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十六章 胸肌不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阿十六不是受傷了嗎?”北河散人不敢置信。

  蘇氏阿七嘆了口氣:“我這幾天在尋找治療阿十六傷勢的方法,出了趟遠門。結果今天我一回蘇氏本族,才知道阿十六不見了。族中有人說,那天我前腳剛走,后腳阿十六就跑了。”

  北河散人皺眉:“跑了?你們蘇氏這么多人,難道還看不住一個受傷的阿十六?”

  蘇氏阿七不好意思道:“阿十六通過我以前留下的一個離家出走的秘密辦法跑了的。而且……等家里察覺阿十六不見了時,阿十六已經不知道跑哪去了。家里人找了好幾天都沒找到。”

  “那么多人還找不回一個受傷的阿十六?”北河散人不信了。

  蘇氏阿七嘆了口氣,所以他一回蘇氏后,就狠狠揍了四個操蛋的族人啊。不過家丑不可外揚,他有苦難言。

  北河散人不在追問蘇氏的內部問題:“現在有阿十六的消息了沒?”

  “嗯,我在阿十六隨身的一件法寶上留有印記,雖不像精神烙印那樣精確,不過大約可以感應出阿十六應該在江南區位置。”蘇氏阿七道,因為是阿十六的法寶,留下精神烙印會影響法寶主人使用,所以只烙下次一等的印記。但這種次一等的印記只能有個模糊的區域范圍。

  至于那種阿十六自己烙下精神印記的法器,都被留在了蘇氏本族。畢竟阿十六是悄悄逃走的,怎么可能有會帶上這種暴露自己坐標的東西?

  接著,蘇氏阿七又道:“我今晚就啟程趕過去,盡快將阿十六帶回。另外我想問問群里道友現在有沒有人在江南區附近,幫我找找阿十六。感激不盡。”

  這也是他上線的主要原因。

  宋書航看到這里時微微一愣,蘇家阿十六也跑江南區來了?

  聽阿七有手段能找回阿十六后,北河散人松了口氣,然后道:“怎么個個都跑江南那城去了?說起那里的話,我倒是想起一位小友。”

  “小友?黃山真君又加了新道友嗎?”蘇氏阿七問道。

  北河散人發了個搖頭的表情,然后笑道:“還記得‘書山壓力大’不?”

  “哦哦,黃山真君加錯的那位?”蘇氏阿七馬上問道,畢竟這么奇葩的‘道號’想忘記也難。

  “現在已經是位小道友了,過程蠻有意思,有空跟你聊聊。我記得他就在江南大學城位置。如果有緣的話說不定你們有機會遇上。”北河散人笑道。

  宋書航看到這里,馬上跑出來露個小臉——群里的都是大前輩,混個臉熟以后好接任務嘛!

  書山壓力大:“阿七前輩晚上好。”

  “說到就到,也對這個點正是學生們下課的時間。”北河散人笑道。

  宋書航回復:“今天休息呢,剛修煉完和朋友吃完飯回來。”

  “小友是江南區的?哈哈,如果這次能有緣碰個面,我給你個見面禮。話不多說了,我準備起程了,盡快到江南區找到阿十六才行,你們慢聊。”蘇氏阿七講完便下線了。

  他沒時間水群,上來也只是想請群里的道友幫忙注意一下阿十六的消息。

  嘆了口氣后,阿七一聲輕嘯,隨身法刀沖天而起,化為一道遁光。阿七踏上遁光,消失于夜空中。

  宋書航又在群里水了一會兒,同時又加了幾位新前輩的好友申請。從他接下‘接待白真君’任務之后,群里的前輩們就開始陸陸續續的加他好友。

  宋書航估計這些前輩居心不良,很可能是想第一時間知道他接待完白真君后會是什么狀態。說不定還有些前輩會想要錄下他的影像啥的,象當初的黃山真君一樣。

  還有一些前輩加他好友,則是為了光顧宋書航家的游戲農場和牧場。

  沒想到農場游戲也能讓自己在前輩們面前更快的混個臉熟……宋書航在睡前隨手點開自己空間,準備進入農場。

  打開空間時,他看到了已是好友的‘狂刀三浪’前輩在空間中發的一張圖片。

  背景是一望無際的海洋,還有一條巨鯨浮出水面的畫面。然后一位面帶壞笑的俊美男子浮立于半空,他腳下有一柄彎刀所化的遁光,穩穩托著他的身形。

  “東海風景很美,多看看大海會讓人感覺心胸廣闊!”

  下面北河散人、黃山真君、銅卦仙師、云游僧通玄……等等群里一串前輩的點贊。

  北河散人:我以為你會放一張東海風光圖,沒想到上空還有個呆子破壞風景。

  通玄大師:大拇指表情。

  葉仙姑:喲,小浪胸肌不錯,難怪敢自稱心胸廣闊。

  七七子:胸肌不錯+1。

  銅卦仙師:來看胸的。

  銅卦仙師:@黃山真君,真君我錯了,給我解禁吧!三十天太久了!

  黃山真君:呵呵!

  銅卦仙師:@黃山真君,太不公平了,北河那家伙都放出來了,為什么我還要關禁閉?!

  黃山真君:呵呵!!

  狂刀三浪:@黃山真君,真君,算黑卦的肯定要再關個十天半個月才行。我可以放出來了吧?另外北河你個混蛋,你說誰是呆子?單挑啊!

  黃山真群:呵呵!!!

  宋書航想了想,默默的為照片點了個贊,不敢多發言。然后去將農場收拾一下,種上新的值錢的植物。

  再然后,關電腦洗白白睡覺去了。

  待宋書航睡熟之后,在他床鋪不遠處又一個黑點若隱若現,漸漸壯大。宋書航一直保持著精神力‘警惕’法門,竟然也沒能發現這小黑點!

6月10日  宋書航再次請假一天,然后和土波前往車管學去參加理論學習。

  當然……事實上這理論學習并不強制你參加。你只要早上去刷個卡簽到,下午兩點再過來刷個卡簽到就可以了。

  理論考你學不學是你自己的事,反正到時候考試通不過,你自己交錢補考。

  “既然請假了,我就去陽德那玩一會。書航你呢?”土波詢問道。

  “我要去一趟醫院,送姐姐趙雅雅去動車站。”宋書航笑著答道,運動會結束,趙雅雅的實習也告一段落。

  現在她正在江南大學城附屬醫院中和幾個熟人告別,等中午吃頓飯后就要搭動車離開江南大學城了。他得送趙雅雅一路。

  “成,那我就不陪你去了。下午見!”土波一想起趙雅雅還有點心有余悸之感。

十分鐘后,宋書趕到了醫院,直接前往休息室尋找趙雅雅  十五分鐘后,醫院門口,一位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大叔踏入醫院。微微頓了一會兒后,他朝著8幢樓快步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