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八章 壇主怨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宋書航沒有驚慌,他運轉《真我冥想經》將精神力擴散開來,形成‘偵察’的效果。眼睛看不到的情況下,他還有半吊子的精神力‘偵察’法門可以依靠,讓自己不至于陷入徹底被動。

  同時,他雙手迅速探入口袋,左手捏著一張‘劍符’,右手捏著一張‘破邪符’。自從昨天作了那個怪夢后,他就在身上帶了兩份三種符寶,以防不備。

  “既使不入輪回,永墮為鬼物……也要生生世世纏你索命!”滔天恨意涌向宋書航,讓他身體不由汗毛直豎。

  是壇主的聲音沒錯!

  是因為臨死時的恨意和詛咒,導致壇主化為歷鬼尋自己索命?

  可笑,活著壇主他都不怕,還會怕死了的壇主?

  “既然是怨魂歷鬼的話……破!”宋書航捏起‘破邪符’,輕喝。狂暴的靈力化為颶風,橫掃他周圍數十米的空間!

  在這陣靈力颶風之中,一切不潔的鬼物和邪能都將被颶風的力量撕碎,蕩然無存!

  遮蓋著宋書航雙眼的黑暗瞬間煙消云散,那一聲聲壇主的恨意叫聲亦同時消失。

  宋書航雙眼恢復明亮,然后他看到了自己正上方五米處,有一道類似鬼魂狀的人影懸浮,正是壇主的模樣。靈力颶風呼嘯著卷過這鬼魂的身體,但是……這鬼魂竟沒有受傷!

  要知道‘破邪符’的力量能輕易撕碎一只相當于二品修士級的鬼將!

  “能正面承受住破邪符?”宋書航迅速捏住劍符,暗暗鎖定壇主鬼魂。

  這時,壇主的鬼魂睜開眼睛,雙眼空洞,面無表情——它根本沒有靈智。

  靈力颶風消散后,壇主鬼魂不再被束縛,尖叫一聲,探手成爪朝著宋書航撲了過來。如野獸一樣的攻擊,毫無章法可言。

  “基礎拳法叁!”宋書航一手捏著‘劍符’,保持著隨時可激發的狀態。另一手扣成龍爪,以爪對爪撞擊壇主鬼魂的利爪。

  他沒有直接施展‘劍符’——偵察狀態下,他看到的‘壇主鬼魂’狀態有些奇怪。

  砰砰!

  一鬼一人雙爪相撞,發出沉重的撞擊聲,宋書航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兩步。

  而壇主的鬼魂,同樣在虛空中翻滾了三圈,才穩住身形。

  “很弱!”宋書航明白過來,壇主的鬼魂還是新生,虛弱至極!其實力和還在百日筑基開心竅的他也不相上下。甚至……更弱一些!

  而且更重要的是,壇主鬼魂似乎沒有神智,只是按照本能在向他攻擊,如野獸一樣。

  “哧!”壇主鬼魂尖叫了一聲,再次朝著宋書航沖了過來。和第一次進攻一樣,又是一記鬼爪抓來。

  “基礎拳法,壹!”宋書航這次選擇以拳對爪,右拳如重炮轟出,同時口中默念拳經口訣。

  修煉了這么多趟,他早就可以隨心所欲的將拳經口訣和拳法配合起來。

  這一拳轟出時,天地間的靈力被牽引,壓迫在宋書航拳頭上。

  他剛在藥師住處修煉過三趟,身體精、氣、神并不算充沛。不過,牽引天地靈力狀態下,施展一招兩式卻沒問題。

  爪與拳相撞,這一次,壇主的鬼魂整只手臂都被宋書航轟碎,化為粒子消散于空中。

  但是……壇主鬼魂根本沒有痛感,鬼爪被擊碎對它根本不造成影響。而且,碎掉的鬼爪反而御去了宋書航一拳帶來的沖擊力!

  壇主鬼魂尖叫,借機撲到宋書航身上。張口露出鋒利的鬼牙,朝著宋書航脖子一口咬來。這一口要是咬實了,書航脖子非得被撕個大洞不可。

  到時候明天新聞、報紙上大約會出現——‘驚恐,男子疑遇末日僵尸!’之類的頭條。

  “戰斗經驗完全不足啊……拿普通不良混混練拳,終歸和修士間的戰斗不一樣。”宋書航暗暗嘆了口氣。

  明明壇主的鬼魂新生,比自己要弱上很多。但憑著瘋狂的撲擊,輕而易舉的將自己逼入絕境!

  “甲!”他輕喝一聲,另一只手中捏著一張符寶亮起。

  嚓咔!

  壇主鬼魂一口咬在了一層薄薄的光甲上,非但沒能咬碎這層光甲,反而崩掉了它一口鋒利的鬼牙。

  但是……壇主的鬼魂沒有神智,依舊抱著宋書航的身體,不斷的張口咬著他脖子位置的光甲,狀若瘋狗。

  “結束了。”宋書航輕喝:“基礎拳法,貳!”

  拳如流星,每一拳都帶起天地靈力,瞬間就有二十多拳轟在壇主鬼魂上。

  壇主鬼魂根本不知躲避,如靶子般結結實實承受了這二十多拳。它的身體頓時被轟的支離破碎,緩緩化為粒子。

  既然在身體消失的最后一刻,它還是猙獰的、不甘失敗的咬著宋書航體表的光甲上……

  光甲微微發亮,卻牢不可破。

  即使是壇主生前發出最巔峰的一擊都無法破開這‘甲符’的防御。更別說他死后因為怨恨詛咒所化的鬼魂了。

  宋書航吐出一口渾氣,站在原地沉默了半晌。

  隨后,他深深嘆了口氣,頭也不回地前往江南大學城。

  這次……壇主總應該死絕了吧?連鬼魂都沒了,應該不會再跑來找他了吧?

  宿舍的室友都沒有回來,看樣子今天他們也不準備回來了。

  宋書航打開電腦,習慣性的登上九洲一號群。

  今天的群里很熱鬧。

  書航往上拉了拉歷史記錄。

  先是藥師上線,引出話題:“群里最近有誰,在東海位置尋找那浮空的神秘島?”

  “我正準備過去,發生什么狀況了嗎?”北河散人回道,之前就是他在群里組織成員,想要去的找那神秘島一探究竟。

  “正在前往東海的路上。”一個為古湖觀真君的前輩微笑道。

  能用真君為稱號后墜,這是位和白真君一樣的六品靈君!不過他在群里的輩份和北河散人相等,也是十余年前剛突破了五品境界,擠身六品。

  “古湖你也要去玩玩啊?我已經抵達東海附近,不過還沒找到那神秘島。你到達時和我匯合吧。”狂刀三浪緊跟著道。

  醉月居士現身,微笑:“三浪兄,你不是閉關去了嗎?”

  “哈哈哈,我這不又出關了嘛。”狂刀三浪哈哈笑道——接待白真君的任務交給宋書航小友了,他還閉個鳥關?

  醉月居士發了個笑臉,又潛水了。

  藥師打字慢的特點再次體現出來,幾位前輩已經侃了一圈大山,他才發了第二條消息:“那懸空神秘島有古怪……我這里有兩位道友和她們的道童剛從那神秘島上出來。但是,他們都丟失了關于在神秘島上的記憶,僅有一位道童記得島上一些零碎的事,但記憶也不完整。所以大家準備上神秘島之前,先做好萬全準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