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五章 翩翩公子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面上的血跡以及刺客的尸體要怎么處理,這是個大問題……化尸液無法化解二品以上的修士肉身。

  而且,剛才戰斗時的聲響動靜、以及刺客臨死前的慘叫,很可能已經引起了樓層中其他住戶的注意,結計很快就會有人過來詢問情況。

  萬一樓層的居民發現異狀后報警,會很麻煩的。這次可沒有光頭洋和尚給他頂罪。

  說起洋和尚,也不知道他現在在監獄中過的好不好?或者已經被救出監獄了?

  咳,扯遠了。

  “我們先處理掉這些血跡和尸體吧?”宋書航道。

  蘇氏阿十六點頭,道:“尸體可以先搬到密室中去。過些時間我聯系蘇氏本族,會有專門人員過來處理掉,不會留下任何痕跡和影響。外面的血跡我現在就可以處理。”

  兩人先將尸體搬到密室中。

  然后阿十六取出一瓶藥液,往戰斗處噴灑了一些。

  這藥液一接觸到現場血跡時,便和血液迅速中和。轉眼間,所有血跡消散的一干二凈,甚至空氣中的血腥味也被驅除一空,只余下淡淡的藥香。

  除了走廊和套房墻壁上遺留的幾條刀痕外,現場已經看不出任何異狀。

  而本樓層的監控,從蘇氏阿十六入住那天起就被動過手腳。

  “暫時先這樣吧,其他的讓專業人員過來善后處理。”阿十六軟軟的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宋書航也松了口氣,他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一點零三分。

  下午兩點他還得趕到車管所處,去理論學習處打卡簽到,然后還得送趙雅雅去車站。

  離打卡還有一個小時,時間上還算充裕。

  接著,宋書航又點開九洲一號群。

  群中,北河散人擔心的留言:“書航小友,情況如何?你們倆沒事吧?我已經通知阿七,他正往你們那趕去。”

  “謝謝前輩關心,多虧了通玄大師的飛劍相助,暫時渡過了這一劫,我們現在平安無事。”宋書航回復道。

  北河散人一直在線,他看到這條消息后,終于松了口氣:“你們呆著不要亂跑,阿七會在十分鐘內趕到!”

  “好。”宋書航回復。

  剛輸完,他便發現蘇氏阿十六不知什么時候悄悄挪到他的身后,正湊過腦袋偷看他的聊天記錄。

  “我不想見阿七。”阿十六瞪著大眼睛,認真道。

  宋書航馬上勸道:“聽話,別耍小脾氣。妳現在身上傷勢這么重,身邊還有那仙農宗的逗逼大叔打算要活捉你。各種麻煩,和阿七匯合后能安全點,而且阿七前輩很擔心妳。”

  阿十六皺了皺眉頭,本來她若是不想見阿七的話,肯定是馬上逃離這里。

  但是……宋書航一天內救了她幾次。她這人情欠大了,所以不好反對宋書航的意見。

  她只能皺著眉頭生悶氣。

  “等阿七前輩過來后,我要回江南大學城一趟。妳也別再說喪氣的話,說不定阿七前輩已經找到了治療妳傷勢的方法呢?”宋書航安慰道。

  “哪有那么容易。”阿十六喃喃道,她自己的傷勢自己清楚——她,沒多少時間好活了。

  宋書航正想再安慰兩句,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劃開一看,卻是趙雅雅打來的。

  宋書航清了清嗓子,然后接通電話:“姐,什么事嗎?”

  “喂,書航。你電話是怎么回事,一直都打不通?”趙雅雅問道。

  宋書航老實回答道:“啊,那是因為之前在一個沒信號的地方,剛出來呢。”

  “你現在在哪?”趙雅雅又問道:“還有,早上你跑哪去了?我聽李醫生提起過,你抱著一個570的病人從醫院中跑了出去?還順手帶走了醫院的被單?搞的我還要替你賠被單的錢!”

  “……”宋書航望了眼被扔在沙發上的被單,無語。

  “你將人家小姑娘抱走了到底想干嘛?人家小姑娘身上還有傷呢。”趙雅雅連珠炮彈的問道。

  宋書航抓了抓頭,正想著要怎么跟趙雅雅解釋。

  正這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宋書航抬頭望去,便看到有位中年男子站在門口。房門被逗逼大叔破壞沒關上,但這中年男子還是禮貌的敲了敲門。

  “不好意思,請問剛才這里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中年男子禮貌的問道。

  他能看到套房中亂成一片,好像被人洗劫過一樣,就連大門的鎖都崩壞掉了。加上之前那一陣聽著都起雞皮疙瘩的慘叫聲,在好奇心的驅動下他過來看看。

  “不好意思,只是我和朋友吵了一架,生氣的砸了點東西,打擾到你了。”蘇氏阿十六起身,平靜的回答道。

  中年男子暗嘆口氣,這年頭的小年輕都是爆脾氣,吵一架將整個家都翻成這樣!他哈哈笑著安慰兩句后,便不打擾宋書航兩人,回自己的樓層去了。

  蘇氏阿十六的聲音,從手機中傳到了趙雅雅耳中。

  趙雅雅心中一動,問道:“書航,你現在還和那小姑娘在一起嗎?你們到底在哪?這么長的時間干了什么?”

  “姐,這事一時半刻解釋不清楚……我一會兒當面和你說。就這么說了啊,我掛了。”宋書航迅速掛上電話。

  他得整理下思路,到時好應付趙雅雅的十萬個為什么。

  阿十六縮回沙發上,腦海中開始思索起刺客的來歷。

  對了,之前宋書航好像說有辦法查出‘刺客’身份?阿十六心中蠢蠢欲動起來……

  此時,在華南一片高山老林中,有一處至今沒被人類探索到的區域。

  月刀宗的宗門就設立于此地。

  月刀宗的宗主霸千軍皺著眉頭靠坐在一張冰椅上,手中抓著水果最新款的手機,正在通話。

  “什么?刺殺失敗了?沒能殺掉蘇氏阿十六?廢物!”霸千軍皺著眉頭,嘆了口氣。

  他的呼吸中帶著散不開的焦臭味。

  不僅如此,他的身上也不時散發出烤肉的氣味。

  細看之下可以發現,霸千軍的整個后背全是焦黑一片,右手更是如焦炭一樣。而且這些焦黑處隱約有金色的火焰燃燒著。這金色火焰乃是渡天劫失敗后的劫火,比蘇家阿十六的傷勢更重!

  所以霸千軍才需要靠坐在那冰椅上,靠著這冰椅‘寒冰鐵’的寒性暫時壓抑金色天劫之火。

  “公子海長老,刺殺失敗了,我們接下來怎么辦?”他將目光投向身邊一道身影。

  那是位白衣公子,腰跨長劍,翩翩如玉,仿佛是從古畫中走出來的仙人一般。

  月刀宗的首席長老公子海,不公實力強橫,而且一直是宗門的智囊。

  “宗主請放心。”公子海成竹在胸,平靜笑道:“即使刺殺失敗也沒關系……我早已作了兩手準備。只需按計而行,宗主你的天劫傷勢一定可以愈合。”

  公子海微微一笑,似乎天下都在他掌握之中。

  霸千軍陪笑著,在他冰椅王座的邊上,有一枚七彩的仙果散發著柔和的光芒。霸千軍的眼中充滿著希望。

  公子海轉過身去,眸中卻浮現一絲奇怪的笑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