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七章 將蘇氏后輩放下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下午四點。

  等車管所的理論學習課程結束后,宋書航和土波便去報名參加‘駕照科目一考試’。

  對他和土波來說,理論考試毫無難度。

  五分鐘不到,兩人均以滿分成績完成考試。

  然后,兩人從考官那里取得理論考試的成績單,便離開了考場。

  “書航,駕校教練我已經找好了。到時我們去交掉學車費用,就等著他通知我們上車練習,最多半個月就可以去參加科目二考試了。”土波嘿嘿一笑。他找的這個教練是最節省時間的,能以最快的速度安排駕照科目二考試。

  “好,去繳納費用時叫上我。”宋書航又道:“對了土波,我晚上有事要出去一趟,晚飯你們就不用等我啦。”

  “好,曉得了。”土波應道。

  兩人在車管所揮手告別。

  宋書航離開車管所時,一直在外等待的阿十六迎了上來。

  “接下來我們去哪?你說的線索到底是什么?”她好奇詢問。

  宋書航拍了拍腰側的黑鐵飛劍:“線索就是這柄通玄大師的飛劍。”

  因為隱匿陣法的原因,阿十六看不到這飛劍,她記得宋書航就是憑著這柄飛劍斬去了刺客的頭顱。

  這飛劍是線索?

  咦,等下!——這柄飛劍一開始是那刺客帶來的?

  “飛劍是通玄大師‘飛劍傳書’后留下的,后來藥師前輩讓我將它郵寄回去給通玄大師。”宋書航解釋道:“不過昨天時,運送飛劍的快遞小江打電話告訴我,他被人打暈搶劫了,快遞也被人奪走。”

  這事……真是巧的很。

  誰也沒想到那‘刺客’會帶著黑鐵飛劍,來刺殺阿十六。結果被宋書航用飛劍來了次大反殺。

  阿十六問道:“飛劍是刺客搶劫的?”

  宋書航搖了搖頭:“不是,搶劫快遞的并不是刺客。小江在電話中說,那個搶劫快遞的家伙昨天已經被抓獲,現在還關在他手里。依我看,搶劫者和刺客很可能是同伴。”

  “所以,我們現在去見下搶劫者,或許從他口中可以得到我們想要的資料。只要弄清他的身份,一切都可以水落石出。”

  宋書航懷疑,仙農宗的事件也會和那刺客背后勢力有關。很明顯,他們是想特意制造仙農宗和蘇氏阿七之間的矛盾,從中得利。

  “那我們現在去就去找小江?”阿十六雙眼明亮。

  “我先給小江打個電話,問問他在哪。”宋書航打開手機,撥通了司馬江的號碼。

  很快,司馬江就接通了電話。

  不等宋書航開口,司馬江已經迅速道:“書航同學。你是想詢問快遞的消息嗎?請放心,我們已經從那搶劫者的口中套出了他同伴的外貌和位置。今天晚上,我一定就能將快遞重新拿回來!”

  宋書航望了眼腰間的飛劍,笑道:“哈哈,已經不用尋找那快遞。因為一些巧合,快遞的物件已經重新到我手中了。具體過程到時候再說。現在我需要小江你幫個忙,我要見那搶劫者一面,向他問幾個問題。”

  司馬江那邊微微一愣,但他馬上回道:“沒問題,我現在位于江南豐收速遞的總部。你現在的位置在哪?不如我馬上開車去接你!”

  “也好,那就在江南大學城東校門外接我們吧。我們在那里等你。”宋書航答道。

  “很快就到。”司馬江答道。

  宋書航掛掉電話后道:“走吧,我們前往東校門等小江。”

  “嗯。”蘇氏阿十六應了一聲。

  兩人沿著校園內的人工湖,前往東校門位置。

  “阿十六,阿七前輩怎么還沒過來?”宋書航問道。

  原本說十分鐘后到,這都已經過去了好幾個小時了?

  “誰知道呢?”阿十六道。

  “我去群里問問。”宋書航打開九洲一號群,在群里發了條訊息。

  書山壓力大:“阿七前輩,你還沒有到嗎?”

  北河散人回復道:“我這邊也一直沒收到阿七的回復,隨時保持聯系吧,阿七有消息我馬上聯系你”

  “好,隨時聯系。我們一會兒要去趟江南豐收速遞總部,如果阿七前輩有回復,讓他直接去總部位置找我們。”宋書航回復道。

  北河散人:“好,注意安全。”

  阿十六嘆了口氣,出聲道:“算了,我來問吧。書航手機借我下,我給阿七打個電話問問他在哪。”

  “這樣再好不過了。”宋書航轉身,將手機遞給她。

  阿十六低頭開始撥打號碼。

  片刻后,她皺了皺眉頭:“阿七手機沒電了?關機中呢。”

  “那只有等他主動聯系我們了……咦,那是什么?”宋書航突然指著遠處,疑惑道。

  順著他的手指方向,可以看到不遠處的天空,有一片黑煙聚成球狀,在空中急速飛動。

  而在這黑煙球的后方,有一只足有五米多長的——京巴犬,吐著舌頭窮追不舍。

  一球一犬在空中你追我趕。

  但是,底下的學生們卻沒有一個人看到這一球一犬,視它們為無物。

  “是妖獸?”蘇氏阿十六道。

  妖獸體質特殊,普通人類無法發現它們。

  說話間,那黑煙霧球突然改變方向,朝著宋書航和阿十六撞了過來。

  宋書航一手搭在飛劍上,另一只手往口袋中抓起一張破邪符,隨時準備釋放。

  黑煙霧球接近后,突然爆開,將宋書航、阿十六籠罩在其中。

  一個陰寒的聲音從煙霧中響起:“桀桀,蘇氏小輩,找到妳了!”

  “什么人?”宋書航喝道。

  他話音才剛落,突然感覺有一只巨手將他整個人抓起。他感覺自己騰云駕霧般的飛了起來!

  而在他身后的蘇氏阿十六則被一股無形之力掃飛出去。

  “桀桀。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安知君!”黑煙霧球中的聲音怪笑:“蘇氏小輩,跟我走一趟如何?放心,我沒有要取你性命的意思。”

  “是刺客的同伙?”宋書航問道。

  另外,我不是蘇氏后輩。

  安知魔君,抓錯人了?

  魔君沒有回答宋書航,因為身后那只巨大的京巴犬發出怒吼,迅速逼近,一口咬向煙霧。

  “這只狗*日的。”安知魔君抓緊宋書航,一個加速掠向天空。

  “汪汪!”巨大京巴犬緊追不舍。

  就在安知君抓著姓宋的‘蘇氏后輩’沖天而起時,校園的一角中突然又竄出道人影,朝著黑煙球追去:“將蘇氏后輩放下來,混蛋!她是我們的目標!”

  卻是仙農宗的那位逗逼大叔,他雙手上還纏著繃帶。

  安知魔君的煙球、一狗、一大叔你追我趕,很快消失不見。

  事件的正主蘇氏阿十六此時痛苦的捂著腹部,從地上爬起來——話說,她才是蘇氏后輩吧?

  這幾個家伙抓走宋書航這是演哪出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