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6章 陪我逛街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半路上,宋書航掏出手機,翻出‘九洲一號群’看了看,并沒有哪位前輩說要給自己寄東西啊?

  不會是羽柔子又寄東西過來了吧?

  記得三天前,她在群里遇上自己時,突然問自己要不要‘靈脈碧茶’。因為靈蝶島剛采摘了一批新的靈脈碧茶茶葉,她還親手采摘了一小部分。然后她很開心的上線,說等靈脈碧茶茶葉制作完成后,要送宋書航一點。

  宋書航當時樂呵呵的答應了,如果只是‘一點茶葉’的話,這點小禮物收下也沒問題。

  但現在聽到‘一人高’的大箱子時,宋書航心里隱隱有些擔心——羽柔子比較土豪,這點連群里的前輩們都共認。要是她說的‘一點茶葉’是一人高的大箱子的話,這人情就欠大了。

  說起羽柔子姑娘,她最近還在死磕‘五行契靈壇’陣法。

  她在修煉上很有天賦,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三品后天境界,但她的天賦點好像都點到修煉上去了。其他的煉丹啊、陣法啊、制符啊,都夠嗆。

  ‘五行契靈壇’這個陣法她已經研究了半個月,其間嘗試了四次,次次失敗,至今還沒有成功。

  最近常群里遇上她時,常常都可以看到她為此事生悶氣。

  也正因為看到羽柔子都接連失敗了四次,宋書航才不敢獨自契約手中的靈鬼。

  他可只有兩次機會,失敗了就得自己重新收集‘五行契靈壇’的材料去。那么多的材料,天知道他要收集到什么時候?

  胡思亂想之際,宋書航已經趕到了男生宿舍。

  司馬江已經在這里等了很久——事實上他打電話給宋書航時。已經在男生宿舍口等著了。邊上還有四個黑西裝大漢守著個一米八左右長度的大箱子。

  “小江,讓你們久等了,辛苦你們了。”宋書航不好意思道。

  “沒有的事,我們也才剛到。”司馬江爽朗笑道:“來,你在這里簽個字吧。”

  宋書航點了點頭。簽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打開宿舍的門。

  “要我們幫你抬進去不?”司馬江出聲問道,畢竟這箱子很大,一個人想拖進去可不容易。

  但他話才剛說到一半,就看到宋書航蹲下身來,雙手抱起那箱子的一端。輕松的就將箱子橫著抬了起來,就像抬起一張課桌那么輕松。

  宋書航笑著回道:“啊?沒事,不是很重,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司馬江張了張嘴巴,和宋書航告別。

  然后帶著自己的四個下屬往電梯行去。

  “那箱子。有那么輕嗎?”司馬江喃喃自語。

  “雖然不是很重……但那么長的長度。如果豎著抱起來我們一個人也以辦到。但是,抓著一端橫著抬起來,應該辦不到。”身后一個黑西裝男子想了想,道。

  而且,那個學生,看上去細胳膊細腿的,身材也不健壯。沒想到力氣不小!

  一不小心就忘記要掩飾下自己的力氣了。

  宋書航暗暗嘆了口氣,將箱子抬入房間。

  撕開外面的紙箱包裝后。里面是一個木制的箱子,看上去似乎有點像棺材呢!

  棺材?誰給他送棺材?!

  是他最近得罪過的人嗎?

  剎那間,宋書航整個人神精崩緊起來。

  他馬上想到了月刀宗里那個‘公子海長老’!

  當時對方離開時說過‘顆血神鉆就暫時寄托在你手中。假以時日。我當登門造訪,換回血神鉆。’

  難道是這家伙送棺材過來?

  這家伙這么快就想著登門造訪?

  “豆豆!你在不在?”宋書航出聲叫道。

  “汪,蛋事?”京巴豆豆的聲音從臥室電腦前傳來,只見它正開著宋書航那款游戲,玩的正嗨。它最近迷上這款游戲了,坑的隊友那也是數不勝數。

  “過來一下。我要開個箱子。但總感覺不對勁,說不定箱子有詐!前些天我得罪了個人。說不定人家現在送快遞帶陷阱的來報復我。”宋書航小心翼翼道。

  豆豆轉過頭來,嗅了嗅。然后。它懶懶道:“開吧,有我在,至少不會讓你掛掉的。”

  有了它這句話,宋書航稍稍放心了眼。

  他小心翼翼的抓住木箱子的蓋子,輕輕一開。

  沒有被釘住,很輕松就打開了蓋子。

  沒有什么飛箭之類的東西刺出,宋書航暗暗松了口氣,湊過頭去往箱子中一看……

  只見箱子中,一個漂亮的女子睡的香甜。她身材嬌小,齊肩短發,面容精致如瓷娃娃。

  “阿十六?!”

  宋書航叫出聲來。

  箱長一米八多,除去外面紙殼、木箱、再加上里面一層厚厚的泡沫層,正好能容納一米五左右的阿十六,讓她舒適的躺在其中。

  聽到宋書航的叫聲后,阿十六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電腦旁,豆豆不屑的哼了哼,它早就嗅出蘇氏阿十六的氣味。

  阿十六眨了眨眼睛,從箱子中爬起來:“哦,你好啊,書航。”

  起身后,可以看到箱子中除了她之外,還有一個小罐子,以及一個精致的盒子。

  “你不是隨阿七前輩回蘇氏本族治傷了嗎?怎么又逃出來了?”宋書航焦急問道。

  按她自己所說的,如果她的傷勢再不治療的話,現在她可能都只有十五天的壽命!為什么還乖乖留在蘇氏本族接受治療,又要跑出來?

  萬一中途傷勢發作的話,怎么辦?

  “嘿嘿,我厲害吧,想到了用快遞將自己寄出來的辦法。輕松的就再次從蘇氏本族逃出來了!不過,你放心,這次我帶了護身符出來的,不怕有人襲擊我。也帶了些丹藥,可以壓制傷勢。”說話間。阿十六望著宋書航焦急的模樣時,先是疑惑了一下。

  然后她伸出小手拍了拍宋書航,安慰他道:“放心啦,有護身符在,阿七也能很快精確我的位置,最多晚上就會來接我了!我就出來半天時間。”

  宋書航哭笑不得。他不由得轉過頭來望了一眼正在打游戲的京巴妖犬,再回頭望向蘇氏阿十六。

  黃山真君、阿七前輩,你倆辛苦了!

  “這次又逃出來有事?”宋書航嘆了口氣,也只能等阿七前輩回來接她了。

  “嗯,有事。”阿十六點了點頭。先是將小罐子遞給宋書航:“一百顆‘辟谷丹’,我說到做到,送給你了!”

  “就為這事?就算你要實現承諾,百倍還我辟谷丹,也不用逃出來特意送我吧?”宋書航再次哭笑不得。

  阿十六沒有回答,她眸子微微低垂,沉默了半晌。

  然后,她又將那盒子遞上:“還有這個。靈脈碧茶,給你當禮物!你現在怎么說也是個修士了,以后有修士道友過來做客的話。至少也要有個靈脈碧茶招待客人。另外靈脈碧茶給普通人也可以少量喝點,能強身健體。可以給你的家人喝點,但要少量。”

  宋書航望著阿十六手中的盒子——她突然送‘靈脈碧茶’,不會是因為羽柔子在群里提到過的原因吧?

  阿十六黑溜溜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宋書航,保持著遞出盒子的姿勢。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啦。”宋書航只好接過她手中的靈脈碧茶。不好拒絕她的好意。

  “然后……在阿七到這里之前,還會有點時間。你陪我逛逛好不?”阿十六燦爛笑道。

  “好吧。妳想去哪玩?”宋書航答道,周二下午他們沒課。

  而且。學車也剛告一段落。他已經和土波順利通過了科目二,現在就等著教練通知,上路去開幾圈,然后就要去參加路考。

  所以最近正好閑著。

  “很多很多地方,我想先去逛服裝店、然后是羅信街區美食街、看電影也不錯,大型游戲廳我也想去,逛到哪算哪,好玩的、好吃的,好看的,我都想試試。”阿十六笑著瞇起眼睛。

  停頓了片刻后,她又道:“然后,有個大問題。我沒帶錢,一毛錢都沒帶,所以上次欠你的出租車費我也還不起!”

  “好吧,欠五十是欠,欠五千也是欠。我來付款可好?”宋書航笑道。

  “好。”阿十六伸了個懶腰:“那我們出發!”

  “豆豆,一起不?”宋書航朝著電腦前的京巴叫喚了一聲。

  因為想到要逛羅信街區,正好可以給豆豆買點吃的。

  京巴豆豆轉過頭來,用看逗逼的眼神望著宋書航,半晌后,它道:“我嗨著呢,不想跟你出去玩。你回來記得給我帶份牛肉味的狗糧來,我老早就想嘗嘗狗糧是什么味道。黃山大傻卻從不給我買狗糧,真是大傻,哪有狗竟然不吃狗糧的?”

  “……好。”宋書航艱難答道。

  阿十六心情很好,牽著宋書航的手,先是到女裝商場逛了起來。

  “這件怎么樣?”她換了件可愛的碎花裙子,在宋書航眼前轉了一圈。

  這碎花裙子很適合阿十六的風格,她挑選衣服的眼光很準。

  “棒極了!”宋書航豎起大拇指。

  “那就買下了,我們繼續!”阿十六笑著,轉身繼續穿梭在女裝店的衣海中。

  邊上的服務生都忍不住贊道:“這位小哥,你妹妹真是好可愛,而且挑選衣服的眼光真好,剛才那身衣服真是很適合她呢。”

  “哈哈,謝謝,謝謝。”宋書航笑著付款。

  衣海中的阿十六,抬起頭來望向鏡子中的自已,我有這么小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