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0章 出關在即白真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正德’哭的天暈地暗,蘇氏阿七嘆了口氣,一記手刀砍在正德后脖,將他砍暈。

  “我們先去趟仙農宗吧。”蘇氏阿七道。

  整件事情,皆因他被公子海引導到仙農宗后而起。仙農宗現在受到重創,他也有責任。這個時候,能幫上點忙就盡力幫忙吧,至少不能讓仙農宗的道統被斷去。

  然后,阿十六和宋書航再次爬上蘇氏阿七的遁光,后邊拖著正德,飛往仙農宗。

  飛行中,宋書航掏出手機,準備回撥七生符府主,報道一下自己此次的收獲。

  血神鉆,似乎是很珍貴的煉器材料,連群里的前輩都認為它是‘大收獲’,不知道能煉成什么類型的法寶?

  宋書航暗暗望了眼手中的血神鉆——但是,他只要一想到這‘血神鉆’是許多人被活祭殺死后形成的東西,心里就有點梗梗的。

  這是人之常情,畢竟如果你知道一塊寶石很珍貴,但若這塊寶石是由成千上萬的人類尸體的‘尸油’凝聚而成,你就算知道它是無價之寶,心里也會梗梗的。

  如果可以的話,宋書航想將它換成等價的、適合自己的寶物。

  然而,當宋書航撥出七生符府主的電話時。

  “對不起!您的電話已欠費,請您續交話費,謝謝!sorry!誘r__插rge_is_overdue,please_renewit,thank_誘!”

  “不是吧,我記得自己還有很多電話的。怎么就欠費了?”宋書航一臉疑惑。

  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

  七生符府主,好像在大海深處的某個神秘小島上教野生人類們識漢字來著?他那邊電話能打通就很不錯了。至于話費什么的,都是浮云啦。

  再加上宋書航沒開通國際長途,這話費自然是貴的飛起。

  仙農宗中。

  所有活下來的弟子臉上布滿愁苦之色。仙農宗此次出去的精英幾乎死傷干凈!

  就連宗主,都是被正能師兄和十幾個弟子拼命帶回來的。

  現在的仙農宗脆弱至極,如果附近有什么敵對勢力要趁火打劫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宗主的傷勢很重,他已經開始交代后事。

  “正能,這本《仙農經》記載著我們宗門的一切奧秘。我現在將它交給你。”宗主顫抖著掏出一卷經文,竭盡全力對正能道:“另外,請你想辦法將正德找回來,讓他繼承宗主之位吧。仙農宗太小了,我已讓你留在仙農宗這么多年。虧欠你的太多太多了。以你的資質,足以進入比仙農宗好上數百倍的名門大派。去追求更高的境界吧,不要再被仙農宗束縛……”

  宗主感慨萬千。

  ‘正能’紅著眼睛,接過《仙農經》,小心翼翼地翻閱起來。以他四品修士的記憶力,一本《仙農經》轉眼就牢記于腦海。

  其上,就有關于‘七煌妙果’的入藥之法。七煌妙果的真正作用——正是治療天劫之傷的!

  這功用,就連仙農宗的弟子們都不知道。

  所謂空穴不來風。就是這個道理。外面關于七煌妙果的各種神奇功效傳的沸沸揚揚。仙農宗的弟子都還嗤笑外界傳言愚蠢。

  待人溫和的正言曾向宋書航介紹‘蘇氏阿七和仙農宗恩怨’時,也嘲笑外界傳言太過虛假。

  但七煌妙果的真正功效,就是治療天劫之傷所用!

  這點。只有仙農宗高層的少數幾個人知道。

  正能輕輕合上《仙農經》望向宗主:“放心吧宗主,正德他一定會沒事的。”

  宗主微笑著的點了點頭,掙扎著開口,欲再說幾句。

  但就在這時,正能身邊的木劍猛的斬出,劍光一閃。利落的切斷了宗主的頭顱。

  宗主鮮血狂飆,臨死前。他雙眼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得意的大弟子。

  “沒想到,既然在最后。你依舊選擇了正德!”正能甩去劍上的血跡,淡淡道:“就在剛才,我在心里這么跟自己說——如果在最后的時候,師父開口讓我繼承仙農宗的話,那么過去種種我都讓他煙消云散。我甚至可以好好培養正德師弟,在他能獨擋一面的時候,讓他繼承仙農宗宗主之位。然后,我可以安心的去追求更高的境界。”

  “我不在乎這個仙農宗宗主的位置,但是,你口口聲聲說著欠了我這么多年,最后在選擇宗主繼承人時,竟從沒考慮過我?”

  正能譏諷道,他是仙農宗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天才,眾多師弟眼中的仙農宗戰力第一人,溫柔的大師兄。所有弟子都認為‘宗主’之位非他莫屬!

  然而,可笑的是,宗主在考慮繼承人時卻從沒考慮過他。而理由——是因為感覺仙農宗虧待了他,感覺他不應該被困死在仙農宗中,所以宗主之位就根本沒他的份。

  這是什么理由?

  木劍歸鞘,宗主神形俱滅。

  仙農宗殘存下來的弟子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猶如做夢。

  怎么可能,仙農宗最強的正能師兄,為什么會殺了宗主!明明就是正能師兄辛辛苦苦將宗主從月刀宗中帶出來的,為什么?

  “為什么!!”待人溫和的正言大叫出聲來,他瘋狂的撲向正能,雜亂無章的揮舞著自己的拳頭。

  “為什么?如果你非要一個理由的話——很簡單,我只是按照師父最后的愿望,脫離仙農宗給我的束縛,去追求更高的境界罷了。”正能師兄輕松躲避著正言的攻擊,最后,他一劍點出。

  劍尖在正方的額頭輕輕一挑。劍芒吐露。

  正言額頭被斬出一道血痕,但‘正能’卻沒有取他的性命,隨后劍上一道勁力噴發,將正言擊退開來。

  “所以,我只是完成了師父的遺原罷了。”正言淡淡道。

  這時……天空中有三道人影降落。

  一臉橫肉的狂霸魔君駕馭著一件梭子狀的飛行法器。他身邊是衣縷破爛卻依舊能風度翩翩的公子海,以及面容被黑霧籠罩的安知魔君。

  “看樣子你這邊也順利結束了。”公子海輕笑道,向著正能伸出手來:“時間到了,我們要走了,正能兄。”

  “嗯。”正能點頭,握住公子海的手。踏上那梭子狀的飛行法器。

  “正能!!”身后正言怒吼:“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真是有趣的結論。然而,自從成為修士的那一刻起,我就從沒想過自己能安穩的死。”正能轉過頭來,依舊是書生模樣,但氣質卻更加鋒銳:“我這一生。要么得證大道,成就不朽!要么轟轟烈烈的死去!如果連這點覺悟都沒有,就不應該成為一位修士。”

  公子海露出贊許之色。

  “接著罷。”正能突然轉手一拋,將那本《仙農經》扔向正言,眼中露出譏諷之色:“這上面記載著仙農宗的傳承、各種奧秘。你們去將正德師弟帶回來吧!師父的第二個愿望,不是讓他成為宗主嗎?”

  正言抓住《仙農經》,眼中無窮恨意。

  “你們,就守著仙農宗小小的道統。在‘安穩’中死去吧。如果,你們中間有人能有骨氣點,帶著對我的憎恨好好的變強。然后來尋我報仇?當然,你們再見到我的機會很渺茫。從今往后,我們之間的差距會越來越大。再見之時,你們對我而言,只會是地面上微不足道的螻蟻。”

  公子海輕笑道:“我們應該走了,否則蘇氏阿七要追來了。”

  狂霸魔君催動腳下飛行法器。騰空而起。

  地上,‘正言’抱著《仙農經》仰天怒吼。淚流滿面。在他周邊,是一干還在發呆中的仙農宗弟子。

  “正能兄。還真是溫柔的人呢。”公子海輕笑道,他指的是正能將《仙農經》扔還給仙農宗的事。

  “怎么說這里也是生我養我的地方呢。”正能輕輕一笑,身上氣勢散去,重新化為一位柔弱的書生狀。

  “假慈悲。”安知魔君冷哼道。

  “你不懂的,安知魔君。”公子海笑道。

  “是的,安知兄你不明白的。”正能又詢問道:“七煌妙果到手了嗎?”

  “當然。”公子海翻手,露出那枚七煌妙果,然后又掏出那三枚‘血神鉆’。

  “咦?血神鉆怎么只有三枚?不是四枚嗎?”正能眉頭微皺。

  “中途出了點小問題,不過沒關系。三枚也正好夠我們三人使用。至于最后一枚,總會有機會尋回來的。”公子海笑道。

  “也罷。”正能點了點頭。

  很快,一行四人的身影消失于天際……前往神秘的‘無極魔宗’。

  宋書航卻不知道,在他手機欠費停機不能上網的時候,九洲一號群里正熱鬧非凡。

  “@全體成員,白真君剛剛聯系我了,他說再過二十天左右就出關。去接他的人決定了沒?”黃山真君在群里發問?

  當初北河散人坑和眾人坑宋書航接下‘接待白真君任務’時,黃山真君正好不在線。所以才有此一問。

  北河散人道:“哈哈,白真君終于要出關了嗎?@書山壓力大,宋書航小友,準備好了嗎?快點趁機會將汽車駕照考出來吧。順便有空我安排你去學開飛機去。”

  狂刀三浪:“學飛機駕照應該來不及了吧。到時候直接讓宋書航陪著白真君一起學不是更好?萬一出問題了,白真君還可以用御劍飛行帶著宋書航順利逃生。嗯……應該說,白真君學飛機的話,肯定會出問題的吧?”

  “肯定會墜機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