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3章 宿舍中的意外來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心竅被氣血填滿,水到渠成,竅穴自開!

  竅穴開啟后,修士才能真正掌控自己體內的‘氣血之力’,從而發揮出遠超人類極限的力量!只要氣血之力夠強,徒手扭鋼條之類的都可以辦到!

  意識海中,真我變的更加凝實,透露出修士的氣質。

  宋書航站身來,輕輕吐納呼吸。

  腦海中開始回憶著當初在《金剛基礎拳法》幻境中,看到的那赤著上身的宗師施展拳法時的場面。

  簡簡單單的一套基礎拳法,在那≌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位宗師手中可拳走曲線,曲中求直;可力大勢沉,拳如炮擊;又可輕柔如風,剛柔并濟。

  心竅末開之前,宋書航做不到那么輕松寫意。

  而現在,開啟心竅后或許他可以一試!

  他可以感應到從心竅中無時無刻涌流出來的氣血之力,隨著心臟跳動,將氣血之力輸送到身體每一處;在體內循環一周后,氣血之力變的更加強壯,回歸心竅之中。如此循環,只要宋書航還活蹦亂跳的活著,體內的氣血之力就會漸漸的增強。

  而氣血之力在體內運轉的過程中,宋書航可以感知自己的每一塊肌肉的狀態以及它們的爆發力。

  這是種掌控自身狀態的境界。

  宋書航再次搭起《金剛基礎拳法》的起手勢,肢體半松半緊,隱隱間似乎和周圍的環境融合到了一起,通體上下有種說不出的流暢感。

  屏息、凝神,一拳推出!

  速度不快,空氣中卻傳來爆破的轟鳴聲,比起以前宋書航全力揮拳時的爆響聲還要沉重。隨意一拳,舉手投足之是。都有過去念動‘拳法口訣’引動天地靈力時的威力。

  從頭到尾再一次打完這套《金剛基礎拳法》,宋書航這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渾氣。

  這是真正的‘一口氣’便打完整套基礎拳法。

  隨著這口沉沉的渾氣吐出,他身體的每一塊肌肉微微震動,調整到了一種極度健康的完美地步。

  宋書航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

  今天的修煉,到此為止。

  雖然可以依靠‘氣血丹’再多修煉幾趟,但宋書航不準備再修煉下去了。

  欲速則不達。剛完成筑基,他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現在的身體狀態,將現在的身體徹底掌握!

  磨刀不誤砍柴功。

  沖了個澡后,宋書航取出從壇主那得來的黑箱子。

  然后,他將昨天收獲的‘血神鉆’放入其中,又將那柄得自月刀宗宗主的寶刀和黑箱子放在一起。

  刀身上銘刻著刀名——霸碎。

  刀長三尺三寸,刀身被劫火燃燒,徹底變成了黑色。原本很漂亮的寶刀現在變成了黑不溜秋的黑刀。

  不過,經劫火燃燒后。原本刀內月刀宗宗主霸千軍留下的‘禁制’、‘精神烙印’全部被燒的一干二凈。現在,此刀乃是干干凈凈的無主之物。

  “如果能將這刀和藥師前輩的‘飛劍’一樣,渡上隱身的法陣就好了。這樣就可以隨時帶在身上了。”宋書航暗嘆一聲。

  他老喜歡這刀了,恨不得能將它無時無刻帶在身上。

  可惜這刀可是開鋒利器,不隱形的話,背到街上不久,就會被警察叔叔沒收了。說不得他還得吃一個‘佩帶管制刀具’的罪名。

  將這些寶貝放入房間的保險箱中,藥師家里有他布置的陣法守護。不用擔心有小毛賊光顧,東西存在這里再安全不過了。

  然后宋書航帶著‘通玄大師’的那柄飛劍。回往江南大學城方向。

  這柄飛劍,要寄回去給通玄大師才行。

  他已經在軟天聊件上聯系‘三日小和尚’師兄,告知飛劍已找回的消息。

  路上,宋書航撥通了司馬江的電話:“喂,小江嗎?哈哈,這么晚了才聯系你。你的傷好些了吧?嗯。你現在可以過來一趟嗎?上次那個快遞我需要再寄一次。”

  電話中,司馬江迅速答道:“沒問題,還是去江南大學城嗎?好的,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到!”

  司馬江原本還有些擔心宋書航會不再照顧他的生意,現在有了這通電話。他總算安心下來。

  “來四個人,跟我一起過去。”司馬江出聲道,這次如果快遞再被搶劫的話,他就真沒臉見人了。

  “司馬先生,那個搶劫犯怎么處理?”戴眼鏡的黑西裝男子推了推眼鏡,問道。

  “先關著,等我去問問宋書航,看看他的意見。”司馬江帶上四個黑西裝大漢,邊走邊說道。

  在回大學城的路上,宋書航意外遇上了兩個‘熟人’。

  二米多高的南浩猛和瘦瘦弱弱的林濤。

  林濤就是那個‘壇主事件’中,賣了宋書航情報后,挨了宋書航一記友情破顏拳的學長。

  宋書航是在拐彎時看到他們的,因為角度問題,對方兩人沒有看到他。

  對方兩人似乎也是巧遇。

  南浩猛露出燦爛的笑容,朝著林濤迎了上去:“林濤同學,被打掉的牙補好了嗎?”

  林濤的臉部還有些微腫,他面色愁苦,卻又得討好的回答道:“補好了,補好了。”

  不過因為要補的牙比較多,前不久那筆意外之財也花的七七八八。等于是沒賺頭,還白白被人揍掉了半口牙。林濤心里好苦……

  “補了就好,現在技術很發達,看不出是假牙的。對了,你沒有向校方告狀吧?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作錯了事就要承擔責任,對吧?”南浩猛露出和善良的笑容,拍了拍林濤的肩膀。

  “沒有,當然沒有。”林濤用力搖頭道。

  “沒有就好,你我雙方也算是不打不相識。打了一場后。你我也算是有緣認識了。”南浩猛是個話嘮,這點宋書航第一次遇上他時就知道。

  而且這家伙沒有自知之明,明明是個話嘮還死不承認。

  “以后我們好好做朋友吧,當然,你也不會想要再經歷一次‘不打不相識’對吧。所以,以前的事就讓它隨風散去。過去種種。煙消云散,是這個說法吧?”南浩猛再次用力拍著林濤瘦弱的肩膀。

  “是的,是的。”林濤真的想哭——誰特么的想和你們做朋友啊?

  “那過幾天我們再見啊,也祝你學業順利哈。”南浩猛哈哈一笑,揮了揮手,瀟灑的離開。看樣子……他是很擔心林濤會向校方告狀,隔幾天還特意來威脅林濤一次。

  這大塊頭,意外的細心?

  林濤咬了咬牙,摸著自己腫起的臉。喃喃道:“要是我有實力,一定干翻你們。混蛋!”

  他話音剛落,突然聽到身后有人如鬼魅般幽幽出聲:“嗯,不錯,還算有志氣。”

  林濤嚇了一跳,這都什么人啊,來到他背后怎么一點聲音都沒有?

  他一轉頭,便發現宋書航白白凈凈的臉蛋。

  頓時。林濤臉部一抽,前幾天被揍的地方開始隱隱生痛起來。

  “不過你得好好鍛煉才行。你現在弱的跟雞似的,我一根指頭都能輾倒你。等你鍛煉好了后,隨時可以來找我。”言罷,書航轉頭看了看周圍,正好邊上有一幢正在拆建的舊大樓。

  他來到大樓一堵墻壁前,握住拳頭。控制好力度,輕輕往墻壁轟了一拳。

  咚!的一聲大響。

  墻壁上片片龜裂開來,簡直像被大鐵錘砸中一樣。

  宋書航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過頭來對林濤道:“嗯,看到了吧?你什么時候練到這種程度。就差不多可以來找我報仇了。”

  林濤雙眼呆滯,望著墻壁上的龜裂,久久不語。

  一直等宋書航走遠后,林濤才上前摸了摸墻壁,又再推了推。

  這堵準備拆除的墻壁不是豆腐渣工程,而是良心工程,質量杠杠的!

  林濤腿都軟了。

  十多分鐘后,江南大學城,男生宿舍。

  司馬江再次從宋書航手中接過那個快遞,這次他小心翼翼的將這個快遞放入到了個一看就是高科技產品的黑箱子中。

  “這快遞又麻煩你了,小江。”宋書航道。

  司馬江爽朗一笑,關于這個快遞是怎么回到宋書航手中的,他很聰明的沒去詢問。

  臨走前,司馬江問道:“對了,書航同學。上次我抓到的那個搶劫犯,要怎么處理?”

  “哦,那個被你炸斷腿的家伙?你看著辦吧,真覺的麻煩就將他丟進監獄吧。”宋書航想想后,答道。

  說起監獄……還不知道那位洋和尚怎么樣了?不知道從哪能得到洋和尚的消息?

  “我知道了。這次,我一定會順利將快遞送到的,請你放心!”司馬江有力道。

  “我相信你。”宋書航揮了揮手——他總感覺變內疚的,司馬江是被他卷入無妄之災的,如果以后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想辦法補償他才行。

  送走司馬江后,宋書航回到自己的宿舍。

  三個舍友現在都沒回來,從陽德租在外面后,總感覺宿舍里沒以前熱鬧了。

  要不養條寵物?

  不行不行,學生宿舍不允許養寵物的。

  思索間,宋書航推開宿舍的門。

  然后……他看到了一條毛聳聳的大尾巴。好大,這條尾巴看上去有個落地式電風扇那么大!

  宋書航果斷關上房間,用力揉了揉眼睛。

  他心里有種不祥的預感。

  深呼吸,然后,他再次打開宿舍房門。

  這次,他看到一只巨大的京巴,正吐著舌頭朝他賣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