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8章 寒氣仙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洋和尚正盤腿坐在監獄的床上,凝氣打座修煉。

  在普通人眼中看來,這洋和尚不過是身材高大點的歪果人。

  但趙不律怎么說也是開了第二竅眼竅的修士,在他看來,這洋和尚身體內的氣血值已經濃郁到粘稠的程度。對方打座時,一呼一吸間周身都會氣血翻騰。顯然已經達到了修士一品的巔峰,只等一個契機就能躍龍門,將周身氣血化為真氣,進入二品修士的境界!

  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這位洋和尚的周身,有著厚實的功德金光。

  在趙不律眼中,洋和尚簡直如同小太陽一樣耀眼。

  身懷這么厚實的道德金光,可以說明這洋和尚是位有德的高僧!但這樣的高僧,為什么會被關在監獄中?

  洋和尚感覺到有人被送入監獄,他緩緩睜開眼睛望向趙不律。

  “又有新人進來了?這次是犯了什么事的?”洋和尚出聲問道。

  然后,趙不律便見到獄警一臉討好之色道:“大師,這位是個搶劫犯,為了搶一個快遞竟將人家的快遞車都給毀了,還將快遞員打成了重傷。實在是罪大惡極!”

  看到獄警一臉討好之色時,趙不律心里就感覺到有點不對。

  “善哉善哉,這位犯人就交給貧僧好好渡化吧。”洋和尚雙手合幾,口宣佛號。說話間,他身上的道德金光更是如有生命一樣活動起來。簡直如同佛陀在世,讓人無法直視。

  “那就拜托大師了。”獄警尊敬的關上監獄的大門。

  洋和尚當時是被當作地鐵殺人事件的犯人,被關入監獄的。獄警們起初也不在意這么一個犯人,畢竟殺人犯他們見多了——但后來。過不了多久,上頭突然神神秘秘的叫人好好善待這位洋和尚,好吃好喝的供著他。

  但是又沒說要釋放這位洋和尚,只是說讓這位大師隨意就好。

  隨意就好?在監獄中竟然還隨意?!

  然后……這位大師還真就在監獄中住下了。他在這座監獄給犯人講解佛經、渡化罪犯,又常常會主動前往監獄中一些陰暗的地方渡化怨魂。

  這一個月下來。獄警們還真感覺監獄中那種陰森森的感覺都少了許多。另外,這位洋和尚身上的高僧氣質越來越濃郁,一舉一動都帶著說不出的韻味。

  雖然不知道這位洋和尚大師的想法,不過獄警們都感覺,這位洋和尚大師或許在佛學上要有所突破了吧?

  獄警們走遠后,洋和尚雙手合幾。對著趙不律行了個佛禮:“道友好。”

  趙不律能感應到他身上的氣血之力,洋和尚自然也能看出趙不律的不同來。

  “大師您好。”趙不律一臉愁苦,感覺自己最近的人生簡直是出悲劇。

  “道友不必驚恐,貧僧和你有緣。”洋和尚微微一笑:“只要再將你渡化,貧僧就能積攢足夠的功德之力。去嘗試沖擊那道‘龍門’,魚化為龍!你將是貧僧在這監獄中渡化的最后一個犯人!”

  他這一個月沒離開監獄,就是為了渡化監獄中的怨魂、亡靈,順便引渡一些罪孽深種的犯人。一個月時間里,他已經攢到了很多的功德之力。

  只要有足夠的功德之力支持,再加上洋和尚本身已經濃郁到翻騰的氣血,他晉升二品境界已經是水到渠成之事。

  趙不律苦笑道:“大師,我有自己的宗門。”

  “沒事的。貧僧沒有要你背叛自己宗門的意思。”洋和尚灑脫一笑,安慰道。

  趙不律聽到這話后,頓時安心了很多。

  “貧僧只是想讓你當和尚而已。放心吧,出家和你的宗門沒關系的。”洋和尚雙手合幾:“來來來,擇日不如撞日。等貧僧和你講解這一卷佛門入門經文,就為你剃度如何?對了,你戒疤要不?畢竟你和貧僧有緣,買一送一。送你六點戒疤如何?貧僧以前可是求了老師很久,他都舍不得給貧僧點上的呢。后來一直到貧僧成功筑基后。他才很小氣的給了貧僧四點戒疤,后面兩點還是貧僧自己加上去的。帥不?”

  趙不律一想到自己光頭、戒疤的模樣。連死的心都有了。

  他真想逃離此地,但他望了眼自己被斷去的雙腿,雙眼頓時空洞無神。

  哀大莫過于心死……

  7月1日,周一。

  宋書航一大早起床,照例修煉《金剛基礎拳法》,將自己積攢一夜的體力轉化為氣血之力,開始攢入第二竅眼竅。

  然后洗漱、更衣。

  今天他準備帶白前輩去買手機、電腦,以及各種生活用品,順便熟悉下附近。

  “再請一天假吧。”宋書航暗道,反正課堂上的知識他基本已經掌握,也不差那幾個全勤的學分。

  這時,樓下傳來電鈴的聲音。

  “誰?”宋書航抬出頭向外望去——然后,他看到一條雪白的大狼人立而起,一只爪子在門鈴上按著。

  他馬上想到了昨天‘九洲一號群’中那位‘雪狼洞主’。

  是來送白前輩的合法身份證件的嗎?

  宋書航下樓,迎向那只雪白大狼。

  “你好,你是宋書航嗎?”雪白大狼發出清脆的童子聲音。

  “你好,我就是。”宋書航打開大門。

  “我按主人的命令給你送一份東西,我主人就是雪狼洞主。”雪白大狼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掛著的一個小包,將它取下,遞向宋書航。

  “謝謝,雪狼前輩昨天跟我提起過。”宋書航伸手接過小包,里面正是白真君前輩的身份證、戶口本、護照、駕照之類東西。

  等等,駕照?

  宋書航掏出那證件一看,真是駕照。

  白真君前輩連汽車都沒摸過吧。連駕照都給他搞定了,真的沒問題?

  “那我就先離開了,有空的話,書航先生記得到雪狼洞來做客,我主人是這么說的。”說完之后。雪白大狼輕輕一躍,架起潔白云霧,逃也似的跑掉了。

  總感覺這只雪白大狼似乎在躲避什么東西一樣?

  是在躲避白真君?

  應該不會,妖獸似乎不會躲避白真君,這點從豆豆身上就可以看出。

  難道是在躲避京巴豆豆?

  宋書航胡思亂想著,上樓找白真君去了。哦。人家現在是白尊者!要改口!

  但是,宋書航總是會不由自主的將白前輩叫成‘白真君’,都將他當成姓白名真君的前輩了。

  回到樓上時,宋書航看到白前輩正在……拆冰箱。在他身邊電腦屏莫上正是有關冰箱構造相當關資料。

  “哦哦,原來這冰箱的構造是這樣子的啊。真是有意思。這些零件組合在一起時,竟然就能人工制造寒氣,達到陣法的效果。人類的創意真是棒極了啊。”白前輩喃喃自語,一臉滿足。

  很快,冰箱就被他拆成了一個個小零件……

  宋書航哭笑不得:“白前輩,冰箱中的東西呢?”

  “哦,那些東西我放到桌子上了。放心吧,一會兒我將冰箱裝回來再放回去就行!”白前輩一臉自信滿滿的樣子。

  宋書航望著桌子。上面有自己前不久買的一箱‘開口脆冰棍’,一臉囧。

  罷了罷了,不就是一箱冰棍嘛。最多——到時候化成冰水喝吧?

  然后……半小時后。

  “裝回來了!”白前輩哈哈一笑,然后拉起冰箱的電源線,就要往插座上插去。

  這時,宋書航眼尖,發現冰箱邊上竟然還有好幾個零件!

  這些零件宋書航看不出它們的用處,但是哪怕是一件不起眼的零件。缺少了的話冰箱就無法運轉的吧?

  宋書航馬上叫道:“等下白前輩,你還有幾個零件沒裝回去啊!”

  “沒關系的。那幾個零件無關痛癢的。而且……我也找不到它們原本安裝的位置了。但是放心吧,冰箱肯定沒問題的。相信我!”白前輩用力將插頭插入插座中。

  下一刻。啪啪~~滋滋~~

  一股電流焦臭味傳來,冰箱中冒起黑煙。

  宋書航:“……”

  白前輩連忙拉掉插頭,一臉不解的望著冰箱:“奇怪啊,為什么會燒掉,原理上沒有任何問題啊!書航,這是為什么?”

  “呵呵。”宋書航干笑。

  看樣子今天還要出去再買個冰箱回來。夏天沒冰箱可不行,沒有冰棍、冰飲的夏天就不是完整無缺的夏天!

  “雖然是精妙的東西,但真是脆弱。看樣子還要多多研究才行,一想到這有那么多東西可以研究,真好。”白前輩喃喃道,他揮了揮手,一陣輕風憑空卷起,將冰箱中冒出的焦味吹散。

  宋書航沒聽到白前輩的喃喃自語,還以為他在失落。于是,出聲安慰道:“沒事,前輩,我們再去買個就好。”

  “不用不用,我弄壞的,我給你弄好。不就是個冰箱嘛!”白前輩自信道。

  這次只用了三分鐘,白前輩就得意洋洋道:“搞定!”

  宋書航打開冰箱,頓時,一股清爽的寒氣撲面而來!

  真的能用了!

  宋書航又望向冰箱內側,只見冰箱內部左右兩側,各被白前輩刻畫了一個陣法。

  一個叫聚靈陣法,能緩緩吸收天地間游離的靈氣,并存儲于陣法中。

  另一個叫寒冰陣法,能將聚靈陣法中吸收的靈氣轉化為寒氣,達到冷藏的效果。

  “怎么樣?”白前輩得意道。

  宋書航揉了揉臉蛋,露出一個清爽的笑容:“棒極了,白前輩!”

  從今天起,這個冰箱不再是普通的冰箱。

  它已經算是一件制冷的法器!

  請叫它——冰器?或者,冰氣神柜?寒氣仙箱?

  嗯,寒氣仙箱這個名字不錯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