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0章 景陌舵主的底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山真君發這條消息時,宋書航正搭乘白輩的飛劍遁光準備回家。

  車已墜毀,白前輩就地挖了個深坑,將車給埋了進去。再用‘平土咒’將洞埋上,地面恢復如初,完全看不出有被挖過的痕跡。這平土咒他不知用過多少回,熟的很!

  然后,白前輩催動藍色飛劍,載著宋書航回家去了。

  途中宋書航掏出手機,進入九洲一號群看看,便看到了黃山真君要他去學飛機的消息。

  宋書航渾身汗毛一下子豎起來,他連忙悄悄轉了個身,用身體擋住手機,避免被白前輩看到。

  開什么玩笑?白前輩學個車,都可以在法術的加恃下飆車到爆表的速度,最后弄個墜崖毀車的下場。如果讓白前輩開飛機的話……那還不得飛到宇宙中去?

  到時候‘飛機’真的要成為‘灰機’了!

  不行,絕對要不能讓白前輩有機會接觸飛機。先拒絕了黃山前輩吧,畢竟現在學飛機太危險了。

  宋書航暗暗想道,正準備私聊拒絕黃山真君。

  但是,就在這時,‘九洲一號群’中,有個id為‘白尊者’的賬號發了條消息:“咦?黃山你可以直接安排人去學飛機?什么時候安排?到時候讓我和書航小友一起去學吧。我今天剛學會開車了,真的很有意思呢!想來,學飛機一定更有意思。”

  看到這消息,宋書航心肝都抽了抽,他轉過頭來一看,發現白前輩一邊御劍飛行,一邊開著手機在玩著呢。

  開車都不允許玩手機呢,前輩您一邊御劍一邊玩手機真的沒問題?

  白前輩似乎感應到宋書航的目光,抬起頭來和宋書航對視了一眼,然后就像能讀懂他心里想什么一樣:“哈哈,沒事的。我將降落的坐標定在藥師那幢樓房里,飛劍會自動帶著我們過去的,和汽車的自動駕駛一樣。只要稍稍注意一下,飛行途中不要撞到什么飛行物體就好。”

  白前輩的話,讓宋書航安心下來。

  原來御劍飛行都有‘自動駕駛’功能啊,現代人自以為新奇的玩意,果然早已經被修士前輩們玩爛了。

  但突然,宋書航又有些緊張起來——‘只要稍稍注意一下,不要撞到什么飛行物就好?’

  以白前輩的性格,萬一他發下呆,撞上飛機啊、ufo啊什么的,太正常不過了吧。

  只能祈禱了,真心希望不要發生這種災難。

  “對了,書航,剛才黃山在群里提起過要安排你去學飛機,什么時候有空?我們一起去學飛機吧!”白前輩期待道。

  “哈哈,其實我也剛看到黃山前輩的這么消息。不過這幾天明兒我正要期末考試,等考試結束后,我準備去隔壁市的羅信街區去一趟。”宋書航一臉鎮定道。

  既然躲不過的話,那就盡量的挺延時間……等他稍稍有些心理準備后,再陪白前輩去學飛機吧。哦,或許可能是去學灰機。

  “隔壁市,有事?”白前輩好奇問道。

  宋書航道:“我要去找一群人,那是以前一個想搶我東西的‘壇主’下屬們。這次無極魔宗‘葵花修士’搶血神鉆事件中扯上了他們。葵花修士和他們之間有合作,他們說不定能知道葵花修士的根腳,如果能知道他是無極魔宗哪個分舵的就更好。”

  如果能得知葵花修士的分舵地址,自己好將情報送給蘇氏阿七前輩,平推了那分舵去!

  “嗯,好,那我們過幾天再學飛機吧。沒事,不急于這幾天。”白前輩笑道:“畢竟車庫里還有那么多汽車呢,我還能玩很久的。”

  “哈哈,前輩開心就好。”宋書航額頭的冷汗變成了瀑布汗,白前輩這是打算將一車庫的車全部折騰完畢嗎?

  約三分鐘后,聊天軟件中,黃山真君悄悄給宋書航發了個私聊:“書航小友,今天帶白尊者去學車了嗎?”

  “是的。”宋書航回復道。

  “平安嗎?”黃山真君問道,問題短小精悍,直指核心!

  “黃山前輩,我只能說——我活下來了!”宋書航感慨道:“您知道嗎?白前輩在車上加了三個陣法喲。一個隱形陣法、一個隔音陣法、還有用來反偵察的‘隱藏能量’!最后,他還給車子附帶了個‘清風加速’哦!”

  黃山真君嘴角抽搐。

  “最后哦,方向盤折斷了喲。剎車也壞掉了喲。我們墜入山崖了——不過很幸運啊,我得到了一個紫色的‘翠竹筍’,能清鼻、增強嗅覺,對我開啟鼻竅好處很大。呵呵呵呵。”

  后面是一串的呵呵笑——宋書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這呵呵笑代表著是什么意思。但若不在末尾輸幾個呵呵,他就渾身不自在。

  “……”黃山真君。

  “加油!”半晌,真君又回復道:“這趟任務結束后,白尊者會給你一些任務報酬。然后我們群里的幾個人也商量過了,等結束任務后,我們也一起湊個大紅包給你,保證讓你滿意!”

  畢竟白尊者實力提升了,他的破壞力也隨之提升,導致任務難度相應提升,需要有補償。

  宋書航飛快回復:“等的就是黃山前輩您這句話了!”

  “另外,有空帶白尊者去學飛機吧。”黃山真君勸道:“別的不說,如果學飛機的話,跟白尊者在一起學時,應該會提升安全性的。因為你想想,如果飛機失事的話……你自己一個人學飛機肯定死翹翹了。但是如果白尊者和你學飛機的話,至少他還可以御劍飛行帶你平安離開!對不?”

  黃山真君說的好有道理,宋書航感覺自己完全無法反駁!

  是的,至少飛機失事,白前輩還能帶自己一起御劍飛行逃生。

  這么想著,似乎就真的不那么抗拒和白前輩一起學飛機了呢。

  “那等我期末考試完畢,然后處理完一件私人小事,就和白前輩一起去學飛機吧。”宋書航回復道。

  說著,他羨慕的望著腳下的飛劍遁光。

  御劍飛行真好啊,可惜想要御劍飛行,得要有四品以上的境界才行。

  暫時的這就是自己現階段最大的人生目標——踩上飛劍,嗖的一下飛上天空,多帥!

  哦對了,等以后自己有了飛劍,一定要將飛劍造的大點,然后在自己的飛劍邊上裝一圈的護欄,那樣多有安全感!

  宋書航心中暗道。

  與此同時,無極魔宗總宗門中。

  景陌舵主結束了‘摩喉峰’的一些瑣事,便御刀飛行,飛快趕往江南。

  途中,他聯系上自己分支的陳執事。

  “陳執事,調查那‘書山壓力大’的事情辦的怎么樣了?”景陌舵主沉聲問道,銀色的刺猥頭發根根豎起,在風中迎風招展。

  “舵主,我們幾天前安排了位置最近的‘葵花修士’去調查書山壓力大。但是今天,葵花修士突然和我們之間失去了聯系,恐怖是兇多吉少了。我們第二批的調查人員正在快要接近江南大學城位置。至少先尋找出葵花修士的死因,再做判斷。”陳執事小心翼翼答道,避免自己的話中出現什么錯誤,若怒景陌舵主。

  聽到這話時,景陌舵主眼中有雷芒啪啪啪的作響。他沉思片刻道:“葵花修士我有印象,如果是他的話,行事應該會比較謹慎。那‘書山壓力大’不過是個剛開心竅的菜鳥,肯定不會是他的對手。如果葵花修士被干掉的話,就說明‘書山壓力大’身邊還有一位高手。”

  正說話間,陳執事身邊的下屬遞上了一份信件。是葵花修士沒死之前,通過層層周轉,最后送達到分部的信件。

  陳執事打開一看,上面記錄著‘書山壓力大’的一些最近情報,以及他身邊有一位超恐怖的高手。

  “舵主,剛收到葵花修士一天前周轉送來的情報。那‘書山壓力大’身邊的確有一位高手。那是位不小心跌倒時,會在地上撞出直徑三十米大的坑洞的強大修士。”陳執事迅速轉述道。

  “三十米直徑的坑洞,莫非又是一件和蘇氏阿七一樣的五品金丹靈皇?”景陌舵主思索片刻后,答道:“你們先想法辦鎖定‘書山壓力大’和那個修士高人位置,等我回去后好好會會他和那位‘前輩’。”

  景陌舵主語氣中充滿著自信,他暗暗捏了捏懷中一張符寶。

  由于最近‘蘇氏阿七’在瘋狂攻擊無極魔宗的分舵,所以這次回分舵前,他求著師父給了他一張符寶。

  這是張封印著‘血遁大*法’的符寶,一旦施展開來,別說是五品金丹靈皇,就算是六品真君也留不下他!就算遇上蘇氏阿七,他也可以保住性命。

  有這符寶在,他可以悄悄近距離去觀察下那位‘書山壓力大’和他身邊的高手。

  如果那‘書山壓力大’身邊的高手只是四品修士,那他自信不會輸給對方。強搶‘血神鉆’都沒問題。

  如果那位高人是五品金丹以上的強者,那他就迅速逃命。如果對方察覺到他,并朝他出手的話。有符寶在,至少性命無憂。

  畢竟,那書山壓力大身邊的前輩,總不可能是七品尊者吧?

  當然……如果能遇上宋書航落單一個人就更好了。能避免和那位修士高手正面對抗,就能更省力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