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姓宋,這是我身份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宋書航有些質疑望向本硬皮筆記本,這東西又不是錦囊妙計,真的能派上用場  “找到了,這一段:身為一位專業的妖獸飼養員,我向你介紹一些親身經歷、以及一些得自妖獸飼養員前輩們口耳相傳的經驗。現在假設,當你遇上大型貓科、犬科類肉食類妖獸時應該怎么辦”臉上稚氣未脫的弟子興奮道。

正宏師兄你真是太棒了,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東西  繼續往下看去。

  “這個時候,你千萬不要驚慌,保持鎮定。首先,你注意一下大型肉食類妖獸的目光它是不是低頭盯著你,目光片刻不離如果是的話,那你要注意了。我可以非常確定的告訴你,這證明你已經被它列入了進食菜單的選項”

  仙農宗的弟子馬上抬頭望向那只京巴大犬妖,果然如師兄筆記上記錄的,大犬妖正狗視眈眈的盯著眾人,一步一步的靠近。

  這顯然是將大家都拉入菜單的節奏啊。

  “快點繼續,正宏師兄有沒有記載應付大型犬妖的辦法”其他人叫道。

稚氣未脫的弟子繼續讀道:“這個時候,師弟你不要驚慌,保護鎮定。切記不要低頭、彎腰暴露自己的要害。這樣的話,會讓妖獸認為你是只想吃就吃的食物;也切記不要轉身逃命,因為師弟你跑的再快也沒有妖獸跑的快,反而會引起妖獸獵食的本能。特別是貓科類的妖獸,很喜歡戲耍逃跑中的獵物,就算肚子不餓,也喜歡戲耍獵物,玩弄至死。”栢鍍意下嘿眼哥關看嘴心章節  “此時,你應該盡量的站直身軀,目光嚴肅,臉上要充滿怒氣。然后你對著那妖獸張開雙手,口中發出大喊大叫的聲音。比如艸泥馬,馬逼的來吃老子啊不吃你就是狗x的之類的聲音,發揮出氣勢來”

  稚氣弟子讀到這里時,馬上有位仙農宗的弟子站出身來。

  他張開雙手擋在京巴犬的面前,目光充滿著嚴肅,用憤怒的聲音大吼道:“艸泥馬,馬逼的有種來吃老子啊”

  “不吃你就是狗x的”

大聲咆哮,氣勢如虹“”宋書航很懷疑,這樣做真的有用會不會惹惱京巴大妖犬  他記得九洲一號群里的前輩曾經聊天時提起過,高品級的妖獸都擁有不弱于人類的智慧,能講人言的。

然而這讓人無語的方法竟然真的有效  天空中的大京巴妖犬真的頓住了,蹲坐在虛空中,吐著舌頭望著這位仙農宗的弟子。

  “有效果,真的有效果耶。快翻下來看看,接下來要怎么做怎么才能驅走這只犬妖”那位目光認真,一臉怒氣的弟子見狀,信心倍增道。

  只見在后一頁上,有一句話。

  “這樣,你能死的比較有尊嚴點”

開什么玩笑  稚氣末脫的弟子馬上合上了筆記本。

正宏師兄,我艸尼馬了個逼你怎么能這么坑師弟我  “快說下一步啊,我已經震住了這只大妖犬了快說我接下來要怎么做否則肯定震不了多久的”那位挺身而出的弟子激動道。

怎么辦怎么辦  臉上稚氣末脫的弟子眼睛都濕潤了,好想哭。

  大京巴犬妖蹲在虛空中,望著仙農宗的弟子大吼大叫,它的眼中露出戲謔的笑意。是的,宋書航敢保證自己絕對沒有看錯,那大京巴眼中表情生動極了。

  看到它這樣的神情后,宋書航心中頓時松了口氣。至少這只大京巴犬對自己等人沒有惡意。

  笑完后,它起身甩了甩身上的毛發,然后踩著虛空離開了。離開之前,它還意味深長的望了宋書航一眼。

  大妖犬離開后,仙農宗的弟子們全都松了口氣,之前那位站出聲來朝著大京巴妖犬吼叫的弟子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再起不能。

  “正宏師兄記載的辦法還真的有效,那只大妖犬真的離開了”這位弟子不知道自己是差點在鬼門關轉了一圈,還對正宏師兄記載的坑爹方法贊嘆有佳:“下次遇上貓、犬類的大型妖獸時再也不用害怕了”

稚氣未脫的弟子暗暗抓緊筆記本,他在考慮要不要將筆記本最后那句話給這位師兄看看否則萬一師兄以后再遇上大型妖獸,不管三七二十一,站出來對著妖獸一頓喝罵,然后被吃掉了怎么辦  原地休息了很久后,仙農宗的弟子傷勢恢復過來。

  仙農宗的弟子們聚成一圈,等著他們口中的主心骨正能師兄趕來。

  宋書航獨自一個人坐在另一邊,靠在一顆樹下。

  接下來要先想個辦法回江南大學城才行。他被扔在這片荒郊野外,還得去附近找找有沒有公路。

  另外,最好能先打個電話跟蘇氏阿十六聯系一下,順道報下平安才是。

  還有仙農宗的事。

  宋書航望了眼扎堆在一起的仙農宗的弟子。自己欠了他們兩個人情了。

  若不是他們攻擊安知魔君,宋書航甚至找不到機會脫身。

  之后,那位正言師兄又喂了自己一枚療傷丹藥。

  想到這里,他揉了揉太陽穴。

  仙農宗和蘇氏阿七之間還有一段恩怨沒解決呢,雖然這段恩怨之間疑點重重,但仙農宗的人似乎認定是犯人就是阿七了。

  正思索間,仙農宗那位稚氣末脫的弟子來到宋書航面前,努力擺出一副惡狠狠的模樣:“你是不是蘇氏后輩”

  他的問題頓時引起了很多同伴的注意力,他們也在疑惑宋書航的身份。

  “我不是你們應該聽到大叔之前的叫聲吧我只是被那安知魔君不小心抓錯的無辜受害者而已。”宋書航認真回道。

  “你有證據嗎”稚氣末脫的弟子道。

  “證據”宋書航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要向別人證明自己是自己。

  想了想后,他掏出自己的皮夾子:“如果你一定要的話這個可以不”

  他從皮夾子中取出自己的身份證。

  姓名:宋書航。性別:男。

  然后是出生年月日。

  仙農宗三品修士正言師兄輕飄飄的過來,接過宋書航的身份證看了看。

  “嗯,他姓宋。的確不是蘇氏后輩。”正言師兄認真道,然后將身份證還給了宋書航。

  仙農宗的弟子們又是欣慰、又是失望的低下了頭。

  “或許他是隨母姓的呢”稚氣末脫的弟子似乎不想就這么放過宋書航,他不依不饒道:“或許他父姓是姓蘇也有可能”

  宋書航無奈:“我說啊,不要隨便的改變別人的祖宗好不好”

  “不好意思,因為任務出錯的原因,我的這些師弟們有些急躁。”正言師兄斥責了那稚氣未脫的弟子一句,讓他回同伴身邊去。

  然后,正言師兄自己卻坐在宋書航的身邊。

“六天前,蘇氏阿七和一位陌生修士來到了我們月刀宗做客。”他自顧自的開始講述起來好搜搜籃色,即可最快閱讀后面章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