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五章 喋血藍原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多年以后,九洲一號群里有位后輩問宋書航,初次體驗御劍(刀)飛行到底是什么樣的感覺?

  宋書航的回答只有兩個字:腿軟!

  就那么‘嗖’的一下,蘇氏阿七的遁光戴著他和阿十六騰空而起,那速度快的根本無法用語言形容。

  一眨眼,他們已經飛到高空之上。

  御劍飛行時,宋書航只感覺周圍空蕩蕩的,只有腳底下一片散發著淡淡光芒的遁光,沒有一點安全感。

  其實,周圍有一層無形的能量,將御∨萬∨書∨吧,w▽ww.w○anshu※ba.c¤om劍(刀)飛行時的狂風擋住——這還是阿七前輩為了照顧宋書航和阿十六而布置的。

  否則的話,實力高強的修士御劍飛行時,哪在乎這點小風?這點,從藥師前輩跨省御劍飛行后,那一頭夸張的爆炸頭就可以看出。

  但是,這層無形的能量,看不到,摸不著。無法帶給宋書航安全感——如果能變幻出四條護欄的話,宋書航心里肯定能踏實很多。

  然后……向下望去,是縮比火柴盒還要小的房子、山川、公路、河水。

  高,很高,非常高!

  宋書航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雙腿不由自主的發軟。他下意識的就向前一抓,牢牢抓住蘇氏阿十六……如果不抓著點東西,他懷疑自己會跪。

  “第一次體驗御劍飛行?”蘇氏阿十六黑溜溜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宋書航。

  “哈哈哈。”宋書航感覺連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恐高癥,有些人沒有察覺,只是他還沒有爬到足夠高的位置;又或者是他們的恐高癥很低微。輕易間就能用自己的意志克服。

  “那慢慢克服吧。不克服的話。以后自己就沒法御劍飛行了。”蘇氏阿十六安慰的鼓勵道。

  好男兒的藍天夢,其的過程總是伴隨著著淚水和艱辛。

  嗖嗖嗖的,御劍飛行的速度快到爆。

  根據那位被炸斷腿的月刀宗弟子‘趙不律’的描述的位置,很快,蘇氏阿七找到了月刀宗的宗門。

  龐大的月刀宗隱藏在高山和叢林之中,又有陣法掩蓋其蹤跡,不被外界世俗之人發現。

  當然,這種程度的陣法。擋不了蘇氏阿七的眼睛。他駕御遁光降落在月刀門的宗門之前,目光直接透過護宗大陣。

  阿十六輕輕一跳,落在地面。

  宋書航輕輕一跳,跪在地面。腿實在是太軟……

  蘇氏阿七靠近月刀宗掩護大陣邊上,輕喝一聲:“開!”

  他甚至沒有出刀,天地間的靈力隨著他這么一喝,化為一柄天開辟地的巨刀,狠狠斬在護宗大陣上。

  波波~~

  月刀宗的護宗大陣如玻璃一樣脆弱,輕易間就碎了一地。

  “咦?”宋書航和阿十六舉目望去,卻見月刀宗之內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

  沒人控制,所以這掩護宗門的大陣才如此脆弱。

  “連個人影都沒有。那趙不律騙我們?”阿十六秀眉微蹙:“回頭宰了他!”

  宋書航問道:“趙不律是誰?”

  “就是那個搶劫了小江快遞的家伙。你被抓走后,我和阿七去了趟江南豐收速遞總部,找到了那個這個叫趙不律的家伙,從他口中得到了月刀宗的位置。”阿十六答道。

  宋書航點了點頭。

  這時,阿七出聲道:“不是假消息,是月刀宗的人都搬走了。而且……離開還沒有太長時間。”

  說話間,他踏入月刀宗內,沿著一條筆直的階梯緩緩直上。

  直到這時,宋書航和阿十六才看到,在那條筆直的階梯上站著一道白衣身影。

  腰跨長劍,翩翩如玉,氣質飄渺,仿佛是從古畫中走出的仙人。

  “果然是你……公子海。”蘇氏阿七雙手負于身后,凝望向階梯上的白衣身影。

  公子海,是蘇氏阿七多數前在一次古仙遺跡中冒險時相遇的。雖然當時他只有四品境界修為,但劍術高明精妙。曾經和戰斗狂人阿七比試過一次,雖敗,卻贏得了阿七的欣賞。

  幾天前,公子海在聽到蘇氏阿七在尋找‘治療天劫傷勢’藥物時,便向他推薦了仙農宗的‘七煌妙果’,又陪同他一起前往仙農宗。

  如果幕后黑手是公子海的話,一切倒說的通了。自己曾和他在冒險時共同生活了近一年時間,又曾在冒險中見自己施展過一次‘天刀葬星海’。

  有這些基礎,公子海易容成蘇氏阿七后,就足以騙過仙農宗的弟子。

  而那招‘天刀葬星海’,公子海自然是無法學會,但偽造出個‘天刀葬星海’的架子,騙騙仙農宗的人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你來了,阿七兄。”那白衣男子轉過身來,相貌英俊,笑容溫暖人心。

  蘇氏阿七一步步接近公子海:“你從什么時候開始算計我?”

  “沒有啦,其實從頭開始,我都沒有要刻意算計你。只是你的處境,正好符合我計劃中的角色罷了。”公子海微笑道。

  沒有蘇氏阿七,他還可以去尋找王氏阿八,趙氏阿九,完全沒問題的。只要符合實力強大、有親近之人受天劫之傷,滿足這兩個要求就可以了。

  “哈哈哈哈,還真是符合你的性格和劍法。”蘇氏阿七大笑,隨后,他沉聲道:“那么,你算計了我后的結果,你想到了嗎?”

  “當然想過,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公子海朝著蘇氏阿七豎起大拇指:“不用擔心我,阿七兄,你想怎么做就去做吧!修士修的就是大自在、大逍遙。當瀟灑活著,做自己想做的事。喝自己想喝的酒。玩自己想嗶的女人。這不是阿七兄你教導我的嗎?”

  “哈哈哈哈,你說的太棒了!”阿七猛然抽刀,一刀斬向眼前的公子海。

  刀芒耀眼,璀璨如旭日,讓人睜不開眼睛!

  刀過……

  公子海整個人被劈成兩半,轟然倒地。

  “就這樣掛了?”宋書航感覺,這位公子海出場這么帥,沒想到這么容易死了?

  “沒掛。我們走,將這家伙的本體抓出來,祭我這口刀!”蘇氏阿七頭也不回,向著月刀宗之外踏去。

  身后……被斬成兩半的公子海突然隨風飄起,化為一張被剪成兩半的紙人。

  不是分身,僅僅只是一種類似于‘3虛擬人物投影’一樣的法術。這紙人只是施法的媒介。從一開始,公子海本體就不在這里。

  阿十六惱道:“這公子海到底想做什么?”

  “挑撥離間,讓我和仙農宗之間產生恩怨,然后借我之手滅掉仙農宗。這肯定是他的目的之一。但以我對這家伙的認識,這肯定是他擺在明面上的謀算。給別人看的掩子。不管我到底能不能滅掉仙農宗。對他而言都無所謂。他真正想要得到的東西……我猜不出來。”蘇氏阿七感覺牙痛。

  他喜歡快意恩仇,刀斬一切恩怨。最不喜歡這種玩弄戰術陰謀的家伙。心太臟!

  所以,什么陰謀、詭計他想不通就不去想。

  抓住公子海,一刀送他去西天,就是最好的答案。

  如果心里惱火的話,就將他切成十塊八塊,氣也就消了。

  “我們現在去哪?”宋書航問道。

  “找那家伙去。”蘇氏阿七咬牙道。

  公子海留下了投影法術,他就能順著這投影法術的痕跡找到公子海!

  但是,只要想到這很可能是公子海這家伙主動留下的線索,阿七感覺牙都在癢。

  藍原谷外。

  撕殺聲震天,各種真氣爆破的聲音不絕于耳。

  這里,已成為喋血之地。

  仙農宗幾乎精銳盡出,發瘋了一樣攻打藍原谷月刀宗。這群平日里不擅戰斗的仙農宗修士,一個個爆發出恐怖的戰斗力。

  月刀宗的弟子死傷不少,但仙農宗更是死傷慘重!

  不對勁,仙農宗的宗主心中感到不妙。他們是有拼死一戰的決心,有著無論如何也要給蘇氏阿七點顏色看看的念頭。

  但現在,連蘇氏阿七的影子都沒看到,就被藍原谷的月刀宗纏住。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死斗起來。戰斗不久后,整個仙農宗的成員都像瘋了一樣,不知后退,只知道嗜血拼命。

  仙農宗的宗主隱約間感覺到,那是藍原谷中的一個隱秘陣法。讓修士變的瘋狂,嗜殺。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死的人越多、流的血越多,那隱秘陣法的威力就越強!

  但當宗主察覺到不對勁時,已經遲了。連他自己都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雙眼變的通紅,理智都在一點點褪去。

  仙農宗的精英一個個倒下,生死不知。很快,就只剩下仙農宗的宗主還有五六個精神力修為較高、受陣法影響較低的弟子。

  “完了,全完了。”仙農宗的宗主嘆道,仙農宗數百年傳承,將毀于他手。

  整件事情都這么莫名其妙。

  “師父!!快,快救出宗主!”這時候,他耳畔遙遙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睜眼望去,卻發現自己的大弟子‘正能’正帶著一隊仙農宗的弟子沖了過來。

  是正能啊。

  仙農宗宗主眼中流露出一絲欣慰之色……

  就在這時,月刀宗的霸千軍突然出現在仙農宗主身邊,一刀破開他的防御,將他刺穿。

  “哈哈。”霸千軍獰笑,呼吸時附帶著一股焦臭味。

  “賊子,休傷我師父!”正能尖嘯一聲,伸手一抬,那柄木劍破空而出,馭劍斬向霸千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