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四章 蘇氏阿七怎么在這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來者便是仙農宗如今的最強戰力之一,‘正’字輩道號中最強大的修士‘正能’。他是位天資橫溢的修士,身處仙農宗這種小門派中,憑著普通的修煉功法,卻在一百八十年內沖破重重困難,晉升四品境界。

  若是他能進入一些強大點的門派的話……

  靠近仙農宗成員上空后,正能師兄腳下遁光一收,化為一柄小巧的木劍,被收入袖中。隨后他輕巧的落于地面。

  他身材修長,看上去不像是修士,反而更像是從畫卷里走出來的書生。讓人一看到他,就心生親切之感。

  “正能師兄,不好了,正德》☆ωáń》☆書》☆ロ巴,ww≌w.wa∷nshu︾ba.co◇m師兄被人抓走了。正悅師姐追著過去了,我們現在都還沒聯系上她。原本要捉的蘇氏阿十六,現在也沒消息了。我們現在怎么辦?”那稚氣未脫的弟子跑了上去,撲進正能師兄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

  “正璃莫怕,我這不是來了嗎?”正能師兄輕嘆了口氣,然后說道:“我剛收到宗主的信息,宗主發現了蘇氏阿七的蹤跡,現在確定蘇氏阿七進入了一處巨型山谷!那里,似乎是一個叫‘月刀宗’的門派勢力。現在,宗主已經請出了仙農宗的鎮門法器,我們仙農宗最強力量已經抵達巨型山谷,這次一定要蘇氏阿七給我們個交代!我想,很可能正德師弟也被抓入到這山谷中去了,說不定到時能將他一起救出來!”

  蘇氏阿七到巨型山谷?宋書航心中疑惑。

  “我只是不明白,他們為什么要抓正德師兄?”那稚氣未脫的弟子顯然和正德大叔感情極好,抽泣著問道。

  “蘇氏阿七的目標就是‘七煌妙果’。但是七煌妙果并不是拿來服下就能使用的。他肯定是想從我們仙宗套出七煌妙果的使用方法。所以才抓了正德師弟吧。”正能大師兄沉聲道。

  輕輕拍了拍懷中的小師弟正璃后。正能大師兄沉聲道:“現在,還能起來行動的跟我一起來,前往那巨型山谷,和宗主匯合!無論是月刀宗也好,蘇氏阿七也好,我們都不會懼怕!”

  大部分弟子從地上一躍而起,一臉激動。

  只有一位比較倒霉的,之前被安知魔君的劍氣深深傷了腹部。還沒有徹底恢復。他猛的從地上躍起后,原本恢復了些的傷口又裂開了,鮮血染紅了腹部,看上去比來了大姨媽還凄慘。

  正言師兄看到這里時,輕聲道:“正風,你傷勢太重,先留下來等傷勢徹底恢復,免得留下病根。正璃,你留下來照顧正風。”

  被傷了腹部的正風一臉愁苦之色。

  那被點名留下照顧傷員的正璃,嘟著嘴。但又不敢不聽正言師兄的話,只能垂頭喪氣的留了下來。

  “我們走!”大師兄大手一揮。在前帶路。

  由于身后師弟們沒人能御空而行,他也不好一個人在空中飛著。

  同時,大師兄又道:“往前一些,便公路大道。我在過來時,順手租了輛大客車。現在那大客車就停在公路邊上等著我們,我們乘車過去,在接近藍原谷的地方再下車!節省體力!”

  這畫風,一下子又從仙俠風轉變到詭異現代風格了。

  正風、正璃留了下來。

  同時留在原地的還有被忽略的宋書航。

  正璃從頭到尾就沒給宋書航好臉色過,跟個鬧脾氣的小孩子一樣,倔的跟驢似的,還不聽人勸。

  受傷很重的正風倒是典型的仙農宗人性格,憨厚溫和。

  其實宋書航本想跟著仙農宗離開的隊伍一起離開這荒郊野外,找到那條公路回江南大學城的。

  但是仙農宗這次出來的全都是二品以上的修士,嗖嗖嗖的,幾個跳躍就連影都看不到了。

  所以他只有作罷,只有繼續先休養片刻,等攢夠精力再行動。

  反正有個大概方向,應該不會迷路。

  休息了一會兒后,宋書航站起身來,望向兩位仙農宗弟子——如果說,自己現在向他們借手機,要給蘇氏阿十六打個電話報平安的話,這兩個仙農宗的弟子會不會打死自己?

  嗯,應該不會打死,最多打個半死吧?

  所以,還是免了。

  “兩位道友,你們繼續養傷,我有事先行一步!”所以宋書航向仙農宗弟子告別,準備到到附近看看有沒有公用電話亭之類的。

  “哼,誰跟你是道友。”正璃冷哼道。

  “正璃不可無禮,宋先生也只是被卷入了這場禍事而已,他本身和我們仙農宗并不恩怨。”正風用力揉了揉正璃的腦袋,然后向宋書航抱拳道:“道友請便,最后,還請你不要卷入我仙農宗和蘇氏阿七之間的恩怨。”

  宋書航學著抱拳行禮,心中暗暗嘆了口氣。

  罷了,先回江南大學城吧。一切等和阿七前輩見面后再說吧。

  正當宋書航起身準備離開時,突然聽到天空中傳來清脆的叫喚聲:“宋書航……宋書航!”

  “?”宋書航抬起頭來望向天空。

  然后,他便看到一位高大的男子,腳踏遁光而來。男子邊上攜帶著一位短發、容貌精致的少女。

  “咦?阿十六?”宋書航驚訝道。

  她怎么找到這里來了?

  還有她身邊的是蘇氏阿七前輩嗎?

  可是剛才,仙農宗的那位大師兄不是說在什么巨大山谷中發現阿七前輩的身影,整個仙農宗的人都跑過去了,怎么阿七前輩又出現在這里了?

  天空中,蘇氏阿七帶著阿十六落下。

  阿十六雙眸明亮,開心道:“你從那團黑煙球中逃出來了?”

  “可能是今天我幸運值比較高吧,半路上正好遇上了仙農宗的弟子攔截那黑煙球安知魔君,他們以為煙球里面被抓的人是阿十六呢。然后,我趁機用了張劍符,從魔君手中脫身。”宋書航說著,又指了指不過處的兩位仙農宗弟子。

  此時,仙農宗兩位弟子如臨大敵,雙眼瞪大,緊張的盯著蘇氏阿七。

  阿十六望著這兩位仙農宗的弟子,皺了皺眉頭,小巧的鼻子上皺出可愛的紋路。她對仙農宗也沒什么好感。

  “別這樣,仙農宗的弟子可能受人愚弄了。”宋書航解釋道,并將之前正言師兄給他描述的過程重述了一次。

  蘇氏阿七沉聲道:“也就是說,當晚有人假扮成我的模樣,搶走了仙農宗的七煌妙果,最后,還使出了招‘天刀葬星海’?”

  稚氣未脫的正璃聽到這里后,頓時憤怒大叫道:“什么假冒?明明就是你做的!奪走了我宗的七煌妙果,為何不敢承認!”

  邊上的正風連忙掩住他的嘴巴,一臉警惕狀。

  “哈哈哈哈,不敢承認?我阿七自出道來,無論做過什么,敢做就敢認。但不是我做過的事情,誰想賴在我頭上,就得問問我手中這口刀同不同意!”阿七大朗聲道。

  正璃、正風不知為何,竟然無法反駁阿七的話來。

  “另外,那賊人還在你們仙農宗里使出過一招‘天刀葬星海’重傷了你們宗門十八名弟子?哈哈,開什么玩笑。天刀葬星海是我自己都沒有熟練掌握的刀法,一旦使出,根本無法遏制它的威力。在那種刀法下,你們覺的仙農宗的弟子有本事能活的下來?”蘇氏阿七反問。

  正璃、正風被問的啞口無聲——以前沒見過高品階修士的手段,所以對‘天刀葬星海’沒什么概念。

  但今天他們見識了安知魔君一招秒了他們十五人的馭劍手段,心里對高品階修士的強大稍稍理解了點。

  連四品修為的安知魔君都能一招秒敗他們這么多人!相比之下,蘇氏阿七更強大,如果是他都無法控制的絕招下,仙農宗的弟子憑什么活下來?

  仙農宗的高層本應該想到這一點的……只是當局者迷。

  宋書航暗暗嘆了口氣,隨后好奇問道:“對了阿十六,你們是怎么找到我的?”

  “嘿嘿,當然是通玄大師的‘烙印感應法’啦。我突然想起你身上還帶著大師的飛劍,然后大師的劍上有精神烙印,通過這‘烙印感應法’就能找到你啦。所以,在你的聊天記錄里翻了翻,找到了這個精神法門。再讓阿七用他強大的精神力施展這法門時,就能鎖定你的位置了!”說到這里時,阿十六又變的不好意思道:“不過我沒經你同意翻看了你的聊天記錄,不怪我吧?”

  宋書航笑著搖了搖頭,感謝都來不及了。

  “對了,阿七前輩。剛才仙農宗的大師兄趕了過來,說仙農宗的宗主看見了‘蘇氏阿七’在一個巨型峽谷中,然后帶著眾多弟子趕過去,要去峽谷與仙農宗主匯合。”宋書航出聲道。

  正風和正璃頓時心中一動,相互對視:對啊,現在蘇氏阿七人就在這里,那巨型峽谷里的那個難道真是假貨?

  “一次又一次的假冒我,看樣子是假冒上癮了?哈哈。”蘇氏阿七怒極而知,一聲輕嘯,法刀再次化為遁光。

  “上來,我們現在過去,找到那月刀宗的宗門所在。我倒要看看,這月刀宗到底想玩些什么把戲。”

  說話間,蘇氏阿七右手輕輕一抬,宋書航和阿十六被一股無形之力拉扯著,穩穩的站到遁光之上。

  御劍飛行啊!

  這次是真正的御劍飛行!

  好男兒的藍天夢,我宋書航,又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