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69章 焚天一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恨恨恨~~即不入輪回,永墮為鬼物,也要復仇!”黑色靈體中發出兇惡的吼叫,同時,它的體型如吹汽球一樣漲大,從一開始乒乓球大很快漲為半人多高。

  細看他的容貌,隱約可以看出有那死于宋書航手中的‘壇主’模樣痕跡。不過和‘壇主’之間已經只有五分相似。

  這顯然是‘壇主’臨死之前對宋書航的詛咒所形成的怨靈。只是這怨靈被宋書航自己親手擊碎過一次,又被京巴豆豆吞了好幾次,但這詛咒竟然還沒有消失?

  這一次京巴豆豆,不在宋書航身邊。而宋書航因為精神力消耗過大的原因,連精神小技巧‘警惕’都無法保持。

  詛咒的怨鬼再緩緩成型,它獰笑著,伸鋒利的鬼爪,朝著宋書航的喉嚨狠狠抓下。這一爪下去,宋書航的喉嚨上絕對要留下五個血洞。

  就在尖銳的爪尖就要刺到宋書航時,從宋書航的心竅中猛的鉆出一團潔白的靈體——正是和宋書航契約的金盾靈鬼。

  潔白的靈鬼卻只有拳頭那么大,而黑色的怨鬼此時已經有半人大小。

  但是,靈鬼絲毫不懼。只見它猛的張開嘴巴,對著怨鬼爭狠一吸。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靈鬼如長鯨吸水,它的嘴巴像是那可‘將人收入其中的紫金葫蘆’,直接將那黑色的怨鬼給吞了!

  “嗝~”靈鬼滿意的打了個飽嗝,就連體型都漲大了一些。然后,它打了個哈欠,重新縮回到宋書航的心竅中去了。

  睡夢中的宋書航砸了砸嘴。感覺做了個很不錯的美夢……他翻了個身,繼續美美的睡夢。

  那是個很有意思的夢。

  這一次,夢中,宋書航又變成了一個古代人。

  他有一個天真無邪的童年,有慈愛的父母。不過。在他六歲的時候,他得了怪病,藥石無靈。父親帶著他四處求醫,他的怪病卻一直不見恢復。

  最終,他父母將他送入了離家數十里外的破舊道觀中,由一位火紅色道袍的道長將他收留。

  這位火紅色道袍的道長卻不是普通人。乃是一位神仙中人。夢中的宋書航便跟著他開始生活,每天喝些苦澀的藥液,跟著道長每天打幾趟奇怪的拳法。

  兩年后,他的病情已經恢復,更是掌握了點不屬于凡人的力量。

  然后。在兩年零三個月后的一天,火紅色道袍的道長帶著夢中的宋書航來到一棵高聳入云的巨樹之下。

  “貧道名為赤霄子,你我之間注定有一段緣分。看好了!”那火紅道袍的道長輕笑道,然后他站在巨樹之下,折了根樹枝,開始在原地表演起來。

  口中更是傳授著什么功法口訣。

  那應該當套絕世的劍法,不過宋書航看不懂。

  因為隨著道長施展劍法時,道長身影便越來越模糊。而且常常會跳過一段……而傳授的口訣或是功法,更用另一種語言在講述,在宋書航聽來簡直就是雞同鴨講。

  但夢中的‘他’似乎看的很清楚。聽的如癡如醉。

  那火紅道袍的道長演示完畢后,輕笑道:“記下了多少?”

  “九成。”夢中的‘他’老實的回道。

  “不錯,這九成也足夠你凝聚一顆金丹涉足大道了。日后的造化,就看你自己努力了。”赤霄子道長微笑著,輕撫夢中‘他’的腦袋。

  夢中的‘他’羞澀的笑了起來,隱隱間感覺到——道長似乎要向他道別?

  赤霄子道長慈愛撫著他的腦袋。又蹲在他面前,想和他說點什么。

  突然道長疑惑的望向夢中的‘他’。

  宋書航可以感覺到。赤霄子道長的目光,深邃的如同宇宙一樣。似乎透過了夢中的‘他’,直接穿越無數的時空、歲月,一直凝視到夢中‘他’身后的宋書航本身!

  宋書航感覺身上一冷,就像自己整個人都被看透了一樣!

  “原來如此,有意思!有意思!”赤霄子道長哈哈一笑。

  然后,道長重新站起,拾起那段樹枝。

  接著,赤霄子道長口中換了種語言,重新開始講述起一篇功示。

  這次夢中的‘他’完全聽不懂,因為這不是他熟悉的語言,他從沒聽過。

  但是……宋書航卻聽懂了!

  “貧道赤霄子,當年入道之時,憑的是一套修士界隨處可見的‘火焰刀’,算是貧道修真的根基。而今,貪道便道這屬于我的‘火焰刀’傳授與你。雖然只是一套隨處可見的普通刀法,希望你不要嫌貧道小氣。”

  宋書航有種錯覺——此時的火紅道袍的赤霄子道長,不是在與夢中的‘他’講述,而是透過了夢中的‘他’直接在與他對話!

  “時間有限,貪道便為你演示一次。”赤霄子道長手中繼續揮起那根樹枝,以樹枝為刀,手腕翻轉間,揮出一刀。

  剎那間,宋書航感覺天地都燃燒了起來。

  道長手中的樹枝上似乎有無窮的火焰洶涌,那火焰無物不燃、永不熄滅!

  刀落,火焰將世界籠罩其中,世間繁華萬種,全都在火焰中燃盡!就連高高在上的‘天’,都被火云燃的通紅。

  沒有刀法口訣,沒有刀法招數,有的僅僅是這一刀斬出的刀意!這一刀就是一套刀法!

  宋書航面對這一刀時,感覺自己整個人熾熱的發燙,口干舌燥,血液都要干竭!

  但,感悟良多。

  赤霄子道長雖然看不見宋書航,卻仿佛已經知道宋書航已經領悟不少,他哈哈一笑,伸手一甩,手中的樹枝化為灰燼。

  而且。他身后那顆參天大枝亦化為灰燼消失。

  夢中的‘他’目瞪口呆。

  火紅道袍的道長輕嘯一聲,腳步穩穩的踏向天空,不借一絲外力,凌空虛渡,步步登高。最終消失不見。

  夢中的‘他’恭敬的跪地,老老實實的磕了三個頭。

  再隨后……夢中畫面一變,已經是不知多少年后。

  夢中的‘他’已經成年,此時的他背負藍色短劍,身著與授藝赤霄子道長同款式的道袍,不過他將顏色換成了青色。

  青色道袍的修士。散修,李天塑!

  夢到此為止,宋書航睜開了眼睛……天,亮了。

  時間是清晨六點零三分。7月2日,周二。晴。

  宋書航從床上翻坐起來。

  “是夢嗎?”說話間,他發現自己渾身濕淋淋的,出了一身大汗!

  “不是夢……那么,是那位散修李天塑的‘記憶’嗎?”因為有過一次類似的記憶,宋書航馬上明悟過來。

  那位‘李天塑’應該就是自己在契約靈鬼時,飛尸過來爆了兩件裝備的散修前輩吧?

  因為白前輩在詢問那散修名字的時候,宋書航聽到‘散修,李天塑’這句回答。

  只是。這位散修李天塑的記憶,為什么會出現在他腦海中?

  是靈鬼嗎?靈鬼似乎吸收了李天塑化道時的一些能量而產生了異變,然后靈鬼和他同步時。便讓他‘看’到了這段記憶?

  正思索之際,宋書航低頭,又看到了自己手指上的那枚戒指——古銅戒指。

  正是李天塑化道后留下一兩件物品之一。

  “這戒指,難道不是因為靈鬼,而是因為這枚戒指上留著前主人的思念?所以才會讓我做了那個夢?”宋書航又道。

  一想起那個夢,宋書航記憶中最深刻的。便是那位‘赤霄子’所傳授的火焰刀。

  赤霄子說那只是修士界隨處可見的‘火焰刀法’。

  但是,當赤霄子斬出一記火焰刀時。那種熊熊燃燒萬物的不滅之火,連天空都要被燃燒的感覺。真的只是普通的‘火焰刀法’?

  這簡直是焚天一刀啊!

  頓時,宋書航整個人都蠢蠢欲動起來。赤霄子可是傳授了這招‘火焰刀’啊,要不要去試試,看看到底是‘夢’呢?或者是李天塑的‘記憶’?

  宋書航飛快跑到保險柜處,將之打開,取出了那柄得自‘月刀宗’宗主霸千軍的神刀。

  刀名霸碎,刀長三尺三,堅硬無比,且經歷過天劫之火的燃燒,似乎更具了一些神奇的變化。

  提著刀,宋書航又跑到五樓頂處。

  因為有‘三星御火扇’的前車之鑒,他不敢隨意在房間中亂來。

  “試試吧,反正也不會有人看到。就當自己是在作白日夢吧。”宋書航深吸一口氣,腦海中回憶起赤霄子施展‘火焰刀’時的模樣。

  他同樣旋轉刀身,心竅、眼竅中的氣血沸騰噴涌,隨后一刀斬出……

  氣勢磅礴,姿勢酷帥!

  然而,沒有火焰冒出。

  別說是火焰了,連顆火星都沒有。

  “哈哈。”宋書航干笑了聲。

  自己……是做夢沒醒嗎?

  又或者,這招‘火焰刀’他需要勤修苦練,才能掌握?

  “反正我每天都有空,不如每天抽點時間出來,偶爾也練練這火焰刀。”宋書航心中決定道。

  要是能像赤霄子道長一樣,一刀斬出火焰翻騰,真是歷害啊。

  “不多想了,先修煉吧。這幾天還要去認真上課呢。”宋書航活動了下筋骨。

  然后,先將寶刀‘霸碎’放到一邊,開始修煉起《金剛基礎拳法》,再用《真我冥想經》引導氣血歸入第三竅‘鼻竅’中。

  第三竅鼻竅,比起開啟眼竅來還困難。如果沒有借助外力,少說也要兩年時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