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口令:通玄方丈最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位月刀宗大師兄從宗門高層手中得到了關于‘蘇氏后輩’的資料——蘇氏阿十六,修士三品,渡天劫失敗重傷。

  “等了這么久,仙農宗的家伙終于和蘇氏阿十六接觸了。”

  他完成任務的時候了!

  月刀宗大師兄摸了摸吉它盒,有這柄最近得到的‘無形神劍’,再加上宗門給他的符寶,刺殺蘇氏阿十六的任務必然手到擒來,大局已定。

  很快,他便到了安德大樓的第19樓。

  沒有躲躲藏藏,他像一名普通路人,平靜地往蘇氏阿十六套房門口走去。

  沿著長長的走廊,月刀宗大師兄邊走邊取下肩膀上的吉他箱子。箱子打開,露出里面陣舊的吉它以及一柄‘無形神劍’!

  他伸手輕輕抓住無形神劍,將吉它盒子關好,重新扛上。

  抬頭,調整呼吸。丹田之中真氣開始活躍起來,漸漸往腳部凝聚。只等接近目標,他便能刺出最強的一劍!

  踏踏踏……這時,迎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月刀宗大師兄抬頭望去,便見對面有一個青年男子懷中抱著巨大的紙盒,朝著他過來。

  紙盒很大,擋住了那男子大半張臉。

  是個普通人,身上感應不出修士的氣息,是這幢樓的住戶嗎?

  月刀宗大師兄保持緊惕,向邊上挪了挪。他的目標只有一個——蘇氏阿十六。現在不是節外生枝的時候!

  搬著紙箱的年輕男子和他擦身而過……

  月刀宗大師兄繼續保持緊惕,靠近蘇氏阿十六的房間。

  行出五六米左右時,背后那年輕男子喘著粗氣,滿臉都是汗水,將手中的大箱子放在地上。

  月刀宗大師兄微微頓了頓后,便不再關注身后那男子——因為他已經看到了目標,蘇氏阿十六臉色蒼白,坐在沙發上恢復真氣。

  阿十六毫無防備!

  真乃天賜良機!

  月刀宗大師兄雙眼明亮,他握緊‘無形神劍’,將吉它盒扔到一邊。

  殺意崩發!

  腳底下早已凝聚的真氣爆發,身形向前傾斜,就要刺出驚天動地的一劍,奪取蘇氏阿十六的性命!

  但,他沒有看到身后那搬紙箱的男子,背著他手中迅速掐了一套復雜的手印,同時口中默念了一套口訣。

  在月刀宗大師兄即將沖出去的剎那,那年輕男子口中大喝一聲:“通玄方丈最帥!”

  聲音震耳欲聾……

  啥玩意?

  月刀宗大師兄下腦海中下意識的浮起疑惑。

  但就在這時,他手中的無形神劍突然爆起淡金色的劍芒。緊接著,劍身瘋狂的震動起來!

  有巨力從劍身上傳來,神劍‘活’了過來,要從他手中脫手而出!

  被劍上這股突如其來的力量一扯,月刀宗大師兄差點被拖倒在地。他急忙催動腳下凝聚的真氣,穩住身形。

  感覺到不對勁的他馬上松手,任由無形神劍脫手飛出。

  同時,他迅速回頭望向身后,望向剛才和他擦身而過的年輕男子……剛才是這男子一聲大喝后才引起了‘無形神劍’的變化!

  這一回眸,便嚇的他魂飛魄散。

  只見此時,那年輕男子一手緊掌胸前,掐馭劍手印。另一只手并指成劍,對著他輕輕一劃:“斬!”

  空中,無形神劍依舊看不到實體,只能看到它劍身上附帶著的淡淡金色劍芒。

  劍光閃耀,疾如閃電,朝著月刀宗大師兄狠狠斬下。

  “馭劍術!”

  “修士四品!”

  月刀宗大師兄脫口大叫。

  只有四品修士將一身真氣凝聚為真元后,才能馭使飛劍,御劍行空!這個看似普通的男子,是四品修士前輩?!

  更重要的是……自己手中的飛劍,是這位四品修士前輩所有?

  那愚蠢的師弟坑我!

  這么多的念頭,只是月刀宗大師兄一瞬間浮現的諸多想法。

  下一刻,被誤認為是‘無形神劍’的黑鐵小劍,狠狠斬在他胸膛。

  無法躲避、無法抵擋。

  因為飛劍的速度快的沒朋友!在宋書航口中那聲‘斬’余音剛落,飛劍就已經斬到目標!

  鮮血飚灑……血花飛濺。

  黑色小劍入體半截,一劍就將月刀宗大師兄的肋骨全數切斷,傷及內臟。區區二品修士的肉身,根本擋不住飛劍的鋒利。

  月刀宗大師兄轟然倒地,凄慘叫道:“前輩……饒命!我錯了,前輩……饒我一命!”

  宋書航臉色平靜,絲毫不理會對方的慘叫。對方實力遠超于他,不弱于壇主,宋書航不得不小心謹慎。他左手馭劍印保持著和‘黑鐵飛劍’間的聯系,右手并指成劍,連揮四下。

  黑鐵飛劍從月刀宗大師兄傷口處飛出,鮮血飛濺。隨后,飛劍連斬四劍,將目標四肢全數斬去。

  “啊啊啊啊。”月刀宗大師兄慘叫連連,被削成人棍,卻毫無抵抗之力。

  “回。”遠處,宋書航輕喚一聲,黑鐵小鐵輕輕一晃,竄回到他的面前,穩穩懸浮于半空中。

  宋書航伸手,黑鐵小鐵輕輕落在他手中。

  臨時馭劍術——通玄大師一次實驗的失敗之作改編的作品。

  宋書航在和月刀宗大師兄擦身而過,就是為了確認一下‘黑鐵飛劍’中有沒有通玄大師臨時留下的‘臨時馭劍術’陣法。如果沒有的話,他就要動用最后兩枚的‘劍符’了。兩枚劍符,他真的沒把握能干掉目標。當時干一個中毒的壇主都用了三枚劍符呢。

  很幸運,這黑鐵小件擁有‘臨時馭劍’的功能!

  至于最后那句‘通玄方丈最帥!’則是開啟臨時馭劍的口令。

  這么羞恥的口令,沒想到會出自修煉閉口禪的通玄大師之手。或許……正是因為閉口太久了,大師才會變的如此悶騷?

  輕輕撫摸著黑鐵小劍,劍身中通玄大師留下的靈力已接近枯竭,無法再施展‘馭劍術’。

  宋書航回憶著剛才馭劍時的美妙體驗。千里之外取敵首級,實在美妙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他心中不由涌出無比的渴望。

  修士四品,馭劍術!

  體驗過‘臨時馭劍術’后,就跟一部超級棒的電影預告片一樣,看完之后只感覺心里癢癢的,恨不得立刻前往觀看一樣。

  宋書航此時就恨不得自己馬上變成四品修士,馭御飛劍、踏劍光飛行!

  屋內,蘇氏阿十六起身,蒼白的臉色恢復了些血色。

  她來到月刀宗大師兄面前,道:“說吧,你是什么人?為什么想要來殺我?”

  剛才那一瞬間的殺意,她感應的清清楚楚。

  本以為對方和仙農宗的大叔是一伙的,現在看來并非如此。仙農宗的人是想活捉她,從阿七身上討回公道。

  而眼前這刺客,是想殺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