看看白前輩今天的心情。

  但奇怪的是,一大早的,白前輩卻不見蹤影。連空空盜門的糖糖也不在,只留下豆豆在看家。

  “豆豆,白前輩呢?”宋書航疑惑問道。

  “白尊者去找他的飛劍去了!昨天晚上你睡著了后,白前輩就帶著那個空空盜門的弟子出發了。”豆豆似乎正在電腦上看新聞,隨口答道。

  宋書航暗暗點頭,這事情白前輩倒是跟他提起過。

  “豆豆你看什么呢?”宋書航好奇湊到它邊上。往電腦屏幕望去咦,是江南地區今早的新聞?

  豆豆竟然在看新聞?

  宋書航好奇的望向新聞內容。

  據報道,最近江南多個地區出現寵物犬丟失案件,警方懷疑是有盜狗團伙流竄到江南地區作案,對方的手法相當高明,每次作案都會盡量避開監控攝像。而且幾乎沒留下多少線索。警方通告居民們,希望大家注意自己家小狗的安全,不要讓盜狗團伙有機可趁……

  盜狗團伙啊?

  江南地區養狗的人不少,所以每年都會有盜狗團伙前來光顧。有時候好幾萬價值的寵物狗,被盜狗團伙的人抓走,轉手上百塊就賣給狗肉店了。江南地區的警方每年都能抓幾個盜狗團伙,但依舊是屢禁不止。

  宋書航看到這消息,再看豆豆一眼不眨的盯著這條消息,他心中馬上為盜狗團伙哀默三秒流竄到什么地方作案不好。偏要跑江南地區來?

  而且,捉貓、偷雞都沒問題啊,偏偏要盜狗。不作死就不會死,這次通俗易懂的道理,為什么總是有人不明白的?

  包括昨天的自己!

  “對了,白尊者離開前給你留了幾樣東西,說你過些天去隔壁市對付那‘壇主下屬’時,能帶上防身用。”豆豆一邊用狗爪子劃著鼠標。同時后退一抬擺出懶狗撒尿的姿勢,將一包東西踢向宋書航。

  “啥東西?”宋書航接過這包東西。

  “你先打開。我再和你解釋。”豆豆頭也不回道。

  宋書航打開這個包裹。

  首先是一柄木劍,木劍上刻畫有復雜的陣紋,顯然是被白尊者煉制過的東西。同時木劍的劍柄處還有一個小盒子,盒子上有個按鈕,似乎是和木劍配套之物。

  看到這按鈕時,宋書航就有種好想將它按下去的沖動。這是人的本能。看到奇怪的按鈕時,很多人都會有想按下去的手癢感。

  不過警惕的人會忍住這種;而擅于作死的人卻會毫不猶豫的按下。

  然后,木劍邊上是張紋身貼紙。看上去就像是宋書航小時候玩過的五毛錢一張的那種。

  另外還有一份手寫的清單。

  “木劍名字叫‘一次性飛劍004版’,物如其名,是能使用一次的飛劍。雖然只能使用一次。不過畢竟是白尊者制造的寶物,切個四品左右的修士應該不在話下。

  和它配套的那個叫作‘飛劍發射器013版’,你只需要往‘飛劍發射器’上注入自己的氣血值,就能和飛劍共鳴,可以按你的意志鎖定一位敵人。然后,你只要輕輕按一下那按鈕。‘嗖’的一下,‘一次性飛劍004版’就會彈射出去,斬殺你鎖定的敵人。方便實用,是白尊者給你的第一件防身之物。”豆豆解釋道。

  飛劍發射器?宋書航本以為通玄大師那個‘體驗版馭劍術’已經很牛逼了,沒想到白尊者更是技高一籌,連飛劍發射器都弄出來了。

  輕輕一按,飛劍斬出來,想想都感覺很帶感啊?

  “還有那張符紙,那是印刻著白尊者自身坐標的‘萬里飛遁術’。要是你遇上完全沒勝算的敵人時,就用精神力激活這張符紙,到時候你就會以極快的速度竄到白尊者身邊。”豆豆解釋道。

  “符紙,是這個嗎?”宋書航舉起那張五筆錢的紋身貼紙,詢問道。

  “就是它了,據白尊者說,為了方便攜帶,他對這張符咒進行改良過。你只要將它往自己手臂上一貼,就能像紋身一樣印在你身上,方便實用,還不怕丟。”豆豆答道。

  “原來符咒還可以這樣用?”宋書航抓起貼紙,往自己手腕上貼去,符咒的圖案印在了他手腕上。

  這個辦法的確好,可以省去了逃命時,還得掏符紙激活的步驟。

  “話說,豆豆你有沒有覺的這個圖案很眼熟?”宋書航指著這個圖案,疑惑問道。

  “嗯,當然眼熟啦。昨晚白尊者制作這張符咒時。說要在上面再掩蓋個圖案,免得敵人一眼就認出這是‘萬里飛遁術’的符咒,從而有所防備。于是我到網上搜了張葫蘆娃圖案,不過是抽象版的。你豎手掌來,斜著看,是不是就能看到一個立體葫蘆娃來?帥不?”

  立體葫蘆娃?

  “……”宋書航突然好想將豆豆拍屎。

  而且他更后悔自己干嘛要手這么快?早知道肯定要將這紋身貼紙貼到隱秘點的位置。不要被人看到!

  “對了,如果你遇上危險時情況已經很危機,連精神力都無法釋放出來的話,這‘萬里飛遁術’還有個聲音啟動的功能,我將口訣告訴你……聽好了,口訣是‘月棱鏡威力,變身’,記下了吧?”豆豆又道。

  “等下……這個口訣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訴我也是你隨便從網上找到的?”宋書航咬牙切齒道。

  “嗯,是啊。隨手一搜就搜到的。”豆豆答道。

  豆豆你過來。我保證不打屎你啊啊啊!

  “最后這份清單,是一份‘氣血丹’的材料清單。白尊者已經知道你的氣血丹數量似乎不多了,于是列了這張清單,讓你最近注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清單上的藥材。如果你能集齊藥材的話,他可以教導你煉制氣血丹的方法。雖然白尊者不是煉丹師,不過煉制一些低階丹藥還是不在話下的。”豆豆又道。

  宋書航翻開清單,看到琳瑯滿目的藥材。其中有些是比較耳熟的中藥名稱。還有一些是修士專用的藥材詞匯。

  好在白尊者體貼的在一邊畫出了藥材的樣子,并介紹了它們的一些特點。讓宋書航不至于抓瞎。

  “氣血丹的藥材沒那么容易收集齊全吧?”宋書航嘆了口氣道。

  “嗯,我也是這么認為的。不過,或許在白尊者眼中,氣血丹的藥材應該是出門逛一圈就能收集個七七八八的吧。”豆豆補充道。

  以白尊者的運氣,如果他今天很想要‘氣血丹’的藥材的話,說不定出個門。突然天空中掉一個箱子啥的,里面裝滿了氣血丹的藥材。

  又或者突然跳出個敵人,弄死后留下一堆氣血丹藥材。

  甚至是去逛個森林,說不定都能找到很多氣血丹的藥材吧?

  宋書航對白尊者的‘氣運’深有同感,暗暗點頭。不過。他自己就算了,他可沒白前輩那樣的逆天運氣,這氣血丹的藥材,短時間內是不用去想了。

  不過,他還是認真看完白前輩留下的清單,將上面的內容記在心中。

  最后,他在清單末尾處看到了一句白尊者的留言。

  “書航小友,祝你這一趟市之行一路順利。同時祝你能順利找到氣血丹的藥材清單!”

  這上面,是白前輩的祝福?

  白前輩的祝福啊!宋書航感覺自己心跳都加快了一拍,這是感覺有些受寵若驚?還是自己下意識的在擔心什么?

  終于,最后一門功課考試結束。

  江南大學城的學生們都沉沉的嘆了口氣,感覺自己這次考的不錯的學生們一臉輕松,接下來可以度過一個愉快的暑假了。

  而那些不幸考砸了的學生一臉苦逼……或許暑假后不久,他們就會收到成績單。然后……就等著學校安排補考。

  江南大學城的補考時間真是相當的任性,完全是看校方的心情。有時候假期進行到一半時,突然號召掛科的學生回校進行補考;有時候會在新學期開始時,直接給掛科學生來次地獄補習,然后扔回去補考。有時候,甚至在考試結束后兩三天時間內,就馬上組織補考改試卷的效率這么神效,讓江南大學城的學生們是又愛又恨。

  因為是最后一場考試,這次結束后,宋書航沒有離開,而是等著室友們出來。學期結束,大家也得一起吃個飯啥的,然后好開始各種的暑假生活。

  “考的怎么樣?”高某某一臉輕松的向室友們詢問,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這次考的很輕松。

  “沒問題。”李陽德眼鏡閃光,對于像他這樣的學霸人物來說,及格什么的從來不是考慮的目標,他的目只有制霸學校總分的前十榜單。

  “蠻輕松的,不會有問題。”宋書航笑著答道。

  “哈哈哈,這次我也沒問題,感覺肯定能過!”土波豎起拇指,這次有了宋書航送過來到那神奇的茶葉幫助,他復習時精神飽滿,不知疲憊。臨陣磨足了槍,考試進行的相當順利。

  當晚,宿舍的室友約上五位關系比較好的男生,共去喝了一場。

  最后……宋書航叫了三輛出租車,將這些醉鬼一個個塞入出租車,送入他們各種的宿舍。

  “書航,明兒早上起來時叫我,我們……一起去我外公那去!”土波雙眼朦朧,不過還沒忘記這事。

  “嗯,沒問題。明天我來接你。”宋書航笑道。

  回到藥師樓房后,宋書航看到豆豆正在搜索江南地區的地圖。

  “豆豆,明天我要去隔壁的市一趟,你要一起去嗎?”宋書航詢問道,豆豆可是一大戰力,帶著它去市的話,宋書航就完全不用擔心意外了。

  “汪汪~我就不跟你亂跑了,這幾天我有事要忙。”豆豆說著,抖了抖身體,抖下一根狗毛,然后用爪子吸起這根狗毛遞給宋書航。

  “如果有危險的話就舉著我的這根毛,大叫一聲‘豆豆救我’。然后我的狗毛能助你一臂之力。汪~放心的去吧,我與你同在。”豆豆一臉嚴肅道。

  宋書航接過這根狗毛,橫看豎看:“能有效嗎?”

  “汪,你不要?不要就還我唄,我還舍不得給你呢!”豆豆馬上叫道。

  宋書航馬上收起了這根狗毛,開玩笑,送出去的東西哪有要回去的道理?就算這狗毛沒啥用,他也要好好收藏著。大妖犬的毛發啊,說不定還能成為煉器材料不是?

  第二天。

  宋書航背了個肩包,整裝待備,然后他先去了趟‘地下停車場’,開了輛便宜的二廂國產小車出來,去接土波去市。

  因為昨天考試結束放假,今天從江南城回家的學生不要太多,地鐵、動車肯定是被擠爆的。

  宋書航來到宿舍的時候,三個室友正辛苦的起床,雙眼充滿著血絲,喝多了還沒緩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