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60章 即面目清秀,又虎背熊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分支的陳執事接通聯絡陣,小心翼翼問道:“舵主,請問有什么吩咐?”

  這個分支里的成員也算是倒了血霉,遇上景陌這樣一位舵主。整個分支里的成員都被揍過,所有成員對景陌極度懼怕,生怕一不小心惹惱了他,被揍個半死。

  “你給我查一下,公子海那家伙半個月前血祭了月刀宗后,被一個低階修士奪走了一枚血神鉆——那個低階修士現在能不能找到?”景陌舵主沉聲道。

  “是,屬下馬上就去查詢。”陳執事迅速回道。

  “找到結果了告訴我。”景陌舵主雖然性格極端易爆,但他沒爆怒時,還是能保持著平均水準的理智的。

  分支中,陳執事馬上安排下屬們開始查詢公子海事件的情報。

  無極魔宗有一個龐大的情報網絡,散布于世界各地的每個分支,都是這個情報網絡的組成部分。而每個分支也有權限通過這龐大的情報網絡,查找一些自己需要的信息。

  很快,他們從‘無極魔宗’的情報網中找到了有用的消息。

  公子海在被奪走了‘血神鉆’后,曾委托‘江南無極魔宗分支’的情報網去查詢過那位低階修士‘書山壓力大’的情報。

  在五天前,負責江南那一塊地方的分支就送上了一份關于‘書山壓力大’的資料。

  但是這份情報的很多地方都被打上了巨大的問題,表示這份資料還有很多疑惑之處。

  比如,這位‘書山壓力大’在今年前一直是以普通學生的身份出現在世人面前。

  但是。修士界小有名氣的煉丹師‘藥師’卻不知什么時候和他有著不錯的友好關系。和蘇氏阿七之間的關系也是突然憑空就出現了。

  除此之外,似乎在這位‘書山壓力大’的身后還有好幾位強大修士前輩的影子。

  但當負責江南這一塊的無極魔宗分支,想要繼續深入調察時卻發生了意外。

  在三天前,江南的魔宗分支被人連根鏟除掉了。

  是蘇氏阿七動的手,一人一刀。就將整個魔宗分支給砍掉了。

  事后,阿七瀟灑而去。然后,天河蘇氏的后勤人員趕到魔宗的分支,將里面的寶物、資源全都搬了個空。就連里面一些來不及毀去的資料情報,都被天河蘇氏搬走了許多。

  好在存儲在分支里的情報資料,保密等級都不是很高。不會牽扯到無極魔宗本身。

  “蘇氏阿七這個瘋子。”陳執事看到這里時,心肝都顫了顫。一人一刀,滅掉了無極魔宗一個分支啊!

  一處魔宗的分支,至少也有八百左右的弟子成員組成,再加上護宗陣法。甚至都足以抵擋一些剛晉階不久的‘六品真君’啊!竟然被蘇氏阿七這位五品靈皇給干翻了。

  “說起來……我們這處分支似乎離江南的分支比較近啊。”陳執事心中一驚,馬上聯絡舵主。

  景陌舵主的聲音從聯絡陣法中傳出:“找到那個‘書山壓力大’的情報了嗎?”

  “是的,舵主。關于書山壓力大的情報我現在傳給你——另外,江南那里的無極魔宗分支被人干掉了,是被蘇氏阿七干掉的。而我們的位置,離原本的江南分支比較近。我們是不要防備一下?”陳執事小心翼翼組織自己的詞匯,盡量讓自己的語言不會激怒景陌舵主。

  “嘖,又是公子海那家伙惹的麻煩。惹上蘇氏阿七那瘋子!不用管蘇氏阿七的事,宗門內很快有人過去處理他!我只要找到那個‘書山壓力大’就夠了,等我看完他的資料。再作決定。”景陌舵主沉聲道。

  陳執事聽到宗門會處理蘇氏阿七的消息后,暗暗松了口氣。

  景陌舵主掛掉了聯絡,嘴角冷笑——宗門會解決蘇氏阿七?派誰去?

  就連狂霸魔君都在阿七的絕招下吃了暗虧,帶著公子海三個小輩逃了回來。

  自己的那個分支,如果能被蘇氏阿七毀掉了才好。被毀了后,自己才能有機會回到‘無極魔宗’總宗!

  他巴不得自己的分支去死。

  隨后。景陌舵主抽出陳執事傳來的關于‘書山壓力大’的情報,仔細看了起來。

  “呵呵。疑點重重?笑死人了,我一眼就能看出。這‘書山壓力大’不過是個幸運的小子,和藥師套上了關系,從而成為修士吧?而蘇氏阿七本來就和藥師交情不錯,勾搭上蘇氏阿七也是正常的事。”景陌舵主認為自己是獨具慧眼,一眼看破事情的真實。

  然后他再次聯絡陳執事。

  “陳執事,派個精明點的人過過去找那個‘書山壓力大’,找機會將他活捉回分支。放心,藥師和蘇氏阿七都不在他身邊,區區一個剛完成筑基的修士,捉他輕而易舉。然后,等我回去,將‘血神鉆’消息從他身上掏出來。”景陌舵主得意大笑道。

  陳執事點了點頭道:“是,舵主,我這就安排人手過去。”

  斷去和景陌舵主間的聯絡后,陳執事暗暗嘆了口氣,向身邊的下屬問道:“最近我們分部中有沒有人在‘江南大學城’這一塊地方活動的?”

  “回執事,我記得‘小葵葵’昨天主動申請前往江南那塊地方,說要調查點事。”身邊的下屬說起小葵葵這個名字時,手臂上的汗毛不由自主的豎起。

  小葵葵是位一品修士,正處于要沖擊‘躍龍門’的關卡。其為人圓滑,擅長隱藏自身氣息,是他們這個分支中很可靠的情報調察弟子。

  不過。小葵葵這個可愛的名字,其本尊卻是一個高達兩米的大塊頭,渾身肌肉一塊塊隆起。更讓人絕望的是,他還長了一副清秀的面孔。

  誰說面目清秀就不能虎背熊腰的?小葵葵就打破了人們的認知。

  “小葵葵啊……唔,我感覺你還是叫他的道號‘葵花修士’比較好。”陳執事嚴肅道。

  “是的。葵花修士。”下屬感覺,這個道號也沒好哪里去,依舊是無法直視。

  “讓小葵葵……啊呸!讓葵花修士去接觸下那個書山壓力大吧,看看能不能找機會將他掠來。對方只是剛完成筑基的修士,小,葵花修士足以將他拿下!”陳執事用力道。

  “沒問題。屬下這就聯系他。”下屬掏出手機,撥通了葵花修士的手機。

  一陣悅耳的彩鈴聲過后,電話被接通了。

  “葵花修士,有個任務。”下屬單刀直入道。

  “討厭,叫我小葵葵啦。”對面傳來一個粗獷的聲音。

  下屬雙眼望天。一臉便秘,然后咬了咬牙道:“咳,陳執事讓你去接觸下一個叫‘書山壓力大’的筑基修士,如果可以的話將他拿下,帶回宗門。我一會兒將他的資料傳給你!”

  “書山壓力?哦,他的資料我有注意過,不用傳了。任務就交給我吧!”葵花修士掛斷了電話。

  “哇哈哈哈,果然我的想法沒錯。這位書山壓力大肯定會引起無極魔宗高層的注意。只要將他拿下,我飛黃騰達的機會就來了!”葵花修士哈哈一笑,胸口的肌肉隨著笑聲一震一震的。

  笑過之后。他又撥打了一個電話。

  “喂,是糖少主不?哈哈,是我小葵葵啦!有件事情我想請你幫忙,我需要你幫我偷一樣東西。”葵花修士道。

  糖少主是外號,她是空空盜門的成員,在破解禁制、陣法上有很強的天賦。出道至現在。已經戰績累累。

  做人不能一條路走到死,凡事都要做兩手準備。

  葵花修士自己要正面去抓那個‘書山壓力大’。

  然后再請糖少主出面。去那個書山壓力大的家里去找找那枚‘血神鉆’!糖少主曾經欠他一個人情,正好現在可以用上!

  此時此刻。宋書航帶著白前輩坐上了公交。

  “奇怪,我總感覺今天的公交特別擁擠?”宋書航感覺今天,公交車上的人流量比起以前多了好幾倍,車廂中塞的滿滿的。

  而且,人群似乎總是往自己和白前輩的位置擠來?

  等下!朝自己的位置擠來?

  宋書航馬上抬頭舉目望向四周的人群——果然,不斷擠來的人群中,大多數人雙眼直勾勾的望著白前輩,有些人甚至臉頰發燙潮紅,呼吸急促。

  是因為白前輩身上那種奇怪的魅力影響嗎?

  不對啊,白前輩身上的魅力在他出關后,就被他收斂起來了啊?

  他出關后,宋書航看著他時,都不會感到那種無法控制心跳的程度。為什么這種奇怪的魅力又出現了?

  宋書航連忙望向白前輩。

  然后……他看到白前輩雙眼放空,神游天際。

  宋書航看著他一會兒后,心跳就開始不由自的加快起來。

  下次我再不也帶白前輩乘公交了,宋書航心中發誓。

  好在他們很快就到站了。

  “前輩,我們到站了!”宋書航拍了拍白前輩,將他從走神狀態拍醒。

  白前輩回過神來,呵呵笑著:“哦?這么快?”

  兩人好不容易從公交車上擠下。

  “走吧,我們先去給你買個手機,還有電話卡。”宋書航嘆了口氣。

  等回江南大學城時,我一定要選擇一條人煙稀少的路!

  宋書航心中暗道。

  人煙稀少的路,的確有幾條。不過要繞個大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