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1章 新仇舊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無極魔宗,摩喉峰,公子海洞府。

  公子海再次站在懸崖邊上,氣質變的更加飄渺起來。

  片刻后,安知魔君的分魂悄悄出現在公子海身邊。

  不久,‘正能’坐在竹劍上,搖搖晃晃的飄了過來。

  三人身上的氣質都發生了極大變化,全都處于突破的邊緣。

  安知魔君開口怪笑:“景陌舵主在那個‘書山壓力大’手中吃了虧,他的一個下屬被那個書山壓力大給砍死了。桀桀~~”

  “不足為奇,‘書山壓力大’如果真這么容易對付,我早就出手了。”公子海輕笑一聲,問道:“書山壓力大身邊有高人?”

  “是的,我的分身都只敢隔著遠遠的去看,但可以確定有一個實力強大的修士和‘書山壓力大’住在一起。看樣子,短時間內想拿回血神鉆不容易啊。”安知魔君回道。

  公子海暗嘆了口氣。

  這時,正能微微一笑道:“我倒是感覺公子海你要擔心另一件事情——那個書山壓力大,會不會將‘血神鉆’送給和他一起的前輩了?”

  “桀桀,要真那樣,就有意思了。你要虧啊,公子海。”安知魔君壞笑道。

  “這正是我擔心的事情。”公子海微微一笑道:“好在,那枚血神鉆也是我們改良陣法后多出預算的一枚。我們手中的三枚血神鉆,暫時也夠我們使用。”

  但接著,公子海話鋒一轉:“然而,多出來的那一枚血神鉆,可以極小機率讓我們的‘丹品龍紋’數量更進一步,所以,血神鉆還是要想辦法弄回來的!”

  一提起金丹龍紋,正能和安知魔君都正色起來。

  “真不行,就再去血祭一次吧?”安知魔君提議道。

  “沒那個時間……短時間內,我們上哪再找個‘月刀宗’出來供我們血祭?”公子海道:“所以,安知辛苦你的分身,盡量關注著那個‘書山壓力大’。只要有機會,我們還是要將血神鉆弄回來的。”

  “明白,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安知魔君答道。

  “加油吧。”正能輕聲道。

  三人相互對視一眼,便各自散開。

  臨走前,安知魔君突然對正能道:“對了,正能兄,免費送你個情報。仙農宗一切安好,有蘇氏阿七的罩著,附近宵小沒人敢打它的主意,桀桀~看樣子,只等度過這次難關,它們就會慢慢恢復元氣吧?”

  “仙農宗,現在與我何干?”正能轉過頭來反問道,他面色平靜,似乎仙農宗的一切和他已再無干系。

  言罷,正能坐在飛劍上,鉆入云海消失不見。

  “嘖嘖。”安知魔君自討沒趣,化為魔煙同樣消散開來。

  時間飛逝,晚上六點。

  “白前輩,那我先出門了哈!”宋書航朝著白尊者揮手告別。

  中午順利回來后,土波打電話來,問他晚上要不要一起到陽德出租房里復習功課,宋書航想想晚上也沒事,便答應了。

  同時,他帶上了一小包‘靈脈碧茶’。他問過白前輩了,這茶普通人也能喝,有著滋補養神,改善體質的能力。

  不過份量要少,普通年輕人的話,以一次性茶子為例,放兩片茶葉就夠了。

  宋書航準備帶點過去給室友們嘗嘗,在考試前夕讓他們身本滋潤一下。等暑假后,也要帶點回去給親近的家人品嘗些。只是需要注意,不要讓太多的人知道‘靈脈碧茶’的事,免得多生事端。

  取出這靈脈碧茶時,宋書航不由自主想起了蘇氏阿十六……也不知道這姑娘現在怎么樣了?她的傷勢恢復了嗎?

  這么久了,她都沒在九洲一號群露面。阿七前輩也忙著砍‘無極魔宗’的人,也沒說阿十六的病情如何了。

  希望能平安無事,順利渡過此劫吧。宋書航心中暗道。

  這時,豆豆問道:“需要遛我一起去不?”

  “不用了吧,室友租的地方離這很近,就在不遠處。”宋書航笑道。

  距離這么近,就算發生了事情,白前輩和豆豆隨時都可以出手相助。

  “路上小心,注意安全~”白前輩笑著送別宋書航——書航一走,他就可以繼續房間的翻新大業了。

  反正拆一個是拆,拆兩個也是拆。拆完了全家翻新,沒問題的!

  今天中午,他連銀行卡都辦好了。只等著雪狼洞主打款過來,他就要去買新家具了。

  李陽德住處。

  宋書航進門之后掃了一眼,發現只有陽德和土波倆人,問道:“高某某不在?”

  “他還在陪自己的女友呢,今晚不過來了。見色忘義的家伙,還是書航你比較好,一個電話就過來了。”土波吐槽道。

  “哈哈。”宋書航將順路帶過來的零食放下:“陽德,有茶杯嗎?”

  “廚房里有,你還帶了喝的?”李陽德從屋內出來,一臉疲憊的模樣。他似乎又通宵了。

  “朋友給我帶了點好茶葉,給你們嘗嘗鮮。”宋書航笑道,在廚房找了找,找了三個和一次懷杯子差不多的茶杯,泡了三壺熱茶。每杯茶中放了兩片‘靈脈碧茶’茶葉。

  “什么茶,讓我看看。”土波湊了過來一看,發現杯中竟然只有兩片茶葉,孤零零的在熱水中上下沉浮。

  土波哭笑不得:“我說書航……你這也太摳門了吧?一杯茶里就放兩片茶葉?就算你這是武夷大紅袍,也用不著按片來泡吧?”

  “呵呵,別多說話,喝喝看就知道了。”宋書航輕笑:“如果你嫌棄的話就別喝,我還舍不得給你浪費呢。”

  土波知道宋書航的性格,既然不是摳門,那這茶葉真有什么特殊效果?

  他半信半疑的吹了吹,小小喝了一口。

  明明是熱茶,入口之后竟然感覺有一股清涼的氣息從喉嚨一直滑入腹中,感覺上就像自己整個人從里到外被清洗了一遍,舒服極了。不僅如此,茶香四溢,口齒留香,久久不散。

  土波閉著眼睛一臉享受,半晌后才吐出一字:“爽!”

  “這么夸張?”陽德看土波一臉要高*潮的表情,接過茶杯后,同樣嘎了一小口。

  他倒沒有土波那么夸張,只感覺一口茶喝下后,整個人神清氣爽,昨天熬夜積累下來的疲憊頓時被一掃而空!

  “這是什么茶?”李陽德感覺這茶,簡直有點夸張了。他從沒聽說過有這種功效的茶葉!

  “朋友給我帶的,名字的話比較二,不說也罷。不過這是超極珍貴的好東西,普通人可喝不到呢。”宋書航笑著端起自己的那杯,輕輕喝了一口。

  沒有淬體液、氣血丹的神效。

  靈脈碧茶中蘊含的靈氣很少,但茶香四溢,味道濃郁久久不散。再加上相對來說實惠的價格,不愧是廣大修士喜愛的靈茶之一……雖然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靈脈碧茶’到底值多少錢。

  “高某某那家伙沒來,真是虧大了。”土波哈哈一笑,感覺自己精力充沛,復習功課起來倍加輕松。這次考試,絕不掛!

  “我會留點茶葉給你們的。不過千萬注意,一杯最多放二片茶葉。多了,會傷身。每天就一杯,別喝多。我可不想害了你們!”宋書航笑著坐下,同土波二人一同復習功課。

  “還有這么多限制啊?”土波捧著茶杯,都有些舍不得下嘴了,一天才一杯呢。

  李陽德端著茶杯,若有所思。

  宋書航翻天書本,其實上面的知識點,他都了如指掌。課堂上老師講的重點也都在他腦海中,說是復習……還真沒什么好復習的。

  成為修士,真好!宋書航感嘆道,至少記憶出眾,思路清晰,學習事半功倍。

  “對了書航,考試完畢后你有空不?”土波抬頭,出聲問道。

  “有啊。”宋書航笑著問道:“是要陪諸葛忠陽泡陸菲的姐姐?”

  “不是,諸葛忠陽的諸葛安排在暑假中期吧。我是說考完試后,你先別急著回家成不?我外公想請你到他那里做客。”土波嘿嘿笑道。

  “你外公?隔壁市的羅信街區?”宋書航反問道——這么巧,他正好也準備去那一趟呢。不過,土波外公打為什么會想到請自己去做客?

  宋書航還記得土波的外公,那是個很健談、很時髦的老人家。而且相信科學,拒絕迷信。

  “嗯,是啊。之前我外公打電話過來,說最近村子里發生了些邪門的怪事,他總感覺心里不安。然后不知道為啥,他竟然想起你來了,便讓我請你去他那做客。不過他都沒和我說發生了什么事情。人老了就是這樣古怪,換著法子折騰我這外孫……不過呢,這些天,外公那里的楊梅正好是成熟豐收的時候,我外公種了不少,到時候帶你摘楊梅去。”土波哈哈笑道。

  “沒問題,你準備回去時叫上我就成。”宋書航答道。

  土波外公村子里發生了邪門的怪事,宋書航第一時間就想起了‘壇主’的下屬。壇主的組織勢力就處于隔壁市的那羅信街區附近。

  如果真的出現了什么邪門怪事,十之就是他們干的好事了吧?

  正好要去找他們,如果真是他們做的,那么新仇舊恨,一起算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