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九章 群主的神器大禁言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北河散人問道:“失憶的原因是什么?”

  “還在檢查中,還不能確定原因。或許是那島上的特殊陣法,或是有可怕的妖獸……如果有結果了的話,我會和大家說的。”藥師回復道。

  “多謝藥師兄提醒。”北河散人道。

  只要有準備,就算神秘島古怪,也不至于被弄的措手不及。

  想了想后,北河散人又提醒三浪道:“三浪兄,你已經在東海了,小心點。”

  “放心吧,浪某也不是魯莽之輩!”三浪哈哈大笑道。

  “三浪,放心的上吧!我剛給你算了一卦,你最近運氣不錯,這趟應該會有點好收獲。”突然,銅卦仙師冒頭,幽幽道了句。

  仙師這話音一落,狂刀三浪頓時臉色大變。

  “等……等下!算卦的,你剛才說什么?我最近運氣不錯?”狂刀三浪飛快回復道:“你確定自己沒看錯卦象?要不你再算一卦看看,肯定是下下簽的吧,你不要騙我!肯定是大兇兆的對不對?至少得是G杯的兇兆對不對?”

  銅卦仙師額頭青筋暴起:“滾!”

  “哈哈哈。”北河散人哈哈一笑,然后復制了狂刀三浪剛才的那段話,一連將這段話在群里重發了五六次。然后,又得意洋洋道:“算卦的,你就認了吧。你一輩子都是個算黑卦的!”

  “混蛋!”銅卦仙師被戳到了痛腳:“北河你這老匹夫,欺人那個太甚!”

  北河散人發了個咧嘴笑的表情:“不服?兩個多月后紫禁之巔,我們干一場!”

  “哼!兩個月后我自然會領教你的手段。但君子報仇,一秒都晚!”銅卦仙師拉開自己的‘自定義表情’清單,拉出標記著‘北河’的一頁,冷冷一笑。

  然后他在群里飛快發了好幾張聊天記錄截圖。

  [某年某月。

  北河散人:上周幸運參加了玄女門的大宴,親眼見到了玄女門云雀子前輩。前輩那風采,讓人深深難忘!(:玄女門云雀子,九洲一號群管理員。)

  狂刀三浪:你愛上云雀子?

  北河散人:當然。

  北河散人:混蛋……三浪你不要亂插話!]

  [又是某年某月。

  蘇氏阿七:北河,你養的那株‘云羅三現月’真心漂亮,不只是我一個人這么覺的。別謙虛了!

  北河散人:好吧,我承認我很漂亮!]

  一連五六張,都是類似斷章取義截圖過來的黑歷史。

  北河散人看到這一排的聊天記錄截圖,再也淡定不能了:“算黑卦的,你夠了啊!什么時候截了這么多圖?”

  “哼哼。”銅卦仙師一臉得意:“還有更狠的呢。”

  “別以為就只有你有啊!”北河散人大怒,同樣翻出自己的自定義表情項,拉出‘銅卦’字樣的一欄,同樣‘嗖嗖嗖’發了五六張。

  這一發就不可收拾。

  兩人你發四張,我發五張的。成了一場互黑的比賽,就看誰的存貨更多、更黑!

  而兩人互黑的過程中,難免會牽扯到群里其他人物,于是參加互暴黑歷史的成員如滾雪球,越來越多。

  九洲一號群都變成黑人群了。

  漸漸的,北河散人有些支撐不住了。

  銅卦仙師存貨太多,這場黑人大賽他略顯敗跡。

  怎么辦?難道要用神器發假黑歷史?

  “哈哈哈,北河,你已經沒存貨了嗎?”銅卦仙師心情大好:“我還有絕招沒放呢,來吃我一發大招吧!這可是我幾百年前用法術保存下來的拓影——大家清屏了,來看點好東西——叮叮叮~~當年北河接待白真君后的畫面!”

  法術拓影術,相當于現在的錄像之類。在沒有錄像功能的古代,法術拓影術很受修士喜愛。

  “我去,不會是那個吧!”北河散人聽到這里,心跳都加快了幾拍。這個缺德的算黑卦的,當年竟然偷偷用法術拓印自己接待白真君后的模樣?

  不行,絕對不能讓算黑卦將那羞恥的畫面發布出來!

  下一刻,北河散人果斷向惡勢力低頭:“仙師請手下留情,我認錯還不行嗎?”

  過幾天就找人黑了這家伙的電腦,刪掉所有東西。再想辦法將他的法術拓影給毀掉!北河散人心中狠狠想道。

  “遲了!”銅卦仙師嘿嘿一笑,得意洋洋的在群里發了段小視頻。

  視頻有些模糊,是用錄像機重拍了下法術拓影,所以不清晰。

  視頻中,有一個男人身影搖頭晃腦,一臉唏噓,然后用很復雜的語氣道:“我感覺啊,這人要是長成白真君這模樣,再加上那無窮的魅力值,就算是男的……我,你們幾個拍個鳥!”

  “哈哈哈,北河,看看你當年的傻樣子吧。”銅卦仙師狂笑,似乎已經看到北河垂頭喪氣,敗犬的一面。

  “……”北河散人沉默了片刻,反復看了看視頻中一臉吹噓的男人。

  那個男子就算是一臉吹噓,也是帥的狠的那種。

  然后……北河散人松口氣。

  嗯,太好了,視頻中的男人不是他!

  然后,銅卦這家伙要倒大霉了!他用自己的道號發誓!

  果然,約五秒鐘后。

  [系統消息提示:(******)銅卦仙師已被群主黃山真君禁言30天。]

  嗯嗯,禁言三十天呢!

  北河散人心中大樂。

  若不是聊天軟件最多禁三十天,銅卦這家伙還要被禁更久!

  ——因為剛才銅卦那家伙發錯黑歷史了!

  那視頻中的男子不是北河,而是好幾百年前的群主——黃山真君。他這是斛怒了龍之逆鱗,找屎啊!

  狂刀三浪馬上跳出來,為黃山真君點贊:“真君禁的好,象銅卦這樣的家伙應該禁他十年二十年才對!”

  惱羞成怒的黃山真君冷笑,毫不猶豫,也送了狂刀三浪一程。

  [系統消息提示:(******)狂刀三浪已被群主黃山真君禁言1天。]

  唉,不作死就不會死的道理,浪兄,你為毛就是不懂呢?

  北河散人心中感嘆道——你這一發言,不就等于是在跟黃山真君說:“真君啊,我也看到剛才那視頻了!”

  真君不禁你禁誰?

  為人處事還是要像我一樣,絕不作死,應該低調時絕不高調!哪怕銅卦那家伙被禁言我最開心了,也絕不發言!

  北河散人差點就要為自己點贊了!

  [系統消息提示:(******)北河散人已被群主黃山真君禁言1天。]

  作為挑起這場黑人混戰的首兇之一,北河散人再低調還是逃不過被禁言的命運……

  北河散人感覺到蛋蛋的憂傷……

  宋書航看到這里時已經笑出內傷。

  他本來還想發言一下的,現在馬上縮回按在鍵盤上的手。這時候群主黃山真君正惱羞成怒之時,無論誰發言,都可能被禁。

  不過話說回來……那位白真君前輩到底為什么讓群里的前輩們一副膽戰心驚的模樣?似乎連黃山真君當年都中招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