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9章 你叫我書山壓力大好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宋書航運氣不錯,離他不遠處的月刀宗弟子們都發狂了,蹦達了會兒就都暈倒在地,沒人注意到他。

  藍原谷內,血霧越發濃郁起來。

  約兩個呼吸,宋書航突然感覺自己心竅溫溫的,有種發燙感。

  這種感覺,他太熟悉了——每次修煉《金剛基礎拳法》后,再用《真我冥想經》將氣血送入心竅時,就是這種感覺!

  不過他自己修煉時,總是心竅微微一燙就結束了,不像現在,心竅簡直是在持續加溫。

  也就√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是說,此時,他心竅中的氣血值在飛快提升!提升的越多,未來他完成百日筑基所消耗的時間就會越少。

  若是一直增漲下去,說不得他要在今天就開心竅,完成百日筑基!

  這就是七生符府主說的‘好處’之一。

  蘇氏阿七的刀斬入藍原谷,沒入那濃濃的血霧之中。

  轟轟轟轟……恐怖的刀芒爆破聲不斷回蕩。

  天刀葬星海的威力有多大?

  作為連蘇氏阿七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刀術,他這一刀下去,刀氣擴散時,傷害力可擴散開數百米之外而不減弱!

  叮叮叮~~

  血霧中傳出不斷出異響,血霧更濃了。

  五息之后。

  蘇氏阿七還刀歸鞘,眉頭卻皺的更深了些!

  公子海,似乎還沒死?

  藍原谷中,那漫天的血霧漸漸消失。

  首先映入阿七眼簾的是正是一身破爛的公子海。他披頭散發。身上到處是傷痕血跡。但他還活著。臉上洋溢著那讓人討厭的笑容。

  在公子海手中是一柄紅的發黑的血刀。冒著滋滋熱氣,本命血神刀已經成形。有了這刀,公子海就有把握沖擊五品境界,凝聚本金丹!

  在他身后,安知魔君張口一吸,從底下藍原谷中扯上一道魔氣。

  這次的‘血神邪刀陣’是他和公子海共同‘改編’,共同主持完成的。

  以整個月刀宗為祭品。

  公子海得到本命血神刀。

  而他得到這一道‘三邪魔氣’。這就是雙方合作的同共收獲之一。

  而在他們兩人的身邊,有個長發狂亂。一臉橫肉的男子。男子身上同樣鮮血淋淋,大傷小傷無數,正痛的咧牙。

  正是他接下了蘇氏阿七那一刀‘天刀葬星海’!

  蘇氏阿七看到這一臉橫肉的男子時,目光頓時火熱起來,他右手緩緩搭到了刀柄上:“狂霸魔君!”

  無極魔宗——狂霸魔君。

  五品金丹境界修士,實力高強。

  無極魔宗的弟子個個性格極端,劍走偏鋒到極點。狂霸魔君倒是無極魔宗中唯一一個比較人畜無害的極品——只要沒人惹到他的話!

  但偏偏狂霸魔君天生一副‘招人惹’的體質,隨便走在路上可能都有人會莫名其妙的看他不爽,想給他來一記耳光,或是吐口痰啥的。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由于他的這特殊體質。所以前幾天他現身時,《修士日報》還特地報道了他。讓各位出門在外的修士小心點,不要莫名其妙的就惹上狂霸魔君,自找不痛快。

  “能正面接了我這一刀‘天刀葬星海’,狂霸魔君果然名不虛傳。”蘇氏阿七握緊刀柄,戰意熊熊燃燒:“既然你為公子海出頭,那就戰吧!”

  戰吧,讓我痛快的戰一場!

  阿七整個人都燃燒起來了。

  “我只是欠公子海師弟一個人情,過來保護他一次罷了。”狂霸魔君咧了咧牙,剛才那一刀天刀葬星海,他可是拼了老命才擋下來啊。

  “別說那么多了,戰吧。”蘇氏阿七道。

  ——公子海師弟?公子海早就是無極魔宗的弟子?

  “今天不是戰的時候,你我都有顧慮。你要守護你身后的兩個小家伙,我要保護身后的公子海師弟和一位小后輩。”狂霸魔君道:“過些時間,我和你相約戰一場。”

  蘇氏阿七皺了皺眉頭。

  兩位金丹大牛交流之間,公子海微笑著伸出手來。

  本命血神刀只是自己大陣的收獲之一,現在,第二件大收獲終于來了!

  四枚血紅色的結晶體憑空出現,緩緩落向公子海。

  藍原谷中漫天的血霧其實并不是散去……而是化為了四枚血紅色的晶鉆。

  現在終于凝聚成型。

  若不是為了這四顆珍貴的‘血神鉆’,他早就讓狂霸魔君帶著他跑了,哪還用留在原地和蘇氏阿七磨嘴皮子?

  四枚血神鉆緩緩降落,公子海正欲伸出手將它們收起。

  然而就在這時,其中一枚血神鉆突然停頓在半空。然后,它主動改變了方向,像被磁石吸引著一樣,朝著藍原谷一個方向飛去。

  在那里,一個年輕的男子猥瑣的蹲在地上。在公子海疑惑的目光中,血神鉆就這么落到了年輕男子的手掌心。

  公子海臉上的微笑聲頓時僵住,他睜大眼睛盯著那年輕男子,想不通血神鉆為什么會主動跑到那男子的手中。

  片刻后,公子海眼中突然恍然大悟。

  他根據這男子所站的位置,馬上計算出了自己‘血神邪刀陣’的一處漏洞位置!

  就像是知道了一道復雜算術題的答案后,便能更容易推算演算過程一樣。

  原來如此,對方站在自己‘血神邪刀陣’的漏洞位置,輕易的從將自己馬上就要到嘴的肉給扣去了一大塊!

  歷害,實在是歷害!

  “一山更比一山高,公子海心服口服!”能在第一次看到自己改良過的‘血神邪刀陣’就馬上察覺出這處漏洞位置。早早蹲在那里等著便宜從天而降。公子海自認沒這個本事。

  所以。他心服口服。

  “呵呵。”宋書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歷害的不是他,而是他身后九洲一號群里的前輩們!

  天空中,蘇氏阿七看到這場面時心情大好,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宋書航從公子海這家伙手中搶到了寶貝。

  “哈哈哈哈。”阿七一笑,身上氣勢更沉重了些,隱隱間保護住宋書航。

  公子海收起余下三枚血神鉆。風度翩翩朝著宋書航拱手:“敢問道友道號?”

  有蘇氏阿七在,這枚血神鉆是別想要回來了。

  “你叫我‘書山壓力大’好了!”宋書航露出一口白牙。

  “書山壓力大?儒門行者?難怪有這等眼力。”公子海微微一笑:“那么,這顆血神鉆就暫時寄托在書山道友手中。假以時日,我當登門造訪,換回血神鉆。”

  同時,狂霸魔君伸手抓住公子海和安知魔君,如老鷹抓著小雞一樣,就欲遠遁而走。

  “就想這么離開?”蘇氏阿七的法刀微微出鞘,對著狂霸魔君冷冷道:“別人會懼你們無極魔宗一分,我蘇氏阿七可不怕。今天你若不給我個滿意的交代。就帶著公子海離開的話,來日我就斬你無極魔宗十處分壇。”

  狂霸魔君聳了聳肩。

  公子海溫和道:“應該的。阿七兄你生我氣也是正常。那么,區區十幾處分壇,就送給阿七兄你泄下氣。我們后會有期。”

  “后會有期。”狂霸魔君抓著他們,飛快遠遁而走。

  阿七還刀入鞘,沒有追蹤。

  從狂霸魔君對公子海的態度看來,完全不只是‘欠個人性’這么簡單。公子海在無極魔宗中是什么身份?

  然而無論如何,這筆賬,不會這么容易就算了!

  半晌后,蘇氏阿七踏著虛空,如同踏著階梯一樣落在宋書航身邊。

  宋書航腰間插著柄黑乎乎的長刀,右手抓著枚‘血神鉆’。不過他現在的注意力不在這兩件寶物上,而在自己心竅中。

  心竅已經盈盈有了些腫脹感——估計再有十縷左右的氣血值,就可以開心竅了!

  百日筑基,眼看著就要完成了!

  阿七用力拍了拍宋書航的肩膀:“書航小友,做的好。作為一個修士,其他的可以沒有,膽量卻絕對不能沒有。”

  宋書航回過神來,咧了咧牙,阿七一掌拍過來時,老疼了。

  “阿十六,這事情告一段落。現在你馬上跟著我回蘇氏本族去!”阿七朝著阿十六叫道。

  阿十六卻搖了搖頭,起身往結藍原谷內走去。

  藍原谷內一片廢墟。

  月刀宗的弟子被抽干了生命能、靈魂力量,連身體都變成了干尸躺在地上。

  谷內的兵器、丹藥等等所有修士用品,全部被那詭異大陣抽干了靈氣,仿佛經歷了漫長的歲月侵蝕,輕輕一碰就化為一堆爛鐵、垃圾。

  阿十六來到了藍原谷內一處房間,抬腿一腳踹去。

  房門在‘血神邪刀陣’力量的腐蝕下早已經破敗不堪,被她一腳踹飛。

  房間里面,仙農宗的那位‘正德’大叔一臉麻木,他看上去老了很多,頭發在‘血神邪刀陣’力量的影響下變的蒼白。

  好在那邪惡大陣持續時間沒有太長……否則他也要和外面的月刀宗弟子一樣,被抽成干尸。

  當他看到阿十六時,露出苦笑。

  “知道錯了?”蘇氏阿十六居高臨下道。

  正德大叔嚎啕大哭起來。

  在谷內,但外面的響聲那么大,他都聽的清清楚楚。

  他知道一切都只是公子海的陰謀。

  他知道月刀宗已經成為歷史。

  他知道仙農宗也損失慘重——師兄弟們臨死時的慘叫聲還在他耳畔回響。

  蘇氏阿七跟在阿十六身后。

  他沉沉嘆了口氣:“先帶他離開吧。”

  仙農宗的事,他也有責任……事情結束,他卻不能對仙農宗坐視不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