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十七章 七煌妙果和仙農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宋書航前往休息室尋找趙雅雅。

  門口時碰上一個戴眼鏡女醫生,她正好忙完過來休息,看到宋書航笑著招呼:“喲,書航同學。”

  “李醫生,你好。”宋書航靦腆笑,他不得不靦腆一下,否則這位李醫生的目光老有壓力了。

  休息室內,趙雅雅已經整理好東西。看到書航進來后,她笑著招了招手:“書航,你來啦。”

  宋書航看她的笑臉,心里卻有點慌——趙雅雅不會已經看到‘大叔一拳pk小青年’的貼子了吧?

  “幾點的車票?”他果斷轉移話題,不能讓趙雅雅將話題帶到‘大叔pk小青年’的話題上去。

  趙雅雅掏出手機看了下自己訂的車票信息,答道:“下午三點的動車。”

  “那雅雅姐,我下午去車管學簽個到后來送你去車站!我現在先出去逛逛!”宋書航選擇果斷閃人。

  不等趙雅雅回復,他已經一溜煙跑了……

  “你弟這是演哪出戲?”李醫生有些不解的望向趙雅雅,宋書航這風風火火的跑過來,又風風火火的跑走了干啥?

  “我也不清楚啊。”趙雅雅都一頭霧水,然后詢問道:“你呢,8b幢570室的那位病人搞定了?”

  “又給她注射了兩針止痛針……最近她來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了,止痛針的效果也是越來越差。”李醫生揉了揉太陽穴。

  她每次看到那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一臉堅強的模樣,再想到小姑娘正一天天接近死亡,她于心不忍。

  到底是為什么她會受到那么嚴重的傷勢?而且,這么久時間,為什么那小姑娘的家屬從來沒來陪過她?

  宋書航在醫院里逛了一會兒,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看到了遠處有位上班族裝扮的大叔,正朝著醫院深處行去,行色匆匆。這位看上去被生活壓迫的大叔,是如此的眼熟。

  宋書航深吸了口氣,不得不為老天爺的惡趣味點個贊表示服氣——惡緣,就是這么任性!

  每天必見一次這大叔,有木有搞錯?

  他現在有種悄悄沖上去給大叔來一拳的沖動,但又有點擔心在醫院重演一次‘大叔拳打小青年’的一幕,那樣……他就真活不成哩!

  “話說,上次在醫院看到大叔時,他似乎正在醫院病房中找人?難道他有親友住院?”宋書航心中一動——或許這是個機會?

  如果大叔真有家友住院的話,只要當著他家友的面,自己可以和這大叔好好‘解釋’一下吧?就算大叔是真傻,他的家屬應該……可能不會太傻吧?

  然后……自己一定要用準備十萬字的腹稿,好好用口水噴噴逗逼大叔,讓他理解一下‘人與人之間基本信賴’的重要性!

  想想逗逼大叔一臉慚愧,乖乖坐在小凳子上。然后自己口若懸河的滔滔不絕、口水飛濺的場面,真是美滴狠啊!

  于是,宋書航小心翼翼的跟在大叔的身后。

  大叔的感官非常敏銳,直視他太久都可能會被察覺。所以跟蹤他時一定要小心,甚至不能盯著他看太久。

  大叔飛快沿著‘蘇氏小輩’的氣息前進,上次在羅信街區再一次被那騙子打擾,又錯失了蘇氏后輩的蹤跡。

  這次不會再有人打擾他了!

  今天,一定要生擒蘇氏小輩!大叔心中咆哮。

  今天他的運氣甚好,蘇氏小輩這次沒來的及隱藏自身的氣息。大叔沿著氣息一路前進,最終停留在8b幢570病房門口。

  是這里沒錯了!

  這次,你無處可躲了,蘇氏后輩!

  大叔感覺眼眶有些溫潤,然后,他伸手就準備推開病房之門。

  就在他一伸手之際,門突然自動打開了。

  被發現了?

  大叔整個人一驚,很夸張的向后一躍。

  病房中,一個女護士正開門而出,頓時被突然后躍的大叔嚇了一跳。

  “干嘛呢!醫院里不要蹦來蹦去的,很危險。”小護士皺了皺眉頭,斥責道。

  “對不起。”逗逼大叔很干脆的認錯了。

  “注意點,這里是醫院。萬一撞到緊接救護的人員怎么辦?”小護士又責備了大叔兩句,看到大叔認錯態度良好后,才放過大叔,轉身離開了。

  逗逼大叔暗暗松了口氣,等小護士遠離后,他又重新鬼鬼祟祟的來到570病房,推門而入——剛才小護士順手帶門,門還沒鎖上。

  570病房中,一位年輕的少女躺在病床上,因為剛注射了一針止痛針,她全身乏力。

  “找到了。”大叔臉上露出了猙獰的表情,活像看到小紅帽的大灰狼。

  “你是誰?”少女望向推門而入的大叔,冷冷道。

  “找到你了,蘇氏阿七的后輩。”大叔咬牙低吼,面目扭曲。

  “大叔的家屬就在這里嗎?”宋書航看到逗逼大叔推門進入一間病房后,心中一動。

  他悄悄靠近病房,不過并沒有跟著進去——他想先確認下大叔和病房中病人的關系,再作決定。

  正當這時,從病房間中傳來一個清冷的女子聲音傳來:“你和阿七有仇?”

  “蘇氏阿七,他欺人太甚!”大叔的咬牙切齒的聲音響起:“六日前,他強行闖入我仙農宗,奪走我族門派至寶‘七煌妙果’,重傷我仙農宗弟子十八名!”

  “我仙農宗的確只是小門小派,比不得你們蘇氏世家。但我們仙農宗不是任人宰割的軟蛋!就算拼盡一切,我們也要讓你們蘇氏付出代價!”

  “六天前?阿七搶了你們的至寶?還打傷了你們門人?”清冷的女聲皺著眉頭,她知道阿七想要找‘七煌妙果’的原因,應該是想治療她身上因天劫造成的傷勢吧?

  但是,大說說阿七搶奪別人門派至寶、還重傷別人宗門弟子,她有點不信!

  女子幽幽的嘆了口氣,然后答道:“雖然我認為阿七不會做出搶劫你們宗門至寶的事。但若事情真的是阿七做的,我會讓阿七將你們仙農宗的至寶還回去的!仙農宗的一切損失,我們蘇氏會一一照價賠償。如何?”

  ‘蘇氏阿七?’躲在屋外偷聽的宋書航心中一動。

  大叔口中的蘇氏阿七,莫非是九洲一號群里的那位?

  如果兩個蘇氏阿七是同一個人的話,那么病房中的這女子又是誰?聽她的口氣,似乎能左右蘇氏阿七的行動呢?

  我真是呆啊——是蘇氏阿十六!宋書航按了按太陽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