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6章 待你長發及腰后,嫁我可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冥想中的白尊者是兩耳不聞窗外事,根本不知道自己身邊發生了什么事!

  此時的白尊者,身處于那浩瀚沙漠的正中央,而在他身邊,浮現出一幕幕3d投影般的事物來。

  有風景優美的修煉圣地畫面;有奇形怪狀的妖獸怪物;有強大的修士間的戰斗;還有神奇的各系法寶。

  這些畫面在白尊者的身邊飛快的閃現,又很快幻滅。

  在這一圈3d投影的外圍,便是那一望無際的沙漠。隨著白尊者的心念起伏,這沙漠在不斷的擴大、擴大……

  一念萬界生,一念萬界滅!

  實力達到七品靈尊后,修士在沉思的時候,一個念頭帶動體內的靈力,就會對真實世界造成強大影響,形成‘虛幻的真實’——依附于真實世界,卻又超脫于真實的虛幻世界!

  虛幻的真實,是類似于幻象,卻高于幻象的存在。

  它是虛假的,因為它的本質并不存在于世。

  但它卻又是無比真實存在的……你可以伸手去觸摸到‘虛幻的真實’中的一切事物,和真實的事物沒有區別。

  在古時候,有七品靈尊在思索一個問題的時候,在身邊形成了巨大的海市蜃樓,化為一座繁榮的城鎮,里面有無數人類在其中生活,交流。不過隨著七品靈尊思索問題結束,那巨大的海市蜃樓便消散不見。在古時候,造成了不少關于‘鬼城’的傳說……

  關于‘虛幻的真實’最著名的一個傳聞,是遠古時候。

  遠古時候,有個叫‘碧水閣’的中型門派。閣主‘楚仙子’是一位六品真君,溫婉善良。在她的領導下,整個碧水閣幾乎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然而有一天,碧水閣被卷入一場大型修士門派的爭斗。一夜間,碧水閣滿門被滅。除了閣主楚仙子外,無一人幸存。

  楚仙子在絕望中晉升七品靈尊。

  之后,她那強大近乎絕望的思念帶動她體內的靈力,竟然構造出了一個完整的‘碧水閣’,門中弟子依舊如生前一樣談笑風生,辛苦修煉。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好幾百年后,修士界中有幾位修士誤入‘碧水閣’,受到了閣中弟子的熱情招待。這五位修士甚至完全無法識破這是‘虛幻的真實’。他們一直回到自己宗門跟人提起‘碧水閣’時,才從宗門的記載上得知了‘碧水閣’的真相。

  ——楚仙子,一直生活在自己編織的夢境中。

  一念萬界生。只要七品靈尊愿意,他們幻化出來的‘人、事、物’甚至可以長久的存在于去。

  只是,再真實的虛幻,依舊只是虛幻。即使你可以伸手觸摸的到,能感覺受到他們的體溫、氣血。但是,假的,終究是假的……

  白尊者此時的狀態就是如此。

  修煉狀態中的他,無意間回想到了許多的往事。這些往事被他強大的靈力化形,在他身邊演化出重重疊疊的‘虛幻的真實’。

  而他心靈最深處的一段珍貴的記憶,則化為外圍那巨大無比的沙漠。和真實世界交織于一起。

  沙漠、白馬、青衫少年;那是白尊者幼年的記憶……

  只要白尊者依舊在閉關,或者沒有收起念頭,那沙漠和身邊的投影就不會消失。

  豆豆正是知道這一點,才會趴在那里,只等著白尊者快點結束此次閉關。

  宋書航已經麻木了,躺要沙子上喘著氣。

  白馬青衫少年郎已經先后找了他七次。從最初的‘拳法’到后來的‘刀法’,再到‘劍法’、‘棍法’、‘槍法’、‘腿法’、‘鞭法’。

  每次都換著新花樣來折騰他。雖然……他也受益良多便是。

  “七次了,足夠了吧?”宋書航喃喃道。

  這時。悅耳的叮叮當當聲音再次響起——一個牽著白馬的青衫少年郎由遠而近……

  還來?這次又要玩什么?

  “小白,你剛才跑哪去了,我都以為你要迷路了。”青衫少年歡快的向宋書航跑來,依舊是這句臺詞。

  然后,青衫少年郎先將馬拉到一邊,對宋書航道:“小白,我們練錘好不好?”

  說話間,他從馬背上解下了兩柄大錘。

  刀槍棍棒也就算了……為毛修士還要練錘子?

  這是哪家門派的兵器?這風格差評至極啊。

  胡思亂想之時,宋書航還伸出手來叫道:“不行了,我好累。我們休息一下好不好?”

  他也就是隨口叫叫,原本他以為這青衫少年郎依舊會將錘子往他身邊一扔,然后舉著錘子朝他砸來,讓他被迫戰斗呢。

  但沒想到這次,青衫少年突然露出疑惑的神情:“休息?”

  然后,他就將兩個大錘扔到了一邊,屁巔的朝著宋書航跑來:“原來小白你也會想要休息啊。那我們就休息一會兒?”

  我了個艸……原來‘休息’兩個字是關鍵字?

  青衫少年郎并排坐在宋書航身邊,嘻嘻笑著,也不言語,似乎享受這種短暫的安閑時間。

  就這樣坐了十分鐘左右,青衫少年郎突然轉頭望向宋書航。接著,他突然眼睛一亮!

  宋書航被他的眼睛盯著,老不自在了。

  “小白,你可真好看!”青衫少年笑道。

  宋書航頓時感覺毛骨悚然!就算明知道青衫少年說的是‘小白’而不是自己,但被對方火辣辣的目光盯著說‘你真好看’時,宋書航依舊感覺渾身起雞皮疙瘩。

  “小白,待你長發及腰后,嫁我可好?”青衫少年突然問道。

  “不可能!”宋書航果斷拒絕。

  “果然不行嗎?那小白你留長發好不好?我感覺你留長發一定很好看!”青衫少年一點不氣餒,繼續道。

  “不要。絕對不要!”宋書航雙手交叉,再次大聲拒絕。

  “可以啊?太好了,好想早點看到小白你留長發的模樣呢。”青衫少年卻一臉欣喜道。

  ……原來,青衫少年根本沒有在與宋書航對話。

  從始至終,他一直在與一個叫‘小白’的人物在對話。

  宋書航只感覺現在的心情。就像嗶了豆豆一樣。

  不過話說過來,他仔細看了看青衫少年時,隱約感覺,這青衫少年的模樣和‘白尊者’有兩分相似呢?

  “啊欠,誰在咒我?”豆豆摸了摸鼻子,伸了個懶腰。在他身上。那個青衫少年熱火朝天,用錘子在它身上用力的砸著,發出打鐵般的‘哐哐哐’聲。

  豆豆舒服的了一聲:“左邊點,左邊點……哦~~就是這樣~~再用點力~~舒服~~”

  另一邊。

  空空盜門的糖糖還在發狂:“再來啊,再來啊。老娘和你拼了!”

  絕學無影手超水平發揮,竟然隱隱占了上風。

  “嘻嘻,小白你好厲害。”那青衫少年雖處于下風,但卻絲毫沒有忙亂,穩扎穩打。

  “小白你妹,小白你妹啊!”糖糖發狂道。

  “嘻嘻,小白,我要反攻了!”青衫少年突然反守為攻。一鼓作氣,再次和糖糖打的不相上下。

  糖少主淚流滿面。

  與此同時。

  藥師樓房對面的一座大廈頂部,有兩道身影聳立。

  一位正是白色刺猥頭沖天的景陌舵主。在他身邊的則是無極魔宗分部的陳執事。

  景陌舵主遙遙望著藥師那幢大樓,沉聲問道:“就是那里嗎?”

  “是的,舵主。那里就是‘書山壓力大’和他的那位前輩暫住的地點,樓房邊上有結界陣法防御,看樣子是他們的臨時據點。”陳執事小心翼翼答道。

  昨天景陌舵主連夜御劍到江南地區,直接帶著他。御劍飛到了江南地區。

  “另外,我們的消息人員已經確定了‘葵花修士’身亡道消。葵花修士最后的痕跡出現在一座小胡同中。那里有點斗過的痕跡。葵花修士就在這里消失,再無蹤跡。”

  陳執事詳細的介紹最近的消息。

  最后。他掏出一枚鑰匙,遞給景陌舵主:“最后,舵主,這是那樓房的鑰匙。”

  這就是藥師樓房大門的鑰匙——之前大門門鎖被白尊者玩壞了,宋書航叫了人過來修理了一下。

  暗中監視著這座大樓的‘無極魔宗’情報的弟子,便暗中在修理人員身上動了手腳,弄到了一把復制的鑰匙。

  景陌舵主收起鑰匙,點了點頭:“你做的很好,我們無走。等本座體內真元恢復一些,便去試探一下他們。”

  陳執事頓時松了口氣——不用被舵主突然發脾氣暴打一頓了。

  “我們先走。”景陌舵主帶著陳執事,重新御劍而起,消失于江南地區。

  然而,陳執事并沒有看到,景陌舵主在離開時,悄悄扔到了一截木偶,連同那枚鑰匙一起留下。

  待景陌舵主帶著陳執事飛遠后,這木偶一陣變幻,化為景陌舵主的模樣。

  這并不是他的真身,只是一個和本體五感相鏈接的道具。類似于現代的‘無人偵察機’之類的產品,只是功能更多一些。

  這木偶所化的景陌舵主活動了下身形,從大廈中下來,徑自往藥師樓房行去。

  來到門口的時候,他停住身形,先是細細看了看四周。然后,掏出鑰匙迅速將門打開,又迅速閃身竄入到房內。

  下一刻,一回頭,景陌舵主徹底懵逼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