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章 有吃的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師傅,能快一點嗎?”宋書航望向醫院位置,擔心仙農宗的大叔會隨時沖過來。

  剎那間,出租車師傅腦補了許多類似‘恩愛年輕男女,卻不被雙方家長承認;雙方相約在醫院碰面,雙雙私奔’等等狗血的劇情。

  “坐穩嘍!”出租師傅一腳油門,出租車飛快竄了出去……

  醫院里,李醫生又忙完回休息事,正好看到宋書航抱著蘇氏阿十六爬上出租車的一幕。

  “啊咧?剛才跑出去的是趙雅雅的弟弟吧?他懷里好像還抱著個人?那床單是我們醫院的吧?怎么回事?”李醫生一臉茫然。

  正思索間,一個上班族大叔從樓梯上一躍而下,十幾階的長樓梯,竟然一步就躍下了?

  “喂,醫院中不要亂跳啊,很危險的。”李醫生出聲制止道。

  但大叔此時哪管那么多,他恨的咬碎牙,飛快追著出租車而去。

  一路上有許多阻攔大叔前進的障礙物,比如花壇、欄桿、停放的汽車。但沒有一樣能擋住大叔,他就像是跑酷高手,騰挪縱橫,直線前進。

  “哦,酷!”很多人掏出自己的手機,錄下這位高手精彩的跑酷。

  三分鐘不到,出租車已經在大吉街區停下。

  宋書航抱著蘇氏阿十六下車,掏出張五十面額的票子遞給出租車師傅:“謝謝師傅,不用找了。”

  他不敢浪費時間,天知道那仙農宗的大叔會什么時候追來?不等出租車師傅回話,他抱起蘇氏阿十六,飛快鉆入大吉街區深處。

  “往左拐,安德大樓十九樓,那里是我的住處。里面有能暫時讓我們藏身的地方。”蘇氏阿十六輕聲說道。

  在半路時她就掩住了自身的氣息——之前是因為劇烈的痛楚,讓她連掩飾自身氣息都做不到,才會讓仙農宗的大叔鎖定位置。

  但遺憾的是,宋書航不會掩藏自身氣息。

  宋書航抱著她進入安德大樓。他們運氣不錯,電梯正好開門。這幢套房只有這么個電梯,運氣不好的話得等老長時間。

  一路坐到十九樓,阿十六打開房門,虛弱道:“放我下來,你先站在這里別動。”

  接著,她進入房中,從酒柜上取出一瓶藥水,回去灑了些在宋書航身上。

  這是種能暫時掩蓋自身氣息、氣味的藥液。灑上后,宋書航的氣息和氣味就在這個門口處被斷去。但持續時間很短,僅僅只有幾分鐘。

  “跟我來。”蘇氏阿十六拉著書航來到臥室,接著她打開衣柜,撥開里面的衣物。又在衣柜中擺弄片刻后,露出一個暗門。

  這里是臥室和衛生間的隔間,設計的非常巧妙,從外面看根本想不到這里會有密室。

  “進來。”阿十六道。

  宋書航和她一同鉆入密室。

  阿十六又撥好衣柜中的衣物,按下開關,合閉上衣柜和密室入口。

  這還沒完,她又從密室中取出一塊小卷軸,將它展開貼在入口之門上。卷軸上刻畫有一個陣法,可掩蓋氣息、聲音,制造一個完美的藏身之處。

  宋書航看到蘇氏阿十六一副早有準備的樣子,疑惑問道:“妳早知道這大叔在找你?”

  阿十六搖了搖頭,道:“我們蘇氏家大業大,敵人也不少。這個密室也只是有備無患而已。這里原本是上一任房主的藏物室,我只是稍稍改動了一下。”

  宋書航點了點頭——修仙大家族也很不容易呢。

  密室不大,兩人面對面坐在密室中,彼此間都可以聽到對方的呼吸聲。

  “那大叔會找到這里嗎?”宋書航壓低聲音問道。

  “我在半路上就隱藏了自身的氣息……不過,只要他不是笨蛋的話還是會找到這套房里的。”蘇氏阿十六望了眼宋書航。

  因為一路上宋書航沒有掩飾自身的氣息,就算失去了蘇氏阿十六的氣息時,大叔還可以順著宋書航的氣味一路尋來。

  那么問題來了……那大叔到底是不是笨蛋呢?

  大叔雖然逗逼,但他并不傻。

  他順著宋書航的氣息,順利找到了安德大樓。

  “就是這里了,里面還殘留著那騙子的氣味!”大叔冷笑,修士的嗅覺比起犬類還要靈敏,那騙子身上的味道他不會忘記。

  他用力推開房間大門,就算再怎么堅固的防盜門,在修士手下都只是脆皮。

  “你們逃不了的,可惡的騙子,還有蘇氏小輩!”大叔沖進套房,憤怒的聲音震耳欲聾。

  然而……整個套房中空蕩蕩的,沒有一道人影。

  而那騙子的氣味和氣息在門口處被截斷——空氣中隱約還有著特殊藥液的味道。

  “又被擺了一道?”大叔暴跳如雷。

  他開始在房間中瘋狂的尋找,砸東西,扒天花板。一切可能藏匿的地方都被他找了個遍,但依舊沒有找到宋書航兩人的身影。

  “可惡,逃哪去了。”大叔怒吼,沖出這套房,一路狂奔而走。

  宋書航聽到外面安靜下來后,問道:“大叔走了?”

  “哪有這么容易……現在只希望他不會拆房子。”阿十六搖了搖頭。

  這次她逃出來身上帶的東西太少了。

  否則若是身上帶幾件符寶、強力法器或是能暫時壓抑傷勢的丹藥,仙農宗的大叔對她都不會是威脅。

  如她所料,沒過多久,外面再次傳來了輕微的響動聲。

  是那仙農宗的大叔去而復返。

  大叔逗逼,卻還懂得用回馬槍的計謀。

  “可惡,難道真的逃走了?”大叔喃喃自語。

  良久,外面再次恢復了平靜,沒有異動聲響。

  “大叔又離開了嗎?”宋書航問道,因為怕被對方發現,他不敢施展精神力去探測。

  阿十六搖了搖頭,她有手段可以監控密室外的一舉一動:“仙農宗的那家伙現在就呆在客廳中,一副要守株待兔的架式。”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等著大叔離開?”宋書航苦笑著。

  “如果他離開了最好,如果他一直待在這的話,等到晚上我體內傷勢暫時不復發,到時候我一掌就能打發了他。”阿十六淡淡道。

  我去,都忘記這姑娘的真正身份是和羽柔子差不多的天才人物。年紀輕輕已經在渡三品后天雷劫了。

  按一些古老修士門派的稱呼,一品稱為練體,二至四品稱為練氣,五品金丹大道。這姑娘已經是煉氣高層,差一步就要進入煉氣巔峰,準備凝聚金丹的大高手。

  只要她將天劫的傷勢暫時壓下,收拾那大叔就跟玩一樣輕松?

  總之,暫時……雙方就這么耗上了。

  閑著無聊,宋書航開始修煉《真我冥想經》淬煉精神力。

  時間飛逝,很快到了中午。

  宋書航肚子發出咕咕叫聲,他初入修真,修煉時身體需要大量氣血。所以,吃的多、餓的快。

  “有吃的嗎?”宋書航問道。

  既然是密室的話,應該有準備吃喝的吧?

  “我可以辟谷。”阿十六眸子微抬,淡淡道。

  姑娘,那我咋辦?我還不能辟谷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