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5章 流星劍線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作為‘空空盜門’這一代很出色的弟子,糖少主出道以來極少失手。∈♀頂點小說,這次她是為了還‘葵花修士’的一個人情,才過來要偷血神鉆。

  這兩天,她一直在觀察這幢大樓的防御大陣,這幢樓的防御大陣很是復雜,短時間內,她很難破除。

  正當她為如何破陣頭痛之時,今天一過來,便發現這復雜的防御大陣出了問題——大陣不知什么時候被人強地撞出了一個大洞。事后雖然有高人將這個大陣修補過,但是,只要是修補過的陣法就代表著有可趁之機!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糖少主馬上來開防御大陣的破口之處下方,開始計算陣法漏洞,準備破陣。

  這時,樓房大門開啟,有一位相貌俊美的男子來到了小院子。

  糖少主馬上往地上一趴,又掏出件法寶蓋在身上,將自己化為隱形狀態。然后小心翼翼的隔著護欄打量小院子中的男子。

  院子中,白尊者先是將那一大箱的‘戰利品’搬了出來,然后隨手折了根樹枝,雕刻了幾個陣法,很快制成‘一次性飛劍004版’。

  外面的糖少主看呆了——飛劍,這就煉成了?開玩笑嗎?而且選擇的材質竟然是隨處可見的樹枝?

  這樣的手段,就算是空空盜門的金丹靈皇長老也做不到啊。她不由暗暗咽了口口水。

  這時,白尊者將一大箱的東西搬到木制飛劍上。

  接著,他掐動劍訣。輕喝一聲:“走你!”

  一次性飛劍004版帶著一大箱的東西悠悠的上天了。很快。就不見了蹤跡。

  “嗯。”白尊者滿意的點了點頭。

  房外,糖少主已經嚇到腿軟。她從沒聽過誰能控制著飛劍‘嗖’的一下往天空飛出那么高的。千里取敵首級已經很夸張了,但眼前這俊美男子的飛劍,飛出去何止千里了?都竄出去沒個影了,不會是直接飛到太空中去了吧?

  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啊?

  不行了,這個任務不能接了。大不了欠著‘葵花修士’的人情下次再還,沒必要為了一個任務將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上。

  糖少主想到這里,準備撤離。

  “外面的道友。可是空空道門的?”這時,白尊者轉過頭來,望向糖少主的位置,微微笑道。

  “被發現了?不會吧,我這法器可是師父從古遺跡中弄到的,連五品金丹靈皇都不能很難透的!”糖少主心中驚道。

  除非,眼前這個看似俊美的男子,是六品真君以上的實力?

  我不會這么背吧?糖少主抱著僥幸的心理,如條米蟲一樣在地上慢慢蠕動,準備悄悄蠕走。

  “別爬了。你那件法寶掩不住我的眼睛。”白尊者的聲音淡淡傳來。

  糖少主心中一悶,她爬了起來。掀開身上的法寶,苦著張臉。

  這是出師未捷身先死啊!

  白尊者笑著招了招手:“從正門進來吧,那里的陣法開啟著。”

  他從閉關出來后,正打算怎么找‘空空盜門’的人呢。

  因為他的本命飛劍‘流星劍’,在閉關的時候被空空盜門的人被偷走了吶。雖然可以順著飛劍上的烙印尋找到飛劍,但如果能遇上‘空空盜門’的人,解決問題就更加簡單了。

  糖少主怯怯的來到白尊者面前,低聲道:“前輩您好,我其實只是路過的,您相信不?”

  “呵呵。”白尊者呵呵一笑。

  空空盜門的人趴在你家門口蹲著時,你會相信她只是路過?

  說起空空盜門,他就想到自己閉關時的事,想想也蠻有意思的。想著想著……白尊者走神了。

  糖少主聽到這高人呵呵一笑時,就心中愁苦,這次不死也得褪層皮了啊?但半晌,這位前輩高人怎么沒動靜了?

  她悄悄抬頭一看,便看到白尊者雙眼無神,似乎走神了?

  好機會啊,要不要逃命?

  糖少主咬了咬牙,最后還是沒敢逃。就算前輩走神了,但憑對方那將飛劍送上天空不見蹤影的本事,她無論逃到哪里,對方還不是一飛劍就追上了?

  說不定……這位前輩就是想著她逃跑,然后好找借口給她來一劍?

  這么一想,她只能呆在原地,默默等著。

  如果宋書航在她身邊的話,一定會高聲勸她:姑娘,速速逃離此地,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好在白尊者捏著下巴想了半天,突然又想到自己似乎抓了個盜門弟子。然后,白尊者稍稍回過神來。

  糖少主幸運撿回一條命。

  白尊者看到前面這個怯生生站在面前的空空盜門弟子,出聲問道:“妳來這里,是想偷什么東西?”

  糖少主嘆了口氣,如實答道:“一個叫‘血神鉆’的寶物。”

  “血神鉆啊。”白尊者對這血神鉆有印象,因為這兩天有聽群里的道友們聊起過。

  似乎宋書航小友有意將這格‘血神鉆’兌換給群里的七生符道友吧?

  “如果妳的目標是血神鉆的話,我給你的勸告是最好別再打它的主意。”白尊者道:“這枚血神鉆早就有道友預定了它,如果妳偷走了它的話,惹怒了那位道友,你們空空盜門說不定會因此滅門。”

  無意間,白尊者透露出了七生符府主背后龐大的勢力。

  滅門?糖少主心里是不相信的。空空盜門作為一個惹人厭的門派,卻存在于世這么長的時間,經歷了許多大風大浪,哪有這么容易被滅門?

  “言盡于此,信不信由妳。不過,反正妳也不可能偷到血神鉆的。”白尊者呵呵笑道。

  糖為少主頓時心一沉,是啊,根本沒機會得手啊。

  “跟我進來吧,我有點事情想問下你,關于你們空空盜門的。”白尊者招了招手,向屋內走去。

  糖少主乖乖跟上。

  在二樓的客廳中坐下后,白尊者詢問道:“你們空空盜門有沒有弟子在大約一百年前吧,挖了一個寶藏,然后得到了一柄飛劍?”

  “寶藏?飛劍?”糖少主苦笑回答道:“前輩能更具體一些嗎?”

  因為空空盜門的人挖的寶藏不計其數,而飛劍則是寶藏中最常見的東西。

  大約一百年前挖的寶藏、得到飛劍。滿足這兩項條件的案例,在空空盜門至少有兩位數以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