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三章 奇葩的一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遞帥大叔下車后,掏出手機撥打了個號碼,用洪亮的嗓門叫道:“喂,書航同學嗎?是我啊,豐收遞的小江。我已經抵達江南大學城了,書航同學在什么位置啊?我馬上去找你!”

  宋書航接通電話后,很快找到了司馬江的位置:“小江,我在你對面那一百米跑道這呢。”

  然后,他朝著司馬江揮了揮手,迎了上去。

  望著書航遠去的背影,高某某哈哈一笑。他上前拍了拍諸葛忠陽,面色古怪,指了指遠處的司馬江:“看到了沒,送遞的!論相貌,不比你差吧?而且,他這年紀比你更有男人魅力。英俊瀟灑的你在他面前弱爆了!”

  高某某這話是針對剛才諸葛忠陽說的‘這世上有哪個快遞員能像我這樣英俊瀟灑、年少多金?’

  你看,太自戀了,轉眼就被打臉了吧?馬上就有這么個拉風的快遞帥大叔閃亮登場!

  高某某在心底暗暗為宋書航點了個贊。

  “好吧,和我差不多帥又能怎樣?”諸葛忠陽嘿嘿一笑,甩了甩頭,得意道:“我比他年輕,而且,我肯定比一個送快遞的有錢。”

  自戀到他這種地步的,又哪有這么容易被打擊?

  說話間,宋書航帶著司馬江回到他們上:“土波、高某某,我先帶小江回宿舍拿個快遞。要是沒及時回來,陽德的比賽你們要連我這份也一起給他加油哈!”

  “交在我們身上吧,快遞大叔,你來的真是時候。”土波豎起大拇指,給快遞大叔點了三十二個贊。

  司馬江聽的一頭霧水,莫名其妙。不過,對方是宋書航同學的室友,而且又很熱情的樣子。想了想后,他哈哈一笑:“我是快遞業的,當然要像及時雨一樣出現嘛。”

  說話間,他又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土波,自我介紹道:“鄙姓司馬,單名一個江字,有需要可以打我電話。”

  “大叔太客氣了,我叫土波。不過,我可沒名片回遞啊。”土波接過名字,嘻嘻笑道。

  司馬江爽朗一笑,又給高某某和諸葛忠陽也遞了張名片。

  然后,便陪著宋書航一起往宿舍行去。

  待他和宋書航遠離后,高某某捏著名片問道:“這快遞大叔的名片怎么就一個名字和電話?”

  “因為送快遞的,有個名字和電話就夠了吧。”諸葛忠陽隨意收起名片。別人遞的名片,無論用的著用不著,先收起來是禮貌問題。

  “名字倒是有些耳熟。”土波笑道,收起名片。

  “話說回來,忠陽,你跑江南大學城來做嘛?說實話,否則別怪我扔下你不管!”高某某調回話題,詢問道。

  諸葛忠陽一聽到這問題,突然苦著張臉,郁悶無比:“我是偷偷出來到,想看看我未來的媳婦。”

  “啥?”高某某驚呆了:“你什么時候有媳婦了?還是說,你想娶媳婦想瘋了?”

  “去死。”諸葛忠陽郁悶道:“事情是這樣的,前天中午吃飯時啊,我家老爺子突然跟我說,他準備給我找個媳婦,然后今年年底前就將我的婚事給辦了。最遲兩年后,他就要抱孫子。他那語氣堅定的模樣,我當時就嚇尿了好不好!要不是坐著吃飯,我當場就要腿軟跪給老爺子看了!”

  “所以,你要像狗血言情劇中的那樣,因為不想結婚加上青春叛逆期,為了抗婚,就從家里逃出來?”高某某問道:“也不對啊,那你怎么知道未來媳婦是誰?還跑我們江南大學城來干嘛?”

  “你胡亂腦補個啥勁啊。我跟你說,當天晚上,我往老爺子的‘鹿島大補酒’偷偷摻了些燒刀子酒。我家老爺子也是奇葩,這樣都沒喝出異味來,干了兩杯后就醉的迷糊了。然后我用盡辦法,從他口中套了所有的情報。”

  “老爺子共為我找了五個預備媳婦,全是華夏的。其中有一個姓6的妹子就是江南大學城的畢業生。”

  諸葛忠陽抹了把臉繼續道:“我準備親自過來看看,我那五個預備媳婦到底是什么模樣。再一個個接觸來看看。如果五人中有不錯的、又能和我看對眼的,那我湊和著結個婚、生個娃也沒問題。

  要是五個都和我看不對眼,性格相沖的話……那我馬上回頭,在今年年底前先找個自己能看上眼的姑娘,兩人牽個小手,弄出條人命來,滿足老爺子要抱孫子的邪念!所以,我連夜坐飛機趕到華夏來了!”

  “你也是蠻拼的嘛。”高某某感嘆道:“萬一你老爺子只是一時興起呢?”

  “怎么可能,他那絕對是有計謀的。如果是一時興起,會給我找好五個預備媳婦?”諸葛忠陽冷哼道:“打我十歲起,老爺子就已經開始在我邊念叨著要給我找個媳婦了。他計劃了這么多年,是鐵了心要抱孫子了。”

  兒子才十歲,就想著要給他找媳婦?

  還有給老爹藥酒里摻高度燒刀子的兒子。

  高某某翻了個白眼——果然,諸葛全家都是奇葩啊!

  我小時候特馬的瞎成什么樣子,會和這一家子人玩在一起?

  另一邊,司馬江接過宋書航遞來的長匣狀快遞,瞄了眼收件人信息。

  [通玄大師收。]

  又是大有來頭的人物!這次快遞自己一定要親手送上,爭取在通玄大師面前混個臉熟!就算混不到臉熟,至少也要給大師耳熟下自己的名字才行!

  “書航同字,那快遞我就接下來了。我保證會以最快的度將這快遞親自送達!”司馬江收好包裹,道。

  “不用急的,只有平常的度寄回去就行了哈。快遞費多少?”書航問道。

  “普通快遞,十元就行!”司馬江道。

  宋書航爽利的付了郵費:“辛苦你跑一趟了。”

  “不辛苦,以后書航同學還有快遞要寄的話,盡管叫一聲,二十四小時隨叫隨到!”然后,司馬江抱著快遞,拍著胸膛保證道。

  告別書航,他心情愉快的回到快遞車上,返程江南區豐收遞總部。在那里已經有專機等候,各種起飛申請已經完成,隨時可以起飛。

  快遞車在公路上飛馳,一如司馬江此時的愉快的心情。

  在司馬江開車經過一段和大吉街區相鄰的公路時,路邊有個男子突然抬頭,疑惑的望向快遞車。

  “剛才的感應,是從這快遞車上傳來的?”他摸向自己胸膛,在那里有張赤紅色的符寶微微燙。

  “蘇氏的后人要出門了?今天怎么選擇搭快遞車出行?”

  來不及多想,男子騎上身邊的機車,轟鳴著油門朝著快遞車追去……

  時間飛逝……

  上午過去,三個室友的比賽全部結束。

  下午,高某某被諸葛忠陽拉著去計劃‘如何將諸葛的未來媳婦候選人約出來’。短時間里是回不來了。

  陽德積存多年的卡里路在早上百米跑中消耗干凈,下午回租來的窩中宅著去了。

  土波帶著電腦跟著陽德走了……陽德那網比學校的要快。

  書航望著難得的陰天,天氣不錯。

  修煉去吧。

  昨天得到的氣血丹,他正好可以試試效果如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