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十二章 捕獲犯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搶劫快遞的犯人……還真是在蹲廁的時候被抓的!

  當時搶劫者正哼著歌,蹲在出租房的衛生間。突然,一群荷槍實彈的警察叔叔破門而入,迅速將出小小的租房衛生間包圍的嚴嚴實實。

  這陣容和裝備,不知情的人都會以為警察叔叔們在組團抓國際級通緝犯,根本沒人會想到……這是在抓一個搶快遞搶劫犯!

  廁所的小窗處,還站著一群墨鏡黑西裝打扮的壯男。他們面無表情,酷的不行。

  當廁所門被打開時,搶劫者還在拼命的擦屁股。

  “我說……警官,你們這是鬧哪般啊?”搶劫者一副很鎮定的樣子,散發著濃濃老油條味道。

  “你被逮捕了,跟我們走一趟吧,這是逮捕證。”一名警官冷冷道,同時摸出手銬,然后……有些厭惡的望著搶劫者那剛才還在擦屁股的手。

  “逮捕?為什么,我又沒犯什么事吧?”搶劫者嘴硬道。

  “昨天中午,你攔截了一輛快遞車,打傷了快遞員,搶了一個快遞。你以為那里沒有監控,就真的看不到你了嗎?”警官冷笑。

  如果只是一輛普通的快遞車,還只是被搶了一個包裹,警察叔叔們不會出動這么大陣容。問題是,當時被搶的是本地有頭有臉的扛霸子級人物。人家要錢不少,要勢也不差。你搶劫人家,還給了他當頭一棍,還天真的以為自己能逃的了?

  “乖乖跟我們走一趟,再次搶走的東西完壁交出來,你接下來在牢里的日子能好受點。”警官上前一步,示意對方伸出雙手。

  搶劫者頓時臉色一變——想起那快遞他就心痛。

  他本是奉月刀宗高層之命,來到江南大學城附近去監視一個‘蘇氏后輩’。這種辛苦的跑腿、監視任務,也只會交給他們這種門派外門弟子來跑跑龍套。

  作為一個外門弟子,他的實力并不強,才勉強到一品第二竅眼竅。

  為了讓他不跟丟那蘇氏后輩,宗門給了他一張一次性符寶。

  那是張赤紙色的符寶,貼在身上能感應到八百米范圍內的三品以上的‘法器’氣息,持續時間是一周。

  江南大學城附近,就只有蘇氏后輩一個人身上帶著三品以上的法器。所以他能靠著那張符寶,一直遙遙鎖定著蘇氏后輩的位置。

  但就在昨天,他照例監視著蘇氏后輩時,突然在擦身而過的快遞車上感應到了三品以上的法器!

  他當時第一念頭便以為是蘇氏后輩帶了另一件法器,上了快遞車輕裝出行了。

  所以他迅速跟了上來。

  但跟了一段路后,他發現那車里只有一個送快遞的男子,并沒有蘇氏后輩的身影。

  只是一個普通的快遞員?卻在送著高階的法器!

  他的心蠢蠢欲動起來。

  這不是天賜良機是什么?

  頓時,他心中起了邪念,找了個機會一棍子抽暈那送快遞的,然后奪走了那包裹里的法器。

  回頭他撕了包裹后,他發現里面竟然是一柄‘無形神劍’!

  肉眼看不到,連開了眼竅的他都看不到,若不是借助‘符寶’他甚至無法感應法器的氣息!

  但卻可以真實的觸摸到,更是削鐵如泥!

  他當時興奮的不得了。

  但就在這時,和他一起執行‘監視蘇氏后輩’任務的大師兄過來。

  這位大師兄乃是月刀宗的內門弟子,精英人物。這次過來執行任務,事實上是來撈功勞的。臟事累事都由可憐的自己來做,成果卻大部分由大師兄摘取。

  大師兄狠狠斥責了他失職,沒有在規定時間內監視蘇氏后輩。

  然后……在斥責過程中,大師兄察覺到了手中握著物件。

  再接著……這柄無形寶劍在他手中還沒捂熱,就被大師兄奪走了。還口口聲聲說要獻給宗主?

  要不是大師兄有著二品的實力,他真要和對方拼了!

  本以為被奪走了無形寶劍就夠倒霉了,沒想到這事還沒完。寶貝被人截走了,這搶劫的屎盆子還得他來端!

  “不能被警方帶走,要真被關進去了,沒能完成宗主交代的任務,我就真可能要在牢里蹲到釋放為止了。”他暗暗咬牙。

  而且贓物都被人截走了,交不出東西的他,還真不知道要被關多久?

  想到這里,他褲子一拉,翻身飛起一腳,踢向正前方的警官——只要將這警官踢開,趁著外面警察叔叔們發愣的瞬間,憑他的身體素質擠開重圍,逃出去還是有希望的!

  怎么說也是個一品修士,正前方的警官沒有抵擋之力,被一腳踢中,撞在墻壁上。

  “襲警!”倒下前,那警官捂著胸口,大叫。

  襲警在華夏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情況嚴重的話,可動手開槍擊斃犯人!

  前面的警官才剛倒下,后面的警察叔叔們竟然齊齊抽槍,對準搶劫犯。顯然早有準備,毫不慌亂,甚至可能就等著搶劫犯出手!

  搶劫犯當場僵住了,他也就一個開了眼竅的修士,僅比宋書航這只大菜鳥好上一點。可沒有刀槍不入的本事,一梭子彈過來照樣能在他身上開個洞!

  這么多子彈下來,這是要將他打成篩子嗎?

  所以,他只能乖乖的舉起雙手。

  接著,他被銬上了,帶到警局,走了一趟流程。詢問姓名、身份、住址等等。

  他如實報上自己這些合法的身份信息。

  一切結束后,他又被莫名其妙的裝上一輛車,不知運住何方。

  在車上,他依舊不敢動彈。

  他全身被綁了個嚴嚴實實,捆的像棕子。周圍四個黑西裝大漢目光不善,直直的盯著他。

  江南第四人民醫院,病房中。

  一個戴眼鏡的西裝男子接了個電話,然后轉身對病床上的司馬江道:“司馬先生,搶劫犯抓到了,要走的程度已經走過,正往這邊帶來。”

  閉目養神的司馬江睜開眼睛,點了點頭:“路上看嚴點,絕對不要讓這他跑了!”

  “我們已經暗暗在他身上做了手腳,敢跑就斷他兩條腿。”戴眼鏡的西裝男推了推眼鏡,淡淡道。

  “那就好,我先打個電話給……你們都出去等著,等那家伙送到,再進來叫我。”司馬江沉聲道。

  “是。”病房中的人收拾東西,陸續離開病房。

  司馬江摸出自己的手機,在腦海中組織好語言,然后撥通了宋書航的電話。

  藥師五層高房子里。

  “喂?小江啊?找我有事嗎?”宋書航有氣無力道。此時的他,正一臉苦逼的給法器‘三星御火扇’充電。

  “哈哈,書航同學。說起來不好意思,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說一下。”司馬江繼續道:“昨天我被人打暈、搶劫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