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4章 白馬青衫少年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到處是黃沙,連顆雜草都沒有,一片死寂。,

  宋書航苦笑,他可從來沒學過如何在沙漠中求生啊。而且,他現在的修為,還不能僻谷,今天出門也沒帶僻谷丹。

  難道,他的人生終于要畫上句號——2019年7月3日,宋書航穿越。

  隨后,卒?

  “我可不想就這么死掉啊,不能放棄……我是在推開家門的時候被送入這片沙漠的。如果白前輩和豆豆在家的話,應該會察覺到什么不對勁吧?”宋書航揉了揉太陽穴,冷靜分析。

  以白前輩七品靈尊的修為,若是察覺到異狀的話,應該能救自己出去?

  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撐下去。如果有可能的話,最好能離開這片沙漠。至少……也要先尋找到水源才行。

  收起手機,宋書航盡量以直線在這片沙漠中行走。

  這片沙漠中光禿禿的一片,連個識別物都沒有。再加上天空中沒有日月星辰定位,就算宋書航開了眼竅目力出眾,想一直保持著直線也很困難,他只能盡力而為。

  說起來,這片沙漠有很多詭異之處。天空中沒有太陽,但沙漠中依舊光明如晝,還熱氣騰騰。鬼知道這些光和熱是從哪里散發出來的?難道這個世界不用遵守能量守恒定律嗎?

  走啊走,一直走了約十來分鐘。

  宋書航眼前可以看到的依舊是黃沙一片,沒有植物、沒有動物,除了黃沙外什么都沒有,一片死寂。

  這樣蒼白單調的世界,呆久了,容易讓人神經崩潰。

  “就算來只蒼蠅都好啊。”宋書航感嘆道。這個時候就算來只蒼蠅。他都不會嫌棄對方嗡嗡叫煩人的。

  正當他感嘆之際,突然聽到遠處有悅耳的鈴鐺聲傳來。

  舉目望去,只見在沙漠遠處,有一人一馬正緩緩向自己靠近。

  那是個牽著白馬的青衫少年郎,約模十五六歲,唇紅齒白。膚如玉石,好一個俊俏少年。

  終于遇到活人了!宋書航心中感嘆。

  這時,那青衫少年郎亦看到宋書航,他突然歡快的大叫起來:“小白,小白!終于找到你啦。”

  宋書航疑惑:這少年郎口中的‘小白’莫非是自己?

  難道我這次不僅穿越了,還是靈魂穿?連自己的身體都沒帶過來?

  不對啊!我連手機都在身邊呢!而且,身上的衣著,剛開啟的心竅、眼竅,以及心竅中縮成一團的靈鬼。都可以證明這就是自己的身體,并不是靈魂穿越!

  “小白,你剛才跑哪去了,我都以為你要迷路了。”青衫少年來到宋書航面前,露齒一笑,陽光燦爛。

  “小兄弟你好,你認錯人了吧?”宋書航見對方一副古人打扮,便向他抱拳行禮。問道。

  但是,那青衫少年卻很奇怪。他仿佛沒聽到宋書航的話。先是將馬拉到一邊,然后朝著宋書航道:“小白,我們練拳好不好?”

  宋書航眉頭皺起:“小兄弟,你是誰啊。還有……你肯定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小白。”

  但青衫少年輕輕一笑,身形一動。如猛虎般撲向宋書航。

  隱約間,宋書航甚至看到青衫少年身后有一只猛虎的虛影,虎嘯山林,一掌拍向他腦門。這要真被他拍中,自己說不定要腦門開花吧?

  “擦。就不能愉快的聊下天嗎?!”宋書航伸手成爪,扣向那青衫少年的手腕——基礎拳法,叁!同時,這一爪中暗含變化,隨時可化爪成掌刀,如刀斧斬殺敵人。

  “嘻嘻。”那青衫少年嘻嘻一笑,似乎看出了宋書航拳中的變化。他途中突然變招,化掌為指,一指點出。

  他這一指點來,正好點在宋書航這一拳的破綻之處,讓宋書航難受至極,逼的他不得不變招。

  宋書航化爪為直拳:基礎拳法壹!

  拳如重炮,直來直往,不講技巧,以力服人。

  “嘻!”那青衫少年繼續笑著,手指一轉,迅如閃電的點在宋書航手腕上。

  宋書航只感覺右拳一麻,勢大力沉的一擊被輕易破解。他揉著手腕,迅速后退了兩步。

  那青衫少年沒有趁機進攻,只是靜靜望著書航,笑的天真無邪:“再來,小白!”

  “基礎拳法,叁!”宋書航果斷換招,拳如流星,化為拳頭風暴,瘋狂砸向青衫少年。不可力取,那就以數量和速度取勝!

  然而,青衫少年身體如風中楊柳,左右輕擺。

  宋書航那快如閃電的拳頭,竟然全部與他擦身而過!沒能傷到他一分!

  拳頭太慢了嗎?

  “喝!”宋書航引爆心竅中的氣血之力,繼續施展‘基礎拳法叁’,在氣血之力的作用下,拳頭速度變的更快,殺傷力更大,如同機關槍一樣噴發。

  那少年依舊面帶微笑,忽的向上輕輕一躍,暫時退出宋書航的拳頭攻擊范圍。隨后,他又是一指點出。

  他的目光如鋒利的鷹眼,這一指穿過了宋書航狂風暴雨的拳頭,點在宋書航的右肩上。

  宋書航肩膀一麻,拳頭便失去了力量,‘基礎拳法叁’被破。

  而借著這一指點出之力,那青衫少年身在半空,腰部一扭,整個人旋轉著一記鞭腿抽向宋書航。

  宋書航被破招,舊力用盡、新力未生。結結實實的挨了這一腿,被踢飛出去,在沙漠中翻滾了好幾圈,才將沖擊力御去。

  那青衫少年嘻嘻笑道:“小白,再來!”

  是個瘋子?

  宋書航心中郁悶……但他不得不繼續出手。他不出手,這青衫少年就會過來揍他!他沒有躺地被人狂扁的喜好,不被被揍,只有反抗!

  十五分鐘后,宋書航將《金剛基礎拳法》從頭到尾用了一次,但卻連少年的衣角都沒碰到。

  宋書航每一招拳法用出后。那青衫少年最后都是一指點出。他的手指,簡直如同‘獨孤九劍’一樣,每一指點出,就會點開宋書航拳法的破綻,破他拳法。

  托他的福,宋書航知道了自己拳法諸多錯誤。再次施展時,這些破綻都被他自己補上。

  又是十五分鐘過去。

  再一趟《金剛基礎拳法》施展完畢,但和上一次一樣,同樣連青衫少年的衣角都沒碰到。同樣是最后被一指破解,宋書航已經不知道自己被點中多少次,全身好多地方麻木。

  “嘻嘻。“那青衫少年嘻嘻一笑,還是那句話:“再來吧,小白!”

  “基礎拳法,叁!”宋書航咬緊牙關。他發現對付青衫少年‘獨孤九劍’般的一指時,也只有基礎拳法叁最有效果。

  之所以依舊被青衫少年破解,是因為自己的速度不夠快,轟出的拳不夠多!

  無論是一力降十慧也好,唯快不破也好,以巧破拙也好,只要一種力量達到極至,就會有奇效。

  宋書航干脆不再使用其他拳法。瘋狂爆發心竅氣血,就只用‘基礎拳法叁’埋頭狂轟。就是干。啥都不想。

  約半個時辰后……

  宋書航撲街在地,再起不能。

  他全身都被那青衫少年手指點中,如觸電了一樣,不時的抽搐一下。

  “吶吶,小白,今天就練到這里啦。明天我再來找你玩!”青衫少年嘻嘻一笑。翻身上馬。

  隨著馬鈴聲叮叮當當的響起,很快少年就消失在宋書航的視線中。

  “別介啊,你要走,至少將我也帶走啊!”宋書航在后面大叫,但他麻木的身體根本無法起來。

  他只能躺在地上抽搐著。然后。眼睜睜看著那青衫少年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宋書航躺在滾燙的沙砂上休息了良久,身上被青衫少年點手指點出的紅點終于消失,好不容易恢復了體力站了起來。

  “混蛋。”宋書航暗罵道,哪有將別人痛揍一頓,然后就扔在沙漠中不管的?

  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否則……否則……靠,就算再遇上那少年郎,自己也打不過他啊?

  再遇上他,也奈何不了他。

  叮叮當當~~一串悅耳的馬鈴聲響起。

  宋書航舉目望去,只見一位青衫少年郎牽著一匹白馬,朝著宋書航迅速接近。

  是終于良心發現,回頭來找自己了?宋書航心中暗道。

  “小白,你剛才跑哪去了,我都以為你要迷路了。”青衫少年歡快的跑到宋書航面前,露齒一笑,陽光燦爛。

  等下,這臺詞好像很耳熟啊?

  “我們才剛見過面好不好!”宋書航怒道。

  但是,那青衫少年郎卻沒理會宋書航的咆哮。他先將馬拉到一邊,然后朝著宋書航道:“小白,我們練刀好不好?”

  “又來?我剛陪你練完拳,身體都快散架了!而且,我沒學過刀法,怎么陪你練刀?”宋書航吼道。而且,你之前不是說一天后再來找我的嗎?怎么一轉眼又跑來了?

  但那青衫少年卻像聽不到宋書航說話一樣,他從馬背上解下了兩柄一模一樣的長刀,將其中一把扔向宋書航。

  刀光清冷,刀鋒明亮,一看就是吹毛斷發的好刀!

  宋書航冷哼一聲,既然對方不聽自己說話,我干嘛要陪你折騰?他退后一步,刀跌在他身前。

  宋書航雙手抱懷,擺出一副‘不配合’的姿態!

  一個巴掌拍不響,就是這道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