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九章 進擊的弱雞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蘇氏阿七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你跟我講一遍吧。”

  阿十六從自己在醫院受到仙農宗大叔的襲擊開始描述,再到宋書航出手相助,再到刺客來襲,最后講到了宋書航和她準備去江南豐收速遞總部尋找‘刺客’的線索。然后,奇怪的球狀煙霧掠走了宋書航……對了,煙球后面還跟著只京巴犬妖。

  從頭到尾講完后,阿十六詢問道:“阿七,你真的搶了仙農宗的至寶,還打傷了他們的門人?”

  “我不會做這種事。”蘇氏阿七搖頭道。

  “不過幾天前,我的確去了趟仙農宗。”說到這里,他微微皺了下眉頭道:“那時候我遇上了一位很談的來的友人,當他得知我在尋找能治愈天劫傷勢的藥物時,便向我推薦了仙農宗的‘七煌妙果’。仙農宗是個小門派,他們擅長種植靈藥,在修士界也算是小有名氣。當時那友人陪著我一起去了趟仙農宗,向他們詢問能否割愛‘七煌妙果’。不過被仙農宗拒絕了,七煌妙果是他們宗門至寶,仙農宗不會出售。我也就斷了這心思,繼續外出尋找其他藥物。”

  現在看來……從他和友人前往仙農宗時,就被那個‘月刀宗’盯上。而且那月刀宗在奪走了‘七煌妙果’后,還將屎盆子扣到他頭上!是想引起自己和‘仙農宗’之間的沖突,然后繼續從中得利?

  ——不作死就不會死這道理,為什么總是有人不明白?

  “阿七,我們現在怎么做?宋書航被抓走了。”阿十六道,而且是因為她的原因才被抓走。

  “你知道他們要帶宋書航去哪不?”蘇氏阿七問道。

  阿十六搖了搖頭,她看到黑色煙霧球逃跑的方向,但對方逃跑時方向多變,而且掐斷了氣息防追蹤。現在已經過去這么久,想追也無從追起。

  她有些擔心宋書航的安危——如果對方半路突然發現,自己抓到的不是‘蘇氏后輩’,說不定會直接殺掉宋書航。時間越久,他就越危險!

  “別急……我們手里還有一條線索。”蘇氏阿七沉思片刻,解釋道:“宋書航說的那個刺客的同伴就是線索,我們馬上去見一見那刺客的同伴!”

  正說話間,阿十六手中的手機響起。

  她劃開一看,巧的很,正是豐收速遞小江的電話。

  阿十六接通了電話。

  “喂,書航同學,我已經抵達江南大學城東校門!你人在哪?”司馬江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阿十六轉眼四處打量了一下,很快發現東校門不過處有輛豐收速遞的七座快遞車:“江先生,看到你了,我們馬上過去。。”

  司馬江聽到是女子聲音,微微一愣,疑惑道:“你是?”

  “我是宋書航的朋友,需要去見那搶劫者的就是我。”阿十六回道,同時和蘇氏阿七往那快遞車上過去。

  “宋書航同學呢?”司馬江看著阿七和阿十六,卻沒看到宋書航,心中有些起疑。

  這時,阿七開口,柔聲道:“他有點急事先走了,就不陪我們去見那搶劫者。放心吧,你只要帶我們去見那搶劫者就好。”

  阿七的聲音中似乎帶有神奇的力量,能安撫人心。

  司馬江聽到他的話后,便點了點頭,竟然不再懷疑其他,啟動快遞車往江南豐收快遞總部駛去!

  搶劫者被看守的嚴嚴實實,他此時無聊的坐在地下室中,陷入發呆狀態。

  也不知道司馬江的人和自己的師兄撞上了沒有,如果撞上了結局如何了?是大師兄吃虧呢,還是司馬江的人被全滅?

  話說,月刀宗會派人來救他嗎?

  正發呆之際,地下室的門被人推開。

  司馬江帶著一男一女進入密室。

  “當初搶劫我快遞的就是這家伙。”司馬江介紹道。

  “謝謝,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們吧。”蘇氏阿七聲音柔和,依舊帶著那種讓人安心的韻味。

  司馬江默默點了點頭,離開了密室,順手還將門帶上。

  等他離開后,蘇氏阿七伸指一彈,身邊的法刀懸起。刀上有紋路發亮,瞬間就布下隔絕外人窺探和隔音的陣法結界。

  搶劫者看到這里,已經知道大事不妙。

  “說吧,你的名字,來歷,還有在這里做什么?”蘇氏阿七淡淡道,即使他什么都不做,身上依舊有股恐怖的氣勢壓迫在搶劫者身上,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我叫趙不律,是月刀宗的外門弟子。”趙不律根本沒有抵抗的念頭,幾乎出自本能就將自己的一切底細抖了個干凈:“我只是受宗門高層的命令,在數天前,到此地遠遠監控‘蘇氏后輩’的位置。我只是個外門弟子,高層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果然是月刀宗的成員,而且是從很多天前就在監視阿十六的位置……甚至在他接觸到‘仙農宗’之前。

  若真是如此……那位帶他前往仙農宗的‘友人’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蘇氏阿七自認是粗人一個,他不擅長陰謀詭異,不顫長口舌之利。從出道至今,他經歷陰謀不少,他能依靠的,唯有自身和手中這口法刀!

  “最后一個問題,月刀宗的位置在哪。”蘇氏阿七沉聲道。

  “在華南位置,那里有一處高山老林。具體位置是XXXX”趙不律一五一十的將自己所知道的描述出來。

  “還算識相。”蘇氏阿七轉頭對阿十六道:“走吧,我們往月刀宗去一趟。”

  阿十六默默點頭。

  兩人離開地下室后,趙不律汗如雨下,瘋狂的喘息起來。面對著蘇氏阿七時,他感覺自己隨時都會死掉一樣。

  地下室出口,司馬江在那等候著阿七和阿十六出來。

  “兩位要問的問題好了嗎?”司馬江詢問道。

  “是的,已經得到要的答案了。謝謝司馬先生。”阿十六微笑道:“這次的事情多虧了你的幫忙,等事情完結,我會為你準備一份謝禮。”

  “不用客氣。”司馬江連忙道。

  “我們還有事先走了,你繼續忙,再見。”蘇氏阿七揮了揮手。

  司馬江愣愣的點頭,目送兩人離開。

  一直等蘇氏阿七遠離后,司馬江突然抓了抓頭:“我今天這是中邪了?”

  他感覺自己今天對那剛才那男子言聽計從的過分了,兒子都沒有這么聽爸爸的話啊。

  另一邊。

  安知魔君攜著宋書航飛了一段距離后,停了下來。

  在他前面,出現了一群目光噴火的仙農宗修士。

  在他身后,是一條追著他不放的京巴!

  “將蘇家阿十六交出來!”那群仙農宗修士惡狠狠道,這群不擅戰斗的仙農宗弟子,現在卻個個如打了雞血般。

  “桀桀,一群弱雞,也想攔住我?”安知魔君早就被身后那犬妖追的一肚子火。

  現在,連這群戰斗力只有五的仙農宗修士都不將他放在眼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