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8章 你只需站著別動就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盤。”蘇氏阿七道:“但是沒關系,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只要將你砍成兩半,就沒問題了!”

  “阿七兄,你依舊是這么果斷。”公子海微笑道:“請盡管出手吧!不要客氣,有月刀宗的護宗大陣加恃,我能越自身極限和你一戰。你我之間再次刀劍比試,豈不快哉?!”

  “刀劍比試?”蘇氏阿七冷聲道:“你以為,現在還是比試?今天的我,卻沒有和人比武的興致。”

  他一生最喜歡比武,挑戰!所以才被‘九洲一號’群里的人稱為戰斗狂人。但今天,他只有要砍人的念頭。

  蘇氏阿七又道:“修士一品和二品之間是一個大境界。四品和五品之間亦是一個大境界。”

  “是的,我知道。”公子海點頭道。

  “不,你不明白。”蘇氏阿七笑了,隨后只見他通體變的晶瑩,體內有一顆金丹如旭日般耀眼。

  五品金丹,金丹一成后,修士體內的‘真氣’就會蛻變,化為靈力。

  靈力和真氣同出一源,但靈力對真氣擁有著壓倒性的等級克制。兩者之間可以說是木劍和鋒利鐵劍的對比。

  阿七從凝聚金丹晉升靈皇后,能挑戰的對像越來越少,連九洲一號群里另一個武瘋子狂刀三浪,都被他打怕了。所以他平日里和人比武、挑戰時,很少使用全部力量!

  阿七手指指向公子海。

  一滴靈力從金丹中溢出,注入食指中。

  這滴靈力脫體而出時,化為一粒金珠射向公子海。金珠度太快。在其他修士眼中只能看到金光一掠而過!

  而且。這小小的一枚靈力金珠中。卻蘊含著整整八十道刀芒!

  “陣起!”公子海臉色凝重,輕喝:“變陣,第五陣!”

  底下月刀宗弟子紛紛行動起來,在數位長老的帶領下變化出‘新護宗大陣第五陣’。

  大陣中,每一位月刀宗弟子出斗志昂揚的吼叫,將自身的真氣、氣血融入護宗大陣。讓護宗大陣的力量加恃到公子海身上。

  同時,藍原谷上空那血霧猛然凝聚,在公子海面前化出層層防御。

  刀芒金珠轉瞬即到。

  八十刀芒的金珠靈力撞上血霧。血霧的化的防御就仿佛是豆腐一樣脆弱的讓人心痛,輕易就被洞穿。

  剎那后,刀芒金珠已經撞到公子海面前。

  公子海又忙祭出一枚玉質小盾。

  這枚玉質小盾并不是法寶,而是符器。而且是珍貴的能抵擋‘五品靈皇’一次攻擊的符器。

  刀芒金珠撞在上玉質小盾。

  僅是一彈指之間,玉質小盾就開始碎裂開來。

  它的確是能抵擋‘五品靈皇’一次攻擊的符器,但那只限于最普通的五品靈皇,可不是蘇氏阿七這。

  公子海右手袖口打開:“安知魔君,到你了。”

  那安知魔君的分魂怪笑,在玉質小盾碎掉前,閃身擋在那滴靈力金珠面前。張口吞下這滴靈力。

  隨后,安知魔君的分魂急向上容竄去。

  僅飛出五十米不到。它體內的那滴靈力爆炸開來。

  轟~~

  刀芒炸裂,將安知魔君的分魂被炸的支離破碎,爆炸形成的龐大氣浪更是將下方御劍行空的公子海沖擊的搖搖欲墜。

  公子海再次祭出一枚玉質小盾符寶,才將爆炸開的刀芒擋住。

  公子海辛苦的穩住身形,暗嘆了口氣:“所以啊……金丹境界到底有多可怕,我早就知道了啊。”

  正因為知道五品靈皇的可怕,所以他才一定要成為五品靈皇!

  蘇氏阿七的攻擊被擋下。

  但下方月刀宗的弟子卻深深體會到了阿七的強大,他們被無形壓力壓的喘不過氣來。

  面對恐怖的蘇氏阿七,他們只有拼命的維持‘新護宗大陣’,因為這是他們現在能拿的出手的唯一手段。

  弟子們不斷的游走,運轉體內真氣,將自己的力量灌入到護宗大陣中!

  他們此時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只要將護宗大陣維持住。

  抵擋住蘇氏阿七的攻擊。

  然后,將他擊退!

  不知不覺間,月刀宗弟子個個雙眼亮的通紅,呼吸急促。

  “公子海長老!”到最后,月刀宗弟子們狀若瘋魔,口中呼喚著公子海的名字。

  “搞定。”人群中,一位面容被黑霧籠罩的弟子,悄悄的退出了這‘新宗門大陣’,轉眼消失不見。

  是安知魔君,他本體悄悄混在月刀宗弟子群中,然后暗中施展魔功,迷惑月刀宗弟子的神智,讓他們更快的陷入到瘋狂狀態。

  公子海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望向蘇氏阿七。

  雖然略顯狼狽,但依舊保持著翩翩風度。

  “然后呢?你就想依靠著這些符寶、法寶垂死掙扎嗎?”蘇氏阿七淡淡道:“刀來!”

  法刀落入他手中。

  沒有御劍而行,但蘇氏阿七卻依舊穩穩的踩在虛空中,如踏在實地。

  剎那間,刀勢如天威。握上刀的蘇氏阿七和沒握刀時的他,恍若兩人!

  公子海身體受刀勢影響,微微顫抖了一下,但他很快恢復鎮定:“我從沒那樣想過,就算我祭出所有的符寶、法器,都不可能撐不過你的第三刀。”

  蘇氏阿七眉頭微微一皺。

  “其實啊,當你‘蘇氏阿七’出現在這藍原谷時,我的計劃就完成了。”公子海張開雙臂,笑道。

  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現在。是收網的時候了!

  “看到了嗎?阿七兄。下方月刀宗的弟子那迷人的叫聲。他們狂熱的將全身力量注入護宗大陣。他們腦海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擊退蘇氏阿七!”

  “這就是阿七兄你在我計劃中的作用——你甚至不用出手。只用站在那里,就能帶給月刀宗弟子巨大的壓迫力。為了能對抗你,月刀宗的弟子們拼命壓榨自己的潛力,將自身真氣、氣血之力全部注入‘護宗大陣’的運行。”

  “但這還不夠,經過我改良的護宗大陣是很貪婪的。不僅是月刀宗弟子身上的真氣,甚至他們的生命力以及他們那亢奮的靈魂,全都是護宗大陣吸收的對象”

  “因為心中有堅定的信念,他們就像遠古時期最狂熱的宗教狂信徒。比起因為絕望而被屠殺的祭品。這些狂熱狀態的月刀弟子,能貢獻更多的生命力和靈魂力量,真是太棒了啊!他們是最完美的祭品!”

  “狂歡吧,高歌吧,起舞吧!”

  “我的……祭品們!”

  下方,月刀宗的弟子象瘋了一樣,瘋狂的歡跳,高吼著‘公子海長老’的名字,雙眼通紅,失去了理智。

  最后。月刀宗的弟子一個接一個的倒在地上!

  “陣起!血神邪刀陣!”

  公子海雙手高舉,藍原谷內血霧升騰而起。

  安知魔君的本體桀桀怪笑著。悄然現身于公子海身后。他身上魔焰濤天。下方那些月刀宗弟子之所以這么快陷入瘋狂狀態,都是他的功勞。

  安知魔君和公子海背貼背站著,雙手同樣高舉,一同主持這‘血神邪刀陣’!

  “血刀宗余孽嗎?”蘇氏阿七擺出一個奇怪的出刀姿勢。

  “天!刀!葬!星!海!”

  時隔多年,蘇氏阿七再次施展天刀葬星海,會是何等威力?

  另一邊,七生符府主正趁時間和宋書航解釋眼前這‘護宗大陣’的詭異之處。

  “這個藍原谷和月刀宗弟子的陣法組合起來,其實就是當年被滅門的血刀宗用用來獻祭生靈,凝聚本命血神刀的‘血神邪刀陣’,不過月刀宗的陣法顯然在原有基礎上經過了改良的。”

  “但是,無論使用陣法怎么改,萬變不離其宗,瞞不過我們的眼睛!”

  七生符府主的聲音得意洋洋道:“現在那藍原谷有什么變化沒?”

  “有巨大的血霧升起,籠罩了整個藍原谷。阿七前輩好像要出手了!”宋書航迅道。

  “就是這個時候!去吧書航小友,沖到我們標記出來的位置!等撐到這個陣法結束時,你就賺大了!”七生符府主哈哈笑道。

  宋書航早已崩緊了身體肌肉,如一只獵豹沖向那顆無名大樹底下,同時詢問道:“阿七前輩難道不會將這個陣法破去?”

  “毀不掉的,就算是將主持陣法的人殺掉了,這大陣依舊會自動轉運!而若是想殺掉所有月刀宗的弟子,那更是在加快陣法的動轉。因為這個大陣開始后,所有月刀宗的弟子都已經成了活祭品,成為本命血神刀原材料!他們的早死晚死已經沒區別了,最多影響一點陣法結束后的收獲。”

  七生符府主道:“除非,是一刀下去直接將整個藍原谷抹為平地!阿七倒是能做到這一點,但需要蓄力很久。現在可沒那么長時間給阿七蓄力,只希望他可以將主持陣法之人砍掉吧。”

  這時,宋書航已經沖到了目的地:“我到了!接下來我要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站著別動,安靜的等著餡餅從天落到你頭上就好了。”七生符府主得意洋洋道:“你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別中途被人干掉。我先掛了,一會兒你還活著的話,就打電話告訴我你的收獲。”

  宋書航掛掉電話,小心翼翼的蹲在七生符府主指定的位置,這樣可以縮小目標,讓自己不那么顯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