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4章 豆豆+白真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女子聲音中充滿著憤怒。

  隨后,一位西裝大漢面無表情、目不斜視的推著輪椅,進入一顧少爺的小院子。

  輪椅上坐著位十七八歲的少女,她如滿面的長發隨意披散,一雙漆黑的雙眼清澈明亮。

  她的肌膚潔白……不過是那種久病后的蒼白。

  少女雙腿并沒有問題,之所以需要坐在輪椅上,是因為她生有一種怪病。每天到了固定的時間,她會渾身虛弱無力,嚴重時甚至連根手指都無法動彈,像植物人一樣。

  家人帶她去看了很多醫生,但跑遍了全世界的名醫,卻連她的病因都查不出來,更別說醫治了。

  一顧少爺之前去無名觀,也是為了自己的妹妹祈福。然而……后來他因為無名仙君神像而心動,整個目標都歪掉了。

  一見到自己憤怒的妹妹時,一顧只感覺自己大腦清醒了許多。

  “將這座神像還回人家道觀,跟人家賠禮道歉!”少女雖然虛弱,但氣勢卻如同萬獸之王一樣。

  反觀一顧,此時如同羞澀的小蜜蜂,低著頭一言不發。半晌,他才擠出幾個字:“能不還嗎?最多……我賠他們十座神像!”

  “哥哥,你是想氣死我是不是!”少女用力拍著輪椅扶手,怒斥道:“要么將神像送回去,要么將你做成神像送過去,你自己選擇一個!”

  不過就算是怒斥,她的聲音依舊帶著點棉花糖一樣的軟軟甜甜感覺,讓人聽著聲音就感覺心都酥了。

  ……這時的宋書航,被這對兄妹無視了。

  豆豆轉過頭來,望了眼那個少女。然后繼續吐著**,呼呼呼的吐氣。

  宋書航打量著這對奇怪的兄妹。

  總感覺這對兄妹的角色似乎反過來了,妹妹氣勢磅礴,如同姐姐一樣。而兄長縮著頭,如同做錯事的弟弟。

  很有意思的兄妹。

“過……過幾天,我再次神像送回去?”一顧咬了咬牙道——大不了花筆錢,讓人雕個  不多模樣的神像還回去!

  “現在、馬上、立刻將神像還回去!”妹妹說著說著,整個人又虛弱下來,整個人無力的靠在輪椅上。

  豆豆搖著尾巴,突然道:“書航,將白真君的神像帶起來,我們走吧。汪~”

  “嗯,好。”宋書航道……

  “對了……書航,臨走前,你要不要結個善緣?”豆豆突然道,它的巴巴在地面上掃來掃去。

  “善緣?啥?”宋書航疑惑問道。

  豆豆一臉嚴肅道:“你身上帶著淬體液吧,你自己煉制的那種藥效較低的。”

  “帶著。”

  “一會兒離開前,你取一小滴,小指甲尖那么大小就可以。然后,讓那個小姑娘張嘴,彈入她口中。”豆豆道。

  “然后呢?”

  “然后,和她的善緣就結下了。相信我,這是個天大的善緣!”京巴豆豆嚴肅的保證道。

  “不會害死她嗎?服用‘淬體液’時,需要本身氣血充足吧?這個小姑娘看上去很虛弱,能承受的住藥力嗎?”宋書航疑惑問道。

  “所以才說這是個善緣啊。相信我!”京巴豆豆道。

  宋書航盯它看了看,呵呵一笑:“好吧,聽你的。就當我最近攢人品了。”

  宋書航輕輕拍了拍手,打斷了對視中的兄妹:“不好意思,我的時間不多了,我要帶我朋友離開了。”

  “做夢,不會讓你帶走神像的!”一顧少爺沖上去抱住神像:“來人,都給我滾過來,將這神精病轟出去!”

  但他才吼到一半,突然整個人軟軟的倒了下去——在他身邊,豆豆一臉不屑的縮回爪子。是它輕輕一彈,將一顧少爺給弄暈過去了。

  “你是誰?”妹妹皺起眉頭盯住宋書航,在她身后,那西裝黑衣男子伸手探入懷中,那姿勢似乎是相取槍支之楸的東西。

  然后……西裝男子也倒下了。

  豆豆再次不屑的縮回爪子,普通人類看不到它,它可以明目張膽的弄暈別人。

  一時間,整個小院中就只有宋書航、小姑娘,以及京巴豆豆。

  “別緊張,只是讓你哥哥好好睡一覺。一覺醒來后就不會有問題了。”宋書航微笑道——可惜因為面具的原因,他這和善的微笑沒人能看到。

  “神像我先帶回去了,他并不屬于你們。對了在走之前,我想送你件禮物。”宋書航來到神像邊上,輕輕一抬。

  沉重的神像被他輕松的扛到肩膀上!

  小姑娘瞪大眼睛——這個面具人明明看上去并不強壯,竟然可以輕松的扛起沉重的雕像。她眼中不由露出羨慕之色。別說像這樣神力,就算只像個普通女孩一樣活著,對她來說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啊。

  正當她思索之際,宋書航突然回頭叫道:“張嘴!”

  小姑娘下意識的就將嘴巴張開了。

  宋書航趁機手指輕輕一彈,有一滴‘液體液’落入到她口中。她連吞咽都不用,淬體液直接滑入她喉嚨去了。

  “和妳結個善緣,順便算是完成你哥哥的心愿。”宋書航言罷,瀟灑的高高躍起:“豆豆,走!”

  宋書航本來是想豆豆能配合一下他,在他高高躍起的時候,將他接住。然后騰云駕霧離開。

  但是,豆豆顯然不是一個配合默契的隊友。它好奇的看著宋書航原地高高躍起,一臉迷茫,它根本不知道宋書航要搞什么明堂。

  所以,宋書航尷尬的落地。

  “走!”他再次咬牙道,然后扛著神像,躍出圍墻,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京巴豆豆眨了眨眼睛,在宋書航跑遠了之后,它悄悄在少女身上拍了一爪子。

  然后,它追著宋書航的身影遠去。

  鬼才知道那面具男子彈入她嘴里的是什么東西?而且總感覺吞入口中的那東西帶著濃濃的異味啊。

  但就在此時,她感覺喉嚨中傳來火辣辣的感覺,喉嚨要被燒壞了——是毒藥嗎?

  然而,這種感覺只持續了兩秒左右。緊接著,火辣的感覺化為熱流滑入她小腹。又以小腹為中轉站,涌向她身體每一個角落,讓她忍不住舒服到**出聲來。

  暖流持續了很久。

  最后,她連打了兩個飽嗝。隨著這兩個飽嗝,她感覺身體五臟六腑都像被清洗了一次,清涼通透。每一口呼吸,都像是在晨間的森林中一樣清鮮。

  但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雙手撐著輪椅,毫不費力的站了起來。

  身上那古怪的‘虛弱病’徹底消失了,她此時感覺渾身都有著使不完的力氣!

  “善緣。”她輕輕握了握小拳頭。

  而此時,一顧少爺家的豪宅中此時亂成一團。

  安保成員滿宅子去搜索那個強闖宅子的面具神經病,但他們豪無收獲。那個神精病似乎憑空消失了一樣,無影無蹤。

  豆豆帶著宋書航、白真君所化的雕像,飛到了南華湖市的一處無人山區。

  沒有直接回江南大學城,因為要等白真君閉關結束,爆開他身體外的那層雕像才行——白真君自己說過,爆出來時動靜會很大,在江南大學城里爆開會引起混亂的。

  宋書航將白真君放下,問道:“豆豆,豪宅子中的痕跡都清除了吧?”

  現在科技很發達,只要有足夠的錢支持,哪怕是留下一小截指紋,都很可能被查出來。

  “放心吧,所有痕跡我都用法術清理掉了。不過……對方真想找你的話,還是會找到的。你進入林遙村時沒有經過掩飾,對方砸錢的話,找出你只是時間問題。”豆豆嘿嘿笑道。

  “沒事……我相信豆豆你能搞定的,畢竟我們和那小姑娘結下了善緣嘛。”宋書航哈哈笑道。

  豆豆的狗臉抽了抽。

  宋書航將白真君的神像放好,掏出手機朝著豆豆招了招手:“來來來,我們一起照張合照。”

  費盡千辛萬苦將白真君接出,照張相到群空間,讓前輩們看看——順便讓黃山真君看看自己的辛苦,這樣等任務完成后,黃山真君可能會多給些獎勵。

  豆豆很配合的顯出身形來,和宋書航一起跟神像完成合照。

  宋書航將照片發到‘九洲一號群’群空間——標題:幾度波折,終于順利將白真君接出。

  附上自己、豆豆、雕像狀態的白真君合照。

  照片剛發上去,下面群前輩們秒贊一片,這些前輩們都盯著‘九洲一號群’在看著?

  緊接著評論也刷了一排。

  七生符府主:書航小友辛苦了,另外……只看到你和豆豆,白真君人呢?

  藥師:白真君呢?

  造化法王:同問,真君呢?

  云游僧通玄:?

  這時,造化法王又迅速回復:等下,那個雕像,莫非是白真君?

  七生符府主:還真是白真君!真君怎么變成雕像了?

  雪狼洞主:白真君前輩總是變著法子給我們驚喜……書航小友辛苦了,豆豆+白真君啊!

  七生符府主:對啊,竟然是豆豆+白真君啊!

  藥師:豆豆+白真君啊!

  黃山真君:書航小友,加油!

  這一張照片,將很多潛水的群前輩給炸出來了。

  宋書航默默關掉手機,望向身邊的京巴豆豆。

  看到宋書航的表情,豆豆就明白:“群里那群逗逼是不是又在說我的壞話了?”

  “沒有。”宋書航淡淡道:“他們只是將你和白真君前輩并列放到一起了。”

  豆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于,白真君的修煉時間結束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