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3章 論一個好隊友的重要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咚……咚……

  沉悶、震耳欲聾的響聲,像是寺廟中的大鐘被撞擊時發出的聲音,回音滾滾。

  豪宅莊園中的人被嚇了一跳,十多位負責安保的人員迅速前往大門位置,以防不備。

  門衛透過監控望向門外,只見一個戴著凹凸曼面具的家伙正站在門外。大白天的戴著個幼稚的面具,還這么用力的敲門——是個神經病嗎?

  “老王,外面是什么人?”安保隊長出聲問道。

  “只是個單純的神經病,誰去將他趕走?”門衛老王回道。

  “我去吧,來兩個人一起。小心些,如果是神經病就將他趕走。趕遠點,免得他又回來打擾我們。”安保隊長帶頭,往一邊的小側門走去。

  如果外面的家伙是真的神經病的話,還是小心些好。萬一被捅了也是白白被捅,帶兩個人一起趕走對方就好。

  如果是來搗亂的,那就他見識下自己的歷害。

  此時,宋書航甩了甩拳頭。

  鋼門劇痛!

  錯了,是拳頭微微發痛!

  這鋼鐵大門厚重堅硬,不是那種包鐵皮的樣子貨——當然,宋書航并沒自信到認為自己能一拳將鋼鐵大門打穿。

  他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

  那一拳,也只是想將門鎖轟開罷了。

  只是沒想到,這鋼鐵大門里的門鎖同樣堅硬,他運轉‘氣血之力’與靈氣加成,都足以徒手扭鋼條了。這樣狀態下全力一拳下去,大門竟紋絲不動。

  宋書航嘆了口氣,轉頭,望向京巴妖犬豆豆。

  “呼呼呼。”京巴豆豆在一邊吐著舌頭,還朝著宋書航眨了眨眼睛,俏皮可愛。

  宋書航嘆了口氣道:“豆豆,我們進去吧。”

  大門打不開的話,大不了我飛著進去!

  有豆豆在,這五六米高的大門,也就是輕輕一躍的高度!

  “汪!好”豆豆配合的點了點頭,然后它身形一漲,化為五米長的大京巴妖犬形態。

  接著,它舉起爪子對準鋼鐵大門狠狠一拍。

  轟……

  五米高的鋼鐵大門,就這樣垮了。

  沉重大門倒下時帶起無數灰塵,彌漫開來,遮蓋了人們的視線。

  宋書航轉過頭來望向豆豆——你這是故意的吧?

  京巴妖犬吐著舌頭,可愛依舊。

  宋書航揉了揉太陽穴,自己帶上豆豆這位狗隊友,真的是正確的選擇嗎?

  而這時,安保隊長正好來到小偏門位置,就在這時,身邊巨大的鐵門竟然轟然倒下了!

  安保隊長心肝都差點被嚇停——好在他剛才走的是偏門,如果走大門的話,鋼門壓下,就正好要將他壓在門下。以大門的重量,妥妥的能要了他小命。

  “我艸,大門怎么倒了?外面的神經病用炸藥了?”

  “沒聽到爆破聲,是最新型的微型爆破炸彈?還是之那轟鳴聲就在爆炸的原因?”安保大漢們瞪大眼睛,望向大門倒下之處。

  只見在那里,一男子負手而立,臉上那個凹凸曼的面具特別刺眼。

  安保成員看不到妖犬豆豆,自然將宋書航認為是破壞大門的兇手。

  “不是爆炸。”安保隊長望向倒下的大門——沒發現被爆炸的痕跡。

  只是在鋼鐵大門上有個淡淡的拳印。

  隊長咽了口口水,望向凹凸曼面具男子,這大門到底是怎么被打開的?別告訴他是用拳頭轟開的,那根本不是人類能辦到的事情。

  ‘鎮定,說不定這家伙是用了什么高科技的手段!’安保隊長心中暗道,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然后,揮手示意下屬們包圍在宋書航面前,沉聲問道:“你是什么人!”

  宋書航呵呵一笑,用沙啞的聲音道:“放心吧H我沒有惡意的。”

  隊長嘴角抽搐——一上來就拆了別人家的大門,然后還和別人說‘我沒有惡意’,你當我們是傻子呢?

  “呵呵,我來只是為了帶走一位朋友。”宋書航繼續道,同時,他暗暗運轉《真我冥想經》開始積累精神力。

  “你朋友?敢問你朋友是誰?”安保隊長疑惑道。

  “我的朋友剛被你們帶到豪宅里面去了。”宋書航道:“我只是來帶回他的,所以,如果你們能將他還給我,就再好不過了。”

  安保隊長聽的一頭霧水,悄聲向邊上的人問道:“一顧少爺難道終于墮落了,去強搶女子了?”

  “沒吧,一顧少爺今天倒的確去搶了件東西,不過那只是個無名觀中的神像。雖然不知道一顧少爺發了什么瘋。不過只是一尊神像,搶了也就搶了,最多賠點錢吧。”身后的下屬壓低聲音道。

  這時,宋書航道:“嗯,那尊雕像就是我朋友。所以,還請你們那位一顧少爺能將我朋友還我。”

  聽到這里后,安保隊長用‘憐憫’的眼睛望向宋書航,原來真是個傻子啊!

  一邊豆豆突然抬腿踹了宋書航一腳:“講這么多廢話干嘛,直接上就是了。他們好不容易搶走神像,怎么可能你說幾句,他們就還出來?”

  宋書航暗暗運轉的《真我冥想經》差點被豆豆打斷,他郁悶的望了眼豆豆:“我這是在拖延下時間,在憋精神力準備放大招啊!”

  隊友是只狗,我要怎樣才能拿下五殺?

  宋書航想要施展的是‘精神威壓’。

  心竅開、筑基完成后,他將精神力同樣大幅度提升。現在他全力施展‘精神威壓’的話,肯定不止嚇壞一個女老師這么簡單!

  然而,他好不容易憋了半天的精神力,差點被豆豆一腳給踹沒了。

  “那你倒是放啊?”豆豆叫道。

  “就放了!”宋書航深吸口氣,《真我冥想經運轉,意識海中‘真我’猛然睜開眼睛。

  下一刻,他辛苦憋的精神力化為‘精神威壓’,朝著眼前安保隊長和他的下屬釋放過去。

  安保隊長和隊員看著宋書航和‘空氣’自語自語,似乎在和人對話的樣子——果然是個神經病!

  而且,是個有辦法將鋼鐵大門弄倒的神經病。

  真是個可怕的對手!要不要打個電話給附近精神病院?

  就在這時,突然他們感覺有一股無形的力量作用在他們身上,讓他們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隱約間,他們仿佛看到有恐怖猛獸將他們撲倒在地,血盆大口張開,就欲將他們連皮帶骨吞下去。

  有意志力差點的隊員只感到腦袋漲頭,捂著頭蹲下。意志力強些的,則感到腿部發軟,甚至腿部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一個都沒倒下?”宋書航道——他還以為筑基成功,開了心竅后,自己一個‘威壓’過去,就能讓普通人成片的倒地不起的。

  “就你這點精神力,能讓普通人感覺到腿軟已經是極限了。想要一個精神威壓讓普通人成片倒下,得等你凝聚本命金丹,晉升五品靈皇之后。”京巴豆豆道。

  不過到了五品金丹境界時,哪里還需用‘精神威壓’這種東西?

  一個眼神過去,稍稍釋放下自己的氣勢,直接就能讓普通人承受不住,暈倒在地。

  這時,安保隊長又是第一個緩過來的。

  “這家伙身上有古怪,并肩子上!”安保隊長大聲叫道,怒吼聲驅散了心頭的恐懼,他和下屬們大吼著沖向宋書航……

  三十多秒后。

  宋書航甩了甩拳頭,地上安保隊長和隊員們痛苦倒地,再起不能。

  “浪費那么多時間憋的‘精神壓迫’,還不如我的拳頭有用。”宋書航捏了捏拳頭,郁悶道。

  “所以早說了,浪費什么時間?汪,別再玩了,帶白真君離開,我還等著陪我老婆去呢。汪汪!”京巴豆豆道。

  豪宅深處,一處獨立式的帶小院小樓。

  這里就是一顧的住處。

  一顧少爺指揮著二十個大漢小心翼翼的將‘無名仙君像’搬到小院中。即使有布罩遮蓋著,他在靠近仙君像后,依舊無法控制自己砰砰加速的心跳。

  這種感覺,既然當年純純的初戀都沒有過!

  一顧少爺隨口問道:“剛才外面發生什么事了?”

  “好像是有人過來鬧事,劉隊長已經帶人過去處理了,相信很快就能處理完畢。”一位大漢回道。

  “好吧,讓他們將鬧事的家伙扔遠點,別打擾到我。”一顧少爺揮了揮手,讓所有大漢退出院子。

  然后,他搓了搓手,一臉激動的抓住布罩的一角,小心翼翼的掀開布罩。

  完美的神像再次展露在他眼前。

  “完美,就算讓我看一輩子也愿望啊。”一顧少爺喃喃道——有了這座神像,連女人都可以不要了。

  只愿余生陪伴神像左右,他愿意從今天起當個吃齋的道士,日夜供奉仙君。哦不對……吃齋的好像是和尚。

  正當一顧少爺胡思亂想之際,一個突兀的聲音在他邊上響起:“找到了。”

  他抬頭望去,便見一道身影正蹲在他小院的墻頭,身影的臉上,還戴著個凹凸曼的面具。

  “哈嘍,你好。”宋書航朝著一顧少爺揮了揮手:“你身邊的雕像是我朋友,我要帶他離開了。”

  “帶他離開?不可能,你別做夢,仙君神像是我的,永遠都是屬于我的!”一顧少爺怒道。

  “真是麻煩啊。”宋書航嘆道。

  這個時候若是仙君沒閉關,直接炸開雕像出來就好了,哪用這么麻煩?

  宋書航從墻頭一躍而下:“很遺憾,這神像不屬于任何人。你只是受到了神像外溢的力量影響。睡一覺吧,等你一覺醒來時,一切都會恢復。”

  宋書航準備給一顧少爺來一發,讓他睡個好覺。

  這時,小樓外面傳來了一個虛弱、語氣很憤怒的女子聲音:“哥哥,我聽說你為了祈福,直接將別人道觀中的神像搶過來了?你的腦子里裝的是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