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各謀所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天,蘇氏阿七約見了我們宗主。他是成名已久的五品修士,我們仙農宗自是以禮相待。阿七和我們宗主交流了許久,一開始也是賓主盡歡。”

  “之后,蘇氏阿七向我們詢問‘七煌妙果’,因為他的一位后輩渡劫失敗,身受天劫之傷,他正尋找能治愈后輩傷勢的藥物。經人介紹,便來到了仙農宗……‘七煌妙果’本是我們仙農宗代代相傳的至寶,后來不知道怎么,被一些道友得知其存在,還被傳為神藥。最后,藥效越傳越玄,竟然傳出‘七煌妙果’有治愈天劫傷勢的效果。有趣的是,我們自己都還不知道‘七煌妙果’能有這種神效呢。”說到這里,正言師兄自嘲笑了笑。

  謠言止于智者,但偏偏世界上愚者橫行。特別是一些陷入絕望中的人,很容易極端的‘寧可信其有’。

  宋書航不知這位正言師兄為何向他講述這些,不過事關阿七前輩,他默默聽著便是。

  “最后,蘇氏阿七向我們詢問,可否割愛‘七煌妙果’?他會以更高價值的寶物兌換。我們宗主拒絕了他,因為‘七煌妙果’是我宗門至寶,而且它并沒有治愈天劫傷勢的功效,不存在交易可能。蘇氏阿七倒也沒有強求。后來,他便和我們宗主告別,與同伙一起離開了仙農宗。”

  說到這里時,正言頓了頓,皺著眉頭道:“然而,我們誰都沒有想到,就在當晚……蘇氏阿七闖入我們仙農宗,連傷我們仙農宗十八名弟子,奪走了七煌妙果!”

  這就是蘇氏阿七和他們仙農宗之間的恩怨。

  所以,才有了后面逗比大叔跟蹤阿十六,欲生擒他,將蘇氏阿七逼出來的一幕。

  宋書航聽到這里后,微微皺起眉頭。

  他想起那個刺殺阿十六的刺客,仙農宗和阿七恩怨的背后,顯然是有人在特意挑撥。

  想到這時,宋書航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柔和:“請問,你們確定當晚闖入仙農宗的人,就是蘇氏阿七嗎?”

  “自然能確定。那晚,我宗門實力最強的‘正能’師兄以及三十名師兄弟,負責輪守宗門秘地。蘇氏阿七突然現身,一刀敗我正能大師兄,重傷十八名弟子。我族弟子個個親眼見到他的模樣,還有他那獨一無二的刀法‘天刀葬星海’。”正言師兄解釋道。

  “……”宋書航嘴角抽搐——疑點太多,他都不知道要從哪里開始吐槽才好!

  蘇氏阿七去別人家搶劫,還露出自己真面目的?

  而且,他趁夜色偷偷干壞事時,還要露一手自己‘獨門秘技’的?生怕別人認不出他來?

  你說蘇氏阿七要有多缺心眼,或者是要有多狂妄,才會做出這種事情?

  “我猜你應該和蘇氏阿后輩有些交情,所以我告訴你這件事情的經過。希望你不要再插手我們仙農宗和蘇氏阿七之間的恩怨。”正言師兄道。

  他是想勸宋書航不要卷入這場是非。

  宋書航思索片刻,答道:“你們和阿七前輩之間的恩怨我知道不多,所以也沒有發言權。不過,我這里有件事,感覺還是讓你們知道比較好——事情就發生在不久前。當時你們仙農宗的那位大叔想出手活捉蘇氏阿十六,然后失敗了。接著,大叔就……撤退了。但就在大叔離開后不久,就有位刺客突然出手,刺殺蘇氏阿十七。若不是我當時巧合在場的話,阿十六可能已經被殺了。”

  言盡于此,宋書航沒有多解釋什么。

  如果對方相信他的話,就會好好思索他的話中的意思。如果對方不相信他的話,那他的解釋,反而會起到反效果。

  正言皺起眉頭,陷入沉思。

  華南,藍原谷。

  月刀宗已經舉宗遷移,離開宗門,來到了‘藍原谷’。

  這藍原谷本是月刀宗多年前暗暗修建的避難之地,谷中各種設備齊全,相當于是月刀宗的第二宗門。

  由于早就有準備,月刀宗的弟子遷移效率很快。不到三個小時,已經遷移完畢。

  在月刀宗各位長老們的安排下,弟子們各按自己的身份、地位,選擇谷內住處,安置好自己的物品。

  最后,月刀宗弟子們開始在藍原谷里布置一個護宗大陣。

  這‘護宗陣法’經公子海長老研究改良過,一旦發動,短時間內可以讓陣內的月刀宗弟子爆漲兩成戰力。

  月刀宗弟子相信有了此陣法,就算是修士界已經凝聚了金丹的五品靈皇來襲,他們也能擋下來!

  一切安頓妥當,公子海長老向宗主霸千軍報告了現狀。然后從宗主那離開,回到他自己在藍原谷的私人住處。

  他的住處,干干凈凈,只有一株紫色的竹子孤零零的插在盆栽中。

  公子海進入房間手,便啟動了防御陣法,可暫時屏蔽外人窺探。

  接著,他右手袖子一動,那團類似‘安知魔君’分身的黑霧鉆出,發出‘桀桀’怪笑聲。

  同時,那紫色的竹子亦輕輕震動。

  “刺殺阿十六的任務失敗了?”那紫色竹子微微震動,發出很機械化的聲音。

  “失敗了,真是遺憾啊。連‘血神刀’符寶都沒能殺掉蘇氏后輩,這些出自名門大家族的后輩修士,果然不是這么容易對付的。”公子海搭在腰間長劍上,淡笑道。

  “真是麻煩,這樣就無法引蘇氏阿七去對付仙農宗。”那紫色竹子不滿道。

  “桀桀,從一開始,我們早預料到這種可能了嘛。”安知魔君的分身黑霧怪笑道:“反正只要引仙農宗的人來進攻月刀宗,我們同樣可以完成目的。”

  “哼,你們兩個自然無所謂,我卻得憑空再多費一番周折。那么退而求其次,第二個計劃——蘇氏后輩活捉過來了沒?沒有她,我們依舊無法引蘇氏阿七過來。”紫色竹子繼續道。

  公子海眸子微沉,道:“安知魔君的本體親自去抓捕蘇氏后輩了,我還讓一位可愛的工具暫時拖住了蘇氏阿七,魔君,你應該已經成功了吧?”

  “呃。”安知魔君的分身頓了頓:“怎么說好呢,因為一只大狗打擾,情急中,本魔君抓錯人了……你們也知道,在本魔君眼里人類和猴子差不多,都長的一個模樣,根本不好分辯。”

  紫色竹子嘲諷道:“也就是說,第二步計劃也失敗了?”

  “倒也沒算失敗,其實只要我們向蘇氏后輩出手了,不管有沒有成功活捉她,以蘇氏阿七的性格,只要抓到線索,就一定會前來月刀宗替他后輩報仇。若阿七到時真不來……本魔君便親自出馬,引他到此。”安知魔君的分身咬牙道。

  “這是你自己說的,我們可沒逼你。”紫色竹子冷笑道:“到時候不要被蘇氏阿七一刀劈了才好。”

  “哼。你放心,本魔君自有手段。”安知魔君冷笑道。

  公子海坐在椅子上,一手撐著下巴,嘴角浮上淡淡的笑容:“那么,我們繼續依第二個計劃行動吧……現在,先將仙農宗的人引過來,讓他們試試我‘辛苦改造’后大陣的威力。也給月刀宗的弟子增加些信心,畢竟很快他們就要面對蘇氏阿七這位強大的存在了呢。”

  紫色竹子微微震動道:“好,我會想辦法將仙農宗的高手都引過來。到時,仙農宗的幾個重要人物務必擊殺。而他們的宗主必須留幾天性命,好讓他回去安排后事,讓我們可以趁機得到仙農宗的奧秘。”

  公子海點頭,道:“盡快行動吧,要趕在阿七過來之前,讓仙農宗的人來藍原谷。”

  “放心吧,我馬上就去準備。”紫色竹子出聲道。

  這時,安知魔君怪笑道:“桀桀,對了,我雖然沒有抓到阿十七,但在半路上遇上了仙農宗的人,其中有個好像是叫‘正德’來著,看上去在仙農宗中有些來著。我尋思著他或許會有點用處,就將他抓來了。”

  “仙農宗的正德?如果是他的話,的確有些用處。暫時將他的性命留著,以防萬一。”紫色竹子回答道。

  “好了,那我們就各種行動起來吧,祝我們一切順利。”公子海起身道。

  “肯定順利。”安知魔君獰笑。

  “我們肯定能成功。”紫色竹子輕輕震動,隨后平靜下來。

  安知魔君的分魂亦鉆回到公子海的袍袖中。

  公子海撤去房間的防御大陣,稍稍休息片刻,便再次前往宗主霸千軍那里。

  霸千軍依舊靠在那寒冰鐵打造的椅子上,望著身邊那個‘七煌妙果’發呆。這就是治療他天劫傷勢的寶物,遺憾的是這寶物不是生吞下去就可以的,還缺少‘使用方法’。

  見到公子海進來后,霸千軍雙眼一亮問道:“公子海長老,計劃二要開始了嗎?”

  公子海微微點頭:“是的,宗主。剛聯系上仙農宗里我們的內應,他已經開始行動,將‘蘇氏阿七’和‘七煌妙果’在月刀宗的消息傳遞給仙農宗。接下來我們要尋個地方伏擊仙農宗,將他們的重要人物擊殺干凈。這樣,讓我們的內應能有機會繼承‘仙農宗’的一切,得到‘七煌妙果’的入藥配方。到時候,困擾宗主多年的‘天劫之火’就可以痊愈了。”

  “如此甚好!“霸千軍感嘆道,他夜夜承受著‘天劫之火’的折磨,現在哪怕只要有一絲治愈的機會,他也不會放過!

  “可惜了,要是計劃一能順利的話,我們甚至不用自己出手,借阿七之力就能將整個仙農宗打殘,讓我們埋在仙農宗的內應得到仙農宗的所有機密。”霸千軍感嘆道。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公子海微笑道。

  “長老說的對。”霸千軍撐起身體:“但我們多計謀一些,就不信老天次次不讓我們成功!”

  公子海微笑著點頭。

  成事在天?呵呵!

  一切盡在我掌握之中,何用天來成事?

  另一邊,仙農宗弟子處。

  “正能師兄來了!”有弟子驚喜叫道。

  只見過處,有位身穿藍色仙農宗服飾的男子,腰踏遁光迅速朝這邊靠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