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二章 飛劍上的烙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宋書航兩人離開密室。

  蘇氏阿十六在前,宋書航跟隨在后,來到客廳之中。

  沙發上,仙農宗大叔睜開眼睛,望著兩人冷冷道:“你們終于出來了,老夫就知道,你們沒有離開這間套房。”

  他猜測兩人就藏在房子的某處,若不是拆大樓會引起整幢大樓普通人的注意,他早就開始拆這套房間了。

  “你不應該留下。”蘇氏阿十六聲音清冷,淡淡道。

  “屁話,我為什么不該留下?”仙農宗大叔站起身來,怒吼。

  同時,他全身骨骼啪啪作響,雙手成爪,每根手指上有真氣吞吐,銳利如刀鋒。

  蘇氏阿十六臉色平靜,她緩緩舉起右臂,以掌代刀:“出手吧。”

  和仙農宗大叔比起來,她身材嬌小,簡直是弱不禁風。但當她右臂高舉這時,一股霸道的氣勢從她身上散開。

  那潔白晶瑩的手掌仿佛化為開天辟地的神兵,有一道璀璨奪目的刀光亮起。

  仙農宗大叔被她氣勢所迫,他怒吼一聲,縱身而起,如雄鷹展翅,以搶攻破除阿十六的壓迫。

  普通武者近身戰斗,最忌身處半空無處著力。但這大叔的攻擊反其道而行,身處半空,凌歷的手爪不斷擊下,化為一片層層爪影,當頭罩下。

  蘇氏阿十六沒有任何花哨,以手為刀,迎著仙農宗大叔那層層爪影一刀劈去。

  剎那間,刀光亮起,刀勢如滾滾黃河之水奔流洶涌!

  大叔的爪功凌厲不凡,然則以一人手爪之力實在難以對抗黃河奔騰之威。

  凌歷的重重被刀芒破去,大叔雙手血肉模糊,身形被擊飛出去,一路撞倒客廳中的家具擺設,重重砸倒在地。

  三品后天,完全不是二品真氣能比的。就算是重傷的后天,只要還能發揮攻擊,敗二品真師亦易如翻掌。

  蘇氏阿十六斬出這一刀后,臉色變的蒼白起來,氣息急促。

  仙農宗大叔從地上緩緩爬起,雙手顫抖,鮮血淋淋。

  “我這一刀已經手下留情……三天之后我會讓蘇氏阿七過來,和你仙農宗弄清事情緣由,和你們了斷因果。在此之前,你自己好自為之。你走吧,我暫不取你性命。”蘇氏阿十六沉聲道。

  “不可能,只要我還沒死,就不會離開!”大叔目光猙獰:“拼上這條性命,我也要將你捉拿回去。而且……斬出了剛才那一刀后,妳又還剩多少真氣?”

  蘇氏阿十六皺眉頭,不耐煩道:“那你去死吧。”

  她很厭煩這種自以為是的老頑固,晶瑩的手掌再次舉起,刀芒閃爍。

  真以為她也像身后的宋書航是個爛好人啊?既然想尋死,她就成全!

  “吼!”仙農宗大叔飛身撲來,雙腿上灌滿真氣,全身旋轉,如毒龍之鉆攻向蘇氏阿十六。

  雙方再次接觸,直氣互爆,發出可怕的爆破轟鳴。

  “啊啊啊啊啊!”這時,大叔口中突然發出詭異的慘叫。緊接著,他整個人劃出一條詭異的拋物線,朝著套房的陽臺墜去。

  砰!陽臺上的一些裝飾被砸的稀爛。

  下一刻,大叔拖著重傷的身體,從陽臺上一躍而下。留下一句場面話:“你給我等著,蘇氏后輩。我還會回來的!”

言罷,他頭也不回的遠遁而走  ——遁走了,就這樣遁走了。

  明明之前還豪氣萬丈,視死如歸。下一刻,留句場面話就逃。

  “歷害!”宋書航心中暗嘆——剛才大步和阿十六的戰斗,他連雙方的動作都看不清楚。那種速度,完全超越了人體的理論極限。

  阿十六手掌上刀芒余光吞吐不定,她此時卻是一臉疑惑。

  第二次攻擊,她的刀芒僅僅只是和大叔的雙腿輕輕一斛,大叔就引爆了自己的真氣,發出劇烈的撞擊聲效……然后如影帝般慘叫著倒退,從陽臺跑掉了。

  大叔這是虛張聲勢,趁機逃命?

  又或者,是有詐?

  “你懂精神力偵察之法嗎?”阿十六靠近宋書航,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輕聲詢問。

  如果可以的話,傳音入密之類的秘法會更適合點。

  可惜她現在狀態不行,只是強撐著站著都很耗體力。現在她連精神力‘偵察’都發動不了,就更不要說傳音入密了。

  宋書航微微點頭,展開精神力,用‘偵察’的法門將精神力向四周擴散。

  偵察過后,周圍沒有異樣,一無所獲。

  但是……宋書航的心里卻突然浮上一種不安之感。這種不安之感很強烈,讓他無法忽視。

  宋書航皺著眉頭,將精神力運用法門‘偵察’、‘警惕’都輪流使用了一次。

  依舊毫無收獲——他的精神力太弱小了,能偵察的范圍有限。

  趙是這樣,他心里就越是不安。

  “有異樣嗎?”阿十六小聲問道。

  “我察覺不出來,但是……”宋書航講到一半時,突然心中一動。

  他的精神力運轉方式變更,施展了另一個精神秘法。

  ‘烙印感應法’

  這是通玄大師的弟子‘三日師兄’通過網上發給他的精神秘法,能用來感應‘通玄大師’那柄被搶劫的飛劍。

  這烙印感應法一施展來開時,宋書航馬上感應到了烙印目標。

  在本幢大樓的三樓位置,有一道看似普通居民的身影正拾級而上。這身影的背上扛著個吉它箱——里面就裝著通玄大師那柄被搶走的飛劍!

  身影一樓樓登上……不緩不慢,不露一點破綻。

  他身上顯然有掩蓋氣息的法術或是物品。若是沒有飛劍上的烙印,宋書航根本無法發現他。

  是仙農宗大叔的同黨?

  又或者……是在螳螂身后的黃雀?

  “發現什么了?”阿十六坐在沙發上,盡量恢復自己消耗的真氣。

  “有人過來了。”宋書航輕聲道:“正在接近中,妳還能再出手嗎?”

  同時,他手中掏出手機,迅速劃動起來。不在密室中,手機信號不再屏蔽——這個時候,還不搬救兵更待何時?

  他迅速留言北河前輩,簡短描述了自己現在的狀況和位置。請北河前輩盡快聯系上蘇氏阿七,以防萬一。

  “因為體內傷勢的原因,真氣恢復的沒那么快。”阿十六苦笑道。

  “那……需要我去群里問下前輩們,遺書的格式要怎么寫不?”宋書航同時關掉手機,呵呵笑道。

  說話間,宋書航腦海中有無數念頭浮現。

  背著飛劍暗暗接近的男子,正是月刀宗的大師兄!那位從自己苦逼師弟那搶來了‘無形神劍’的月刀宗內門弟子。

  那苦逼的師弟,現在被炸斷了雙腿,現在還被司馬江關押著。

  “仙農宗的家伙和蘇氏后輩正面接觸、交手了。機會來了。”月刀宗大師兄嘴角露出大局在握的笑意,緩緩接近宋書航和阿十六的位置。

  他收到的來自月刀宗高層的命令只有一個——在仙農宗的人接觸到蘇氏后輩后,將蘇氏后輩斬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