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2章 這是病,沒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藥師那幢大樓的門鎖已經找人修好。

  宋書航回來時,在家中各樓層找了一圈,卻沒找到豆豆和白前輩。

  “難道豆豆帶白前輩出去玩了?”宋書航疑惑道。最后,當他一直找到了五樓頂時,發現豆豆、白前輩還有那位空空盜門的糖少主都在。

  他第一眼就看到藥師前輩的那個丹爐,被拆分成上下兩截。上半截被扔在一邊,下半截正燃燒著熊熊火焰,上面放著一口大鍋。

  糖少主穿著圍裙,正熟練的在鍋在炒菜。

  邊上還有張長桌子,上面蒸煮煎炒各色各樣的菜式,看著就讓人流口水。

  “這是在鬧哪出?”宋書航疑惑問道。

  “汪,我不是好好調教,啊呸!好好拷問這位空空盜門的糖少主嘛。然后,她什么都招了。從自己什么時候開始修煉,到自己擅長什么,最近光顧了多少個遺跡寶藏都吐露出出來……不過,她的確不知道那葵花修士在無極魔宗中是什么地位。”豆豆一邊說著,一邊張口吞下大塊牛肉:“然后,拷問過程中她還說過自己很擅長做菜。于是,我和白前輩就讓她做些嘗嘗?”

  “味道不錯。”白前輩點頭贊同道。

  宋書航憐憫的望了眼糖少主——到底是經歷了什么樣的拷問(調教),才會連自己很擅長做菜這種事情都吐露出來?

  估計是所有的都吐露了個干凈了吧?以后這位叫糖糖的姑娘面還怎么面對豆豆?

  似乎是感應到宋書航的目光,糖少主轉過頭來和他對視了一眼,露出一個爽朗的——癡笑。

  宋書航心中頓時一僵,這姑娘不會是傻了吧?

  這時,白前輩指著桌子上一盤紫色筍片,道:“書航小友,這翠竹筍我讓糖糖處理妥當了,吃完對你開鼻竅有莫大好處,莫浪費了。”

  “直接吃,用不著煉成丹藥嗎?”宋書航找了個座位坐下,問道。

  “不用,雖然翠竹筍煉成丹藥的效果會好一點點,丹藥吃多了會有藥抗。所以,類似翠竹筍這種類型的天材地寶,直接吃是最好的。”白前輩呵呵笑道。

  宋書航嘗了片翠竹筍,味道還真不錯。他不由多看了眼糖少主——廚藝還真不錯。如果拋去她空空盜門弟子的身份,將來誰要娶了她就有口福了呢。

  “呵呵。”糖少主再次回以一個爽朗的——癡笑。

  晚上照例修煉了趟后,宋書航便早早回去休息。

  畢竟明天還要面對考試,他需要養精蓄銳。

  翠竹筍的藥效已經慢慢起作用,從晚飯后宋書航便感覺呼吸越來越舒暢,就像鼻塞通暢了一樣。

  不過也有點小問題——嗅覺變的比以前敏銳太多,自己不小心崩個屁,都感覺惡臭撲鼻,那是以前六七倍的惡臭。

  沖了個澡,舒服伸了個懶腰,他很快就睡著了。

  待宋書航熟睡后,白尊者悄悄潛入他的房間,來到他的身邊。

  然后,只見白真君在宋書航身邊虛空一點。

  下一刻,宋書航身邊突然浮現一個三角形的能量印記,那印記中有猙獰的鬼臉印記。

  “果然是這個生命詛咒。”白尊者哈哈一笑,他小心翼翼往這個詛咒印記中輸了點靈力進去。

  很快,一團拳頭大的黑霧出現在宋書航的身邊,散發著濃郁的怨氣。

  “恨恨恨,好恨~~即不入輪回,永墮為鬼物,也要復仇!”黑色靈體中發出兇惡的吼叫。

  同時,它的體型如吹汽球一樣漲大,很快漲為半人多高。隱約間可以看出壇主的容貌,比起上一次,怨鬼和壇主的容貌已經只有四分相似。

  “出來吧,吃了它好恢復品階。”白尊者輕聲道。

  他話音一落,宋書航心竅中靈鬼竄出,再次一口吞下了黑色怨靈。

  靈鬼的體型再次漲大許多,同時它開始變異起來。

  大約五六分鐘后,靈鬼口中發出輕嘯,身上散發出微弱的金色光芒。

  ‘錚~’的一聲,那枚金以小盾再次被它凝聚出來。除了金色小盾外,這次在它的身邊還多了一柄金以小劍。

  靈鬼因為虛弱暫時降低的品階恢復,重新化為中階靈鬼。

  而且擁有了核心后,假以時日,它晉升上階靈鬼希望巨大。

  靈鬼恢復中階后,恭恭敬敬的朝著白前輩一拜。之后,才退回宋書航的心竅之中,恢復平靜。

  “可惜了,對書航小友下了生命詛咒的鬼修實力太弱,這怨鬼最多再出現四五次。否則的話,說不定可以一口氣將靈鬼送入上階靈鬼。”白尊者呵呵笑道。

  然后,他滿意的離開宋書航的房間,飄然而去。

  之所以突然來幫宋書航,是因為這幾天他拆的東西太多了,心里老不好意思了。

  特別是宋書航在知道他幾乎拆了全家的東西后,也沒有出聲指責他,這反而更讓他心懷愧意。

  但是不拆嘛,他又手癢的很,所以想來想去,也只有給宋書航來點補償了。

  “等明兒再指導下書航小友修煉吧,這幾天來一直麻煩他了。”白前輩臨走時心中暗道。

  什么都不用多說了,藥師已經哭暈在廁所……因為被拆的是他家,而不是宋書航家。

  這一晚,宋書航又做了個怪夢。

  那是關于青色道袍修士,散修李天塑人生之夢的延續。

  莫非是李天塑的人生太長了,所以這夢都分兩天來做?宋書航心中吐槽。

  夢中……李天塑修煉有成,穿上青色道袍下山。

  他這一生,也算是順風順水。

  和大部分散修一樣,他開始尋找合適自己修煉的洞府、尋找各種天材地寶、探索前人修士遺留下來的遺跡和仙人洞府,尋找機遇、積累修士財富。

  這些記憶都是些瑣碎的片段,在夢中也是一閃而過。

  總之,宋書航能知道李天塑一生經歷了很多事情,算是精彩豐富的一生。

  更重要的是,他氣運不差,在修煉到五品金丹之前,就收集了對修士為說都算豐厚的身家。

  但為什么,后來他會混的那么慘?除了隨身的一柄飛劍,就只有一枚古銅戒指伴身?宋書航心中疑惑。

  正想著時,李天塑的夢中發生了一件讓他人生大周折的事。他認識了一位女修,兩人很快墜入愛河,結為道侶。

  女修是一個中型修士門派的傳人……不過電影中那種‘女修長輩出手棒打鴛鴦’的事并沒有發生。

  因為李天塑已是五品金丹靈皇,而且是七龍紋的金丹!雖是散修,但潛力無限。扔到大門派中都可成為一方長老峰主,中型門派自然樂的多一個強力外援。

  女修的門派自是滿心祝福,讓兩人順利結為雙修道侶。

  不久后,兩人擁有了一位女兒。

  那是李天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時光。

  但是十年后,李天塑的道侶在沖擊五品金丹境界時,劫火加身,化為飛灰。這給李天塑帶來了巨大的打擊。

  再過十年,原本亭亭玉立的女兒又突然得了怪病,體內無時無刻的產生寒冰之氣,如果不理會那寒氣的話,女兒整個人都會結霜,甚至會凍成為冰人。

  李天塑只有靠著丹藥和自身靈氣化解女兒體內的寒氣。

  為了治療女兒的怪病,李天塑耗盡了自己所有的家產,還欠下了一屁股的債。

  前些時間,女兒怪病再次發作,這次病情極為嚴重,寒氣一發作,直接在她身邊化出冰棺,將她冰封在內。

  李天塑只得將女兒暫時封印在洞府,關閉了洞府的禁制。隨后前往一處禁地,欲尋找根治女兒怪病的辦法。

  再然后……就是他千里飛尸送裝備的一幕了。

  次日。

  宋書航一覺醒來時,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太陽。昨天的夢境清晰無比,如同他親身經歷了李天塑的一生一樣。

  這算啥?

  宋書航一陣無語,不會是要他接下‘李天塑’這段因果吧?

  李天塑一個金丹靈皇,家產豐厚,為了治療女兒都傾家蕩產,最后連性命都搭上了。宋書航一個小小的一口二竅小修士,能干啥?

  難道他還能將李天塑女兒搬到現代醫院,開刀做手術?

  宋書航爬到衛生間洗漱,一邊胡思亂想起來:“要不上群里問問前輩們,說不定李天塑女兒是什么逆天的特殊修煉體質,然后群里正好有前輩需要這么一個弟子接受衣缽傳承,然后歡天喜地的帶走李天塑女兒,培養為親傳弟子呢?電影里不都這么演的嘛?”

  想到這里,宋書航打開九洲一號群。

  書山壓力大:“前輩們,我這里有一位弟子資源。這姑娘體內有一道天生寒氣,厲害的不得了。不去管這寒氣的話,就會在她體表形成寒霜,甚至會將她冰成冰人。嚴重的時候,還會在她身邊結成冰棺。我懷疑她是不是什么冰系修煉奇才?有沒有修煉冰系功法的前輩會看中她,將她帶走?”

  片刻后,群里有一位前輩回復。

  造化法王:“書航小友,據你的描述來看,這位姑娘并不是什么修煉奇才。這是病……得治。”

  雪狼洞主:“附議,這是病,體內天生一道奇寒之力,乃是在母體中時,被寒冰之力所傷。而且,會在她十歲左右激活……病情嚴重到書航小友你介紹的程度,基本已經沒得治了。”

  “就不能再搶救一下?”宋書航想起李天塑苦逼的一生,僥幸的問了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