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8章 道長的弟子是大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早上的考試,宋書航依舊是輕松完成。

  趁著空閑,他打開九洲一號群看了看。

  群里聊天記錄中,有荔枝仙子發的自拍照一張,漂亮的沒話說。她今天似乎剛搬了個新洞府,所以一連自拍了好多張,每一張都是賞心悅目。

  下面是群里在線前輩們給她的點贊。

  不過沒有了北河散人和狂刀三浪兩位水軍主力后,九洲一號群這幾天總體上清靜了許多。

  宋書航一上線,黃山真君就注意到他了。

  黃山真君迅速問道:“書航小友,白尊者最近安好?”

  “安好,一切安好。”宋書航回復,同時腦海中又馬上想起了昨天那場辛苦的沙漠經歷:“不過白前輩晉升七品靈尊后,多了個‘真實的虛幻’技能,這技能老厲害了,吊炸天啊!”

  黃山真君發了個‘汗’的表情。

  最近他感覺和宋書航交流時,特心酸。總感覺宋書航簡直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一樣。

  而此時,遠在千里之外的藥師前輩,淡定的合上手機。

  剛才宋書航一上線后,他就想發言問問平安啥的,并表示自己這幾天或許會回去一趟。不過他字寫的慢……

  他才寫到一半時,群里宋書航正好說白前輩領悟了‘真實的虛幻’技能,藥師馬上將辛苦寫到了一半的消息刪掉了。

  然后默默的繼續潛水,裝作自己沒看到宋書航一樣。

  藥師合上手機后,出聲喚了一聲:“紫煙在嗎?”

  “一直都在呢。”江紫煙的聲音從樓下傳來,幽幽道。

  她此時正望著電腦屏幕發呆——屏幕上是藥師小心翼翼合攏手機的模樣。嗯。江紫煙在藥師的房間中裝了個攝像頭,很先進的那種。她還在其上做了各種法術處理,暫時攝像頭沒被藥師發現。

  有她這樣的弟子,藥師也很辛苦,各種意義上的。

  “一會兒有個客人要來。是我的一個老朋友。妳去隨便買點吃的,然后將我們那壇上好的‘仙依釀’取來吧。”藥師出聲道。

  “仙依釀?”江紫煙微微點了點頭,這可是珍貴的藥酒,藥師平時自己都舍不得多喝,這次竟然拿出來招待好友,看樣子對方在藥師心中地位不低。

  “是男的還是女的?”江紫煙問道。這是重點!

  “男的!”藥師淡定的回答道——他早就習慣了,回答起來也干凈利落。

  “好的,我很快搞定。”江紫煙關上電腦,回道。

  不久,藥師的那位朋友過來了。

  那是位仙風道骨、鶴發童顏的道人。一手撫塵,身著道裝。他現在的身份是華夏登記在冊的道士,所以平日里也是光明正大的穿著道裝出門來。

  道人進門后,發出洪亮的笑聲:“藥師,老道來了。”

  藥師迎了上去,給了道人一個熱情的擁抱。

  兩人入席,江紫煙乖巧的上前,為兩人盛酒。在外人面前。她從來都是給足藥師面子,扮演好自己‘乖巧聽話’弟子的身份。

  “仙依釀,無音子你的最愛。”藥師舉起酒杯。和無音子道長輕輕碰杯。

  “呵呵,老道也只有在你這里,才能嘗一嘗這仙依釀了。”無音子一臉感嘆。

  酒過三巡,無音子微微帶了些醉意:“藥師,你依舊保持著年輕,而老道卻真的老啦。”

  藥師的手微微一僵。輕輕嘆了口氣。

  無音子和藥師同輩,若論修煉天賦更在藥師之上。只是昔年。無音子受了至命傷,傷及道根。壽元大損。

  且實力停留在四品境界,數百年來再無寸進。如果無音子再想不到辦法晉級的話,恐怕要接近壽盡了。

  “你不用為老道感嘆什么,這么多年來,老道早就習慣了。”無音子哈哈一笑,然后他朝著一邊盛酒的江紫煙微微點頭,轉移話題道:“還是你的弟子紫煙姑娘乖巧啊。”

  江紫煙得意一笑。

  藥師呵呵笑著附和。

  “老道剛收的那弟子,卻是讓老道常常惱的恨不得一掌劈了他啊!”一說起自己的弟子,老道一臉便秘。

  “無音子你什么時候收了弟子?”藥師疑惑問道。

  “也就十多年前吧,我遇上了一個很適合繼承我衣缽的傳人。”無音子回憶道:“你也知道我的情況,我想尋找一個能繼承我衣缽的傳人很久了,只是一直沒能找到適合的弟子人選。眼看著我的時間不多了,好不容易才遇上一個,于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收下了他這個弟子。”

  不管三七二十一?藥師疑惑問道:“你這弟子有什么古怪?”

  “是啊……那是個西方人。不過從成為我弟子后,就在華夏定居生活了。”無音子一臉感嘆。

  “是有些不適應,畢竟我們一直以來就沒有人收過西方的弟子。不過,你的情況特殊,大家多少也能理解。”藥師點頭道。

  只是,就算是西方弟子,也不至于讓無音子惱成這樣吧?

  “我先收了那憨貨為我記名弟子,然后準備傳授他功法讓他筑基。你知道他說啥?”無音子一口干了杯中酒后道:“那憨貨說:華夏武功不是出少林嗎?他說想修煉少林功夫!金鐘罩、鐵布衫!還有少林七十二絕技!”

  藥師臉色一抽。

  “我氣的將那憨貨狠狠抽了一頓,我可是道士啊!”無音子咬牙道。

  “但你知道嗎?我抽了那憨貨后,那憨貨當晚就去理發店,給自己剃了個禿瓢,得意洋洋的回到我面前——你想想啊,我宗門一個道士門派,卻混入個西方大和尚,要不是我在宗門中還有點臉面,這憨貨早就被門派里的人給趕出去了!”

  “為了讓我的衣缽傳承,我忍了。帶著他好好修煉,好不容易讓他完成筑基。然后,我給他正式辦了個拜師禮,收他為親傳弟子。你知道那憨貨又提出啥條件了嗎——那憨貨竟然讓我給他燙戒疤!說正式出家不都是要燙的嗎?”

  “戒疤啊,你見過道門的人燙戒疤的嗎?”

  “最后,這憨貨纏了我整整一年的時間!我郁悶的不行,只能給他燙了四個。”

  說到這里時,無音子一臉不想活的表情:“但是,這貨說:電影里和尚不都有六個戒疤的嗎?一定要我再給他補燙兩個。”

  “我那個氣啊,當場又抽了他一頓。”

  “然后……第二天,那憨貨,他么的自己回去給自己補了兩個戒疤!我又狠狠抽了他一頓!”

  “這也就算了……好不容易,他修煉到了三竅境界,我實在受不了他折騰,給他辦理了出師儀式讓他下山了。本來我們宗門都要三品修為后才能下山,不過掌門師弟也被這家伙折騰慘了,眼不見為凈,便和我一起給他辦理了出師儀式。出師那天,給我給他弄了個道袍法器護身和法劍。”

  “但那憨貨……當天就在道袍外面貼了層袈裟的外皮!然后又悄悄找上掌教師弟,將飛劍換成了一柄破爛‘金剛杵’,氣瘋我了!我又狠狠抽了他一頓。”

  “幾年后,我又去見了他一面。這憨貨竟然還學了還少佛門經文。還不知道從哪弄了套《地藏渡魂經》,渡了很多亡魂,積攢了一身的功德之光。”

  “要不看他的功法底子,誰都會認為他是個佛門弟子了!我現在根本沒臉帶他回自己的宗門!”說著,無音子再次給自己滿上一杯。

  這位弟子還道佛雙修哩,內修道門,外修佛家?

  藥師聽到最后時,卻嘴角抽搐。

  這世界上,有這么巧的事情嗎?他想到了宋書航曾經和他說過的,那個在動車上一力扛下了殺人罪行,然后光榮被捕的洋和尚……

  那個洋和尚,不會就是眼前自己這老友的弟子吧?

  想到這里,藥師偷偷的詢問了聲:“無音子,你那憨貨弟子呢?”

  “前不久跑牢里玩蛋去了。”無音子咬牙道:“前不久不知怎么的,他將自己搞進牢里了去了。我得知消息,馬上動用關系,想將他弄出來。但是沒想到那憨貨在牢里還住上癮了,不肯出來。說要等完成登龍臺晉升二品后再出來。氣死我了!這次等他出來后,老道非要捉住他,抽他個十天十夜不可!”

  藥師仰頭,擺出一副嘆氣的模樣——不行了,他不抬頭的話,怕自己會在好友面前大笑出聲來,那樣太失禮了。

  不用說了,這老友的道子,就是宋書航說的那位洋和尚了。

  這事巧的~

  時間飛逝,又一天的考試結束。

  宋書航回家,然后小心翼翼的打開大門。

  他沒有馬上進去,而是先湊進頭往里面望了一眼,看到是正常的后院場面后,稍稍松了口氣。

  然后,他又小心翼翼的跨入半個身子,一手緊緊抓著大門。

  再次確定安然無恙后,他才放心的進入家中。

  “書航小友,回來啦。”白尊者就在小院子里,似乎一直在等著宋書航。

  宋書航一僵,隨后笑道:“前輩,今天沒在修煉嗎?”

  “已經修煉完了。”白尊者微笑道:“書航,你學過什么功法?這幾天一直麻煩你,今天就讓我指導下你修煉吧!”

  書航聞言,一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