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8章 土波外公的邀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怎么總感覺這幢大樓里的靈氣變的很充足?”宋書航向冰箱走去時,心中暗道。

  當他拿了一些小吃,準備用微波爐加熱一下的時候,豆豆安靜的蹲到他邊上,用看逗逼的眼神看著他。

  豆豆這個眼神宋書航看過老多次了,所以對它這眼神特敏感。

  難道自己接下來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對?

  他仔細看著自己手中的零食,又看看自己的衣著,沒問題啊?

  “豆豆,我們有話就直接說,好嗎?”宋書航無奈道。

  “沒事,我就特想看看你怎么用‘微波爐’加熱食材。”豆豆咧開嘴嘿嘿一笑,能用京巴的模樣做出這種‘咧嘴一笑’的表情,真是難為它了。

  “微波爐有問題?”宋書航馬上領悟過來。他伸手往前一探——結果眼前的微波爐就像是空氣一樣,他的手從微波爐中探了過去,仿佛那是個‘微波爐靈魂’一樣。

  “呵呵。”豆豆壞笑。

  “白前輩嗎?”宋書航苦笑道,這種事情除了白前輩,家里沒人會做了。

  同時⊙他馬上反應過來:“剛才的電視機是不是也有問題?”

  “呵呵,我看著你對著墻壁按遙控,還一臉滿足的樣子,特別有意思。”豆豆道,它的實力能看穿白尊者布下的幻術,因為白尊者布下的幻術陣法等級并不高。

  “除了微波爐外,還有什么東西出問題了?”宋書航嘆了口氣問道。

  “除了那個被魔改的冰箱外……三樓其余東西基本上都換了個遍了。”豆豆嘿嘿一笑:“然后是我又看了一下,二樓的很多東西也都被拆過。不過因為有三樓的經驗。大部分東西都又完好的裝回來了。”豆豆嘿嘿笑道。

  “……”宋書航大約明白。白前輩為啥要換現金了。他大約是想買一套東西回來。將這些被他拆壞掉的東西換回來吧?

  “罷了。”宋書航將食材放回冰箱,當自己沒看見吧,免得白前輩尷尬。

  然后,他笑著迎向白尊者:“白前輩,我突然又想直接去買點新鮮的零嘴,一會兒我們驗完車回來,就去羅信街區逛逛吧。這個時代有很多好吃的東西,還是蠻值得前輩一試的。”

  白尊者笑著點了點頭——豆豆和宋書航在廚房里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吶~好生尷尬。

李陽德的出租房內土波苦著張臉復習功課  “可惡啊。為什么別人形容的大學生活,就是泡妹子;玩的痛快!而我們卻還是苦逼學生狗?每個學期要為期末考試奮斗?”土波嘆了口氣道。

  “因為你自己選擇了江南大學。”李陽德推了推眼鏡道。

  江南大學城想要畢業的話,整個大學四年內掛科不能超過三門。掛科了就得補考,有兩次補考機會,如果過不了的話就算一次死科。

  如果滿了三次死科的話……對不起,畢業證書就沒您的份了。

  江南大學城還算好了,隔壁玄城大學簡直沒人性,連補考的機會都沒有。滿三次掛科就送免費回城卷一張,送你回老家。

  “早知道真不選擇江南大學啊。”土波滿臉苦逼:“還有啊,為什么高某某那家伙可以有漂亮的女朋友陪著復習功課。宋書航可能也有陸菲同學陪著,而我卻只能面對著你這個程序宅?”

  李陽德額頭上青筋暴起:“我是程序宅還真是對不起你吶!想不想復習?不想復習的話就滾回宿舍去。別來打擾我啊?”

  “我只是想吐槽一下活躍下氣氛啊,你就配合我一下嘛。”土波哈哈一笑,繼續和復習資料拼命。

  這時,土波的電話響了起來。

  他劃開電話一看,竟然是他外公打過來的。

  土波接通電話:“喂,外公,啥事哩?”

  “土波,你說……這個世界上真有鬼嗎?”土波外公用沉重的語氣道。

  “啥?外公,你不是一向認為要相信科學的嗎?不要迷信的嗎?怎么突然又扯起鬼神之說了?”林土波疑惑反問。

  “最近總感覺有些邪門了,村子里連續發生了些怪事,我總感覺真有些見鬼的感覺。”土波外公有些無精打采的樣子。

  “……”土波好生無語:“老爺子,要相信科學!科學就是力量,別信那些鬼神迷信!”

  這話,好生熟悉?

  這正是土波外公的口頭禪,一個月前,土波外公還語重心長的對羽柔子說過這番話來著。

  “你這兔崽子,皮癢了不成?”土波外公怒喝道。

  “嘿嘿嘿嘿。”土波一陣干笑。

  “我最近尋思著……總感覺你上次帶過來的那位同學,或許有些名堂。你這不是快放假了嗎?放假后帶他們到我這玩玩怎么樣?”土波外公繞著彎道。

  說起來,最近村子里一系列的怪事發生后,他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一個月前來自己羅信村的那對年輕男女。

  特別是那小姑娘,自己回憶起她時,竟然怎么也想不起她長的是啥樣?只記得似乎是個很標致的女娃子,神秘無比。

  所以,他心中一動,便給土波打了個電話。

  “哈哈,沒問題啦。那等放假后,我帶書航去外公您那玩玩。嗯,如果考試順利不掛科的話,三天后我就去您那。”土波道。

  “好、好。越快越好。”土波外公滿意道,然后他又補充了句:“加油考試,別掛科啊?”

  后半句話,威脅之意濃的很。

  隔著一個電話呢,土波都感覺到外公滿滿的惡意。他頓時就打了個哆嗦。

  掛了電話原形,他微微皺眉。外公那真出事了?

  “陽德。你相信這世界上有鬼嗎?”他抬起頭來望向李陽德。

  “不信。”李陽德毫不猶豫答道。

  頓了頓后。他又補充道;“不過,這世界上或許會有一些還無法被科學解釋的力量。世界上的未解之迷還是有很多。”

  “另外……你最好別想那么多,否則,補考之門正向你打開。”

  “別一直詛咒我補考好不好,還能不能愉快的交流了。”土波郁悶的捧起書本……

  午飯之前,還有點時間。

  宋書航此時正用電腦看豆豆拍下來的‘葵花修士’視頻。

  “葵花修士是無極魔宗分部的弟子,壇主的下屬是他尋找過來對付我的?”宋書航關上視頻:“而且,白前輩抓到的那盜門弟子。也是受他委托來偷血神鉆?”

  “從行事風格上來看,這葵花修士似乎不是公子海的下屬。”

  宋書航腦海中浮現公子海的形象,如果是那家伙的下屬,行事肯定更偏激、也更縝密和殘忍。不會像葵花修士這樣,幾乎沒有完整的計劃,似乎是一時心動,就馬上付之行動。

  如果不是公子海的下屬,那這‘葵花修士’又是誰的下屬?難道是見利起意?

  去問問樓下那個俘虜吧。

  宋書航回到樓下,來到被五花大綁扔在沙發上的空空盜門弟子面前。

  糖少主看到是宋書航后,鼓起包子臉。冷哼著轉過頭去。

  “葵花修士和你是什么關系?”宋書航開門見山問道。

  “什么葵花修士,我不認識。”糖少主很有義氣道。心中卻是暗叫不妙——對方連葵花修士的身份都知道了?

  “委托你過來偷血神鉆的無極魔宗弟子。”宋書航淡淡道。

  糖少主瞳孔微微一縮,道:“只是普通的委托任務的人而已,我們間沒什么特殊關系。”

  “呵呵。”宋書航伸出手來,掌心中露出一枚護符掛墜。

  “如果只是普通委托人和被委托人的關系,那么你就用不著替他掩瞞什么了。說說他的身份,他在無極魔宗分支中的身份,以及他聽命于誰?”宋書航瞇起眼睛道。

  這護符掛墜,正是葵花修士的寶貝,一枚能給自身加恃‘青風加速’的法器。這法器現在在宋書航手中,那代表著葵花修士已經兇多吉少了。

  “我真不知道。”糖少主苦笑搖頭道,她只是欠了葵花修士一個人情,只知道他是無極魔宗分部的弟子,其他的一概不知啊。

  宋書航揉了揉眉頭,顯然對這個回答很不滿意。

  “嘴硬的人還真是麻煩。”他沒有‘問話逼供’的技巧,下次要不要去系統的去學習一下‘逼供’的技巧?

  “喂喂,我真沒有嘴硬啊!”糖少主急了。

  宋書航用看逗逼的神情望向糖少主:“你覺的我會相信你的話?”

  這時,豆豆開心的蹦了出來:“我來吧,我來吧,逼供什么的,我很擅長的!”

  它正無聊的要死,到處找好玩的事呢。

  “好吧,別玩死了,白前輩似乎還留著她有用呢。等白前輩用完她后,如果她還不松口,那你吃了她也沒問題。”宋書航一本正經的補充道——他特意將豆豆形容的恐怖一點,欲嚇嚇這位空空盜門的弟子。

  豆豆配合的做了個咧齒的兇狠表情……遺憾的是,它現在還是小京巴模樣,這模樣只讓人感覺可愛。

  宋書航輕輕嘆了口氣,必須想辦法將‘葵花修士’屬于哪個分部給找出來。

  蘇氏阿七前輩似乎正在平推無極魔宗的分部。

  如果能找出‘葵花修士’屬于哪個分部的話,將情報透露給阿七前輩,相信阿七前輩會很開森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