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5章 各自的戰斗方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個巴掌的確是拍不響的,但捧人的時候一只拳頭就夠!

  “小白,看刀!”那青衫少年郎露出陽光燦爛的笑容來,根本不管宋書航手中有沒有刀。,他自己雙手握刀,身形騰空而起,力劈華山,朝著宋書航腦門一刀砍來。

  這一刀完全是要將宋書航從頭砍成兩半的節奏。

  “你大爺!”宋書航懶騙打滾,躲過這一刀。

  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一見面就下此狠手?

  君子動口不動手,就不能先和我好好聊聊嗎?

  而且,拳法的話,宋書航好歹還有套《金剛基礎拳法》撐場面。但刀法的話,他從頭到尾就只有一招散修李天塑夢中‘赤宵子’傳授的火焰刀。而且這招火焰刀他都沒有掌握呢……要靠著手上的古銅戒指才能完整施展出來。

  刀法的基礎他是一點都沒有,就算拿起刀,他也只能胡亂劈砍。

  胡亂劈砍對付下外行人還行,對付刀術大師……天知道有多少效果?

  “小白,拿刀!”那青衫少年郎清嘯一聲,腳一勾將地上的寶刀踢向宋書航。

  宋書航只能接過這刀。

  暗暗咬牙,這是你自找的,就讓你嘗嘗‘火焰刀’的威力吧!

  見宋書航拿起刀后,那青衫少年嘻嘻一笑,身形一動,又是一刀朝著宋書航劈來。這一刀斬出時,拖出三道刀影。似緩慢至極,又似快到極至!

  面對這一刀的敵人,心里會無比憋著難受。

  宋書航目光沉靜。不管對方這一刀有什么神異——他心頭回憶起‘赤宵子’斬出的焚天一刀。手腕一翻。一刀斬出!同時激活了古銅戒指上的‘火焰刀’攻擊法陣。

  呼~他手中的寶刀上燃燒起熊熊火焰,不管少年砍向他的一刀,手中火焰刀斬向那青衫少年郎——一刀換一刀,俺刀上還帶著火焰,看看誰更酸爽!

  “嘻嘻,來的好!”那青衫少年郎嘻嘻一笑,也不再使那一刀三影的虛招。只見他刀尖輕輕一挑,快如閃電。刀尖刺在宋書航刀柄上方位置。

  當……

  宋書航只感覺虎口一麻,無法再抓住手中的刀。寶落掉落在地,其上燃燒的熊熊火焰隨即熄滅。

  “不行呢,小白!”

  “刀可不是像你這樣握的!”那少年郎沒有趁勝追擊,反而開始在宋書航的面前演示起來。

  如何抓刀、握刀才會穩,才不會讓人挑落手中的刀。如何控制劈砍的力度才能發揮刀的殺傷力,哪個角度砍下去最是順手、最致命……等等一系列的知識。

  如果現在是在玩游戲的話,宋書航腦海中一定會彈出‘叮’的一聲。

  然后系統提示聲:恭喜,玩家‘書山壓力大’得刀法大師指導刀法基礎,學得基礎刀法。

  叮!玩家‘書山壓力大’經刀法大師親自指導。基礎刀法經驗值+1、再加+1……

  大約會是這樣的提示吧?

  “來小白,再來試度!”那青衫少年郎繼續笑道。再次挑起地上的寶刀,拋向宋書航。

  宋書航望著青衫少年,雙眼卻是一亮。

  他想到了很多事情,心頭有了很多猜測……或許,他不是被傳送到異世界了!

  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

  通過青衫少年的指點,至少他已經知道要如何基礎的使用刀法。接過寶刀,宋書航信心十足,迎上青衫少年!

  兩人你來我往,砰砰砰的打成一團。

  宋書航對刀法的理解越來越好,剛才少年郎講解的內容很快被宋書航吸收,轉化為自身的經驗。

  甚至他還將自己拳法的一些領悟運轉到刀法上,比如以‘基礎拳法叁’施展刀招,一瞬間砍出數十刀。不過自己空門大露,這是拼命三郎的架式。

  約半個時辰后……

  宋書航再次撲街在地,無法爬起。

  就算學會了怎么用刀,他還是個只菜鳥,被青衫少年砍翻在地再正常不過了……

  而且,這一次更比上次更慘,他身上衣服被刀氣切成破布,身上更是一遍布了刀痕。現在他的模樣出去,往天橋上一蹲,什么都不用說,保證半小時內收益二三百大洋以上——因為太慘了,讓人不忍直視。

  “吶吶,小白,今天就練到這里啦。明天我再來找你玩!”青衫少年嘻嘻一笑,又是這句話。

  隨后他翻身上馬。隨著馬鈴聲叮叮當當的響起,很快少年再一次消失在宋書航的視線中。

  這次,宋書航連叫喊的力氣都沒了,只能躺在地上喘氣,恢復氣力。

  待那青衫少年走遠后,宋書航恨恨的道了句場面話:“可惡,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否則我跟你沒完。”

  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悅耳的叮叮當當聲音——一個牽著白馬的青衫少年郎由遠而近。

  太快了吧?這次我還在躺尸呢,至少等我滿血恢復了先吖!

  我后悔了行不行?我不想見到你啊!

  豆豆呢?豆豆在哪?救我~

  豆豆呢?豆豆現在在哪呢?

  它此時一臉無奈的趴在沙漠中。

  和宋書航所在的沙漠一樣,放眼望去只有一片沙礫,寸草不生,連小強都沒有。

  然后,在它身邊不遠處,有一位牽著白馬的青衫少年由過而近。

  “小白,你剛才跑哪去了,我都以為你要迷路了。”青衫少年歡快的向豆豆跑來,露齒一笑,陽光燦爛。

  “還沒完啊?”豆豆暗暗吐槽道。

  青衫少年郎先將馬拉到一邊,然后對豆豆大叫道:“小白,我們練刀好不好?”

  說話間。他從馬背上解下了兩柄一模一樣的長刀。將其中一把扔向豆豆。

  豆豆翻了個白眼。任由刀落在它身邊。

  豆豆不接刀,那青衫少年郎也不在意,雙手握刀就向豆豆沖了過來。

  隨后,一記力劈華山斬在豆豆身上。

  叮,寶刀和豆豆身體相撞,爆出耀眼的火花。那青衫少年刀法出眾,但實力并不高,破不開豆豆的防御。

  豆豆嘆了口氣。閉上眼睛,耳朵下翻蓋住。

  那青衫少年毫不氣餒,抓著刀在豆豆身上不斷砍著,叮叮叮的響個不停。

  一直砍了足足半個時辰后,青衫少年爽朗一笑:“吶吶,小白,今天就練到這里啦。明天我再來找你玩!”

  隨后他翻身上馬。隨著馬鈴聲叮叮當當的響起,少年郎消失在豆豆的身邊。

  豆豆再次暗暗嘆了口氣,從身下抓出一個電腦。

  上面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

  畫面中,還殘留著豆豆玩游戲推boss的場面。邊上還有它游戲中的老婆和它視頻時開的窗口。

  “這次游戲中的角色肯定死掉了吧,我新弄的‘霸王套’可不要爆掉啊。”豆豆雙眼含著淚水。那可是它刷了一個通宵才刷出來的呢。今天剛穿上在老婆面前裝個逼……

  同樣一望無際的沙漠中。

  “呀呀呀呀!”空空盜門的糖少主火力全開,手中抓著刀和眼前這個青衫少年郎戰成一團。

  兩人實力旗鼓相當,你來我往。

  糖少主以刀使劍招,瘋狂攻擊。青衫少年郎刀法出眾,不落下風。

  半個時辰后,糖少主筋疲力盡,軟軟倒在沙漠中。

  青衫少年爽朗一笑,道:“吶吶,小白,今天就練到這里啦。明天我再來找你玩!”

  隨后他翻身上馬。隨著馬鈴聲叮叮當當的響起,少年郎消失在糖少主的眼中。

  “小白你妹,小白你妹啊啊!”糖少主對著少年遠去的身影怒吼:“還有完沒完啊!”

  這都第幾波了?

  每次這青衫少年郎都以同樣的方式出場,然后拳、劍、刀、棍、槍……十八般武藝輪翻上陣。

  糖少主已經被折騰慘了,從一開始的莫名其妙,到后來的怒氣爆發,到后來的冷漠不配合,接下來是麻木應戰,再到現在的被折騰到怒氣狂爆……

  “放我回去,放我出去吧。我不要再玩了,我乖乖認錯好不好?真不行的話,你們罰我當幾年的廚娘贖罪也沒關系啊,放我出去吧。”糖少主痛哭流涕。

  我不要再見到那青衫白馬的少年郎了吖!

  叮叮叮~~這時,遠處又傳來了悅耳的馬鈴聲。

  糖少主一轉過頭來,便發現遠處有個牽著白馬的青衫少年郎出現,他看到糖少主后,一臉興奮的跑了過來。

  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了……

  這次來的還這么快。

  欺侮老娘是嗎?調戲老娘是吧!

  “呵呵,呵呵。”糖少主發出崩潰般的笑容:“來啊,來啊!老娘‘嗶嗶嗶嗶嗶~’了你!”

  這次,不等那青衫少年郎接近,糖少主已經瘋了一樣沖上前去。

  她雙手一擺,拉出一串殘影!空空盜門的絕學‘無影手’大爆,一波狂風暴雨的連擊砸向那青衫少年郎……

  老娘一逼夾死你!呵呵呵!

  依舊是那個只有沙砂、一片死寂的無盡沙漠中。

  白尊者正安靜的……閉目打坐。

  他正在進行著日常修煉。

  群里人以前都稱呼他為‘修煉狂人白真君’,修煉就是他的第一愛好。無論什么時候,只要有空閑下來,他就會努力修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