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有價值的線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月刀宗大師兄凄慘一笑,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你既然來殺我,應該知道我的身份。”蘇氏阿十六淡淡道:“就算你不開口,我只要將你帶回蘇氏本族……有的是辦法讓你吐出一切。就算是死,我也有手段可以抽你的魂魄,問出我想要的答案!”

  她的話可不是恐嚇,作為一個古老的修真大族,蘇氏擁有諸多神鬼莫測的手段。

  月刀宗大師兄變的不安起來,蘇氏的強大和手段,他心里自然清楚。

  只是他還在猶豫,他現在四肢已斷,要是透露出月刀宗的信息的話……就算蘇氏阿十六饒他一命,月刀宗也不會放過他!

  既然橫豎都是一死!

  蘇氏阿十六就仿佛能讀心一樣,再次出聲道:“將你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我讓你死的干脆點。”

  死也有‘死的痛快’和‘死的痛苦’之分。

  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

  宋書航收起黑色飛劍,對阿十六道:“他應該是想栽贓嫁禍吧?仙農宗的那大叔才剛和你接觸,他后腳就跟上來準備殺人。若是讓他得手,再掩飾一下;到時候,所有人都會認為是仙農宗的大叔殺了你。”

  “如果事情被掩飾過去,阿七前輩肯定要找仙農宗報復。到時候,鷸蚌相爭時,漁翁就有機會得利。我想,他或是他背后的勢力,要么是仙農宗的世仇,要么是想從仙農宗得到什么東西?”

  至于宋書航為什么能知道這么多——電視里不都這么演的嘛?這種套路代入電視的劇情想一想就能想出類似的答案。

  月刀宗大師兄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

  “看樣子你猜的沒錯了。”蘇氏阿十六手掌滑出一口巴掌大的小刀,借著剛才的休息,她的真氣恢復了少許。

  她走近月刀宗大師兄:“我最后再問一次,你的名字、來歷,以及為什么要刺殺我?”

  就在蘇氏阿十六接近月刀宗大師兄時,他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哈!”

  緊接著,從他口中有吐出一張符紙。

  符紙現在半空中輕輕一晃,化為一柄血色長刀!

  腥臭的血腥味擴散開來,這邪刀迎著蘇氏阿十六當頭斬下。

  這是他宗門給他的符寶,用來暗殺阿十六之用——他忍了這么久,就是等著阿十六進入符寶的攻擊范圍!

  阿十六卻早有防備,手中那巴掌大的小刀輕輕一揚,將那血色長刀擋了下來。小刀上刀芒暴漲,輕易將符咒所化的血刀震成粉碎。

  阿十六道:“早就知道你肯定還有手段。”

  血刀粉碎后,地上月刀宗大師兄似乎感同身受,發出一連串慘叫:“啊啊啊啊。”

  阿十六皺眉,感覺到不對勁。她身形一動,手中短刀朝著對方的頭顱狠狠扎去!

  但還沒等她的刀扎下,異變突起。

  “啊啊啊啊!”月刀宗大師兄的慘叫聲更加凄歷。同時,破碎的血色長刀符咒上延伸出一道血線,鏈接到他身上。

  大師兄體內的精、氣、血液順著血線,源源不斷的融入到了血色長刀中。

  破碎的長刀借此復原,刀身一抖,迎向阿十六斬去!

  局勢變幻極快,阿十六只得回刀抵擋。

  這一記血刀比之前的更快、更狠!

  阿十六雖然擋下了這刀,卻被擊退數步……

  “血刀邪宗的秘法血神刀?”她認出了這張血色長刀符咒的來歷。

  血刀邪宗,那是個很久很久之前就被剿滅的邪道宗門。

  門內弟子以血為力量源,用精血和魂魄化為本命邪刀。每次為了祭祀出一柄本命邪刀,往往需要活祭數百條人畜性命。

  而血刀邪宗的弟子為了晉級,也需要不斷的殺生,提升自己本命邪刀的品質。

  最終,這邪道門派惹了眾怒,宗門被毀、傳承被斷,所有邪惡秘法被毀滅一空。

  沒想到還有血刀邪宗的余孽活著!

  大師兄這枚符咒里包含著的就是部分‘血神刀’的秘法,只要有充足的血源、精氣,血神刀就不會被摧毀。

  “啊啊啊啊……給我去死……快點給我去死!”月刀宗的大師兄瘋狂的叫著,他的身體不斷變的干瘦,皮包骨頭。

  隨著‘血神刀’和阿十六一次又一次的碰撞,那柄邪刀就會不斷的抽取他體內的精血、還有魂魄力量修復刀身的損傷。

  每一次的抽取,帶來的是無法言語的痛楚和絕望。但而血神刀在抽取足夠的養份后,變的越來越強。

  再這樣繼續下去,本來就重傷的阿十六說不定真會支撐不下去!

  “殺了你……殺了你……”月刀宗大師兄瘋狂叫道。

  這是真正的以命換命。

  就看是他先被抽干體內精血、魂魄;還是那蘇氏阿十六先一步被斬于血神刀下!

  ‘叮叮叮叮。’蘇氏阿十六連接七刀,不斷后退。

  激烈的戰斗讓她再也壓抑不住體內的傷勢,臉色慘白。

  終于,在和血神刀對抗第八刀后,她手中那巴掌大的小刀脫手而出!

  “是我贏了!蘇氏阿十六!”月刀宗大師兄狂笑,主動將自身體內的精血送入血神刀,頓時,血神刀體積暴漲一倍!

  只要斬了阿十六,他就還有活下去的希望。斷去的四肢也好、消耗的精血也罷,都能從宗門獎勵中恢復!

  只要殺掉蘇殺阿十六!

  朋刀宗大師兄面目猙獰,隱隱又帶著絲興奮和得意。

  蘇氏阿十六臉色慘白,直擋面對體積暴漲的血神刀。

  就在這時,一柄黑色飛劍劃出弧形劍光,月刀宗大師兄的頭顱……被一劍斬落。

  他被‘血神刀’符咒抽去大量精血和魂力,頭顱被斬后,生機就迅速熄滅,徹底死去。

  變化來的在突然,以至于在死亡來臨的那一刻,月刀宗大師兄的頭顱上的獰笑和得意表情都沒有褪去……

  是宋書航,他不知什么時候悄悄潛到月刀宗大師兄的身后,手起劍落,便又是一顆大好頭顱。

  修士保命和拼命的手段多不勝數,江紫煙當初的話,宋書航一直牢記于心。

  就算是將對方雙手、雙足廢去,他也絲毫沒有放松警惕。

  失去了主人的支撐,那枚符咒所化的血神刀頓時崩碎,那張符咒亦化為灰燼。

  “謝謝。”阿十六臉色慘白,輕聲道……又欠了他一次。

  “不客氣。”宋書航習慣性答道。同時他深呼吸,平復自己的心情,將自己的精神狀態調整回來。

  阿十六撿起自己的小刀,回到尸體邊上檢察了起來。

  “身上沒有任何能證明身份的東西;而且,連魂魄都散掉了。這么一來,想查出他的來歷就變的麻煩了。”阿十六郁悶道。

  “想弄清他的身份也不是沒有辦法。”宋書航倒有頭緒。手中的這柄‘黑鐵飛劍’就附帶著一條很有價值的線索……

  不過在此之前,他們還有個小麻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